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是什麼?(五)高唱《死了都要愛》!(上)
2010/07/12 10:49:31瀏覽1192|回應6|推薦45

凌晨忙著看球賽,觀賞冠軍賽之後又讓我覺得萬分沮喪,可恨的「章魚哥」,害得我也無心打字,特別是西班牙拿了冠軍這個結果,差點打破了我對於「迷信」的堅定唾棄。

暫時先貼一點內容,後面慎入的情節,入夜後再來補上。

但話說回來:我還是要繼續堅持「科學」必然能解開「章魚預言」之謎。

或許,這個世界上充滿了「巧合」,有些東西現在的人類無法解釋,可我仍然要相信,總有些什麼定律存在,只是目前的科學還達不到那樣的境地。

不曉得一千年以後的人們,會不會把「鬼神」或者「崇拜迷信」,都視為人類曾經「脆弱」得需要寄託心靈及情緒,導致產生了一種精神上的片面判斷和扭曲?

願「理智」永遠與我同在。

我想,女人永遠是我所無法瞭解的存在。

《死了都要愛》是一首我很喜歡的歌曲,放縱狂野的吶喊,就像在對世人宣告:我們不能缺少愛,所以我那時很迷信樂團,可惜主唱單飛了,專輯就像夢一般成為了絕響。

男人再醜都要愛,女人再傻也要愛,男男女女詠真情,談到世界充滿愛;所以面對「很醜」的它,或者是「很傻」的阿美,我都愛了,這份愛大概也會持續到我死為止。

對我而言,愛情好像和死亡總是沾了點邊,女人似乎也如此。

我的性格一向淡定,我動過心的女人通常比我還淡定,我淡定是因為我不怕死,女孩們比我淡定是因為她們曉得我不怕死,卻更怕我該死的秘密給人發現而羞死……

大二的時候,除了日文系花阿關,那時還沒有阿美以外的第四人,發現我「不舉」的秘密,說實在話,這個秘密成為阿關要脅我的藉口。

她說:「阿強,幫我搶回男朋友!」

我很為難地問:「我雖然能跟學長說得上話,可是男女交往的問題,妳讓我怎麼幫啊?」

「你假裝跟我交往,故意在他面前晃蕩,使他嫉妒得要砍死你纔爽……」

這是什麼餿主意?

我難以置信地望著美麗的系花阿關,她的想法實在太過於匪夷所思了,假如真的惹怒了學長,他打算拿把刀殺了我,那又該怎麼辦?

「這樣不好吧?」

「哪會啊,我愈想愈覺得這個主意真是太棒了。」阿關對著我露出一個嫵媚又狡猾的詭異笑容:「你要是不幫我,我就去貼BBS,把你『陽萎』的事情說給全校知道……」

「妳怎麼可以這樣?」

見到我羞憤的模樣,阿關又笑了:「不然,我就把你跟我的事情告訴阿美?」

「妳──」

沉默片刻,我屈服了,畢竟「不舉」是個讓男人很丟臉的秘密,被女人強上了還起不來,結果被嘲笑的事,說什麼也不可以讓別人曉得,尤其是阿美,特別是阿美。

我頹喪地問她:「妳想怎麼做?」

阿關開心地笑了笑:「要弄得像真的一樣,就得下猛藥纔行……」

於是,那幾天阿關和我極為高調地在校園內走動,還要裝成摟摟抱抱的親暱模樣,那真的是酷刑;後來,同學們見到我跟學長現任的其中一個女朋友湊在一起,傳了些閒話,主要都是我這傢伙挖大哥的牆角,不少人也責難我「搶了學長的女人」。

可惜,這樣的傳聞沒有帶來預期的效果,就算遇上了學長,他也沒有太多的反應。

「不行,光是『謠言』還不夠!」

阿關很是氣惱,在我們剛開始「交往」的第一個月,學校是傳得沸沸揚揚了,但學長沒有任何表示,甚至連對我的態度都沒有改變,如此一來,她感到有些著急。

「那妳想怎麼樣?」

「既然這樣,就給他一點刺激!」

「……怎麼個『刺激』法?」

「我們上床吧。」

啊?

我愣在了當場。

既然曉得我「不舉」,也實地逗弄過那東西,確認了功能性失常,那她還能怎麼跟我滾床單?

當我提出了自己的疑慮,阿關點了點我的頭,說道:「玩玩假戲真做,你說好不好?」

我能說「不好」麼?

