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千帆》的男配角們:白雲漢兄弟(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十五)「意淫」:秦鍾的「床戲」(上)
2011/02/19 07:30:12瀏覽2935|回應1|推薦39

代發。
圖是白慕淵的兩個兒子,小說《千帆過盡皆不是》的男配角們,用鉛筆和原子筆完成。
白雲漢是長子,性情溫和沉靜,養了三隻小狗,少年時在拂柳書院就讀,母親已早逝。
白雲鵬是次子,母親是白慕淵妾室,特色在於髮際線,性格好鬥,也在拂柳書院就讀。
白家的男子有幾個特色:鳳眼、多情、死心眼,嫡庶之間分別清楚,姓名裡面有暗示。
----------------------------------------------------------------------

《紅樓》之中的「意淫」:賈寶玉和秦鍾,那些隱藏的「床戲」(上)

《紅樓夢》這本書,讀者們大概不會如格主Rosy這般細讀,而且從年輕讀到中年,能把一本小說從十三歲讀到三十歲,不知有幾人?

或者反過來說,文學史上有哪一本書,可以讓十三歲和三十歲的人來讀,往往能品出不同的味道?

以「床戲」的寫作頻率來說,《紅樓夢》可以說每三至六回,就有幾個小部分牽扯到男男女女的情慾表現,這樣的頻率,對照格主同樣是清朝初年時期的《過盡千帆皆不是》,已經是大大超過了,然而只有一點不一樣的,就是曹大家具有文學史上不朽的地位,而格主向來是人們沒關注的小人物。

舉例來說,後面高鶚改寫的四十回不論,前面八十回的「床戲」數量,按照每六回來一次的頻率,那就是十六次以上,無論頻率或數量,均遠遠超過格主的創作,誰說曹寅不符合「超淫」的內心世界呢?誰又曉得清朝初年的人倫關係能崩壞到這樣的程度呢?

我用「崩壞」兩字,就在於書中描述的姓賈(性假)一族,完全顯露出這樣的強烈風格,《紅樓夢》全書隱隱有著破滅感,不僅僅是結局而已,從頭看到第八十回,那股強烈的悲劇性完全顯露在眼前,一以貫之存在於小說之中。

因此紅學家有人專門探討賈寶玉的愛情,自然格主也可以研究一下《紅樓夢》的性愛與性幻想,特別是幾個主要角色,並且將之細細剖析出來,甚至於各位所讀到的內容,絕對不會像《紅樓夢魘》那一類連「邊球」都虛偽得「擦」不到的書中讀到。

什麼是虛偽?張愛玲這位《紅樓夢》的愛好者告訴了格主,她就是了。

什麼是避諱?同上所述,我很尊重的這位女作家就是了,即便她的信徒可能會想罵死格主。

什麼是真實面對?格主願意這樣分享,揪出曹霑筆下那些連兩百多年以後的許多評論者與紅學家都不想表露的情節,這就是了。

看過前面十幾篇論述的網友們,也通常會發現格主類似「標題黨」(內地流行語彙,表示喜歡使用引人注目的標題,達到使人點閱研讀內容的目的,此種網路同好稱之),或許「床戲」都列出來了,感覺還是沒有什麼「十八禁」的強烈淫蕩行為,這就是屬於格主的堅持,「床戲」細節就在網路上「擦邊球」,不必寫得很噁心,或者把髒話之類的情節特別放大,只要一條一段切入給大家瞧瞧,是什麼就寫什麼,卻還是得保持「床戲」的描述「文學性」,這也是屬於她個人的「意淫」。

「意淫」是曹雪芹的巧妙手法,以格主個人來說,此已故作家就是她的精神偶像,所以至今創作方面的多數套路,都由此書學了廿年,由少女到現今逐步領會,這也是曹大家之所以為她所崇拜的主因。

回到主題,很多人閱讀《紅樓夢》,大概都不會注意到許多小細節,特別是描述同性戀和偷情生活的情形,往往點到為止,而清朝讀書人之所以認為曹霑寫的這些「床戲」成為了「淫書之最」,就在於種種的暗示,將所有出場角色(特別是主要角色,無論是男或女,都有各自的「淫戲」,或者「淫思」)顯得分外獨特。

前面已經說過,《紅樓夢》如何寫性?

