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是什麼?(十八)妳躺著,我起來!(下)之一:撫摸,酒窩
2010/10/14 15:05:47瀏覽2191|回應1|推薦44

生活就是對著你做鬼臉的搗蛋鬼,你想要什麼,它就故意讓你失去什麼。

 

雖然我是一個記憶力很差的男人,但我仍記得和阿香所發生的那段往事。

多年以後,最不浪漫的往事,往往在夜深人靜的時刻,就成為我心底最難忘的回憶。

多年以後,每當想起當時的阿香,或者泡牛奶給小小強喝奶的時刻,我就非常惆悵。

多年以後,當我已經得到了心愛的阿美、有妻有子的時刻,有一些回憶,其實還是忘不了的。

就算多年以後,男人還是忘不了重要的紅粉知己,就如同自己是如何將初戀情人放在心上一樣。

那天,阿香的心情很不好,除了我不舉的難堪,與她無法擺脫處女之身的問題同樣尷尬,在同情心和同理心的醞釀下,她開始訴說和學長分手的戲劇化經過。

或許,女人吐了之後,就能夠輕易吐露自己的心聲?

或許,男人不舉之後,就可以馬上成為女人的摯友?

或許,阿香覺得我對她的肉體不具有威脅性,羞恥的弱點也被掌握在她手上,於是把我當成好姊妹一般,什麼不敢講、不敢想的事情,就一股腦兒跟我話家常,躺在那兒像是女王似的。

只有一種男人,可以在女人面前只穿著內褲。

只有一種男人,女人也可以在他面前不穿內褲。

很哀怨地說,我就是那種男人。

為了保有最後一分自尊,我雖脫了衣服,卻不敢光著屁股,還要忍耐某個露出美妙胸臀的裸女,與自己肌膚相貼,訴說著她的初戀故事。

 

阿香說:「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喜歡學長嗎?」

 

我咬了咬牙,然後搖搖頭,因為阿香正靠在我身上,那是對於一個男人最可怕的煎熬。

 

「學長很瞭解女人,我需要什麼,他都非常清楚……」

可是女人哪能瞭解男人?我需要什麼,阿香清楚嗎?

可惜,她無法明白男人的心,很多女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她們不懂得男人的悲憤和辛酸。

阿香就是如此,要我大抵說說學長過得好不好、身體有無異狀、有沒有想她云云,我随便扯了下他斷腿的舊聞,誰知她一下就來勁了,嘰嘰喳喳的樣子像是剛學會飛行的雛鳥,表情歡快、明朗,跟一個只穿著內褲的男人,都能扯上一個鐘頭。

她說,她喜歡小貓小狗,可是家裡不能養,於是在學校照料兩隻流浪狗變成的校犬,偶爾拿了剩飯剩菜過去餵養,而且因此和學長認識;那得意的樣子像是在回味當年她和狗兒玩鬧時的情景,也讓我想起,學長曾有一段期間天天拿著吃剩的便當,說是要去「照料可愛的小動物」,而我到此時纔明白箇中三昧。

說起那兩條狗,阿香壓低了聲音,笑嘻嘻地和我小聲地接著聊,那可愛的樣子又像懷春的少女在討論羞人的閨密一般怯怯,而我,則可能也被她當成了「不像男人的男人」,少了戒心,也毫不設防……·

阿香說她喜歡撫摸貓狗的毛皮,那種滑順的觸感,會讓她摸來摸去都不感到累,往往在有限的時間裡,持續做這種無聊事。

被美女常常「摸來摸去」,最後摸出問題來了,恐怕就是學長當時追求她的主因?

 

「我喜歡摸小狗,因為我一直摸,結果牠們往往最後感到厭煩,就跑掉了。」

「如果是妳的小手,學長大概永遠都不會被摸得厭煩……」

阿香白了我一眼,嗔道:「小強,你年紀輕輕就有這種想法,看來是學壞了。」

「我哪有?」

「你這人不老實,要說有哪裡壞了,是上面還是下面呢?」阿香繼續調侃著我。

「喂!」

 

見我一臉惱怒,阿香伸手撫摸我的頭,微笑著說:「小強小強別生氣,我摸,我摸,我摸摸摸……」

 

說實在話,我比較想讓她摸摸別的地方,不是自己的心態猥褻,而是因為我雖然不舉,還是個百分之百的男人。

 

有一個裸體美女在面前,只能看、不能吃,那該是怎樣的煎熬啊?

 

阿香靠在我身前,讓我用雙手摟抱著她,兩人一起窩在她的床上,看着窗外深色的天空上升起的白色月亮,她小聲嘟囔道:「都不圓了,真難看。」

 

中秋節過了,剩下的日子,明月哪會再圓呢?

