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天堂裡的小人
2012/07/25 09:00:32瀏覽1034|回應3|推薦40

※感謝Fiona提供的故事,雖然生活是如此平凡而簡單,可能個人筆下寫得不怎麼浪漫,但能記錄別人的幸福戀愛過程,似乎也是一種樂趣。

 

那年的仲夏夜,在悶熱得使人昏昏欲睡的七月晚風中,Fiona遇到了X。

X是個剛退伍的新進人員,在處理出口業務的部門工作,且比Fiona小六歲,由於事情剛上手且對公司的許多事務並不熟悉,加上其餘下屬多數推卸責任而把一些雜事也扔給X,導致這個年輕人得天天加班到半夜。

進入女性中年危機的Fiona是同一部門的不同單位主管,本來對超時工作沒有興趣,雖說負責的項目不同,可她發現居然有人會欺負這樣努力專注的男子,每晚X都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比起其他人更為勤勉,於是本著前輩提攜後進的心態,忍不住就想幫點忙。

Fiona擅長電子資工方面,文書處理的過程迅速俐落,往往能把X認為很困難的大疊文件在短時間內整理妥當,這也是她多年工作而對多方面事務熟稔的成果。

這輩子第一次,Fiona覺得自己關注了一個男子,X有著一頭清爽的短髮,皮膚黝黑,卻總是用溫柔的眼睛微笑著地看著她,純淨的像小說人物一樣的男子。

Fiona常常發現別人推卸責任,將不該X做的事情扔給他,就想出面跟老總反應,或乾脆槓上了那些同事,阻止的卻是X,他往往搖搖頭,溫和而平靜地笑笑就算過去了,而Fiona看著他的樣子,第一次反常的做了自己向來鄙棄的事。

有一次下班之後,Fiona沒有如常開車回家,反而像一個登徒子一樣跟蹤了X,搭最晚一班公車,然後轉了捷運,接著又走了一段路,這纔發覺X住得偏僻且離公司有點遠。

幸好她跟蹤了,在一個不算繁忙的偏僻巷子裡,X忽然蜷縮著倒了下去,Fiona奔過去,看到他嘴唇邊居然是血跡,原因長期緊張工作導致胃潰瘍,忍著疼的X痛得咬破了嘴,Fiona便緊張兮兮把人送去了醫院。

在她送人去醫院的途中,X很不給面子地吐了,而且乾嘔出的東西沾汙了Fiona的套裝,她望著自己一團糟的裙子,忽然有種與這年輕人更形親近的荒謬感,而想更貼近這個青年,幫助他走出工作困境。

之後,Fiona在醫院與公司之間溫馨接送情,後來則變成從她家開車去他的租屋處、送人去上班的三點一線,就算開比較遠的距離還必須提早出門,也不以為忤;兩人一同出入,卻還是避諱著在同事面前保持了基本的距離,Fiona覺得X是個自虐狂,居然不肯上醫院又不肯好好吃藥,抱著胃滿床滾著忍疼,卻還對著她勉強微笑。

Fiona又發覺這個X有廢寢忘食的毛病,這年頭哪裡找得著這麼努力工作的青年呢?

她怒了,怒得不得了,Fiona狠狠發威,那個星期五下班時兩人私下相處,她忍不住罵了幾句,然後從辦公室到地下室取車的短短路程,她在電梯裡面還是罵,罵得X抬不起頭來,摸索著乖乖吞了胃藥,兩人一上了她的私家車,那不停嘮叨著斥責X的中年女人忽然打住了,Fiona用她從來沒嘗試過接吻的嘴,忽然忍不住一口咬在X想要辯解的唇上。

也不知是怎麼開始或深入的,Fiona只記得:藥是苦的,他的嘴巴倒很甜。

那個經常微笑的X,當晚就宿在了Fiona家裡,周末一起度過,卻發現X在眼底流露出一抹憂鬱。

Fiona看不慣他那樣把煩惱與疼痛都生生壓在心底的樣子,直接翻了白眼,問他:「X,你要不要跟我同居?」

X被Fiona嚇到,連憂鬱都忘了。

Fiona撇撇嘴,光裸著身體躺在床上,卻用一種正經的表情說:「我知道是我自作多情,無論你有沒有意思也不要想太多,大家在公司照常過日子,不需要公開我們的關係。」

本來Fiona覺得一個年過卅歲的中年婦女,或許應該養隻寵物,或者可以有點休閒生活,總之工作之外該享受到什麼單身貴族的日子,她都沒有經歷過,她可以接受有性無愛的同居生活,這個小男人還不夠喜歡自己,不過,她對自己的年齡與外貌都沒有信心,於是不免提議同居。