多數「床戲」在於「意淫」,只能「意」會其「淫」,所以「床戲」都在能夠「意淫」的人眼底一一浮現出來。

譬如:賈寶玉的情人,秦鍾這個「情種」的「床戲」,還不算是真正的「意淫」。

與尼姑偷情的秦鍾,這算是雙性戀者的「床戲」,而且非常容易讓人想入非非。

當然,情節需要漸進式的描述,不可以馬上跳到重點,這就是曹霑的種種伏筆,由小處延伸主線人物,並書寫性格與人際關係。

-----------------------------下面是引用內容-----------------------------------------
第十五回  王鳳姐弄權鐵檻寺 秦鯨卿得趣饅頭庵

〖且說寧府送殯,一路熱鬧非常。剛至城門前,又有賈赦、賈政、賈珍等諸同僚屬下各家祭棚接祭,一一的謝過,然後出城,竟奔鐵檻寺大路行來。彼時賈珍帶賈蓉來到諸長輩前,讓坐轎上馬,因而賈赦一輩的各自上了車轎,賈珍一輩的也將要上馬。鳳姐因記掛著寶玉,怕他在郊外縱性逞強,不服家人的話,賈政管不著這些小事,惟恐有個失閃,難見賈母,因此便命小廝來喚他。寶玉只得來到她的車前。鳳姐笑道:「好兄弟,你是個尊貴人,女孩兒一樣的人品,別學他們猴在馬上。下來,咱們姐兒兩個坐車,豈不好﹖」寶玉聽說,忙下了馬,爬入鳳姐車上,二人說笑前進。
不一時,只見從那邊兩騎馬壓地飛來,離鳳姐車不遠,一齊躥下來,扶車回說:「這裏有下處,奶奶請歇更衣。」鳳姐急命請邢夫人、王夫人的示下,那人回來說:「太太們說不用歇了,叫奶奶自便罷。」鳳姐聽了,便命歇歇再走。眾小廝聽了:一帶轅馬,岔出人群,往北飛走。寶玉在車內急命請秦相公。那時,秦鍾正騎馬隨著他父親的轎,忽見寶玉的小廝跑來,請他去打尖。秦鍾看時,只見鳳姐的車往北而去,後面拉著寶玉的馬,搭著鞍籠,便知寶玉同鳳姐坐車,自己也便帶馬趕上來,同入一莊門內。早有家人將眾莊漢攆盡。那莊農人家無多房舍,婆娘們無處迴避,只得由她們去了。那些村姑、莊婦見了鳳姐、寶玉、秦鍾的人品、衣服、禮數、款段,豈有不愛看的﹖
一時鳳姐進入茅堂,因命寶玉等先出去玩玩。寶玉等會意,因同秦鍾出來,帶著小廝們各處游玩。凡莊農動用之物,皆不曾見過。寶玉一見了鍬、鋤、鐝、犁等物,皆以為奇,不知何向所使,其名為何。小廝在旁一一的告訴了名色,說明原委。寶玉聽了,因點頭嘆道:「怪道古人詩上說,『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正為此也。」一面說,一面又至一間房前,只見炕上有個紡車,寶玉又問小廝們:「這又是什麼﹖」小廝們又告訴他原委。寶玉聽說,便上來擰轉作耍,自為有趣。只見一個約有十七八歲的村莊丫頭跑了來亂嚷:「別動壞了!」眾小廝忙斷喝攔阻。寶玉忙丟開手,陪笑說道:「我因為沒見過這個,所以試它一試。」那丫頭道:「你們哪裏會弄這個!站開了,我紡與你瞧。」秦鍾暗拉寶玉笑道:「此卿大有意趣。」寶玉一把推開,笑道:「該死的!再胡說,我就打了。」說著,只見那丫頭紡起線來。寶玉正要說話時,只聽那邊老婆子叫道:「二丫頭,快過來!」那丫頭聽見,丟下紡車,一徑去了。
寶玉悵然無趣。只見鳳姐打發人來叫他兩個進去。鳳姐洗了手,換衣服,抖灰土,問他們換不換。寶玉不換,只得罷了。家下僕婦們將帶著行路的茶壺、茶杯、十錦屜盒、各樣小食端來,鳳姐等吃過茶,待他們收拾完備,便起身上車。外面旺兒預備下賞封,賞了本村主人,莊婦等來叩賞。鳳姐並不在意,寶玉卻留心看時,內中並無二丫頭。一時上了車,出來走不多遠,只見迎頭二丫頭懷裏抱著她小兄弟,同著幾個小女孩子說笑而來。寶玉恨不得下車跟了他她去,料是眾人不依的,少不得以目相送,爭奈車輕馬快,一 時展眼無蹤。〗
-----------------------------上面是引用內容-----------------------------------------

