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鸞(四十三)禁臠(完)
2010/05/28 14:51:24瀏覽566|回應3|推薦30

時間巨輪就這樣輾著一具具屍體滾滾向前,即使我蜷著身體、平靜地閉上了眼睛,卻仍然能聽見她最後的計策。

青鸞拿出手機,打了電話給安光正:「正仔,今晚跟客戶的應酬,你先去半山夜總會等著,海關許主任七點會到。」

聽到這樣的說法,我不太明白她想幹什麼,我曉得這是在製造不在場證明,剩下的就是處置我了。

司機小陳在地下室,不知道有沒有聽見那陣電梯落下的巨響?

說到底,在這樣的情況下,青鸞又到底有什麼打算?

終於,我又聽見她撥了另一通電話,捎帶的卻是讓我不願相信的真相。

「小陳,差不多了,上來樓頂善後。」

風起,正是高溫的夏日時節,青鸞抱住雙肩,還沉浸在意猶未盡的掙扎裡,輕薄帶著體溫和熱氣的濕衣,早已緊緊裹住我倒在地上的身軀。

過了一會兒,我聽見司機小陳顫抖的聲音:「太太,劉先生他……」

「你別管,先把現場清理乾淨,然後離開這裡。」

「但是——」

青鸞柔聲說道:「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那嗓音極其甜膩,帶著強烈的曖昧,我想她許給他的東西,除了金錢之外,肯定還有她鮮活豐滿的肉體。

是啊,我已經幾近是具屍體,電擊所造成的刺激,讓我的心臟停止跳動,但我仍然沒有死去。

青鸞也不會讓我這麼快死去。

以前偷看劉鏡書房的書,有一本上面說:「天下熙熙,皆因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當時我不明白,現下我卻懂了。

人都為「利」而生,但每個人心中的「利」各有不同;我所希望的,只是在澄澈的天空下寂靜地過活;她想爭取的東西我沒有興趣,她所渴望的「愛」我也根本就不明白。

我和這些台灣來的人們不一樣,當初與青鸞偷情,只是貪圖她的美貌和財富,就像現在被迷惑的小陳一樣,我本來想要的,無非就是一份工作、養活自己、娶個好老婆而已,沒遇到她之前,我僅僅是個普通又平凡的農家子弟。

我的身體被移到了地下室,青鸞在那裡停了另一輛車,當跑車啟動的時候,我似乎能看見窗外的景象,無盡的黑夜,包圍著在駕駛座上的她。

沒多久,我被送到了一間最近的醫院,失去心跳好幾分鐘,我在人工呼吸與再度的電擊施救之下,雖然恢復了生命跡象,可我也成為了她個人的禁臠。

陌生的醫師在我身上盡力展現強大的能耐,我被送入個人加護病房,不知何時纔能醒來;斷層掃描之後,腦部缺氧的嚴重情況,讓我失去意識,或許會永遠沉睡,那些庸醫判斷我可能是腦中風所致,卻忽視我身上被毆打的瘀傷,可能青鸞給的鈔票多得讓他們捏造出這樣的歪曲病例。

但這就是我選擇的路,無論艱難與否我都要走下去,沒有人可以幫我,現在我只能靠我自己,在沉睡中努力留下這段驚悚的記憶。

是的,我只能靠自己,將真相刻印在腦海……

太拘泥於情義,可能一事無成,就像現在的我這樣,這是各地叢林的鐵律,除了可以解釋如今所有人的失敗與青鸞的勝利之外,也同樣適用於那些相關人士的下場。

過了許久,當我還在夢中不願清醒的同時,總會有一個聲音,持續在我耳邊嘮叨著。

「阿鏡,公司可以交出傲人的業績,絕不代表企業經營完美無缺,說是危機四伏也不為過。」

青鸞低語著,或許在醫院的錄像頭上面,只會顯示出一個嬌妻對丈夫情意綿綿的模樣,可是若有人聽見她所說的,絕對無法相信,這個女人藏了滿肚子壞水。

「收拾了何菲之後,她的人脈不好接收,我只能重新開始,連帶白燕燕那個賤貨,也都處理得一乾二淨了。這些女人是不可以放過的,所以周圓該死,裕美更該死,每一個女人都逼我這樣做了,倘若不是她們剝奪了我的幸福,同樣身為女性,我也不想這般殘酷的,你說是吧?」

