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是什麼?(八)鑽石=永恆?
2010/07/19 18:32:59瀏覽2994|回應2|推薦45

 

我覺得許多女人都很了不起。

可是,女人真正了不起的,究竟是她們千變的性格外貌,還是萬化的口才造詣?

往往真正優秀的男人,女朋友也同樣聰明優秀,無論是外貌還是思想,或許優秀的學長與阿關這對算是例外,但兩人都是系上的高材生……

進入社會之後,低俗的暴發戶和醜惡的富家小開,仍然能娶到貌美動人的明星或電視主播,然而這樣的結局通常也是可以預見的,許多嫁入豪門的美女,最後落得悲慘下場、動輒鬧得離婚的夫妻,也是所在多有。

大體上,男人對女人的愛情是收不回去的,反過來說,珠寶卻是可以回收的,於是小開或夫家對可憐名女人提起贍養或賠償訴訟的案例浮上檯面了,有形的婚姻買賣換來的是一種價格標籤,無形的愛情結合卻永遠無法估量價值。

說到價值,女人往往是──明明曉得愛情無價,卻總是要求男人開個價碼──的商人,就算定了價位,仍舊希望買家無限往上加碼,直到傾盡所有為止。

「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是某個廣告的主打標語,沒什麼好說的,其目的就是要勾引女人對於「鑽石等於永恆」的設想,所以廣告播出後,男人們可就慘了。

想要有「永恆的愛情」?鑽石先拿來。

想要有「永恆的婚姻」?鑽石不能少。

這一輩子,我只買過一只鑽戒,很小很小的那種,忘記到底是幾分了,就算是普通的白鑽,也花了我幾萬塊台幣,即便那是顆小小的鑽石,不仔細瞧還看不到,但鑽石小是小了些,卻小得很正點、小得有品味、小得無與倫比。

試想,一粒經過時空天然壓縮的碳元素小石頭,待機器切割琢磨之後,小而美得璀璨華貴,美得晃花了男人的眼睛,奢華昂貴得幾乎使我在付款時,忍不住流下淚來。

當然,大學時候的我,根本就買不起鑽石,雖然至今也就被那個廣告給訛詐了一只鑽戒,但是當年我連生活費都得向父母伸手要了,哪有可能貢獻那種貴得嚇死人的東西給別的女人呢?

幸好,人生就這麼一回,鑽石就這樣一顆,希望也就破財一次,永遠不要再荷包大失血,這更是我對自己的期許:且讓戀愛和婚姻就僅僅一遭,多了我也付不起了……

回憶起鑽石,我最先想到的不是阿美,而是大學時期的校園美女阿香,因為她是個像鑽石一樣耀眼的美女。

作為男性的角度,我喜歡美女,就像女人熱愛鑽石一樣,出發點都是一種純粹的欣賞。

不能說,所有的男人都在思考著如何蒐集美女,這有點像女人收藏鑽石一樣,有人愛它的冰冷,有人渴望它的堅硬,如何讓自己用很酷的外表來展現自己的偉大剛強,像堅不可摧的鑽石一樣吸引女性,這是一個難題。

男人擅長用心術征服自己想要的女人,例如百戰百勝的學長,他能追到日文系花阿關,也能傷到校花阿香的感情,這真的很了不起。

很多男人都明白這個道理:想獲得一個女人的愛情,也是需要一些手段的。

所以,我跑去詢問這個泡妞高手:「要怎麼擄獲女人的芳心?」

學長說:「那得看時間和場合囉。」

「『時間』?」

「晚餐之後,在這個時刻,女人的抵抗力最低。」

「為什麼?」

「你白癡啊?」學長習慣性地敲了我的頭:「飯後血液循環到胃腸去了,腦子的血液不足,這時女生哪會有神智?」

「是這樣嗎?」

「那當然,古人說『飲食男女』,先餵飽來讓她放鬆警戒,接著『喝了再上』,『飲食』就是要吃也要喝,來杯含酒精的飲料,絕對馬到成功……馬子到了手,就能大功告成。」

以生理學的角度來想,我也覺得很有道理,於是又問:「那『場合』呢?」

「那當然要挑個好飯店啦,吃完就可以直接開房,要不然就找個燈光美、氣氛佳的汽車旅館附近,上高檔餐廳,再灌一點小酒、哄兩句甜言蜜語、送一束鮮花什麼的,女人都喜歡浪漫,第一次下手,一定要營造好環境和最佳的路線。」