在第十五回,故事支線在描述秦可卿的喪禮,出殯的時候,男主角賈寶玉也跟著出遠門,一路上搭著王熙鳳坐的馬車,沒有像賈珍這些「玉」字輩的男人一樣去騎馬,由此可以看出大約年紀十四至十五歲左右的賈寶玉,實際上是個比較孱弱的小男生,而且有著「女孩兒一樣的人品」,美少年過於「尊貴」,以後要當賈家榮國府的家主,所以鳳姐兒會對他特別照顧,甚至可以「同車」。

王熙鳳親近賈寶玉,這是《紅樓夢》全書中的特例,只要是仔細閱讀過內容的網友,絕對會發現鳳姐兒跟哪個男人都敬而遠之,只有同賈寶玉在一起能夠「說笑」還願意單獨相處。

前文說,秦鍾是個比賈寶玉還要「女兒氣」的小美男,不過此美男也要騎馬,這正表露了兩人地位上的差別,同時也顯示出賈寶玉的孩童氣息比較重,反而不像秦鍾已經似個普通美少年了,而且必然有過豐富的男女經驗。

例如最後兩段的描述,賈寶玉跟秦鍾去看一個「十七八歲的村莊丫頭」使用紡車,秦鍾就「暗拉」賈寶玉說「此卿大有意趣」。

什麼意思呢?

秦鍾認為這個村裡的少女很好玩,而且有調戲的意味在,除了調戲那個紡織的少女,還在調戲賈寶玉,所以賈寶玉會「一把推開」,認為秦鍾「胡說」,表示要「打」的玩笑態勢,這兩個美少年「笑」著打鬧,可以看出雙方感情深厚。

然而,秦鍾與賈寶玉真的只是一對「好哥們」嗎?

賈寶玉對女孩子沒興趣嗎?

不,雙性戀者的寶玉哥哥,隨時都能動情,就算送葬或出門也一樣,美少年賈寶玉之多情,或者同性情人秦鍾的心細如髮,這是題外話。

王熙鳳打賞那些「莊婦」的時候,表現得「並不在意」,賈寶玉在幹什麼?

「卻留心看」,還注意有沒有那個「二丫頭」,然後「恨不得下車跟了他她去」,最後「少不得以目相送」,無奈「展眼無蹤」,多情的寶哥哥這回看上一個農村小丫頭,心裡絕對感到很可惜的!

-----------------------------下面是引用內容-----------------------------------------
〖原來這鐵檻寺原是寧、榮二公當日修造,現今還是有香火地畝布施,以備京中老了人口,在此便宜寄放。其中陰陽兩宅俱已預備妥貼,好為送靈人口寄居。不想如今後輩人口繁盛,其中貧富不一,或性情參商,有那家業艱難安分的,便住在這裏了;有那尚排場有錢勢的,只說這裏不方便,一定另外或村莊或尼庵尋個下處,為事畢宴退之所。即今秦氏之喪,族中諸人皆權在鐵檻寺下榻,獨有鳳姐嫌不方便,因而早遣人來和饅頭庵的姑子淨虛說了,騰出兩間房子來作下處。

原來這饅頭庵就是水月寺,因它廟裏做的饅頭好,就起了這個渾號,離鐵檻寺不遠。當下和尚功課已完,奠過晚茶,賈珍便命賈蓉請鳳姐歇息。鳳姐見還有幾個妯娌陪著女親,自己便辭了眾人,帶了寶玉、秦鍾往水月庵來。原來秦業年邁多病,不能在此,只命秦鐘等待安靈罷了。那秦鍾便只跟著鳳姐、寶玉,一時到了水月庵,淨虛帶領智善、智能兩個徒弟出來迎接,大家見過。鳳姐等來至淨室、更衣淨手畢,因見智能兒越發長高了,模樣兒越發出息了,因說道:「你們師徒怎麼這些日子也不往我們那裏去﹖」淨虛道:「可是。這幾天都沒工夫,因胡老爺府裏產了公子,太太送了十兩銀子來這裏,叫請幾位師父念三日《血盆經》, 忙得沒個空兒,就沒來請奶奶的安。」

