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千帆》的男配角群:朱慈璊與手下(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十一)「意淫」:王熙鳳的「床戲」(上)
2011/02/09 00:32:14瀏覽1906|回應1|推薦54

代發。
圖是中興官兵的五個要角,小說《千帆過盡皆不是》的男配角群,用鉛筆和原子筆完成。
楊起隆自稱「朱慈璊」,掛名「朱三太子」,身穿大明天子袞服,戴烏紗帽,年約五十。
姬浣花為「浣花道長」,身穿道袍,裹幞頭,手執拂塵,通醫術和蠱術,渾身秘密的人。
玄拐為口才好的「說書人」,本是左元帥黃吉的人馬,戰爭中失去一足,笑來嘴歪眼斜。
顧長天「老顧」,西北維兀兒與漢族混血;齊治平,人稱「齊叔」,也都是黃吉的手下。
中興官兵眾將領皆行伍出身,外貌粗豪,頭上布巾用以辨識身分,長年跟清廷武裝對抗。
「朱三太子」無子嗣,手下能員幹將多有異心,比起其他人,這幾人跟黃吉都比較忠誠。
----------------------------------------------------------------------

《紅樓》之中的「意淫」:王熙鳳的「床戲」(上)

不曉得其他人如何看待《紅樓夢》?

第一回看《紅樓夢》那年,格主Rosy是個國一學生,國文老師講中國文學,說此書是史上第一的經典著作,憶起當年翻開第一頁的想法,就是:這書好難看!

「難看」不是指寫得差,而是寫得像是天書一樣,書中人物關係複雜,花了許久時間還弄不清楚這些角色之間的關聯,等到要品味出此中真意,只覺得閱讀那些艱澀的詩句和判詞,還不如從標題下手來解析,最後發覺作者曹雪芹的天才之處,就在於他的「意淫」根本很難看得懂

「淫」要到什麼樣的地步才能「意」會到呢?

清人陳其元在《庸閑齋筆記》此書的第八卷中說:「淫書以《紅樓夢》為最,蓋描摹癡男女情性,其字面絕不露一淫字,令人目想神游,而意為之移,所謂大盜不操戈矛也。豐潤丁雨生中丞撫江蘇時,嚴行禁止,而卒不能絕,則以文人學士多好之之故。」

原來《紅樓夢》曾經「淫」到讓江蘇的官員都想要禁止刊行了?有這麼誇張嗎?

「意淫」兩字,當年花了許多時間理解,後來發現當代文人如此評論,認為這部小說的「淫」不在於「字面」,而在於情節鋪陳底下的曖昧,所以很多人物出場的徵兆,就可以體會出曹大家筆下的真實意味:曹雪芹其人,或許沉迷於眾多角色內在性格,或可視之為作家本色,果真超淫也!

陳其元的評論,顯示出這位點評者確實看穿了曹大家的創作心態與思想本質,在書中許多「癡男女」的邪惡和淫蕩,比起一般小說是不那麼明顯直白,所以不僅當代的「文人學士多好之」,就連幾百年之後,不知有多少作家與評論家,還在捧著這部奇書「意淫」著。

不過,這種「淫」需要「意」會,在文字獄盛行的康雍乾三朝,作家要能避開政治風險,必須寫得入骨,能表達出自己人生起伏的感慨與對社會的控訴,還得抓住知識份子的喜好與胃口,讓人覺得《紅樓》只是「夢」,沒有《肉蒲團》的「肉」,也不像《金瓶梅》的「色」,所以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意淫」!

回到主題,「意淫」誰呢?當然是筆下的男男女女,因此曹大家寫死了秦可卿的「淫喪」之後,將王熙鳳抬高到另一個類似於「武則天」的角度。

前面談過寧國府,也描述過人物設計的巧妙,曹霑將每個人物架構起來,都有屬於他自己的創作概念。

比如「玉」字輩的賈珍、賈瑞、賈璜等人,都是「玉」偏旁,而賈寶玉就是正中間的「玉」,象徵著嫡子,也表示他在未來將成為賈府之主的「王」者之意,可惜正「主」沒出頭,「王」中有了一點玉瑕,所以姓賈(性假)的「玉」字輩,都是本質就無法完美或成大事的人物。

至於「艸」字輩的賈蓉、賈薔等人,「艸」(草)可以思考為綠色的,天生綠雲罩頂的人物,因此賈蓉的老婆秦可卿和公公賈珍偷情,或者賈薔的情人薛蟠有一大堆臠童,都可以視之為「艸」(草)包加綠帽,甚至「意淫」為本性好「艸」(肏)的淫蕩性格。

那麼,王熙鳳呢?

