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春心咫尺(廿四)管不住自己的女人和男人
2012/08/26 10:13:17瀏覽3038|回應1|推薦40

春心咫尺(廿四)管不住自己的女人和男人

是啊,人為什麼要活得那麼苦呀?

女人呢,有時就像是充飽氣的汽球,無限膨脹了自己的外表,卻不知自己的內心是那樣浮躁,自己在別人眼中的份量又是那麼輕,寂寞得只能拚命給自己打氣,又好像一吹就能給不知名的風颳跑了。

趙頗黎覺得自己是個寂寞的女人。

大概,只有寂寞的女人纔會記住生命中出現又離開的每一個男人,廿歲的女人不懂得寂寞,所以要到了卅歲歷盡滄桑之後方明白,原來自己意猶未盡想起了誰,都是因為對方是自己拿來填補寂寞的最重要感情療方。

女人的心怎麼那麼容易空虛呢?

寂寞是慢性毒藥,食人皮、滲人骨、寒人心,最後,要人命。

趙頗黎幽幽嘆了口氣,想起自己經歷的第一個男人,聽了胡行樂的話傻傻耗了幾個月,結果一無所得,搞得自己情緒低落外,還連累得別人也跟著遭殃,真慘。

她忍不住嘆息:「我覺得自己好寂寞啊。」

黃悲同情地望著她,說道:「要我看,寂寞的女人就如寡婦,寂寞的男人便似道士;寡婦徘徊在第二春與繼續寂寞下去的煩惱中,找個男人可能有困難度,讓她寂寞下去弄個貞節牌坊也不容易,所以就常常想找人打發時間,不然就自己宅在家裡長吁短嘆了;而道士明著修身養性,實際上有空就上網出山把妹,不然就穿了一身行頭,去夜店或酒吧降妖除魔兼撿屍,幹些快樂似神仙的勾當,努力學習如何來個滋陰補陽……」

「什麼是『撿屍』?」

「就是把看上的女人灌醉,或者將那些喝到趴下的傻女撿回去ONS(一夜情),開個房間當炮友。」

黃悲有些躊躇地瞧了眼趙頗黎,因為這樣的情況可以套用在她和胡行樂的身上,但並不完全類似,畢竟這個女人的案例不是絕對,而充滿了許多意料卻又意外的成分。

卻見趙頗黎一無所感地歪著腦袋,用詢問的目光小聲問道:「……真的?」

「妳不看八卦消息啊?」黃悲哼哼:「我那間小酒吧是正經營業,很少讓女客喝掛了,可這附近的夜店到了半夜四處躺了女屍,這年頭傻女浪女特別多,想出來玩玩的男人多半會挑幾具臉蛋還不錯的走人。」

趙頗梨蹙起眉頭:「不是每個女孩都那麼傻吧?」

「那是,不過寂寞的女人太多了,貪圖這些寂寞女人的男人也不少,年紀輕一點就想玩玩,免得老了還定不下來,這年頭男男女女勢利得很,就想著能不能從別人身上得著好處;所以囉,男人去夜店或酒店把妹,瞧的是臉蛋身材,更重要的是心防低不低、腦子笨不笨,三杯黃湯灌下去是否能馬上躺下;女的同樣是去那種地方泡男人,遇上帥哥不一定輕易上勾,可是一見到多金男,管他長得像不像神豬,倒貼也要送上門。」

「真的?」

「我那酒吧是正派經營,不像有的夜店亂七八糟,什麼拉K嗑藥、三教九流的都來。台灣現在FM2這類的強姦藥丸賣得多好?沒有需求就沒有消費,出來打獵就要想想後果,想狩獵的常常都會成為獵物。」

「小黃,你把很多人都說得這麼不堪,不會那麼誇張吧?」

「人心本來就是齷齪的,拜金女是有錢人的玩物,多金男是傻女人的莊家,女的賭肉,男的下注,就這麼簡單;換言之,愛玩的女人要虛榮,愛玩的男人要肉體,ONS(一夜情)早不是新聞,看對眼了纔能繼續長期發展,現代台北夜生活就這麼回事,上床就像泡泡,一吹就破。」