「那我沒錢請女生吃好的,又該怎麼辦?」

「那就勉強湊合吧,比如幽閉的環境,挑你或她爸媽不在的時候,直接拉到房間把人給『就地正法』;或者開闊的環境,來個『人約黃昏後』,是因為日落時多半空腹,腦子同樣血液不足,跑去淡水去看夕陽,夕陽看完就能輕易哄人上床。」

我崇拜地望著他:「學長真是有研究啊!」

他嘿嘿一笑:「你要學的還多著呢。問我這些,是想對付阿美?」

我沒有馬上回答,因為日文系花阿關的威脅與警告,所有的打算,都不可以告訴學長,所以我只能旁敲側擊,希望能由學長口中,得知追求女孩子的訣竅。

……但是,這些都在追求阿香的當時,讓我遭受了許多挫敗。

很多男人在掌握了一些科學真相後,開始有步驟、有準備地想要突破女人的心防了。

作為男人,實在有必要比科學家先一步掌握這些資訊,即便我當時並沒有真的想對阿香做什麼,也可能沒有「能力」對她做什麼(那時我仍飽受「不舉」之苦),只是想從心理上幫忙阿關來「教訓」阿香,沒有準備好要跟她正式開始一段戀情,但一切仍超出了我的預期。

那天,我去上國貿系的選修課程,遠遠瞧見了阿香。

「嗨,真巧……」我想起阿關的交代,又跑去跟她套近乎:「下課後妳有沒有空?」

「沒有。」

「那週末呢?」

她蹙眉:「我天天都要打工,沒時間跟你囉嗦。」

我忍不住問道:「那妳以前怎麼有空跟學長約會?」

霎時,她渾身僵住了,那是一種「踩到地雷」的感覺,阿香轉頭瞪著我,眼底是滿溢的怒火。

我連忙賠罪,伸手擺出想安撫她的無害姿態:「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大家都曉得妳和學長的事,我以為你們分手了,所以想約妳出去散散心……」

阿香沒有說話,回腿起腳狠踹了我的臀部,「碰」的一聲,我狼狽地摔了個狗吃屎,這一下驟起驟落,我根本就沒有防備。

那一招很帥,帥得讓我想起了阿美,或許在親吻地面的同時,我更後悔答應日文系花阿關的餿主意。

這個女人很不好惹,三兩下就動手摑人、踹人,阿美可沒有這麼暴力啊!

我趴在地上,對她喊道:「妳幹嘛踢我?」

「前不久,你跟阿關搞在一起,怎麼現在跑來羞辱我?」阿香冷笑著說:「你以為我拿你沒皮條嗎?想找麻煩,皮就繃緊一點。」

「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想惹人嫌,就離我遠一點。」阿香最後說,留給我一個難以忘懷的背影。

後來我纔曉得,阿香除了負擔家計,還為單親家庭的母親和弟妹提供了一切所需,她是新時代女性,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寫得了報告,蹺得了課堂,殺得了牛羊,強得過兒郎,開得起好車,買得起洋房,兇得過老虎,打得過流氓。

聽說,阿香從小就跟她很早過世的父親練過空手道……

聽說,阿香半工半讀,讓兩個弟弟妹妹都能上大學……

聽說,阿香真的很愛學長,可惜學長沒有珍惜……

說真格的,她是如此特別的女人,我甚至認為連學長也配不上她。

大學時,覺得考試只要及格就行,不及格重修就好;畢業前,羡慕大學生考試及不及格都行,反而「重修舊好」是那樣困難,無論是學業,或者是戀愛……

女人是那樣難以預測,又是如此強悍,遇上了就要認命,不認命也得認拳頭,我見識了阿香的強悍,決定此後敬而遠之,省得被她幾個拳腳揍斷了肋骨或四肢。

無論幾歲,女人都擁有最強大的力量。

我絕對沒騙人,這個世界創造了女人,或許不是讓她們來掌握世界,而是先讓男人打頭陣,女人在後頭控制男人,最後的贏家自然不乏一些厲害的女性。

孔老夫子五十而知天命,黃忠六十歲跟了劉備,德川家康七十歲打天下,姜太公八十歲當丞相,佘太君百歲還掛帥,領了一群寡婦報效國家,殺得金人屁滾尿流,楊門女將必然個個都比岳飛還厲害。

