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盛夏的地獄(上,慎入!)
2010/05/25 00:02:08瀏覽2060|回應3|推薦36

五月的天氣熱得要命,就像是到了盛夏,氣溫高得讓人汗流浹背。

夏天給人的感覺只是炎熱,而對我來說,,卻有著一種不同的意義。

就是這一年的五月天,留給我那麼多的強烈感覺,難以抹去的記憶,同時又有著屬於中壢的印象。

那時我身體不好,剛由學校畢業也缺乏代步工具,當兵退伍後,我決定先休息一段時間,回中壢的老家休息幾天,再去找工作,加上自己還年輕也有點存款,沒考慮太多,所以在拖運機車回去之後,當天早上就揹著背包搭火車啟程。

那天,為了能提早回去中壢,我訂了比較快的列車,並且早早來到屏東火車站,正在尋找座位的時候,突然眼前一亮,一位衣著艷麗的小姐從我身邊走過,高挑性感的身姿和撲鼻的香味,引得我這個涉世不深的小伙子,真想追上去好好看個夠。

進入車廂後,我訝異地發現剛剛那位迷人的小姐,正好坐在走道邊的位置,這樣的驚喜使我立刻就要坐下,生怕遲了就有別的人偷偷佔去座位,見我亮出火車票,穿著迷你裙的美女趕緊讓了路,讓我能貼著她的臀邊和大腿,走到靠窗的位子上坐定,然後把自己的大背包扔上頭頂的行李架。

窗外的風景沒啥看頭,好看的是接近走道的窈窕美女,有些乘客一上火車就露出了倦容,有的則歪頭睡著了,由於這是密閉式車廂,吹著冷氣就會使人昏昏欲睡。

美女也在打盹,她身上的香氣撲面而來,弄得我心思撩繞,上過成功領的阿兵哥,哪有可能這麼近距離接觸過女人?

上大學的那幾年,我只顧著埋頭苦讀,為了將來能找到好工作而用功讀書,畢業後當兵生活簡直與世隔絕,哪裡還能想著交交友、泡泡妞?

儘管運氣不錯,抽到閒得很、制服又帥的空軍地勤部隊,和我同伙的哥們也不賴,他們經常找回一些A片來看,那些刺激的畫面和挑逗的聲音,也曾讓我心癢難奈,在午夜面紅耳赤蓋著被窩消火打槍的同時,為了不被人發現,我通常只好偷偷用手解決積壓在心頭的慾望。

啟動時,火車顛了一下,她歪著打瞌睡的頭向我靠了靠,長髮癢癢地搔在我肩膀上,我悄悄扭頭看了她一眼,這一瞧不要緊,她穿著的無袖上衣,由於身子的歪斜而開了一個扣子,我竟然看到了她胸前那雙嫩乳,纖細白皙的手臂也碰觸到我的。

天啊,她居然沒穿內衣!

那深深的乳溝就呈現在暴露的衣領之內,以我的角度能瞥見渾圓的兩個半球,就算我不曾碰過真正的女人,這麼誘人的一對蜜桃就在眼前,使人不禁想咬上一口。

看周圍的乘客都睡著了,從南部北上的人也不多,稀稀落落的車廂只坐滿了一半,遠處的人也沒注意到我貪淫的目光,所以我歪著腦袋,盡情欣賞她的乳房,又挪了挪身體,貼近美女美妙的身子,讓她可以再靠近一些。

「嗯……」火車顛簸得上下搖晃,她只輕微地呻吟了一聲,並沒有醒來,卻緊靠在我的一邊肩窩上,睡得更熟地磨蹭了兩下,並且在我直覺地後撤時倚向我的腋窩。

那陣近身的幽香,使得我不由得有些大膽了起來,乾脆把手臂貼了過去,擠壓她的乳側,感受那玉乳的酥軟,摩娑著靠近挺翹的尖端,最後乾脆將掌心整個覆蓋其上;另一只手臂,乾脆隨著歪了一側的肩膀上抬,從遠處看來,我的手臂就像搭在她的肩膀上,事實上卻是被她的身子壓在椅背,艱難地撐著,甚至感覺有些痠疼。

我並不是個無恥的色狼,而是美人都自己送上門來了,這等艷福得好好享受一下。

假如有人看見,也會因為我倆靠在一起的姿勢,誤認我們為情侶,這樣顯得相當親密。

正當我滿足地感受軟玉溫香在懷的同時,忽然發現,美女早已醒了過來,將頭從我的肩膀上猛地縮了回去,並且發覺我的手指曖昧地握著她的一邊胸脯。

她的右手抬了起來,我本以為她要打我的耳光,即便這可能是意外,我的半邊身體也被她壓著無法動彈,沒想到她竟把手蓋在了我的左手上,輕輕地說:「討厭,用點力氣,啊……」

呵,我居然有如此艷遇,和一位相遇不到半小時的美女,有這樣看對眼的強烈接觸,難道我的第一次要奉獻給她嗎?