趙頗黎一臉震驚,覺得自己彷彿活在另一個世界一樣。

黃悲瞧了瞧趙頗黎,嘆了口氣:「像妳這樣的……嗯,身材臉蛋都不盡人意,年齡還大了點,就只能努力管住男人了。」

趙頗黎好奇地問:「什麼是『管住男人』?」

黃悲看著這個無知的女人,忍不住來了一場教學:「管住男人的方法很簡單,無非就四種:一是管住男人的胃,二是管住男人的錢,三是管住男人的人,四是管住自己的心。」

趙頗黎一臉迷惑地又問:「為什麼最後是要『管住自己的心』?不是該『管住男人的心』麼?」

黃悲搖頭:「男人的心哪能管得住?要真能這樣,豬都會飛了!」

她訥訥地接不上話,但暗忖:或許經由基因改造,未來的某一天,說不定豬也能飛?

卻聽黃悲說道:「首先呢,能管住男人胃的女人最善良,可以為男人設想,而一個男人如果娶到這樣的女人,那就該感謝上天的恩賜,因為這樣的女人可以給自己所愛的男人自由,最大的願望不外是奢求男人經常回家,以便品嚐她所烹飪的美味食物,使男人感受到她的好處。」

趙頗黎點點頭,心想:嗯,她會做不少家常菜……

「第二種女人最狡猾,因為非常會算計,纔能管住男人的錢。普世價值中,一個男人最大的吸引力,不外乎是多金,長得帥還可以加分不少,但錢是男人的最大命脈,也是男人一輩子最重要的吃喝玩樂資本,用錢控制人最有效,也最直接,是最事半功倍的罩門,幾乎所有的女人都喜歡這種方法,所以一般女人結婚之後就管著老公的錢包,沒錢的男人無論多帥,除非給人包養,否則怎樣都無法去花天酒地囉。」

趙頗黎不禁讚嘆:懂得管賬的女人真是聰明呀……

「要我說,管住男人的人很不容易,除非善用第一點和第二點,成為一個懂得烹飪和控管財務的高手,否則一個女人使用這招控制男人,從早到晚電話打去公司、同事或朋友那邊查勤,不然就是偷看男人的手機簡訊、即時通、電子郵件之類,這會讓男人非常厭煩,沒有一個男人願意被女人死死管住,就算兩人再相愛,女人管得太嚴了,就算男的不想出軌,也會天天找理由來遠離這樣的女人。」

趙頗黎忍不住頷首,這樣的觀點真是有道理。可是管住男人的人,收放之間該如何拿捏?這真是個難解的題目啊……

「聰明的女人就應該現實一點、智慧一些,最重要的就是管住自己的心,這個世界上並沒有永遠存在的人事物,人會老,東西用久了會毀損、發霉或腐爛,儘管能管住男人的胃、錢和人,自己沒有想清楚要過怎樣的生活,不為自己而活,那又怎麼能夠快樂呢?善於經營自己的女人,要懂得發揮自己的長處,找個值得愛的男人,自己也要懂得上進,無論是工作、興趣、外表和內在的保養同樣重要,即使男人擁有萬貫家產,都曉得要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尋求突破,讓男人認識她的價值、獨特、聰慧和重要性。」

趙頗黎茫然地問:「這樣說來好籠統,能不能講得更明白一點?」

黃悲鄙視地瞧著她:「妳就是個管不住自己的心的女人!」

「我……有麼?」

「之前在我的酒吧喝得要死要活,這樣哪有管得住自己了?」

趙頗黎沉默了,她是看不開,就算自己與胡行樂那樣不相配,人家離開她了,說來也不是背叛,只不過是幾次一夜情而已,她沒辦法微笑著面對,因為她的心曾經屬於一個男人,結果就不屬於自己了……