這個人稱「鳳辣子」的女角,是賈璉的正室,賈政的兒子賈寶玉算她的侄輩,王熙(音同:希、悉、攜)鳳表示希望知悉自己成為鳳凰的心態,還是秦可卿夢中指導、賈寶玉告訴賈珍去提攜來作為寧國府管家婆的女人,所以小說裡面王熙鳳一開始和寧國府的秦可卿如姊妹一般,又與榮國府未來的當家少主賈寶玉要好得很,這個四大家族排行第三的王家出身的女人,可以說是《紅樓夢》最亮眼的設計。

鳳姐王熙鳳是個怎樣的女人?

小說裡寫得活靈活現,《紅樓夢》中的王熙鳳打眼一看就是一副精明、潑辣相,而且是位漂亮又凶狠的美女。

-----------------------------下面是引用內容--------------------------------------
第十一回  慶壽辰寧府排家宴 見熙鳳賈瑞起淫心

【於是鳳姐兒帶領跟來的婆子、丫頭並寧府的媳婦、婆子們,從裏頭繞進園子的便門來。但只見:
黃花滿地,白柳橫坡。小橋通若耶之溪,曲徑接天臺之路。石中清流激湍,籬落飄香;樹頭紅葉翩翻,疏林如畫。西風乍緊,初罷鶯啼;暖日當暄,又添蛩語。遙望東南,建幾處依山之榭;縱觀西北,結三間臨水之軒。笙簧盈耳。別有幽情;羅綺穿林,倍添韻致。
鳳姐兒正自看園中的景致,一步步行來讚賞。猛然從假山石後走過一個人來,向前對鳳姐兒說道:「請嫂子安。」鳳姐兒猛然見了,將身子望後一退,說道:「這是瑞大爺不是﹖」賈瑞說道:「嫂子連我也不認得了﹖不是我是誰﹖」鳳姐兒道:「不是不認得,猛然一見,不想到是大爺到這裏來。」賈瑞道:「也是合該我與嫂子有緣。我方才偷出了席,在這個清淨地方略散一散,不想就遇見嫂子也從這裏來。這不是有緣麼﹖」一面說著,一面拿眼睛不住的覷著鳳姐兒。
鳳姐兒是個聰明人,見他這個光景,如何不猜透八九分呢。因向賈瑞假意含笑道:「怨不得你哥哥時常提你,說你很好。今日見了,聽你說這幾句話兒,就知道你是個聰明和氣的人了。這會子我要到太太們那裏去,不得和你說話兒,等閑了咱們再說話兒罷。」賈瑞道:「我要到嫂子家裏去請安,又恐怕嫂子年輕,不肯輕易見人。」鳳姐兒假意笑道:「一家子骨肉,說什麼年輕不年輕的話!」賈瑞聽了這話,再不想到今日得這個奇遇,那神情光景,越發不堪難看。鳳姐兒說道:「你快去入席去罷,仔細他們拿住罰你酒!」賈瑞聽了,身上已木了半邊,慢慢的一面走著,一面回過頭來看。鳳姐兒故意的把腳步放遲了些兒,見他去遠了,心裏暗忖道:「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哪裏有這樣禽獸的人呢!他如果如此,幾時叫他死在我的手裏,他才知道我的手段!」
……
鳳姐兒答應著出來,見過了王夫人,到了家中,平兒將烘的家常的衣服給鳳姐兒換了。鳳姐兒方坐下,問道:「家裏沒有什麼事麼﹖」平兒方端了茶來,遞了過去,說道:「沒有什麼事。就是那三百銀子的利銀,旺兒媳婦送進來,我收了。再有瑞大爺使人來打聽奶奶在家沒有,他要來請安說話。」鳳姐兒聽了,哼了一聲,說道:「這畜生合該作死,看他來了怎麼樣!」平兒因問道:「這瑞大爺是因什麼只管來﹖」鳳姐兒遂將九月裏在寧府園子裏遇見他的光景,他說的話,都告訴了平兒。平兒說道:「癩蛤蟆想天鵝肉吃,沒人倫的混帳東西,起這個念頭,叫他不得好死!」鳳姐兒道:「等他來了,我自有道理。」】
-----------------------------上面是引用內容--------------------------------------

從上面第十一回的內容,可以看出王熙鳳是個隨時能下手讓人「死」的女人,心腸狠辣是必然的,還可以同「禽獸」虛與委蛇,不愧是姓賈(性假)的媳婦!