「警方首次對賣淫嫖娼現象提出零容忍,前些天夜總會被查處,有關部門正在掃黃,跟何菲交好的海關關長、公安局長、刑偵處長等幹部都被雙規(內部調查)了,涉案的安光正也被收容審查(拘留調查中),這些都是我幹的,那天我故意讓他們在半山聚會,暗地裡通報另一票公安去抓人。」

「市公安局經偵總隊黨總支書記、總隊長(副廳級官員),我全打點過了,白燕燕被抓,你高不高興?」

「記得當年,我也很會跳舞,那時裕美和我一起練習,她已經準備要嫁給池金獅,所以打算辦一個Ladys Night,於婚禮前夕瘋狂玩上一天,而我則在那日去台北某間夜店胡鬧的晚上,遇見了我生命中的剋星--劉鏡。」

「他那樣一個聰明又會逗女孩子開心的男人,本來是爸爸公司裡面的一個年輕經理,我們見過幾次面,對他的印象還不壞,卻從未有這樣的機會私下深談,或許會有人以為,裕美會與阿鏡偷情,是由於想要報復我的緣故,其實相反,是我想要報復她,因為早在我們第一次見面之前,他們早就有往來了,裕美還把我的許多私事告訴他,為的是讓我愛上阿鏡,也使阿鏡能夠掌握住我,以及我身後的劉家財產,這些都是他們兩個合謀的計畫,七年多的陰謀,七年多的出軌,池金獅早就發覺了,只有我被瞞在鼓裡。」

「那天晚上的阿鏡很有魅力,他也讓我感覺自己有魅力,畢竟是這樣一個手段強硬的男人,當時我還是廿五歲的傻女孩,剛剛從國外留學回台,哪裡會知道社會上的黑暗與險惡?」

一陣嘆息,青鸞懷念的口吻,讓我對劉鏡這個男人仍然感到好奇。

「在情動的狀態下,我被阿鏡帶回了他住的公寓,他曉得我很容易上勾,即使父親強烈反對,沒過多久我仍堅持嫁給了他;或許,新婚和蜜月的美好記憶,我永遠會留在心底,然而後來接踵而至的種種事端,比如他愛玩女人,或者和傳播妹上床,就算到了大陸,也搞七拈三個不停,沾染上何菲這個何副總的私生女,加上白燕燕這樣的女孩,以及諸多卑鄙下流的行徑,可能會教我心痛,但是他卻在我父親身邊安插了周圓這樣的棋子,目的已經很明白了,我終於死了心。」

「剛開始和你在一起,可能是出於對何菲的報復;與池金獅一同謀殺裕美,也是為了發洩憤恨;算計何菲及白燕燕那些女人,只不過是考慮到官商勾結的利益;至於周圓,那就沒得說了,這個女人該殺,和吳影合謀害死我父親,就是她主導的吧?」

「池金獅該死,他早就覬覦我的身體了,有太多把柄在他手上,我對他也沒有感情,還是處理掉最好!」

「安光正也該死,他明明知道何菲的影片是我貼在公司網站上公開的,但是卻不吱聲,像是打算勒索我?」

「你實在是該死,終於弄懂了許多真相,你這麼聰明,還想順勢找那些女人對付我,倘若你真的死了,可能我會有些捨不得,畢竟你還真有點像阿鏡。」

「我不會看不出小陳的心思,這個內地司機的那點心眼很簡單,雖然看來蠢了點,也有些可笑,但並不令我討厭。人有欲望纔更容易控制,何況他那點可笑的欲望呢?」

「只要不違抗我的命令,把該做的事做好,我不介意有人用那點可笑又可愛的欲望來娛樂自己,因為於我來說,那些男人都沒什麼不同吧?」

「你和阿鏡的相似,除了憤怒、激動,或者男人正常的自尊心,都讓我捨不得下手,但沒有一個男人願意自己的女人出軌,哪怕你對我沒有任何感覺,但你像阿鏡那樣,還是選擇了利用了我,即使我心裡瞭然,對我來說,我已經不想繼續痛苦下去了。」

