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網路奇緣(中)
2010/09/17 18:06:56瀏覽797|回應7|推薦59

每當心情不好的時候,許多網友就會透過網路發一些圖片給我,只要是他們聲明自己拍照、製作、留言截圖的內容,我在收到後纔能放心使用。

要獲得授權的動畫或圖片,其實並不容易,然而網友的大方分享,遂給我的生活帶來不少樂趣。

譬如下面這張圖片,據稱是大陸某個派出所的有趣公告。

回到正題,來說說我和某個陌生網友的一些瑣事。

這幾日情緒低落,貼上前一篇的內容,事實上使我煩惱的主人翁,應該並非UDN的部落客,而是經由網路搜尋找上門的陌生人。

 

這位網友,簡稱為「X」,她說自己是個學生,看用詞大概很年輕,時常寫信問我一些問題,特別是英國文學方面。

 

大概在一年兩個月之前,X發了第一封電郵,問我關於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的詩,以前我寫過這方面的評論,但由於被人拿去使用的情況太多,後來心灰意懶之下,就不願意放在網路上了。

 

這位網友X,是一種典型的詢問者,我的郵箱目前還有兩百多封信沒有閱讀,前一段時間除了旅遊,就是趕著寫手邊的文稿,因此僅能挑幾封緊急的先回覆,倘若漏信了,先聲明一下:請網友們不要責怪我。

 

從這位來信的X身上,可以看到許多處在迷茫境地的影子,剛開始感覺此人純真、善良、迷糊,相當需要他人的幫助;X說自己不懂得如何寫報告,上圖書館就像進了迷宮,對於英國文學的認知程度很低,不是不愛讀書,而是讀書時就覺得像大霧瀰漫在眼前。

 

此外,這位X分享了對於幾首詩的看法,其中還摻雜著叛逆和憤世的個人感受,還描述自己忙著打工,去許多地方從事服務業的小妹工作,拿很低的薪水,耗費自己美麗的青春,對個人未來毫無把握。

 

可以說,她厭惡讀書,認為文學對自己的未來毫無幫助,覺得東西思想交替、詩文都是夢想家的產物,寫報告是目前人生最浩大的工程,也是橫亙於眼前的難題。

 

由於她對英國文學無法理出一條清晰脈絡,於是我就幫忙找資料、上圖書館、提供寫作建議,她更將自己的報告交了一部分過來,讓我來校對和修改。

 

當然,我也曾經歷過寫報告的痛苦,她的現在就是我的過去,如同鏡子般明亮對照,本著熱心和有問必答的做學問態度,我為她列舉讀書的條目,還寫了詳細的大綱,連有用的參考書目都整理過後,發給了這位X。

 

迷茫和夢想一樣,對我來說,寫報告可能是曾經揮之不去的夢魘,後來查閱書刊卻是一種回顧與思考的樂趣,我對於創作的思想中心,就是廣泛蒐集資料,務使自己盡量不會犯錯。

 

有一次MSN,這位X說:某一天一覺睡醒,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

 

我不認為自己有傲人的資歷,學問或許也不足夠,卻依然相信這位X指稱她自己是一個沒有思想、沒有技能、薪水低微、存在渺小的普通學生

 

這樣的聲音,每天都會聽到,這應該是某個年輕人真實的心聲,我完全不會懷疑。

 

就像一個社會的剖面,切開了年輕心靈的思想,或許仍有些代溝,卻映射了整整一個台灣學生世代的影像。

 

接著,我犧牲掉為糊口而奔波的時間,放棄了屬於自己創作的時間,增加了熬夜讀書的時間,有空就躲在屋裡研究早年曾經讀過的各類書籍,並且回憶自己學習過的知識,那是我最辛苦的時刻。

 

若寫出的都是些無病呻吟、沒有實質幫助的內容,試問:我是不是在給人家幫倒忙?

 

或者,我是不是在自欺欺人?

 

亦或是,我的學問還不夠應付一個學生的思考範疇?