賈瑞此人的個性,前面提過他跟性侵慣犯的薛蟠(薛寶釵之兄)搞在一起,喜歡欺男霸女的好色天性,遇上了王熙鳳這個瘟神就倒楣了。

當然,賈瑞在下人眼中也不是什麼好貨色,比如王熙鳳的陪嫁丫頭平兒(賈璉的小妾),就看不起他,私底下罵他「癩蛤蟆想天鵝肉吃,沒人倫的混帳東西」,同樣有殺人的意圖,想讓賈瑞「死」。

如此一來,讓兩個女人記恨在心頭,賈瑞還有活路嗎?

-----------------------------下面是引用內容--------------------------------------
第十二回  王熙鳳毒設相思局 賈天祥正照風月鑑

【話說鳳姐正與平兒說話,只見有人回說:「瑞大爺來了。」鳳姐急命「快請進來。」賈瑞見往裏讓,心中喜出望外,急忙進來,見了鳳姐,滿面陪笑,連連問好。鳳姐兒也假意殷勤,讓茶讓坐。
賈瑞見鳳姐如此打扮,亦發酥倒,因餳了眼問道:「二哥哥怎麼還不回來﹖」鳳姐道:「不知什麼原故。」賈瑞笑道:「別是在路上有人絆住了腳,捨不得回來也未可知﹖」鳳姐道:「也未可知。男人家見一個愛一個也是有的。」賈瑞笑道:「嫂子這話說錯了,我就不這樣。」鳳姐笑道:「像你這樣的人能有幾個呢,十個裏也挑不出一個來。」賈瑞聽了,喜得抓耳撓腮。又道:「嫂子天天也悶得很。」鳳姐道:「正是呢,只盼個人來說話,解解悶兒。」賈瑞笑道:「我倒天天閑著,天天過來替嫂子解解閑悶可好不好﹖」鳳姐笑道:「你哄我呢,你哪裏肯往我這裏來!」賈瑞道:「我在嫂子跟前,若有一點謊話,天打雷劈。只因素日聞得人說,嫂子是個利害人,在你跟前一點也錯不得,所以唬住了我。如今見嫂子最是有說有笑極疼人的,我怎麼不來﹖死了也願意!」鳳姐笑道:「果然你是個明白人,比賈蓉、賈薔兩個強遠了。我看他那樣清秀,只當他們心裏明白,誰知竟是兩個糊塗蟲,一點不知人心。」賈瑞聽了這話,越發撞在心坎兒上,由不得又往前湊了一湊,覷著眼看鳳姐帶的荷包,然後又問帶著什麼戒指。鳳姐悄悄道:「放尊重些!別叫丫頭們看了笑話。」賈瑞如聽綸音佛語一般,忙往後退。鳳姐笑道:「你該去了。」賈瑞道:「我再坐一會兒,好狠心的嫂子!」鳳姐又悄悄的道:「大天白日,人來人往,你就在這裏也不方便。你且去,等著晚上起了更你來,悄悄的在西邊穿堂兒裡等我。」賈瑞聽了,如得珍寶,忙問道:「你別哄我。但只那裏人過的多,怎麼好躲的﹖」鳳姐道:「你只管放心。我把上夜的小廝們都放了假,兩邊門一關,再沒別人了。」賈瑞聽了,喜之不禁,忙忙的告辭而去,心內以為得手。
盼到晚上,果然黑地裏摸入榮府,趁掩門時,鑽入穿堂,果見漆黑無一人。往賈母那邊去的門戶已倒鎖,只有向東的門未關。賈瑞側耳聽著,半日不見人來,忽聽『咯蹬』一聲,東邊的門也倒關了。賈瑞急得也不敢作聲,只得悄悄的出來,將門撼了撼,關得鐵桶一般。此時要求出去亦不能夠,南北皆是大房牆,要跳亦無攀援。這屋內又是過門風,空落落的;現是臘月天氣,夜又長,朔風凜凜,侵肌裂骨,一夜幾乎不曾凍死。好容易盼到早晨,只見一個老婆子先將東門開了,進來去叫西門。賈瑞瞅她背著臉,一溜煙抱著肩跑了出來,幸而天氣尚早,人都未起,從後門一徑跑回家去。
原來賈瑞父母早亡,只有他祖父代儒教養。那代儒素日教訓最嚴,不許賈瑞多走一步,生怕他在外吃酒賭錢,有誤學業。今忽見他一夜不歸,只料定他在外非飲即賭,嫖娼宿妓,哪裏想到這段公案,因此氣了一夜。賈瑞也捻著一把汗,少不得回來撒謊,只說:「往舅舅家去了,天黑了,留我住了一夜。」代儒道:「自來出門,非稟我不敢擅出,如何昨日私自去了﹖據此亦該打,何況是撒謊!」因此,發狠到底打了三四十扳,還不許吃飯,令他跪在院內讀文章,定要補出十天的功課來方罷。賈瑞直凍了一夜,今又遭了苦打,且餓著肚子,跪著在風地裏讀文章,其苦萬狀。
此時,賈瑞前心猶是未改,再想不到是鳳姐捉弄他。過後兩日,得了空,便仍來找鳳姐。鳳姐故意抱怨他失信,賈瑞急得賭身發誓。鳳姐因見他自投羅網,少不得再尋別計令他知改,故又約他道:「今日晚上,你別在那裏了。你在我這房後小過道子裏那間空屋裏等我,可別冒撞了。」賈瑞道:「果真﹖」鳳姐道:「誰可哄你!你不信就別來。」賈瑞道:「來,來,來,死也要來!」鳳姐道:「這會子你先去罷。」賈瑞料定晚間必妥,此時先去了。鳳姐在這裏便點兵派將,設下圈套。】
-----------------------------上面是引用內容--------------------------------------