 

但是在身前,有一對圓滾滾的滿月,白皙滑嫩、挺俏美麗,讓人食指大動,我卻無法真的動手。

 

原來在阿香的後腰腰眼上,有兩個像酒窩一般的小凹陷,這樣私密位置的漩渦真的很奇特,通常只有臀部豐滿挺翹的女子可以擁有,左右對稱,而随著她的動作,腰後的兩個酒窩就會誘人地綻放著,好像在微笑。 

每當回憶起美人的那對酒窩,我就會想起一首很俗、很難聽的歌曲《姑娘的酒窩》,有一句「姑娘的酒窩笑笑」,這大概是我爸那個年代的流行老歌,卻有使人意淫的詭異歌詞,聽了就會使我的心情起伏蕩漾。

 

男人的一輩子,或許會對別的女人動心,可是總會徒留遺憾給紅粉知己、夢中情人、貼心女友,卻只能把尊嚴與愛情,盡量守護著交給自己的另一半。

有可能,男人多數是自私的,女人則多半是慷慨的。

也有可能,發情的女人是會變得自私的,受傷的男人則是不得不表現出慷慨的。

「來,最後吻我一次……」床前,那雙會放電的大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我,我當然會回應她。

「阿香……」

這次她貼得更近,撫摸著我的身體,就像曾經撫摸著學校的小狗一樣溫柔,我又有點硬了,雖說還是舉不起來,卻大有可能在反覆刺激之後,獲得屬於男人的樂趣。

可惜,機會轉瞬即逝。

唇瓣相貼的溫熱,以及凹凸有致的身軀,這種淺嘗輒止的親吻有些神聖,第一次如此單純地膜拜一個女人,使我嗅到了她身上特有的幽香,每個少女身上都有獨特的體香,男人最喜歡聞的就是這種香味。

我注視著阿香的一舉一動,再度有點心急地親吻她,幸好她沒有任何抗拒,柔軟香甜的嘴唇也使人難忘。

她的肌膚不僅是白,而且很細膩,幾乎看不到毛孔,更鮮少汗毛,顯得身子格外潔淨細膩。

當然,偷偷抓了幾把,過過手癮卻無法繼續下去,還是在她可以容忍的範圍內。

多年以前,燈光下的阿香青春嫵媚,她不但有漂亮的眼睛,還有飽滿渾圓的乳房,學長追過的女人都有傲然高挺的胸脯,阿香也不例外,面對著這樣的美景,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等待母乳的嬰兒,嗷嗷待哺地渴望再次埋身其間。

可惜,當時阿香並沒有給我哺乳,我也無法真正「起來」,沒有太多的時間留給這段純潔溫馨的接觸,而她則是用快得讓人遺憾的速度穿好衣服,然後把我送出她家門外,因為她的爸媽快要回來了。

Bye-bye!」我永遠記得,阿香在昏暗的路燈下,快樂地對我揮手道別。

結婚之前,這是我和阿香的最後一次接觸,她保守著我的秘密,同時也盡量不出現在我的面前。

多年以後,當我娶了阿美、生了小小強、重新獲得快樂而常常讓她躺下,我「起來」的同時,最懷念的其實還是阿香。

多少人說「得不到的永遠最好」,是這樣吧?

或者可以說:得到的,永遠不能成為最好的。

前天,阿美見我幫小惡魔沖奶粉,皺著眉頭問道:「給兒子泡牛奶,你幹嘛臭著一張臉?」

「我哪有……」

「你們男人啊,一個個都懶得要死,讓你做這點小事,還心不甘、情不願的,哼。」

  我看著老婆,她的身材屬於纖瘦型,不像阿關擁有偉大的胸脯,也不似豐滿的阿香能有「酒窩」一對,自從結婚開始,讓我欣喜的是,阿美本來平坦如飛機場的A罩杯,終於因為懷孕生子的緣故,一路升級到D,這與我們快樂的婚姻生活不無關係。

本以為女人年過廿五之後,胸前就不會如「雨後春筍」般繼續往上成長,但從我個人的經驗來看,只要生個孩子,無論是多扁的荷包蛋,也能在努力煎煮炒炸的過程中,長成兩只小荷尖尖的美麗模樣。

望著她,我調笑著說:「我覺得這奶不好喝,是因為妳擠的奶更好喝。

「色狼!」阿美捏了我一下,嬌嗔而害羞地遠遠躲開了一只從我這邊伸過去的祿山之爪。

當天晚上,她躺著,我「起來」,又是一個無與倫比的火辣之夜。

 其實,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喜歡大胸部,但是培育和耕耘的喜悅,從情慾發芽到收穫之間,絕對是更讓人感到滿足的。

有人說女人清純纔可愛,男人成熟纔可靠。

我很困惑。

倘若不論性別,是保持可愛呢,還是追求可靠?

或許,兩者並不矛盾。

如果感情不可靠,女人再可愛還能相處多久?如果對方不可愛,自己保持可靠又能如何?