 

對於此事,本來不想公開來談的,我一向溫和處世,也對台灣學生這一代在低工資的夾縫中打工過活的生存情況,再清楚不過了,在競爭度高、生活忙碌、缺乏足夠閱讀、對文學毫無興趣的普遍狀態下,要一個年輕人投入學問的研究,的確是有些困難

 

一個年輕女孩就算茫然無措,裝作逃避世事,也不能對窘困的生活現狀視而不見。

 

就像寫小說,我必須要在自己的筆尖描摹出社會的真實狀況,以個人的親身經歷,以不斷鍛鍊的文筆,告訴世人:每一個在外漂泊的人都疲憊空虛,每一個打工者都渴望有人同情幫助,每一個在社會底層掙扎的人,或許缺乏夢想,卻不該頹唐失望。

 

為了幫助她交出報告,有一段時間,我連自己的創作都寫得少了,最忙的時候,也不忘找些實用的資料,以此來改變這位X描述的現狀,可以說,我已經盡我所能——確切地講,我連自己熬夜的時間,都拿來仔細閱讀原文書。

 

這是我對一個台灣年輕朋友的付出,可惜,到了最後,這片心意慘遭踐踏。

 

個人對於台灣的網路系統,其實相當肯定,特別是《國家圖書館》(http://www.ncl.edu.tw/mp.asp?mp=2),我非常喜歡上網,然後進入這個網站,搜尋有用的參考資料,並且學習新知。

 

由於幾個月的時間,我都在研究英國文學類的資料,毫無意外地,我查找到一篇論文,並且抽空去找到了全文內容,想要仔細閱讀,因為期刊文獻的查詢太方便了,雖然我不曉得X的全名,卻在某一篇的內容中,發現了我寫的許多資料。

 

對我而言,這樣幾個月的用心付出,簡直就是被X打了一巴掌。

 

我絕望了。

 

被人利用的下場,就是這樣,從此無論誰再寫電郵過來,或者詢問我任何文學或歷史方面的問題,我已經疲憊得不願意多說。

 

甚至是根本不想要回覆。

X,妳以為我不曉得妳是誰嗎?

妳以為這樣就能唬弄過去嗎?

接到存證信函的時刻,妳是不是心情很慌亂,會不會後悔自己這樣欺騙一個貌似傻瓜的陌生人?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 貓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0/09/20 08:52

怎麼有這麼無恥的人﹐竟然利用 Rosy 的熱心﹐而且還不認為自己有錯﹐這樣的人真的很可惡!

我看這篇文看到一半時﹐就想:她如果發表了論文﹐應該將 Rosy 的名字也列入﹐至少也要將 Rosy 列為顧問﹐沒想到竟然是全文照抄然後還放上自己的名字﹐真是太無恥了!

所以﹐我百分之百支持 Rosy 提告﹔即使對方要求和解﹐也不要理她(被對方發現自己抄襲和盜用還不認為自己有錯﹐等到對方提告才來要求和解﹐這絕對不是知錯悔改的表現﹐反而是無恥狡猾的終極表現)。

我之前也發現聯網這裡有個女網友專挑網路上的一些文章來抄襲﹐所以等我資料收集齊全了﹐就會發文揭穿她。

希望 Rosy 別因為這樣的一個人而變得對人不信任和冷淡﹐因為「熱心」和「真誠」正是妳最寶貴的特質之一。

也許﹐下次指引對方一個方向就好﹐其他的﹐就讓對方自己去完成﹐因為說實在的﹐Rosy 能為一個陌生人這樣的熱心和付出﹐我還真的是沒有見過﹐是非常的難能可貴的﹐而這也讓對方利用妳的熱心和剽竊妳的心血更顯得無恥和卑劣﹐但在這事上絕對錯不在妳﹐不要因此就覺得自己當初的熱心和付出是錯誤的﹐因為有錯的絕對是那個剽竊者而不是妳。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9-20 16:04 回覆:

像以前貼在這個部落格的文章,就有許多網友詢問參考書目,或者是相關問題,我會解說得很詳細,後來發覺回覆得太多,也可能造成許多困擾,日後專業的內容就相對要減省了。

提告之後,接踵而至的問題很多,說來複雜,但我也僅僅只是想給對方一個教訓罷了,不會和解,至於校方怎麼處理,就看最後判決。

謝謝貓的提議,這也正是我心中所想,家人不太贊同我採取法律途徑,可是一想到那段日子所花費的時間與心血,最好的善了方式,應該就是法院裡面吧。


B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為她的未來,也為公義而提告!
2010/09/19 22:08
這寫論文的“學生”也未免太懶了吧?竟然連消化都不必就照抄,那得來的學歷又能算什麼呢? 用這樣的手段,欺騙一位誠心提供幫助的陌生人。。。是應該給她一個合理的教訓!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9-20 00:12 回覆:
謝謝B的留言並贊同我的做法,其實考慮許久,本來沒打算提告,可是對方後續的反應太使人難過,一點也沒有道歉或後悔的意思,X甚至還不覺得自己有錯,唉。

JamieCh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是
2010/09/18 23:01

真是,怎麼可以不告之便拿去發表,發表也不共列著作人!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9-19 04:13 回覆:

釀成這樣的後果,說實在話,也就是幾個步驟而已,「不告而取謂之偷」,我想她也不能怪我了。

我這算是再度學了個經驗吧。


巴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這個
2010/09/18 16:27

你一定要告,而且堅持到底

那是牽扯到一個秩序、倫理,當然還有自己的權益。

我一個朋友,也這樣處理,逼得對方想盡辦法想和解又不得其門而入。

這不是狠,是尊嚴的問題!所有辛苦筆耕人的尊嚴問題!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9-18 17:27 回覆:

說來蠻悲哀的,不告都不行,幸好我有保留所有的MSN和電郵內容,不然真有點不甘心。

謝謝你的留言,目前對方的確多次找我和解,可惜,現在真的太晚,我也死心了,被人剽竊的感覺很無奈,如果她有改寫就罷了,偏偏全部都拿去發表,唉。


^^亞莎崎|旅遊作家、專題講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應該!!
2010/09/18 01:57

~"~這樣的行為是不對的。

怎能用欺騙的方式,取得自己想要的資訊呢?

好過分!!

不知道對文學創作者來說

時間可是比鑽時還要寶貴的呢!!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9-18 02:10 回覆:

我的朋友還說我「太狠了」,不過對方全文一字不改拿去使用,使我相當生氣,這樣的做法實在過分,只有採取法律行動。

只要互相尊重,我可以在有限的範圍內幫忙,但後來真的太離譜,我寫的大綱成為被告論文的extract,我提供的翻譯超過廿篇,還有一萬六千多字的解說,想來真的非常難受,因為全部都掛上了別人的名字。

「時間」用什麼也換不回,妳說得沒錯,更可悲的是,那種「欺騙」的出發點,已經超過一個「創作者」能夠忍受的範圍了。


臨宵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真過份
2010/09/17 21:11
這樣的人好過份。

我只會寫信妳最近看了什麼電影、吃了什麼好吃的、以及,有沒有想念我。
哈哈。(路人:對不起哦,她看港劇看瘋了。我這就把她拖回去管教管教。)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9-18 02:00 回覆:

也是我自己笨吧,幫人家找書和資料,還寫了不少內容,結果她拿去發表為自己的論文,說來很讓我生氣。

妳喜歡看港劇麼?我好久沒看了,最近一回,是我媽媽追看《宮心計》,她喜歡米雪,而我甚至無法相信,那個面貌完全改變的女主角,就是我國小時期看到的同樣一位女演員。

「好吃的」是我相當關心的主題,「電影」也是我所愛,嗯,我得表達一下「想念」,網路上認識多年,等一下留悄悄話給妳。


止不住的怦然心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0/09/17 19:28

你的遭遇很奇特呀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9-17 19:32 回覆:

會奇特嗎?我寫的所有內容,包括私人電郵,還有提供參考的論點,全都被那人拿去使用了。

這對我而言,是莫名的巨大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