隔一回,馬上就有「毒設相思局」,賈瑞以為王熙鳳也有意跟自己偷情,結果被騙去「西邊穿堂兒」,還以為能來一場《西廂記》,可惜王熙鳳不是小說裡的鶯鶯,賈瑞也成不了男主角張生,才子佳人的想像,最後成為一場先教訓後殺人的詭計。

說到「意淫」,王熙鳳告訴賈瑞,認為賈蓉和賈薔兩兄弟雖然外貌「清秀」且生性好色,實際上卻「是兩個糊塗蟲」,不懂得跟女人說好話,意有所指這兩人與她丈夫賈璉都是「見一個愛一個」的男人,只有賈瑞「是個明白人」還「強遠了」,了解一個寂寞女人想要偷情的意圖,又對她專情,讓她有私通的慾望。

「意淫」到這個地步,賈瑞立即上勾了,除了心裡「酥倒」,馬上就應承要去偷情,這一段對話寫得極為生動。

這一回,王熙鳳找了賈蓉和賈薔來戲弄賈瑞(賈瑞錯認賈蓉為王熙鳳,差點跟姪兒上床,那段可參照前文),可憐賈瑞想要偷情,腦子不好又不怕死,結果冷得感冒了,更糟糕的是還被惡整,先是被打又冷得要死,接著被弄得滿頭滿臉的屎尿,甚至被賈蓉與賈薔兄弟勒索銀兩,真的很慘。