正在思考黃悲對自己的勸解之後,趙頗黎有些感動,本想說些什麼來謝謝人家,結果泌尿科醫師正巧來巡房,也就躊躇著沒有開口。

許醫師是黃悲的主治醫生,這位老醫者非常有責任感,常常來觀察病患術後情況。

一見了黃悲,老醫師笑呵呵地問:「黃先生,你今天那裡還腫不腫啊?」

黃悲一愣,有些幽怨地瞧了瞧趙頗黎,尷尬地囁嚅:「還有點腫……」

「男人的性功能紊亂以及對應治療,說來是基本問題,現在男人五成以上都有,以後你最可能會產生的是陽痿或早洩,這是最常見的術後情況,當然還不是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啦。」

黃悲對於這些醫囑不好意思啓口,偏偏這個老醫師就是愛發表高論,說了讓他不是消極對待就是火冒三丈。

「我不覺得現在需要解決這些問題——」

卻聽許醫師還在接續:「現在怎麼不需要解決問題?要我說,男人的尊嚴是自己建立的,不是下面硬不硬來決定的,以後有問題,要早點來看病,别拖到完全沒救了還唧唧歪歪的。」

黃悲啞口無言,聽見「完全沒救了」的評論,又不免緊張起來。

「我那……『完全沒救了』?」

老醫師微笑著安撫:「術後陽痿或早洩,病因各種各樣,有的是生活不健康,有的是壓力太大,有的則是使用過度,還有的是先天就不足,所以沒必要爲自己這方面天生就差感到哀怨啦,可以後天補救的嘛,但療效也因人而異,你就多忍耐幾天吧。」

黃悲也不管有旁人在場,緊張地又連忙問道:「那我以後該怎麼補救……怎樣調養呢?」

許醫師呵呵笑了:「西醫的治療比較直接,無非是使用Viagra(威而鋼)或Cialis〔犀利士〕之類的壯陽藥,本人不推薦啦,你現在廿幾的年輕人就常常吃這些,四十歲以後怎麽辦?最重要的就是自己學會一些心理控制的技巧,管住自己的心最重要,不然術後陽痿情況會加劇。」

「陽痿……加劇?」

「那也沒辦法啦,最終的辦法還是再動一回手術,我不是說那種增大手術,是生殖器附近神經密集區的手術,如果手術失誤,以後嘿咻就完全沒快感了,或者還有一種手術,類似吸塵器的手法來陰莖吸大,然後用陰莖環套住根部保持勃起,那種很容易血管爆裂,大多數醫生不會推薦,總之這類的微型手術相當困難,需要技術優良、經驗豐富的外科醫師來執刀——」

接下來的專業醫學解說,已經讓人聽得頭暈腦脹了,只是苦了當事人,黃悲聞言渾身一抖,完全無法控制自己,面龐慘白地扭曲起來,還可以見到手臂上浮起的雞皮疙瘩。

趙頗黎不厚道地想:無論男女,真的都得好好努力學習管住自己的心和自己的人啊!

(代ROSY貼,待續)

前文請參照:春心咫尺(長篇) (23)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6767594

 回應文章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捨肉身 全眾女 檢屍度化 立地成佛
2012/08/27 13:56
道士,好聚好散,不圖錢財, 保密到底, 幾世修來,?


「道士」一詞在古時也可指一般學道、務道之士。

道士是學道之人的泛稱,佛門弟子亦可稱道士,
現代道士有兩種:全真教的道士需授戒,方算正式,類似佛教僧侶,是出家的,留鬚蓄髮,頭頂挽髻,大部分素食,強調清修。

現代正一道的道士一般不須蓄髮,修鍊特彆強調符籙,多半可以結婚,吃葷,也稱火居道士,較少部分離妻斷肉,主要從事道教儀式活動。現代正一派弟子須經過授籙才成為有資格的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