我眼裡的淚無法奪眶而出,我胸口的疼痛幾乎麻木,其實我應該為青鸞的才智所佩服,但是不知為什麼,愈是聽到她的冷血告白,心中的痛楚愈是奇怪地擴大,雖然我知道做大事者不該有婦人之仁,但是真的讓我面對一個黑寡婦,卻實在難以接受。

「男人就是這麼賤,我的運氣就是這麼差,一次又一次,得不到想要的,而得到的,總是這樣……心底湧起一絲蒼涼,果然沒有一個男人會真心愛我。」

青鸞哭了,或許是悲泣她的命運,或者是自傷她的孤獨。

「不,不對,我真正愛的男人只有阿鏡,你只是他的影子,我怎麼可能會愛上他的替身呢?」

「況且,你們全都不愛我,有的看上我的錢,有的只想佔我的便宜,我早就想對你們下手了,就像恨著那幾個不要臉的婊子一樣,我也憎惡著幾個心思不單純的男人。除了阿鏡以外,我誰也不愛!」

「可是,阿鏡愛的人不是我,所以他想逼我離婚,這麼多年以來,他如此處心積慮對付我這個枕邊人,雖然心寒,但我始終無法放手。那又該怎麼辦呢?」

「又想到,那麼多女人環繞著阿鏡,他到底真心愛著誰?」

「思來想去,似乎無法想出阿鏡是否真的愛過任何人,可能我也像他一樣,心中只剩下冰冷和空虛,因此跟誰上床都無所謂了吧!」

她呵呵一笑:「管他呢?他有過的女人,不是被殺,就是入獄,他也死在你的手中,所以誰都搶不走我的丈夫了!」

「我會努力活著,不為劉家,更不為什麼所謂的『愛情』;我會活下去,尋找我的道路,活給你們看!」

每次來醫院探望我,青鸞總是笑著離開,但是我心裡卻是說不出的另一番滋味。

種種情節,不是沒從她嘴裡聽過,只是當自己有一天遇到的時候,纔能夠明白那種悵然若失,是一種怎樣的無奈。

昏迷的這幾天,青鸞心情不太好,可她總靜不下心,覺得一定要告訴我些什麼。

我聽見,她最後沙啞的嗓音,略帶滄桑。

「世間芸芸眾生,絕大多數一輩子做的不過三件事:自欺,欺人,被人欺。」

「我正是看到了這樣的結局,纔愈發無法忍受繼續在一個處處充斥著權謀無情的地方活著,最重要的是,沒有許多足夠留戀的地方可以待得下去。」

「劉鏡照亮了我的生命,也反射出我的醜惡,我和他就像是一體的兩面,我們彼此精算著許多事情,都這麼多年了,終於只剩下了我一個人。他死的時候,我看見他的臉,帶著一種解脫的笑容,躺倒在地板上……你也躺下了,但是我的心卻沒有獲得平靜。」

「可是,你現在必須是我的老公劉鏡,而不是我的情人吳影,這些事情不能讓人曉得。」

「你失手殺死他,我真的很恨你,阿鏡的死讓我當時驚慌失措,但家裡幫傭的田蜜我也得解決,你拿了劉鏡的車鑰匙開他的車跑了,說是要去棄屍,結果半路發生了車禍,我靈機一動將你說成是阿鏡,並整容成他的模樣,掩蓋了一切事實,沒有人會懷疑這一點。」

「剛開始,我確實是真心待你的,一切都太晚了,也許將你整形成阿鏡的樣子,是我想將你們兩人合二爲一,或許我對阿鏡還是有感情的,我可能也愛著你,但是我最終還是選擇了自己。」