而那句「死也要來」的承諾,最後一語成讖。

-----------------------------下面是引用內容--------------------------------------
【賈瑞此時身不由己,只得蹲在那裏。心下正盤算,只聽頭頂上一聲響,嘩拉拉一淨桶尿糞從上面直潑下來,可巧澆了他一身一頭。賈瑞掌不住『噯喲』了一聲,忙又掩住口,不敢聲張,滿頭滿臉渾身皆是尿屎,冰冷打戰。只見賈薔跑來叫:「快走,快走!」賈瑞如得了命,三步兩步從後門跑到家裏,天已三更,只得叫門。開門人見他這般景況,問是怎的。少不得扯謊說:「黑了,失腳掉在茅廁裏了。」一面到了自己房中,更衣洗濯,心下方想到是鳳姐玩他。因此發一回恨,再想想鳳姐的模樣兒,又恨不得一時摟在懷內,一夜竟不曾合眼。
自此滿心想鳳姐,只不敢往榮府去了。賈蓉兩個又常常的來索銀子,他又怕祖父知道,正是相思尚且難禁,更又添了債務。日間功課又緊,他二十來歲人,尚未娶親,邇來想著鳳姐,未免有那指頭告了消乏等事;更兼兩回凍惱奔波,因此三五下裏夾攻,不覺就得了一病:心內發膨脹,口中無滋味,腳下如綿,眼中似醋,黑夜作燒,白晝常倦,下溺連精,嗽痰帶血。諸如此症,不上一年都添全了。於是不能支持,一頭睡倒,合上眼還只夢魂顛倒,滿口亂說胡話,驚怖異常。百般請醫療治,諸如肉桂、附子、鱉甲、麥冬、玉竹等藥,吃了有幾十斤下去,也不見個動靜。
倏忽又臘盡春回,這病更又沉重。代儒也著了忙,各處請醫療治,皆不見效。因後來吃「獨參湯」,代儒如何有這力量,只得往榮府來尋。王夫人命鳳姐秤二兩給他,鳳姐回說:「前兒新近都替老太太配了藥,那整的太太又說留著送楊提督的太太配藥,偏生昨兒我已送了去了。」王夫人道:「就是咱們這邊沒了,你打發個人往你婆婆那邊問問,或是你珍大哥哥那府裏再尋些來,湊著給人家,吃好了,救人一命,也是你的好處。」鳳姐聽了,也不遣人去尋,只得將些渣末泡鬚湊了幾錢,命人送去,只說:「太太送來的,再也沒了。」然後回王夫人,只說:「都尋了來,共湊了有二兩送去。」
那賈瑞此時要命心甚切,無藥不吃,只是白花錢,不見效。忽然這日有個跛足道人來化齋,口稱專治冤業之症。賈瑞偏生在內就聽見了,直著聲叫喊說:「快請進那位菩薩來救我!」一面叫,一面在枕上叩首。眾人只得帶了那道士進來。賈瑞一把拉住,連叫「菩薩救我!」那道士嘆道:「你這病非藥可醫,我有個寶貝與你,你天天看時,此命可保矣。」說畢,從褡褳中取出一面鏡子來--兩面皆可照人,鏡把上面鏨著「風月寶鑑」四字--遞與賈瑞道:「這物出自太虛幻境空靈殿上,警幻仙子所制,專治邪思妄動之症,有濟世保生之功。所以帶它到世上,單與那些聰明傑俊、風雅王孫等看照。千萬不可照正面,只照它的背面,要緊,要緊!三日後吾來收取,管叫你好了。」說畢,佯常而去,眾人苦留不住。
賈瑞收了鏡子,想道:「這道士倒有意思,我何不照一照試試。」想畢,拿起風月鑑來,向反面一照,只見一個骷髏立在裏面,唬得賈瑞連忙掩了,罵:「道士混帳,如何嚇我!我倒再照照正面是什麼。」想著,又將正面一照,只見鳳姐站在裏面招手叫他。賈瑞心中一喜,蕩悠悠的覺得進了鏡子,與鳳姐云雨一番,鳳姐仍送他出來。到了床上,『噯喲』了一聲,一睜眼,鏡子從手裏掉過來,仍是反面立著一個骷髏。賈瑞自覺汗津津的,底下已遺了一灘精。心中到底不足,又翻過正面來,只見鳳姐還招手叫他,他又進去。如此三四次。到了這次,剛要出鏡子來,只見兩個人走來,拿鐵鎖把他套住,拉了就走。賈瑞叫道:「讓我拿了鏡子再走!」只說得這句,就再不能說話了。
旁邊服侍賈瑞的眾人,只見他先還拿著鏡子照,落下來,仍睜開眼,拾在手內;末後鏡子落下來便不動了。眾人上來看時,已沒了氣。身子底下冰涼漬濕一大灘精。這才忙著穿衣抬床。代儒夫婦哭得死去活來,大罵道士,「是何妖鏡!若不早毀此物,遺害於世不小。」遂命架火來燒,只聽鏡內哭道:「誰叫你們瞧正面了﹗你們自己以假為真,何苦來燒我﹖」正哭著,只見那跛足道人從外面跑來,喊道:「誰毀『風月鑑』﹖吾來救也!」說著,直入中堂,搶入手內,飄然去了。】
-----------------------------上面是引用內容--------------------------------------

引用一大段,目的在於說明一些事實,就是《紅樓夢》到底在「意淫」什麼?又是為何要「意淫」?

從第五回賈寶玉跟警幻仙子學習性愛,到後來在夢中跟秦可卿發生關係,許多「意淫」的床戲,都與主題的「夢」有關,場場都是「春夢」,這就是「意淫」!

「意淫」還能寫到怎樣的地步?

比如說賈瑞生病了,還想著「指頭告了消乏」這種事,說到底,這到底是什麼呢?

賈瑞常常想著王熙鳳手淫!又一個小叔對著嫂子有非分之想的情節,姓賈(性假)的一家到處充斥著亂倫與淫穢的事情,曹大家這等描述,大概像他爺爺的賈(假)代儒(暗指儒生及讀書人),甚至是那些捧著《紅樓夢》當聖經的人,全都難以想像吧?

