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鏡(一)青鸞
2010/05/31 07:58:05瀏覽1947|回應4|推薦63

【前言

關於劉青鸞這個角色的中篇故事,不定期更新。

一個女人如何養成那樣的性格或行事作風,我想都會有一些人生的各種轉折,影響所及,最後形成固定的思維模式。

這也算是一個續篇,為的是補強劉鏡和她的婚姻始末,畢竟,這個男角是我目前寫過內在複雜度最高的一位。

「青鸞」是古代人所說的鏡子,我對自己的名字有所瞭解,是在中學的國文課堂之餘,聽見老師解說詩詞的時候,發現了自己被命名的秘密。

星大如斗,銀河光亮,幽幽的夜空下,照見人間一切事。

我媽媽死了。

這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所以……我也想不起來母親的真實面貌,相片中她微笑的樣子,與就讀小學之前短暫的回憶,似乎總是無法很精確地連結在一起。

每天和自己說說話,偶爾看看兩本書,在房間裡玩洋娃娃,我還是很高興的。

對於電視節目,我是沒有興趣的,歌唱綜藝的笑鬧,其實我並沒有多大的愛好,在學校忙著念書考一百分,回家面對菲律賓來的兩名外籍女傭,生活單調而乏味,但這就是我的生活。

小學的時候,每到周末,父親也總是不在家裡,商人有他的應酬,上午我一個人感覺無聊時,就拚命回憶自己看過的《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裡的內容,以及像司馬光砸水缸、孔融讓梨這樣的歷史小故事,不為什麼,只是由於學校有「說故事比賽」而挑選有趣的題材罷了。

下午有英文課和鋼琴課,晚上還有別的家教老師會過來,我的課程排得相當滿,換句話來說,我的童年就是永無止境的學習,一直到我長大為止。

我可以輕易與家裡的外傭練習對話,不過爸爸看不起那些貧窮國家的外籍勞工,就算我家的瑪麗亞和夢娜姊妹有馬尼拉大學的學士學位,她們依然得跪在地上擦地,跪著處理我家羊毛毯上粘黏的狗毛,並且跪著刷洗我家豪華的浴室。

或許,看見她們那樣跪著,會讓我覺得自己必須更加努力讀書,同時也是父親警惕我的一種方式。

他說:「妳是我的女兒,考不到第一名,以後就會變成那樣,天天跪在男人腳下做事!」

但是瑪麗亞她們也在我面前跪著啊,為什麼父親特別指出「跪在男人腳下」?

我不太明白中間的差異,也不瞭解自己為何要考第一名,只曉得這樣或許可以取悅他,因為我是父親唯一的女兒,可他總是長吁短嘆,怨我「為什麼不是個兒子」。

後來政府要求外籍勞工的申請要提供更嚴格的資料,爸爸託人弄了什麼「巴氏量表」,於是我家平白無故多了外公「不良於行」的資料,儘管我已有許多年沒見過他了。

回到童話書,為了保證自己長期能有新的故事講給同學聽,我不得不拿起筆,開始用日記做起筆記——被我稱之謂「故事筆記」。

每當想起一點新的內容,我就勤快地記錄下來,順便在日記上練習素描技巧,比如把老師和家教畫成童話中的妖怪,或者將自己想像成小說中的公主,從注音文到漂亮的一手好字,小學六年的生活,我寫下的內容密密麻麻,在外人看來可能如天書一般的筆記,已經有十幾本了,但我可以很自豪地說,目前手頭上的這些內容,就是我給同學們講足整整六年的故事。

六年的故事,總是比不上真實的現實生活,雖然常常見不到人影,可是我最崇拜的人,其實是爸爸。

爸爸每天都穿的很精神,然後他出國洽公回來,都會問我:要不要洋娃娃?要不要蛋糕?要不要泰迪熊?要不要零用錢?

