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永樂天下(二)同門
2006/09/25 23:54:39瀏覽1029|回應3|推薦14

晨光熹微之中,侯軍忽然見到自己手臂上有一大塊布條纏著,定了定神,發覺那布條緊緊包裹住他被老虎咬中的傷口,接著發現肩頭那個小創口也有布片裹住,鼻中聞到一股金創藥的清涼香氣,傷處只有些腫脹,卻未再流血。

臂彎中虛空無物,跟著又發覺自己身子不住搖晃,外頭似乎下了一晚大雨,地上一片濕漉漉的,但他的身上和繃帶卻顯得乾爽,傷口處理得也十分乾淨。

他正自迷惘,便聽身邊一個聲音說道:「是我幫你包紮傷口的。」

侯軍抬起頭來,見是那名和他比劍惡鬥之人,心想:自己身受虎噬和內傷,本應成了俎上之肉,恁由宰割,此人卻能不計前嫌加以搭救,還好心為他上了藥,實非惡徒之屬。

於是便抱拳說道:「在下侯軍,感謝兄台捨命相救!」

「應該我謝你纔是,昨天若非閣下出手,我早被那頭老虎給撕了。」他說,從懷中掏出兩件物事。「小弟昨夜從你衣袋那裡摸了火刀和火石,要不,昨夜可就得凍死啦!」

望著旁邊那團餘燼,兩人相視而笑。

「可否請問閣下尊姓大名?」

「我姓岳名蛟,字雲龍,來自應天府。」岳雲龍問道:「府上哪裡?」

「江西吉安。」

「江西吉安?那可是名人薈萃之地啊,昔有文天祥、歐陽修、楊萬里、劉辰翁,還有當今名家解縉……江西自古地靈人傑,算算唐宋八大家,江西就占了三席。」

雖然知道這是在套話,侯軍還是說道:「雖然英雄不問出身,在下只覺得奇怪,怎麼我和你對招之時,卻像是師出一路?」

岳雲龍暗忖:確實如此。心裡雖這麼想,嘴上還是說著:「不知閣下師承哪一派?又是哪一位的門下?」

侯軍不願多說,只道:「在下武藝低微,又不願辱及師尊名號,所以——」

「但說無妨,」岳雲龍道:「小弟出身武當,當初是個機緣,投入武當派席真人門下,後來加入錦衣衛,爲國效命。」

侯軍皺起眉頭:「原來閣下是錦衣衛的官爺。」

岳雲龍道:「不瞞你說,前幾日錦衣衛轉進西北,上頭下令掃蕩附近一眾邪魔歪道,途中遇到會武的,都要逮捕歸案。」

「依我看,錦衣衛根本是倒行逆施,被追緝的不過就是一些普通百姓,算得上什麼為國為民了?」

「這——」

「小弟素行不良,被誤以為是叛黨,倒也無可厚非。」見他噤口不言,侯軍又說:「小弟當初見岳兄孤身一人,就想恃強凌弱,沒想到遇到難得一見的好手,加上岳兄人品出眾,這纔起來惺惺相惜的念頭。」

岳雲龍搖頭哂道:「你我相逢自是有緣,現下都身受重傷,能夠不再兵刃相見,也就夠了。」

侯軍嘆了一口氣,終於說道:「實不相瞞,在下和岳兄各為其主,又新學了一套劍法,正苦於無人可以比試,遇到岳兄這等高手,心下以為可以盡情一較高下……」

「可惜咱們都受了傷,到了以後傷癒,就來好好切磋。」

「好。」

岳雲龍沒有略去自己身為錦衣衛的事實,此時此刻,他不想再說些敏感的話題;侯軍自然也沒有提及自己的真實身分,但彼此皆心知肚明,日後出了這個山洞,就是敵人,不如趁這和平共處的短暫時光,忘記一切的現實考量,俟後兩人開懷相談,甚是愉快。

侯軍道:「岳兄上回使出的一招,小弟實在想不出破解之法,不如現下見招拆招如何?」

岳雲龍頷首:「如此甚好。就不知,侯兄說的是哪一招?」

「這『太公釣魚』使得老了,岳兄就驟起變招——」

只見侯軍身子一晃,抽起地上一根短柴,猶如疾風驟雨般,對著虛空一陣猛攻,使的端是岳雲龍最拿手的劍招;忽然之間,只見風聲呼嘯,丈餘圈子之內,全是撩亂光影。

岳雲龍道:「這是『瀟湘疾雨』,我師父席應真新創的劍招。」

「這招確實高妙。」

「我師父雲遊四海,當年路過湘水,正逢大雨,所以創出這個招式。」岳雲龍道:「侯兄使的『太公釣魚』,似是比小弟還熟練得多,那『迴風扶柳』之後,還有一招——」說著拾起另一根粗柴,只見他迴手佯攻,突然間手腕抖動,噗的一聲輕響,已將半截短柴刺入地上。

侯軍道:「這是『曲徑通幽』,我師父的新創招式,當初取名意在蜿蜒的劍勢,搭配這柄『龍王劍』,纔發揮了極佳效用。」

岳雲龍覺得如此憑空對招頗有意思,但一望見那柄怪劍,忍不住道:「真是口好劍。」

侯軍道:「我師父請人鑄造了這柄劍,取玄鐵精剛鎔鑄而成,我來到邊關,就是來送劍給一位世伯。」

「是麼?」岳雲龍不打算繼續刺探他人隱私,只是讚賞地看著那把神兵,沒再說話了。

忽地,從洞外遠遠傳來一陣古怪的笛音,只見侯軍一臉欣喜的模樣,踉蹌地扶著岩壁站起身來。

「怎麼了?」

「那是我那些夥伴聯絡的笛聲。」

「原來如此。」

見岳雲龍一臉躊躇的樣子,侯軍安撫地說道:「岳兄別擔心,小弟一個人去跟同伴會合,只要你不出洞來,絕計不會滋生事端。」

「也好。」

侯軍心念已定,又覺得和此人一見如故,以後要可能永隔天涯無再見之日,感慨之下,抱拳說道:「岳兄保重,小弟在此拜別。」

岳雲龍苦笑著抱拳回禮:「保重。」

侯軍點點頭,拾起那柄墨黑的龍王劍,一拐一拐地走了出去。

到了洞口,一陣怪風襲來,只見成排軍士伏在地下,彎弓搭箭,侯軍還來不及回應,只聽得颼颼之聲不絕,羽箭成簇射來,卻聽得「啊」的一聲慘叫,人就被淹沒在紛飛的箭雨之中。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懶人回覆:
2006/10/01 21:28

我對不起大家,貼文之後我幾乎從不回頭看的,那天電腦出了問題中了毒,結果造成文章亂碼,真是不好意思!

電腦病毒真是害人不淺啊!


B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呵呵~
2006/09/26 18:14

顧、固、故意的啦~

總要吊一下讀者胃口嘛!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下半篇
2006/09/26 00:55
疑是亂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