不言老尼陪著鳳姐。且說秦鍾、寶玉二人正在殿上玩耍,因見智能過來,寶玉笑道:「能兒來了。」秦鍾道:「理那東西作什麼﹖」寶玉笑道:「你別弄鬼,那一日在老太太屋裏,一個人沒有,你摟著她作什麼﹖這會子還哄我。」秦鍾笑道:「這可是沒有的話。」寶玉笑道:「有沒有也不管你,你只叫住她倒碗茶來我吃,就丟開手。」秦鍾笑道:「這又奇了,你叫她倒去,還怕她不倒﹖何必要我說呢。」寶玉道:「我叫她倒的是無情意的,不及你叫她倒的是有情意的。」秦鍾只得說道:「能兒,倒碗茶來給我。」那智能兒自幼在榮府走動,無人不識,因常與寶玉、秦鍾玩耍。她如今大了,漸知風月,便看上了秦鍾人物風流,那秦鍾也極愛他妍媚,二人雖未上手,卻已情投意合了。今智能見了秦鍾,心眼俱開,走去倒了茶來。秦鍾笑說:「給我。」寶玉叫:「給我!」智能兒抿嘴笑道:「一碗茶也來爭,我難道手裡有蜜!」寶玉先搶得了吃著,方要問話,只見智善來叫智能去擺茶碟子。一時來請他兩個去吃茶果點心。他兩個哪裡吃這些東西,坐一坐,仍出來玩笑。〗
-----------------------------上面是引用內容-----------------------------------------

同一回,還是在描述秦鍾與賈寶玉之間的曖昧,甚至有點爭風吃醋的味道了,例如新的女龍套:水月寺尼姑「智能兒」的出現。

從《紅樓夢》一開始的神鬼傳說,還有賈府的種種來看,賈氏一族的佛教信仰算是很深厚的了,所以家裡養尼姑,外面有家廟供俸,這也是當時豪門大族的常態,因此榮國府養了個小尼姑,而美貌小尼姑對於小美男有情竇初開的愛慕,那也就是自然而然的情況,譬如秦鍾與智能兒,賈寶玉曾經看到秦鍾「摟著她」,所以故意調笑秦鍾,說自己叫智能兒倒茶「無情意」,反倒是秦鍾叫小尼姑倒茶就「有情意」,這是故意在對前面秦鍾調侃他看上「二丫頭」的小小報復,也算是吃醋的表徵。

智能兒這個小尼姑,在秦鍾跟賈寶玉兩個少男的嘴裡,明明秦鍾喜歡卻又說她是「那東西」,還亟欲和寶哥哥表明自己對小尼姑沒有意思,真相呢?賈寶玉也對小尼姑有點意思,不然他去爭什麼「茶」?

倒「茶」成了找「碴」,同音的暗示,這就是曹雪芹在寫作時的「意淫」,賈寶玉明明曉得智能兒對秦鍾有意思,他幹麼去找碴?

因此,「一碗茶也來爭」並非是「妍媚」的小尼姑「手裡有蜜」,而是男人之間的爭風吃醋,有相互較勁的同性之爭,當然更有相互吃味的同性之愛,還有男女三人曖昧的調笑意味。

所以,賈寶玉要秦鍾不要「哄」他,而秦鍾與智能兒在賈府那邊是很難怎麼樣的,「二人雖未上手」的表述,就是在說明兩人「情投意合」,就只有在別人家裡偷情的事情沒有做而已。

-----------------------------下面是引用內容-----------------------------------------
〖誰想秦鍾趁黑無人,來尋智能。剛至後面房中,只見智能獨在房中洗茶碗,秦鍾跑來便摟著親嘴。智能急得跺腳說:「這算什麼呢!再這麼,我就叫喚了。」秦鍾求道:「好人,我已急死了。你今兒再不依,我就死在這裏。」智能道:「你想怎樣﹖除非等我出了這牢坑,離了這些人,才依你。」秦鍾道:「這也容易,只是遠水救不得近渴。」說著,一口吹了燈,滿屋漆黑,將智能抱在炕上就雲雨起來。那智能百般掙挫不起,又不好叫的,少不得依他了。正在得趣,只見一人進來,將他二人按住,也不則聲。二人不知是誰,唬得不敢動一動。只聽那人嗤的一聲,掌不住笑了,二人聽聲,方知是寶玉。秦鍾連忙起來,抱怨道:「這算什麼﹖」寶玉笑道:「你倒不依,咱們就叫喊起來。」羞得智能趁黑地跑了。寶玉拉了秦鍾出來道:「你可還和我強﹖」秦鍾笑道:「好人,你只別嚷得眾人知道,你要怎樣我都依你。」寶玉笑道:「這會子也不用說,等一會睡下,再細細的算帳。」一時,寬衣安歇的時節,鳳姐在裏間,秦鍾、寶玉在外間,滿地下皆是家下婆子,打鋪坐更。鳳姐因怕通靈玉失落,便等寶玉睡下,命人拿來塞在自己枕邊。寶玉不知與秦鍾算何帳目,未見真切,未曾記得,此係疑案,不敢纂創。〗
-----------------------------上面是引用內容-----------------------------------------