當然,更神的還有《西遊記》的孫悟空,這隻猴子五百歲去西天取經,豬八戒與沙悟淨也都不怎麼年輕,幾百歲是肯定有了,這說明瞭一個道理:欲速則不達。

然而,所有的男性都耐性不夠,史上不乏千年女妖,鐵扇公主或者蜘蛛精應該都不算什麼了,想那白素貞一千多歲出山談戀愛,而《紅樓夢》女媧補天所煉的石頭,還得等上超過五千年的時光,好不容易待得賈寶玉出生,展開了寶黛三角戀情。

那麼,談戀愛還急什麼呢?

能補天的是女人,最先登上月球的也是女人,聽說連西天取經的對象觀世音菩薩可能都是女人,根據學長的變態說法,或許三隻禽獸和那個和尚的目的,是詢問「取精」的道理。

學長告訴我:「《西遊記》是一本具有許多色情意象的小說。」

 
「何以見得?」

「為什麼主角是三隻禽獸?想想:孫猴子在花果山上過得好好的,幹嘛忽然跑去偷了西王母的蟠桃?」

 
「為什麼?」

「笨!這個都看不懂?」學長敲了我的頭一下:「女人前凸後翹,那形狀不就很像桃子嗎?小說裡面沒講清楚,肯定是色猴子偷摸了西王母的『蟠桃』,所以會遭到天界的追殺……」

「是這樣麼?」

 
「還有啊,豬八戒偷窺和姦淫的事情就不講了,為何一天到晚有女妖精想吃唐三藏的肉?」

我想了想,同意地點點頭:「這也沒錯,我記得有蜘蛛精和白骨精──」

 
「那就對了,數不清的女妖精出現,都是為了得到一個處男的肉體,你說這是不是吳承恩寫《西遊記》的暗示?」

「……所以?」

 
學長的結論是:「所以女人都是禍水,古人說『禍害遺千年』,你想幹什麼都好,就是千萬別惹到女人,鬧你個十年八年絕對很正常。」

回憶起阿香的那一腿,以及我在眾目睽睽之下,慘遭美女「教訓」一事,學長雖然沒有說破,但我覺得他是想給我保留一點顏面,畢竟,這是我第二回挖他牆角,而且他也明白我還「陽萎」著,根本無法對任何女生下手。

因此,我猜測他可能隱約知道阿關的想法,或者我接近阿香的企圖。

醜事傳千里,不管是我被女人踹倒在地,或者女人將男人的尊嚴踩在地上,反正就這麼回事。

阿美又和不同的男生約會了,我很傷心,聽阿關說,她跟一個農學系的同學去圖書館,兩人在裡面又親又摸,聽了我就來氣。

沒想到啊,阿美竟然接連換了這麼多男朋友,都第二個了!

一個人的花心,可能從童年起,便已註定。

還記得,當年阿美和我的往事,真的不堪回首。

通常在家庭中,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以及所有親朋好友,都會向「小公主」輪流爭寵:「阿美呀,喜歡爸爸還是媽媽?」