多少人研究《紅樓夢》?又有哪些人敢指出這樣的大膽描述,會貶低此書的價值,或者指陳作者曹霑如此創作這樣一部屬於那個時代的故事,其人心態猥瑣可議?

無論是高陽,還是張愛玲,或者是俞平伯,這些人對於《紅樓》裡面通篇的種種「意淫」,為何都沒有確切指明出來,而一些讀者或強調男女情愛,或熱衷詩詞,卻沒有看出「淫」的是一種反論,還有作者想痛斥虛偽的知識份子要抑「慾」而揚「情」?

回到小說本身,只有二十幾歲的賈瑞,其實有些懦弱可笑,但對於情慾卻是直接而堅持的,就算要了他的命,也捨不得那樣的快樂,最後真的在「風月鑑」照出的淫夢中脫陽死了。

「意淫」的重點,在於後面「風月鑑」自己都哭叫「誰叫你們瞧正面」,這表示《紅樓夢》這本書的解讀,必然要從「負面」來看,還不能「以假為真」,順便譏誚那些姓賈(性假)的衛道者「何苦」要迫害真相,假借妖魔鬼怪的口吻,卻是在「意淫」著「背面」那些「聰明傑俊、風雅王孫」。

所以格主Rosy很佩服曹大家,前面八十回都在「意淫」,「風月」或許全藏於人們的「夢」裡,實際上每個人的心底真正想著的絕對不太「和諧」,都有反面那些貌似「骷髏」的恐懼,可誰願意由負面的角度來詮釋人生?又有誰能夠翻出此書反面的「真相」?

許多紅學家認為,賈瑞死得突兀,這段故事也移植自《風月寶鑒》,然而除了秦可卿之外,王熙鳳這個《紅樓夢》的重點人物,在性愛的設計方面極度「意淫」著人性的可悲。

從這段賈瑞死亡的情節裡,不免又想起《西廂記》,有紅娘抱著鴛鴦枕,送崔鶯鶯去跟張生幽會,大半夜的卻有一個美女拿著「鴛鴦枕、翡翠衾羞搭搭不肯把頭抬,弓鞋鳳頭窄,雲鬢墜金釵」,這是古代文人幻想的才子佳人偷情畫面,可能拿了枕頭床單去外頭野合,事實說來難聽,不過曹大家是不屑於這類膚淺「意淫」的。

「鴛鴦枕」是秦可卿用過的枕頭,秦氏或許這樣跟公公賈珍偷情,但王熙鳳呢?

想當鳳凰的王熙鳳,對於偷情沒有太大的興趣,她不想採取秦可卿的做法,而且看不上賈瑞,不愛玩雙人枕頭,這一點是肯定的,所以賈瑞一個人夢想著《西廂記》而賠上了性命,孤枕難眠還要拿著「風月鑑」做「春夢」,這樣的「意淫」非常諷刺。

在這樣反諷的趣味中,只能讚嘆曹寅總能寫出不一樣的故事,讓讀者不斷「意淫」床戲之外的許多秘密。

(待續)

前文請參照:

《千帆》的女配角:剔紅(代發圖)及《紅樓夢》的「意淫」

《千帆》的女配角:黃蟬(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一)姓(性)「賈」(假)又種馬

《千帆》的女主角:柳兒(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二)《紅樓》「親可輕」乎?(上)

《千帆》的女配角:白迴雪(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三)《紅樓》「親可輕」乎?(中)

《千帆》的男配角:李速(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四)《紅樓》「親可輕」乎?(下)

《千帆》的男主角:李剛(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五)亂倫(上)賈府最厲害又最淫蕩的女人:秦可卿

《千帆》的男配角:柳東鄉(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六)亂倫(中)公媳和叔嫂通姦*之一

《千帆》的男配角:金思明(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七)亂倫(中)公媳和叔嫂通姦*之二

《千帆》的男主角:朱成碧(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八)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一:叔舅(侄)廝摩

《千帆》的男主角:白雲起(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九)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二:兄弟亂情

《千帆》的男配角:惟覺禪師(代發圖)及《紅樓夢》解說(十)亂倫(下)男男之愛*之三:「同學」都是一家人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飛柔
民族
2012/09/12 21:27
維吾爾、畏兀兒……兩個不一樣的民族。

什麼叫做維兀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