同一回馬上就出現了幽會的「床戲」,秦鍾「趁黑無人」就跟智能兒「親嘴」,接著「好人」智能兒小尼姑「依」了,並且努力解決了他的「近渴」,讓秦鍾的長久盤算終於達到目的,描述很簡短,然而「掙挫不起,又不好叫的」九個字,仍表現出小尼姑被強姦到和姦的事實。

秦鍾「得趣」了,正在「滿屋漆黑」姦淫一個小尼姑的時候,忽然有一個人跑進門,「將他二人按住」的就是賈寶玉,這傢伙明顯就是尾隨在秦鍾後面偷偷跟蹤,不然哪裡會這麼快發現姦情?

賈寶玉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你可還和我強?」

關於「強」這個字,懂得曹大家的「意淫」就會明白,賈寶玉和秦鍾之間,哪個男的比較「強」,又是誰敢「強」,誰又真的「強」了,同性或者異性方面,寶哥哥的表現上都說明了一切。

特別是最後一段的那幾句話,假如不是有了什麼關係,誰要跟誰「算帳」?

「算何帳目」或許是雙性戀者的迷惑,特別是幾個「未見」或「未曾」,都表示「意淫」的「疑案」,並不是秦鍾沒有「強」過賈寶玉,而是曹大家故意不寫出來,實際上呢?

假如賈寶玉沒有跟秦鍾有同性情人的關係,秦鍾去偷情「強」了智能兒,他幹麼要跟蹤?他幹麼要說那段話,惹得秦鍾說寶哥哥是「好人」,求賈寶玉不要聲張?

賈寶玉要跟秦鍾「睡下」之後「再細細的算帳」,假如沒有性關係,兩個美少年睡在一起,或者說「兩個好哥們睡在一起」,需要「算」什麼「帳」呢?

要是沒有投入感情,沒有投入肉體,沒有戀愛的雙方,需要這樣嗎?

所以「意淫」,所以不言可喻。

(待續)

前文請參照:

《千帆》的女配角:剔紅(代發圖)及《紅樓夢》的「意淫」

《千帆》的女配角:黃蟬(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一)姓(性)「賈」(假)又種馬

《千帆》的女主角:柳兒(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二)《紅樓》「親可輕」乎?(上)

《千帆》的女配角:白迴雪(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三)《紅樓》「親可輕」乎?(中)

《千帆》的男配角:李速(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四)《紅樓》「親可輕」乎?(下)

《千帆》的男主角:李剛(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五)亂倫(上)賈府最厲害又最淫蕩的女人:秦可卿

《千帆》的男配角:柳東鄉(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六)亂倫(中)公媳和叔嫂通姦*之一

《千帆》的男配角:金思明(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七)亂倫(中)公媳和叔嫂通姦*之二

《千帆》的男主角:朱成碧(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八)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一:叔舅(侄)廝摩

《千帆》的男主角:白雲起(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九)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二:兄弟亂情

《千帆》的男配角:惟覺禪師(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十)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三:「同學」都是一家人

《千帆》的男配角群:朱慈璊與手下(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十一)「意淫」:王熙鳳的「床戲」(上)

《千帆》的男配角群:中興官兵的高超及手下(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十二)「意淫」:王熙鳳的「床戲」(中)

《千帆》的配角群:中興官兵的黃吉和黃柔(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十三)「意淫」:王熙鳳的「床戲」(下)

《千帆》的男配角:白慕淵(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十四)「意淫」:賈璉的「床戲」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紫娃娃【天鵝婆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您的來訪與推薦
2011/02/19 23:14

敬愛的Rosy格主,晚安!

謝謝您的來訪與推薦多次拙詩, 感恩!

很榮幸與您善緣, 謝謝!

敬祝新的一年, 步步高升, 鴻兔大展!


人生有情詩海吟,盡在靈犀一點通~~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1-02-20 05:16 回覆:

(代發回覆)

早安,您好:您太客氣了,好詩就要推薦,祝您週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