「我並沒有選擇愛情……我愛你們,可是我也恨你們,阿鏡只愛自己,他先是利用了我的感情,接著糟蹋白燕燕,企圖藉由拉攏何菲、指使周圓,想要謀奪我家的財產,他也想要在內地生根發芽,所以讓裕美到國外秘密開戶,計畫讓表妹幫他挪用公款為私器,還跟大陸許多官員勾結,一切全都是為了他自己的利益。」

「這樣一個男人,誰也無法瞭解,他又似乎是我們這些女人的鏡子,照出了我們的軟弱,撕裂了我們的感情,對我來說既是丈夫,又是合作夥伴,對何菲她們而言是情人,更是野心家和支配者,就像這樣,每個遇上他的女人,都爲他而付出了許多,只是我們誰也沒能發現他的真實面貌,就算在他死後許久,我們還是追逐著他的影子,以為他還是那個男人,卻從未正視他的真實姿態。」

「阿鏡到底愛不愛我,我已經無從得知了,我只知道,你也愛著何菲,憐惜著燕燕,同情著裕美,甚至連周圓那樣的女人,你也不忍心傷害。可為什麼,唯獨沒想要跟我一輩子在一起?」

「即使你僅僅是個影子,我從你身上卻能找到阿鏡的影子,也照見了自己滿身的罪惡。」

「我是個有罪的女人,所有的痛苦,都來自於我的罪惡,但是我不能被人發現真相,只有選擇暫時隔絕自己的生活,放下那些折磨自己的回憶,繼續過著沒有時間感的日子,孤獨地,就這樣度過下半輩子。」

「我必須保守這個秘密。雖然不知道這個秘密還能隱瞞多久,但我現在還要繼續讓你扮演劉鏡這個身份,如果不這樣,家産就不是我的,或許國外帳戶也追不回了。」

「換句話說,關起門來如何折騰是我們自己的事,但臥榻之側決不容他人鼾睡,所以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把心裡的話講出來,我也憋得難受。」

「等你好些了,我們去義大利的別墅住上一陣子,耶誕節後是淡季,可以休假幾天,最起碼也要等風聲慢慢過去,就得開始對付何副總,並且想法子擠下他的人馬,這些台幹的心思比較險惡,何副總那個老狐狸當初就是想要算計我,所以纔安排何菲,想要讓阿鏡入彀吧。」

「但是何叔並沒有想到,何菲真的喜歡阿鏡,反過來被他算計。」

「那又怎麼樣呢?沒有人愛的女人,從阿鏡到你,就連總是給我忠告的父親,全都防備著我,現在我孤單的一個人,身在財富之海的困境中,即使如此,我還是曾經祈禱,能遇見各式各樣的男人,可以相互扶持地走下去。」

「倘若日常生活也能平靜而滿足,沒有這樣多的財富和企業帝國,新鮮美好的日子也能視為理所當然,只要有個人能真心愛我,那就是我得到了幸福的證據。」

「然而,我卻還是那孤鸞的命運,與我相遇的男人,不是用情不專,就是別有居心,這樣的寂寞與空虛,是屬於女強人走到最後的命運。」

「當初我策劃報復陷害那些賤女人的時候,我只想毀掉他們的生活和婚姻,根本沒想到居然會搞到這種結果,所有和這件事沾邊的人,最終全都死於非命,只剩下了你跟我。」

「曾經,我當你是自己的棋子,可是我從來沒料到,有一天,我會喜歡上這個棋子;預見可能的結局,我心裡真的捨不得。」

「我遇過的每個男人都說喜歡我,但是,真正用心喜歡我的,又有誰呢?對我來說,這才是最悲哀,最讓我心痛的。」

「我要的不多,真心就好,然而在這個世界上,真心卻是最奢侈的東西了,我一直高看自己的魅力,殊不知比起財富地位,我這個小女子,實在是微不足道的吧?」

我能明白那種感覺,就彷彿是把雙手探入空氣之中,抽出來的同時,明明抓不住任何東西,卻能察覺到有細微的涼風從指間穿過,空氣是屬於所有人的,但這樣的涼風卻是屬於自己的。

別人的愛恨情仇飛一般溜走,留給我的,又是什麼呢?