其實,我想要一個小妹妹……但我覺得他不會這樣問我。

爸爸和我的對話少得可憐,每天他都皺著眉頭出門,然後半夜醉醺醺、笑嘻嘻地回來,半夜在書房裡面看著他隨身不離的電腦和訂單,高興得合不攏嘴。

只有瑪麗亞會逗我玩,還一下就能把我舉好高,然後把我接住,說著沒人聽得懂得菲律賓土話,說我是她的小天使。

我看到的世界是這樣的,我很喜歡瑪麗亞,可是她說,她們姊妹都是為了錢纔來台灣打工的,每個月都寄錢回去,簽約時間到了,或許也得回去家鄉。

我崇拜爸爸,他給了我一切,也留給我瑪麗亞,所以我以後也要變成像他一樣的商人,穿著體面、出入有名車代步、每天應酬不斷,我們這樣的關係也算相處融洽,反正他是不會有那麼大的力氣去管我的,當然,我喜歡自己手上用不完的零用錢……

最難忘的一天,我是在那個晚上,看到了爸爸從來沒有在我面前展露的一面。

那天是母親的忌日,我們給媽媽掃墓回來的時候,不認識的阿姨和叔叔又好管閒事地探詢給我找個繼母的事,我問瑪麗亞「新媽媽」是什麼,他說白雪公主有個後母,或許那些在爸爸身上留下不同香水氣味的女人,其中之一就會是我的繼母。

我覺得很不舒服,兩個親戚看我面色不善,沒多久就走了。

那天晚上,爸爸沒說什麼,臉上有些疲憊,就去了樓上他自己的房間休息。

瑪麗亞很擔心,打算端著水杯去看看爸爸,我跟在她身後,推開房門,第一眼卻看到……父親狼狽的表情。

他就那麼歪歪倒倒地躺在了地上,下巴上的鬍渣清晰可見,身邊有個酒瓶,而他手邊放著母親泛黃的照片,大的小的、黑白的、彩色的,我從來沒有想過,爸爸收藏了這麼多相簿,還會不時翻出來偷偷看。

空酒瓶滾動著,他喃喃地說著醉話:「為什麼只留下一個女兒……長得也不像妳……」

瑪麗亞聽不懂那些話,但我明白了,父親思念著母親,而且私底下嫌棄我。

我呆呆地望著兩名菲傭把老爺子扶上床去,只是愣愣地站在那裡望著,為什麼爸爸會這麼想呢?

我根本不懂,也不想懂,可是一轉過身去,我就哭了出來。

那就是我最難忘的一天。

思之如狂,思之如狂。

思子如狂,思子如狂。

我的一顆心,全都揪了起來,因為總是冷淡而忙碌的父親,還想著我過世的媽媽。

而且我對他而言,只是個不像母親的女兒,所以爸爸從不正眼瞧我。

我默默地回到臥室,看著自己的筆記本,陷入了沉思,眼裡微微泛著水光,前面的字跡也模糊起來。

或許,是我想得太多,而那年我剛滿十二歲,這纔明白自己此生最像的還是父親。

( 創作浪漫言情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止善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女兒永遠像爸爸呀!
2010/06/03 04:12
為何要這麼傷心?很少女兒像媽媽﹐絕大多數的女兒像爸爸呀!

這是根據遺傳和生物學上的證據所得到的結論。

Regards,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6-03 08:21 回覆:

這個嘛,後面會說原因,似乎每個女兒都和父親非常相似(遺傳學準確得讓人憎恨啊)。

謝謝留言!


巴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感覺
2010/05/31 20:47

感覺這是要賣座的。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6-03 08:19 回覆:
啊?那我今天就先貼這個好了。

鴻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如鏡攝魂
2010/05/31 11:08

格調新穎,品味清新。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31 11:19 回覆:
那我努力貼點「清新」的內容好了。

止不住的怦然心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輕鬆
2010/05/31 10:52
有點童趣呢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31 11:18 回覆:
後面「很不輕鬆」,也只有開始兩章有「童趣」,看過《鸞》的人就知道,這是個很黑暗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