面對眾多親屬,她的外公也不甘示弱:「小寶貝,是不是最喜歡阿公?」

於是,就有了這樣一個慣性規律的回答:「我最喜歡小強了!」

作為幼稚園的同伴,我為此感到相當開心,當然也覺得萬分恐懼,因為那些哀怨的男性長輩,全都很疼愛阿美這個「小公主」,看見我就覺得有些「礙眼」。

當然,伯母和那些阿姨、阿美的祖母與外婆等等,都對我分外友善,從小就將我們湊成了一對,也樂見彼此從鄰居作成了親家。

或許,愈是那些童年時被父母寵愛的孩子,花心的機率愈高。

皆因父母親友向她爭寵,也是一場三角乃至多角的感情糾紛,被寵壞了的「小公主」,就變得多情而隨意,最後自負又自私的女人,註定了戀愛與感情起伏難定。

所以,後來娶了阿美,面對她的同時,我學會了喜歡拐彎抹角。

她常常問:「你是真心愛我吧?」

或者「你覺得我漂亮,還是阿香更好看?」

更多的則是不確定:「你是不是喜歡過阿關?有沒有被她們誘惑過?」

往往,我會笑笑地看著她,反問:「妳說呢?」

阿美總會嗔道:「我不是自問自答,現在是問我老公,到底有沒有花心,對我是不是真心的!你說啊!」

於是我只能換了一副癡情的樣子,摸了摸她的玉手,還有那只象徵堅貞的昂貴鑽戒,說道:「當然了,我心裡只有妳一個。」

於是她感動萬分,感以涕零,將我倆的愛情用上床翻滾作結。

只是她實不知,這一問一答之間,我便誆了她一回,而且是不得不為之的欺騙。

誰又曉得,曾經那個在小時訛詐過我的女孩,是不是也沒把她的情史都招供出來?

更何況,女人更會騙人啊!

男人的記憶力其實很好,有些事情我們不記得,是覺得沒有記憶的必要,尤其是一些芝麻蒜皮的瑣碎小事,但要說到刻骨銘心的印象,那是絕對不會忘了的。

譬如阿香帶給我的痛,或者那枚鑽戒帶給我的痛,大概都差不多。

然而,真正能傷害我的,卻永遠是我最愛的女人。

六歲那年,阿美就曾經給了我一個教訓。

幼稚園大班下課的時候,她攥緊雙手,對我說:「小強,你猜猜我手裡有幾個糖果?」

我不想猜,於是就搖搖頭。

阿美對於我的拒絕毫不退縮,露出了「小公主」特有的純真微笑:「小強,如果你猜對了,我把兩顆巧克力球都給你,然後再親你一下作為獎勵。」

我非常心動,也相當激動,想了許久,肯定地點頭說道:「兩個。」

阿美聽了,鬆開雙手,大聲地嘲笑我:「錯啦,是一個!」

我愕然,接著在那之後的許多回,阿美都把「小強是笨蛋」掛在嘴邊,使我痛苦了許久。

那顆惹人垂涎的巧克力糖,或者是使我荷包空空的鑽戒,在思索的幾秒鐘內,我總覺得有些別樣的意義,這其中可能也經歷了一番權衡較量。

愛情是永恆的嗎?還是鑽石代表了永恆?

對我而言,那顆巧克力糖球,就是一個永遠難忘的回憶,當阿美在我面前誘人地舔著,或者當我向她索要一個答案,如果遲疑三秒鐘以上,往往她最終給出的那個答案,不是我心裡的猜測,而是為了取悅她自己而刻意思考過的答案。

反正無論如何,男人和女人都會彼此欺騙,很多事情說破了,也沒什麼,愛情可能並不像鑽石那般,無論切割成什麼模樣,是八心八箭還是千禧切工,也不過就是石頭而已,反射出來的只是眩惑人的各種光芒。

其實,就算只是和阿美依偎在一起,不需要燭光美酒,也毋須攜手看日出日落、朝霞晚霞,也一樣會快樂幸福的。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cb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還缺氧...
2010/07/21 22:31

晚餐之後,女人的抵抗力最低。有這簡單喔..那就買些漢堡兩小時餵一次..

哈哈~缺氧後是不是....又溫柔又聽話呀....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22 01:01 回覆:

這些都出自我的幻想,而且我發現女性朋友在用餐之後,明顯腦力有下降的趨勢。

至於上述所遇到的後果,您要不要找看看人實驗看看?


紫楓(紅拂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
2010/07/20 02:05

以生理學男女的腦子構造分析

男人把說謊當作吃飯般平常  沒什麼罪惡感  ㄟ

不是我說的是前天看電視節目說的喲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20 07:58 回覆:
這個嘛,事實可能勝於雄辯,我只能說: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體會。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