根據我提供的消息,綜合阿關對於學長的瞭解,學長常常在下課之後,一個人去學校的籃球場練球,社團聚會所就在場地旁邊,是一個只有五坪大的小隔間,裡面擺了一排鐵櫃,還有一張木桌子與幾個高腳凳,通常我們都和教練在裡面開校際聯賽的簡單會議,或者把自己的雜物如背包、外套、布鞋這類東西,就地放在儲放的鐵櫃裡面。

因此阿關認為,只要挑準了機會,就能在這裡引得學長上勾。

就在星期一的時候,學校舉行了放寒假前的期末考,社團辦公室根本不會有人去,而我確認籃球社的夥伴都忙著K書,只有學長會慣例過去打球。

考完之後,我跟阿關約好,趁著學長到來之前,佈置了一齣好戲。

阿關很入戲,一發現學長在籃球場上打球,就拉著我溜到旁邊的聚會所,她躺在桌上,身體美好的曲線一覽無餘,乍看之下,大概任何男人都會感覺無比刺激。

她抓住衣領一扯,外套往旁邊一扔,頸下鈕扣迸開,衣領外翻,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膚,就那麼玉體橫陳,上身露出胸罩,躺在老舊搖晃的貼皮木桌上。

阿關大敞身體,岔開穿著迷你A字裙的雙腿,細白的手指微微顫抖,顯然沒有外表那麽鎮靜。

黑色的百褶短裙打開,這姿勢很煽情,一雙白美的玉腿在黑暗中漸次浮現,她雙腿修長挺直,腿部曲線極美,可惜只能看、不能碰,我頂多在那裡裝裝樣子,啥也不可能做。

 

披散頭髮的阿關,或者是站在那裡尷尬的我,也許都對此感到有些荒謬,但我趴在那兒,褲子都沒脫,只是打算做個樣子給學長看,更無法瞧見她的表情。

然後,在籃球社的休息室外,我們聽見了學長邊走邊拍打籃球的聲音,似乎將要走到了聚會所的木門外,她深吸一口氣,對著我耳語:「要開始了。」。

すごい……(好棒……)」」

本当快適……(真舒服……)」

少し速く……(快一點……)

阿關開始學起日本AV女優的柔膩歡叫,「嗯嗯啊啊」喊了起來,那嗲聲嗲氣的模樣,還有放蕩的姿態,簡直媲美色情片女主角。

在她喊了快一分鐘、我也象徵地搖擺桌子幾下之後,不遠處的木門抖了抖,然後「碰」的一聲,我們兩人都傻在了當場。

「阿強,你找死!」學長衝了進來,也沒看清楚情況,就狠狠飽以老拳。

阿關還躺在桌上,嚇得鬼叫起來,喊得比真的見鬼了還更尖銳可怖:「哎呀!別打了,救命吶!」

我被學長暴打了三拳,揍得鼻青臉腫,第一拳使我摔在地上,第二拳讓我爬不起來,到了第三拳的時候,我已經分不清東西南北,頭暈目眩,只有癱在地上喘氣的份了。

「你要打死他了!」阿關沒有裝出平時的日本腔,把我顫巍巍扶了起來。

學長一臉錯愕,看了看我整齊的衣著,又瞧了瞧阿關敞開的胸口,大聲吼著:「朋友妻,不可欺!你個臭小強,真他媽欠打啊?既然有了阿美,幹嘛又玩我女人?」

我嚇得腿都軟了,只能哀叫道:「我哪能啊,都陽萎了,我玩誰呀我……」

學長傻在了當場。

「你陽萎?」

我兩手扶着牆壁,低頭弓起背脊,露出一個慘兮兮的苦笑,說道:「你瞧,我連褲子都沒脫呢……」

學長愣愣瞪著我,一場鬧劇很快結束。

問清楚事情原委之後,學長讓我搭著他的肩膀起身,我這模樣不敢回去宿舍,見我臉上黑青瘀傷,學長就帶我到他在學校附近的出租公寓,在小套房很不好意思地幫我上藥,然後跟我道歉,說是阿關玩得太過分了。

我們哥兒倆一起洗澡時,水花從他結實的背部上濺開,條塊分明的肌肉塊塊隆起,絲毫沒有疲累或鬆弛的跡象,他是我最崇拜的人,不是沒有道理的。

當然,他的下頭也很讓我佩服,無論是尺寸還是能耐,都讓我萬分景仰,當我問他怎麼有能力同時腳踏兩條船,還能讓阿關這樣的女孩子死心塌地,以及有沒有可能給我一些那方面的建議,學長對我露出了很猥褻的笑容。

由於沒有外人,他很大方地分享自己的心得:「男人的寶貝,當然要鍛鍊啊!」

「……怎麼做?」

學長拿出了他所有的收藏,堆了一整張床的情趣用品,許多匪夷所思的日歐美進口產品,終於讓我開了眼界。

以假亂真的充氣娃娃,特別使我感性趣,這東西比任何女人都完美,摸起來又軟又舒服,皮膚和真人一樣滑嫩。

「充氣娃娃不都是吹氣的塑膠玩偶嗎?」

聽見我傻傻的問題,學長敲了我的頭一下:「你白癡啊?這是進口貨,高檔矽膠做的,一個要五十萬台幣,如果想要感受一下虛擬體溫,那就更絕了,裡面是熱呼呼的,建議通上電來玩。」 