這是神明的天罰,亦或是無愛的詛咒?

任何人都持有一面鏡子,在那眼眸中,會注視著某個人,映著某個人的身影,只要還活著,就會留下心中的形象……

也許這就是命運。

那麽等待我的命運又是什麽呢?

我已經不得而知,也許在這陌生的醫院住得久一點之後,我纔會知道。

聽過許多青鸞的喃喃自語,我竟然開始同情她了,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孤獨的,孤獨地活著,孤獨地工作,孤獨地睡著,孤獨地思考……還有,孤獨地回憶著……

我不明白,為什麼女人必須尋找一個男人的寵愛,並且憑藉這份愛纔能生存下去?

命運就像拼圖,不拼到最後一塊永遠不知道全貌是什麽,或許挑戰全新的空白之處,還是沉湎於舊的區域之中,全看自己的一念之差。

我相信青鸞留下我,其實不僅僅是整容後的我酷肖劉鏡,因爲這是我們共同的宿命。

青鸞看待男女之情,或者對劉鏡的愛絕對高過一切,更多的應當是依賴和習慣。

一個人的習慣並不那麼好改,如果青鸞離不開這樣的限制,日後只會傷得更重。

我無法回答她的疑惑,這些話無從反駁,我一直覺得自己對她還是有些私情,可能那樣的感情,就是這幾個月培養出來的習慣。

總覺得愛是殘酷的,一旦愛了,就要準備好傷得體無完膚,可我會好好活下去,連同回憶一起,繼續沉睡。

這是我唯一能爲自己做的了。

這也是我必須爲自己做的……

這是沒有人知道的真相,這是曾經屬於我的秘密。

現在卻被她抹殺了一切。

寂寥的探病之後,她霍地從病房走了出去,激動地不知道自己其實全無方向,在我意識潰散的前一刻,我明白自己或許是個失敗品,可是她也沒有贏。

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所經歷的一切,讓自己和她再也無法分離,她會思考後果的,或許小陳是她選擇的下一個備份替代品,就像當初挑上我,就是看中我和劉鏡那一點點的相似、那深藏在陰影中的些許邪惡心私。

然後,沒有人會曉得,我僅僅是隱沒在鏡中投射的一抹影子。

(全文完)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新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吼~好厲害
2010/05/29 22:47

青鸞  劉鏡  吳影

 吳影注定就是無影


*********************************
戒殺便是放生、護生,為了地球,茹素最好。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31 09:11 回覆:
沒錯,就是這樣。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劇終
2010/05/29 00:07

起立 拍手 喝彩

妳果然是最好的作家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29 05:48 回覆:

我虛榮了,這樣的鼓勵,使我臉紅中帶著傻笑。

今天又得去寫別的主題了,畢竟要變成另一個人格,一早我就覺得煩躁,昨晚做的夢很可怕,大概我又能寫出什麼驚悚的短篇來著。


青青的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大翻盤
2010/05/28 19:10

故事情節真的是跌破大家的眼鏡

還是老話一句

全篇小說的人物幾乎都是壞蛋

白燕燕除外

但白燕燕只是一個路人甲的角色而已

此篇小說若有機會拍成電影或連續劇

還是會很吸引人的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29 05:56 回覆:

啊?白燕燕是路人甲?我還以為何副總比較像(或許沒人記得他了)。

但是妳放心,或許我會為她寫點什麼,最近創意很多,假如妳覺得這個配角可以加以發揮,我可以為她寫上最少五萬字(其實我已經有題材和大綱了,就怕沒時間打字)。

提過此事的網友已經超過三人,我個人也覺得可以改編為劇本,希望有導演能找上門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