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窺(四)慎入!
2010/09/25 01:23:20瀏覽2164|回應2|推薦51

窗邊糾纏的又是那一男一女,女的脫得只剩下內衣,男的背對窗口,扯下了上衣,正在拉下長褲。

阿香屏住呼吸,深怕驚動眼前這一齣好戲,可是後來想想,都隔了好幾公尺,偷窺的角度也是斜上方,更重要的是她還關了燈,對方應該不可能會發現。

男人的身體壓下去,一只手去拉女子的內褲,少婦笑著輕微掙扎,卻還是被脫去了一半。

光線太暗,看得清兩個人無聲的淫戲,卻無法肯定他們的嘴型代表了什麼意義,她不會讀唇語,只能憑感覺來猜測,觀察他們進行到什麽地步。

汗水一下子冒了出來。

跪在地上的少婦被拉了起身,熱切的眼神似乎停留在男人臉上,仔細的觀察著丈夫的表情,然後貼著他的下體熱情地扭動。 

時間恍若凝固了。

很久很久。

阿香不曉得自己是如何把整個身體挪到窗台前的,不曉得自己是如何全身驅前貼著玻璃的,因為她想知道的是那女人如何解開胸罩、任其滑落的,還想知道那女人是如何把長筒絲襪和内褲一齊褪到膝蓋以下的。

她只清楚發現,自己的上身伏在了冰冷的窗櫺,為了將少婦豐腴白皙、高高撅起的姿態看得更清楚,為了看那女人像木偶一樣,聽從老公的任意擺布,為了男人將她再稍微地撅高那麽一點,對,腿再分開一點,好,就這樣,等著觀眾屏氣凝神。 

那個女人也等待著,等著從背後傳來的命令,而阿香明白,那個陌生的男人,正在解開皮帶,褪下褲子,完成最後的前奏準備。

女人沒有反抗,男人開始親吻女人的脖頸和耳垂,長褲終於滑落在地。

阿香盯著女人白嫩的下身,所有毛茸茸、濕漉漉、黑乎乎的原始醜陋景象,無論是肉還是唇,都隨著兩人的搖擺微微顫動,好像是在對觀眾發出熱烈的邀請。 

阿香心潮澎湃、熱血上湧,她看著男人貪婪地撫摸著女人白嫩的大腿,一面扶著女人纖細的腰肢,抵住少婦的身子,老練地輕輕研磨起來。 

那是使人渾身燥熱、快意和空虛同時從胸臆一陣陣襲來的景象,幾年裡多少個漫漫長夜,有誰知道,有誰理解,他人的體內會有這樣的鼓動和渴求?

無聲的呻吟,無聲的調笑,無聲的情節,只有白皙豐滿的身體随之摩擦搖擺,不由自主地扭動起來。

阿香暗暗詛咒著黑暗,感覺自己血壓陡然升高,心臟興奮得怦怦跳著,然後摁下了自動錄影的按鍵。

什麽是快樂的真諦?

生活追求的又是什麽?

至高無上的權利?

永恆不變的愛情?

天下間最珍饈的美味?

亦或是堆積如山的錢財?

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彷彿已經擁有了一切,而且是如此地真實。

因為她可以窺看別人真實的生活,而不是電視電影那些虛假的故事,也絕非小說漫畫那樣夢幻的線條,而是男人和女人,脫下了虛偽外衣和夢幻想像的真實景象。

阿香忽然覺得好熱。

她流汗了。

沒有一絲風,室內異常窒悶,拉下窗簾,只露出一個小孔,提供她偷窺對面斜下角的夫妻,頃俄便渾身熱燙得拚命喘息。

滋溜的粘滑汗水,從臉頰往下滑去,匯集到圓潤的下巴尖,然後滴落在起伏不定的胸口。

真火辣。

扭著腰臀的纖細身子,很快沒進了那濃得彷彿能淹沒一切的黑暗之中……

窗口邊,少婦尖挺挺的乳房搖擺著,古銅膚色的男子蹭著她的脊柱,讓那肉感的腰臀慢慢抬起,擺出「任君採擷」模樣的女子,似乎等待著被男人「就地正法」,男子撥開女子的頭髮,用力把又白又軟的身子壓在了身下,然後在後方聳動,臀部側對著窗口,電動馬達一般抖動起來。

過了一會兒,馬達暫時停止運轉,卻是毫不停歇地變換著姿勢,只見男人把一只長腿一架,少婦耷拉著眼皮還沒反應過來,滿是黏滑汁水的白嫩身子一側,猛地驟然受力,結結實實被衝撞得呼喊起來。

由於距離隔得很遠,完全聽不見現場的聲音,只有不停進行和晃動的影像,震撼了拿著高級雙筒望遠鏡的阿香。

好渴……

好熱……

好猛的傢伙……

阿香覺得自己喘不過氣來,抓握望遠鏡的手心已冒出一片濕熱的汗,身上也像是熱得渾身毛孔舒張開來,丹田中那團暖洋洋的感覺加溫得差不多了,醞釀著要熾烈燃燒,大汗淋漓的她,咬牙放下望遠鏡,只覺得頭腦一片暈眩。

這實在是太刺激了!