我認為,或許女人可愛,男人可靠,就算彼此身體不清純了,心態還未能完全成熟,只要保持追求心態清純與身體成熟的行為,就能塑造雙方的「幸福」。

或許,兩者都有追求上的困難。

回到我的大學時期,阿關是我痛苦的根源之一,她也是我最難忘的另一個女人。

和阿香沒有結果,我無法對阿關交差。

那個時候,學長還留連於夜店、花心在許多辣妹身上,只要符合他的喜好,基本上他是沒有什麼道德感的男人。

下課之後,阿關跑來找我,就是想問我情況怎麼樣了。

也有可能,她想問問學長近來的活動,是不是有偷吃。

由於不太確定要怎麼應付她,我有點緊張,只能傻笑著說:「阿關,怎麼沒去約會,反而把時間浪費在我這邊了?」

「我有事找你。」

「『無事不登三寶殿』,像妳這樣的大美女找上門來,不只男同學會妒忌,我都開心死了呢!」

「油腔滑調,隔三差五纔想起人家,我看你把我交待的事情忘了吧?」

「什麼事?」

阿關不耐煩地問:「都這麼久了,你把上阿香了沒有?」

「哦,」我用唬弄的口吻說,「我上次還捱了她一頓好打,像她這樣的母老虎,也不需要拿什麽玫瑰、項鏈、巧克力去哄人,但我還是成功了。」

「真的?」

「哪還有假啊?」

有人說,女人最迷人的動作,就是瞇著眼、噘著嘴撒嬌的表情,或者是嗲著聲音、露齒微笑的模樣,看看那些電影明星,或者前面擺出這種姿態的阿關,我認為那些男人全都瞎了眼。

只曉得裝模作樣,哪裡會迷人呢?

望著阿關,我只有一個想法:趕快擺脫這個麻煩精!

接著,阿關仍然相當疑惑地問:「你真的把到阿香了?」

「嗯。」

我看著阿關,覺得這個女人簡直莫名其妙,還有些可悲。

學長那樣的男人,哪有可能會只愛一個?

心靈上的奔放就不說了,一個男人面對肉體上的貪婪,又豈能只滿足於一個女人?

可惜,阿關始終不懂他。

女人都不懂得男人。

或許女人只懂得同性,卻連自己的想法都不懂得。

女人嫉妒就會失去理智,如果說,一個女人對另一個情敵又嫉妒又憤怒,那就會失去理智;以我的經驗來說,失去理智的女人,一般都比無賴還流氓,比黑道還兇惡。

「少來了,你真能泡到她?」阿關嗤笑著說:「你不是不舉嗎?這樣哪能上了她?」

我有點憤怒,想起那個可愛而孤傲的阿香,面對著這樣艷麗卻低俗的阿關,忍不住道:「阿香臀部上面有一對『酒窩』,這樣說,妳相不相信?」

阿關一愣,啞口無言地傻在了當場。

「不相信的話,妳自己想辦法去瞧!反正都達成妳的要求,以後就別來煩我了好吧?」

補上這麼一句,我沒繼續搭理她,就解氣地走開去。

雖說那天沒能得到阿香的身體,聊天的內容也普通得沒有營養,可是總不免在年紀漸長、幸福成婚之後,對著床畔沉睡的阿美,想著那個對我曾經又踢又打、又哭又摸的阿香。

每當夜深人靜,回憶起那個下午,阿香膩在我身前、兩人光裸地摟抱著在她床上聊天時,她腰後那兩個欲說還羞的酒窩」,還有那白皙結實的圓臀,高高地翹著、鼓動著,一雙蜷起的美腿更顯得修長纖細,有時我會不覺心猿意馬地「起來」

治好我的痛苦痼疾,歸根究柢或許是阿香,或者是阿美,連我自己也不確定。

說真格的,男人都很好色,無論舉不舉得「起來」,全都一樣。

關鍵是:我們頂多想想,或者看看,不敢放任自己胡作非為,至少在潛意識之中,想要對愛情和婚姻保持忠貞。

可是那沒有得到的,依然永遠會是最好的。 

備註:

(一)《姑娘的酒窩》這個版本雖然有點搞笑,卻和此文有密切關係,所以補在最後,前面故事中出現香蕉和蘋果等比喻,都是聽過之後引發的聯想。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cb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覆...
2010/10/14 21:00

又只有偶回覆...偶太不要臉了哩...

一首很俗、很難聽的歌曲《姑娘的酒窩》...原本還想唱這首哩...哈哈...

這個阿香沒有給小強哺乳當然沒刺激....

A罩杯生完小孩變成D...這....太不可思議囉?D會下垂..C就夠囉..

生小孩會變大..如果沒哺乳.還是會慢慢滴恢復原狀...

除非....吸一輩子......哈哈.......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10-14 23:41 回覆:

不是吧?這篇小說還是謹守分際,沒有超過尺度,我覺得你想得太多了。

我有個女性朋友,婚後就是這樣,但也如你所說,哺乳是主因,慈禧太后吸人乳的歷史資料不少,據說可以餵食好幾年;後來我那朋友因為奶水太多去打了退奶針,結果罩杯縮小一號,她本想忍著滲漏,但是如此會妨礙工作,職業婦女要考量的問題比較多,這也沒辦法。

至於那首老歌,我找不著原版,只記得就是高凌風先生的成名曲之一(我對《冬天裡的一把火》印象最深刻,這首則是後來改編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