「還可以通電?」我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在那個充氣娃娃上面到處摸摸搗搗,詫異地問道:「會不會漏電啊?」

學長嘿嘿一笑:「裡面蠕動的感覺還不賴,假如真的漏電了,把你那翹不起來的子孫根給燒焦了,那真是做鬼也風流囉。」 

我首度碰觸這麼大的美女人偶,「她」有很漂亮的金髮藍眼,身材好比Jennifer Lopez,臉蛋猶如Natalie Portman,足以讓拜金女沒處拜了,難怪能使學長夜夜都能「打起精神來」。 

真人大小的美女,擺房裡也很不錯,放床上更是抱起來舒服,而且還可以權充玩洋娃娃,替她換穿不同的衣服,這是學長閒暇時的「活動」之一。 

我好奇地摸摸捏捏,又忍不住道:「問個問題,射在裡面怎麼洗啊?」

「那一點點精水,很快就了,不必洗。」 

「那不是有怪味嗎?精液腐敗的味道很臊,應該有清洗方法吧?」

「喲,那一點味道更真實啊,我會用紙擦擦,或者跟『她』一起洗鴛鴦浴,反正做完也差不多啦。」 

我皺皺眉頭,這樣多髒啊?

這個只能看不能碰(或許可以試試「打手槍」練準頭)的假人,雖然好使又好維護,但看多了還是讓我陽痿,即便觸感猶如身歷其境,以一種藝術眼光來審視男人面對「無生殖」或「無生物」性愛的態度,或許也難能可貴。

「我們兄弟從來都是有福一起享,有妞一起泡,我就把『她』借給你今晚暖床啦。」

「可這是假的啊!」

「說你笨,還真蠢得要死!」學長又用力敲了我的頭一下:「真的能讓你玩嗎?我都讓你泡過阿關了,雖說翹不起來,我每天摟著睡的娃娃都能借你玩,還想怎麼樣?」

我揉了揉疼痛的額頭,一個浪漫的人永遠不能成功,或許有一天變得世俗而實際了,真能對著這樣的科技產品發洩情慾,或許就會馬上獲得應有的報酬。

可惜,我還是做不到。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correction:
2010/07/13 08:38

分之四.


I can't leave message in Chinese font. (超討厭MS新注音!!!)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13 10:17 回覆:
呵呵,機率確實是有可能性的。

nothing specia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八連勝的巧合
2010/07/13 08:35

八連勝的巧合=(1/2)的八次方=0.00390625的機率
機率雖小(將近萬分之四) 不是不可能.


I can't leave message in Chinese font. (超討厭MS新注音!!!)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13 10:22 回覆:

果然NS與我心有戚戚焉,昨晚吃了不少義大利醬拌章魚pasta,很開心,終於能夠報復那隻章魚神棍了。


七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呵呵~
2010/07/13 05:44

好玩好玩 ~

充氣娃娃﹐怎麼沒見過男的﹖ .....男生還是比較需要虛擬﹖﹗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13 08:10 回覆:

情趣用品店沒見過男性人偶,為了取材,我特地進門逛了一下,還用手機偷拍照片,惹得店員側目。

不知法國有男的充氣娃娃嗎?似乎都是女的,而且一看就很差的塑膠產品,要價竟然好幾百。


心 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深深深深深..........有同感
2010/07/12 22:09
我還是要繼續堅持「科學」必然能解開「章魚預言」之謎。

或許,這個世界上充滿了「巧合」,有些東西現在的人類無法解釋,可我仍然要相信,總有些什麼定律存在,只是目前的科學還達不到那樣的境地。

不曉得一千年以後的人們,會不會把「鬼神」或者「崇拜迷信」,都視為人類曾經「脆弱」得需要寄託心靈及情緒,導致產生了一種精神上的片面判斷和扭曲?

願「理智」永遠與我同在。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13 00:27 回覆:
有人認同可真好。

快樂的阿關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2010/07/12 17:24
害羞ㄜ....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13 00:37 回覆:
妳還想當女主角嗎?「害羞」的情節會繼續上演。哈!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呵呵
2010/07/12 17:06

泥素專家,自嘆不如。

過幾年,應該會有機器人出現ㄛ。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13 00:44 回覆:

玩伴機器人已經出現了啊,美國True Companion公司全手工打造的美女,擁有人工智慧和真人般的皮膚,而且和我的ID很像,那東西名為「Roxxxy」,據說只要廿八萬,辨識度普遍不高,我寫的部分構思頗受影響。

我設定的價格更高,反正是幻想產物,或許更符合劇中人物的需求。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