X沒說什麼,只是一貫地溫柔微笑,就那麼沉默地住了下來。

然後,生活突然變得幸福起來了,Fiona覺得孤獨了卅多年的生活,真的從來沒有這樣幸福過。

每天偷偷摸摸一起回家,她開車,他思考晚餐的內容,一盞溫暖的燈下,有兩個人。

每天清晨醒來和半夜入睡之前,有一個溫暖的軀體在身邊,晚起了還有人擔任鬧鐘,然後幫她準備熱呼呼的早餐,而不是附近便利商店毫無營養的速食飲品。

燈下,飯菜旁,還有一個穿著圍裙卻依然玉樹臨風的男人,或許X在旁人眼中那樣平凡,卻是Fiona喜歡得不得了的優秀同居人,總是在臉上溫溫和和釀著微笑的男人。

她發誓,這輩子要好好對待他,這個溫柔的青年,就算可能沒有愛,這個笑起來讓她覺得舒服的男子,應該要繼續待在自己的小天地裡面,一起生活下去。

Fiona天不怕地不怕,就怕X胃痛,就怕他自責,就怕他用那雙琉璃一樣的眸子沉痛地看著自己,或者表現出排拒的模樣,除了監督他按時吃藥之外,還常常研究調養胃的中醫藥膳,她可以常跑迪化街找方子,或關切許多相關資訊,這也是前所未有之事。

Fiona對自己當初的婚姻夢想妥協了,就算X一輩子不愛自己也沒關係,只要能同居就好。

理所當然地,兩人沒有結婚,過了一年仍保持同居,生活習慣彼此都習以為常,也沒吵過架,Fiona暗自竊喜,總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幸福快樂,不需要想得太多。

說實話,有的時候Fiona還是很氣餒的,比如自己的年齡大了六歲,或者X更專注於工作上面,兩人從未交談過公司以外的事務,對話內容是單調的,性愛接觸是較少的,她對於雙方缺乏多一些激情而感覺鬱悶。

或許上床時,X老是覺得要補償一個女人的感情,其實Fiona認為自己一點都沒吃虧,既然雙方沒辦法在年齡或外貌上搭配,工作場上又是長官和下屬的階級關係,那還是回歸私生活方面的需求罷了。

只可惜,她始終沒能摸清楚X的想法。

一年的時間,平靜如流水一樣過去,Fiona以為,自己終究要這樣與X過去下,至少可以多過一段日子。

誰知道,公司來了個新人,一個比她年輕快十歲的女孩,突然出現在X身邊。

老天爺到底是要跟她過不去,Fiona心想,有時候X巧妙繞開了話題,說是不能跟她一起回兩人同居的「家」,甚至說了些稀奇古怪的理由,總之就是不願與她繼續同居。

那個小女人擺明跟Fiona搶男人,Fiona很想如自己的英文名一樣,永遠能像花兒一樣盛開,可惜就算每個女人都會老,中年婦女終究是老化得更早且更快速的一群。

中年婦女的好處,就是懂得珍惜美好的時光,做夢一年也足夠了,Fiona不希望自己表現出脆弱或挽留的怯懦態度,也決不會讓任何公司的同事發現這樣的關係,於是主動提出要分手。

畢竟,中年婦女哪裡鬥得過青春少艾的肉體魅力?X不說,不代表她認不清事實。

不過Fiona覺得自己的確有點實力,她是社會精英,薪資還不錯,大概這輩子有車有房也不怕捱餓了,可她雖然工作順利,也在外頭一個人混過那麼多年,朋友好歹還是有的,男人沒了算什麼呢?好聽的話還要交代清楚。

X沒有多說什麼,聽了她的分手宣言,不過就是「大家好聚好散,你搬回去吧」,當晚就去她家收拾打包,Fiona微笑地目送他離開。

如果那是別人的幸福,對於一個頗有自知之明的女人來說又另當別論了,是吧?