放下望遠鏡,阿香環顧這寂寞又昏暗的斗室,舔了舔發乾的嘴唇,悵然若失地起身走到旁邊,拿了一罐便利商店買來的冰鎮沙士,掀開易開罐的拉環,仰頭喝了一大口,從嘴角溢出的汽水,連同如雨的汗液,把她的寬鬆T恤都打濕了泰半。 

接下來,阿香一頓,因為她放在窗邊、剛剛還坐著的凳子上,留下一片讓自己也羞愧的水漬。

她低頭瞧了瞧自己的短褲,雖然一身大汗黏膩不堪,可是又怕錯過太多精彩鏡頭,就隨手用T恤的下擺抹了抹塑膠凳,然後激動地拿起嶄新的望遠鏡,從拉下的窗簾邊上,偷偷開了個小孔,繼續偷窺那對夫妻的私房秘事。

沒想到,就這半分鐘補充礦物質與水分的時間,對面斜下角的夫妻床上大戰,已經偃旗息鼓,兩條光裸裸的軀體,竟然癱在床邊不動了。

男人的臉,阿香依然沒能正眼瞧見,只有少婦清晰而迷醉的粉臉,還有她曼妙動人的身體,出現在鏡頭之前;按照身材和體格的估計,這男人的年齡大約也就是卅至四十歲左右,花招不少,懂得床笫之樂,大概比起一般的年輕人多了點手段,不過體力就稍微差了些。

「嗯,男人年紀大了,那地方就舉不起來了,就是舉起來也不硬,就是硬了時間也不長……唉!」她促狹地長歎一聲,為那鏡頭中的男人女人都感到無比遺憾。

這樣的評論,如果是在辦公室或朋友之間,阿香絕對不敢說出口,因為在大家的眼中,她就是一個靦腆單純的年輕上班族,在主管面前端莊認真,在家人好友身邊純真可愛,所有世俗或變態的習性,絕對不會有人會聯想到她身上。

 「真精彩……好色呀……」

喃喃自語了幾句,阿香的俏臉突然紅了起來,又羞又窘,但卻覺得自己的話一針見血,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思考自己的變化,只不過是幾次偷窺,只不過是善用了望遠鏡,只不過是轉移了觀察窗外的焦點,只不過是偷窺了這附近所有能看到的真實景象……

女人到了她這個年齡,廿幾還未滿卅歲,平時又沒有接觸過太多工作或同學之外的異性,忽然窺見許多熱血沸騰的鏡頭,突然趨近了他人激情的秘密,竟然發現了自己齷齪扭曲的興趣,真的很難忍受這股強烈慾望的煎熬。

偷窺,就是一種詭異的慾望。

或許,道德的枷鎖束縛了她狂野豪放的機會,不過,只要有機緣或意外的緣分,她認為自己一定要愛得轟轟烈烈,但一切目前都只存在她最隱密的幻想之中。

很多時候,意外就按照自己所想像的時間來了,機緣就隨著自己的需求而造訪了,即使這樣的一切都有些奇怪而變態……

這次窺視和暢快的經驗,奇妙地宣洩了她胸口的鬱悶,心情也奇怪地好了幾分。

之後,阿香頻繁地用這功能強大的望遠鏡,貪婪地窺視著對面的大樓,即便那對夫妻已經結束並入睡了,其他的戲碼還持續在上演。

不管看到什麽,她都會感到心中一陣莫名的興奮,就好像曾經在辦公室的角落,與一群女人交換八卦消息時傾聽的快樂。

秃頭的中年男人穿著內褲坐在床上剪腳指甲,年老色衰的大嬸整日抱著玩具熊尋求安慰,無聊的少女摳著鼻孔、趴在床頭看流行雜誌,在外簡樸的老太太回到家竟然穿著十幾萬的調整型內衣,友善的鄰居會毆打殘虐自家所養的小狗……

令人無法想象……各式各樣的人,各式各樣的瑣事她都窺視著,從中汲取一星半點的快感,但仍不及那對夫妻所帶來的震撼那般強烈,或許其他人的生活平凡而醜惡,卻是最真實的一面。

然後阿香躺回了床上,蜷縮成一團,摸著手邊的望遠鏡,身下的床單上,有一塊被浸得透濕的水漬,還有在床頭隨之搖擺的白色紙船,都圍繞著渾身無力、心跳不止的她。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閉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0/09/26 17:36

還好啦!
剛、娃之戰比這個...火,大多了。


明窗小酌,暗燈清話,最好流連處。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9-26 23:53 回覆:

我怎麼都覺得不夠「火」?假如真要「火」,大概只能自己印了,網路不能貼,哈哈。

李剛那幾段還好吧?貼到大陸網頁都全文照登,聽說只有出版審查會比較嚴格。


cb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太....真實了...
2010/09/25 21:37

哇!妳這篇寫的也太....真實了...從頭笑不停..幸好妳沒附相片...

妳現在知道為何沒人回應了嗎?偶就是穿虛偽外衣來回應滴..哈哈...

看看時突然來一句  "真火辣" "好熱好渴" "太刺激了"..有加分喔..

這阿香也真是的...熱不會開冷氣喔!背著冰塊看也不錯..哈哈...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9-25 22:49 回覆:

啊?「從頭笑不停」?我還沒貼搞笑的那篇吶,「相片」當然不可能提供囉。

雖然不曉得你的「加分」是對於文字還是劇情本身,不過我得說明一下,阿香住的小房間很廉價,只有小電風扇,沒有冷氣機,白領上班族的女孩子,只能租這種廉價套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