那天夜裡Fiona哭了,大概這輩子哭得最慘的就是那個晚上,她是個愛面子又倔強的女人,勉強讓一個小伙子窩在自己身邊,她承認自己僥倖過,不過真的捨不得讓對方受委屈,更不願意表現出老套的挽留戲碼。

人心哪裡是留得住的呢?

X很快離職,頗讓她意外的是,他和那個年輕女孩沒有下文,辭呈簽下不到一個月的交接時間,在職也不過就一年多而已,離開得那樣倉促。

或許比起時下年輕人一通簡訊就要離職,這樣的程序顯得尊重制度,所以當部門裡面幾個同事要給X送別的時候,Fiona也去了,在小周末的夜晚大家一起吃一頓簡餐,然後十幾個人一同去唱KTV。

Fiona要開車,從來都不喝酒或沾酒精類的飲品,可是那天晚上人人都有些high,於是她勉強用啤酒碰了碰嘴,看著大包廂裡面,X在另一邊跟同事們閒話,心底不免有些難過,終究是離別在即,勉強自己偷偷多看兩眼。

X似乎樂在其中,拿了麥克風連唱好幾首歌,又喝了幾杯台灣啤酒,露出了難得一見的歡快表情。

Fiona覺得這男人在分手之後就有意無意避開自己,連看一眼也沒有,不覺有點氣餒,卻也到底有點為他高興,想來離職之後應該會有更好的出路吧。

可她到底不甘心,這輩子沒幾回戀愛,年輕的時候並未珍惜,年過卅之後看上的男人太年輕,客觀因素雖多,別說自己用工作來接近的手段有點小人,但好日子過了,自己終究有些捨不得。

她覺得自己有些累了,到底還是老了,在這樣小小的包廂擠了十多人,音響也震得耳朵發疼,Fiona怕自己時間到了會昏昏欲睡,於是起身結帳便要告辭。

這種場面主管付費是常態,後面續攤大家自己解決,這就麼簡單。

只是,當她要離開的時候,發覺X用一種捨不得的目光瞧著自己,似乎有千言萬語在那眼神底下,但兩人終究沒有更多的交集。

很久很久以後,當Fiona跟我說起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問她有沒有再見X先生,誰知Fiona把話題一轉,說自己的桃花債就這麼過去了,害得我鬱悶好久。

「這樣的情事就沒了結局?」

「就像太監,下面沒了。」

由於咱們是無話不談的好友,Fiona跟我說起的時候,臉上仍是那種面對知交的愉悅表情,帶了些嘲諷與調笑,這是密友的習慣態度,不過她還是老老實實告訴我:「安啦,男人年紀大了以後就會開竅的。」

我本來很想問她「為什麼」,這樣的問題不算深奧,或許是寫作中無法得著完美的解釋,就像我若身處於她的故事裡面,一手培養起來的手下,近水樓台之後占了便宜就走人,為何不挽留?或者思考能不能繼續把戀愛談下去?這樣分手,除了惋惜,真的不會有埋怨或遺憾?

Fiona笑著對我說,「Rosy啊,這還用問?因為別的女人喜歡的可能是個王八蛋,而我喜歡的是個懂得上進的好男人,哈。」

我不太明白她的說法,後來當Fiona在餐廳門口跟我告別,我看見一個皮膚略黑的年輕小伙子開了她的車過來接她,還對我露出禮貌但靦腆的溫和笑容時,我忽然發現了這個故事的結局。

(代ROSY貼)

( 創作浪漫言情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6621696

 回應文章

Hee55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X
2012/08/03 06:53

永遠的X

一個勤奮上進的

新好小子...

 

怨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浪漫
2012/07/27 20:33
,attractive...
貝斯港燈塔(刊載在世界日報世界週刊旅遊版)

密碼慘案(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雙十國慶脱口秀:「疫情期間就得笑」
大學聯考英文作文(刊載在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2-08-01 22:49 回覆:
謝謝評論。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like dimond
2012/07/26 02:36
One story has many sides of view.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2-08-01 22:50 回覆:
確實如此,一本書都有六個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