想到這裡,我的膽子更大了,手伸到了她的上衣底下,像A片裡的男主角那樣尋找著她豐滿的胸脯,手抖得好似得了羊癲瘋,完全不由自主笨拙地摸了起來。

她逐漸呼吸急促、微啟紅唇,在我耳邊悄悄地說:「你壞,欺負人家。」

我有點遲疑,不知道是若無其事的繼續,還是放棄,低頭不想讓她看到我因尷尬而泛紅的臉。

「喲,不好意思了?是不是第一次呀?要不要我來教你呀?」

「我……我……」

「這裡人多,我們換個地方如何?」

不容我多想,她抬頭衝我嫵媚一笑,我不由得望了望四周,在火車上這樣,似乎有點危險,可此時我精蟲衝腦,她站起身,往前走了幾步,又回頭衝我嫵媚的一笑。我的神經似乎被她控制住,不由也起身跟了過去。

我隨她走到車廂連接的地方,看看左右,問道:「在這裡?會不會被人看到呀?」

「這麼膽小就別來呀,怕什麼,這樣更刺激嘛!」

「要不要去廁所?至少關起門來比較安全……」

她想了想,嫌惡地說:「不好吧,那裡太髒了,我纔不要窩在那種臭烘烘的地方。」

看著車門外呼嘯而過的景色,估計還有至少一個小時纔會到下一個停車的車站,查票過後應該不會有列車服務人員經過,我放鬆下來,下腹又燃起愛慾的熱火。

我們在透明的車門那兒,就摟抱在一起,幾十公里的車速雖然不快,外頭的人也可能會瞧見什麼,但這就是刺激,何況有個陌生美女等著上,哪能拒絕呢?

她把我的手拉了過來,自己的手掌好似活了一般遊弋而上,氤著細汗的掌心磨蹭著嬌嫩的乳尖,試探地又摸了幾下之後,我著了魔一般用力捏著拈著,口中喘息加重。

       

她的唇齒溢出誘人的呻吟,仰起頭享受地拉著我往下探,我解開她胸前的幾粒鈕扣,只見滾動的汗珠順勢滑落,滾入了胸口的深溝。

       

她主動地把上衣扣子解開了,一對玉乳就挺立在我的面前,由於我前先的撫摸,胸脯有些泛紅,我看了不由得熱血沸騰,低頭吻了下去。

她嬌媚地笑了笑,我邊喘著粗氣邊擦去額頭的汗水,輕輕地碰觸那飽富彈性的乳房,嘴也捨不得咬嚙,於是含吮好半晌,享受那柔滑的觸感。

「快一點啦,你還慢吞吞的做什麼?」

見她急不可耐的模樣,我這纔想起我們是在車廂的連接處,隨時都可能有人經過,想想這樣大膽的行為,還真有些後怕,也顧不得A片中的前戲,又不得脫光衣服,只有對著重點部位進行了,我想她已經準備好,比我的需求更甚。

她的身子由於我的進攻有些顫抖,兩只白臂摟住了我的脖子,小聲呻吟了起來,我的雙手也沒閒著,摸起了她裙下的長腿,那雙美腿沒有穿絲襪,露趾高跟涼鞋顯得非常性感,我把手伸到兩腿中間,向上想找到她的私處,本已充血的下身愈發膨脹。

她的呼吸有點急促,手緊緊地抓在我的胳膊上,全身像抽筋似的,嘴裡含糊不清地哼著,我被這樣的美景激發得無法控制,生平第一次真正和女人做愛啊!

我更加興奮,美女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對情慾的渴望。已經動情的她,將頭靠在我的肩上,在我耳邊呻吟著:「來嘛,我想要嘛,快啊……」

我有些不知所措:「呃——」

說著她的手摸到了我的牛仔褲上,拉高T恤,幫我解開了腰帶,將兩隻玉手放到了挺拔的那兒:「你也想要了,對不對?還猶豫什麼呀?來吧!」便主動地拉下了我的拉鍊,那東西一下跳了出來,因為還沒有真正的和女人做愛,顯得有些粉嫩。

她由於我的進一步動作,更顯得有些激動,抬高了一條腿:「啊,摸摸它,快啊……」

我一愣,手指因此召喚而確認地摸了過去,拉下了她的內褲,白色透明的蕾絲內褲滑落下來,讓我對那奇特的觸感感到有些心驚,卻覺得有些古怪。

等等,這硬梆梆的熱燙東西是?

「妳裙子下面藏了……什麼?」

「還有什麼?你有什麼,我就有什麼……」

我傻在當場,因為我摸到了那東西,那頂著我的龐然大物,竟然比我的還要粗長!

她興奮地喘息著頂弄我,嘴裡不停地哼著,臀部也款擺了起來,修長的雙腿也愈發用力地夾住了我正歇放在她腿間的手。「快呀……啊……用力點兒……」

「妳怎麼會有那根……」那不斷在我掌心挺進的下身,使我顫抖起來:「你是男人?」

美人嗔道:「我正要回家動手術割了,不差這一時片刻——」

「啊啊啊!」我尖叫出聲,連忙推開他,抽身驚叫:「人妖啊!」

她全身僵直,看著我有些癱軟的矬樣,冷哼地撇了撇嘴。

「呸!」他冷笑著將衣服整理好,面露不屑地說:「人妖又怎樣?我這麼美,你瞧不上眼,別人可眼巴巴追著呢!」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變態?

她拾起掛在足踝上的蕾絲內褲,兩條長腿分得更開了些,一秒就穿妥完畢。

「你一開始怎麼不說?」

他冷哼:「你嫌現在說是晚了點?

     

我點點頭:「我是直的,不喜歡男人……」

  

「男人你個頭!」人妖用力推了我一下,看著這白白滑滑的身子卻力大無窮,我只能任由他逼近,正想著要不要喊個「非禮」什麼的,縱然喊了,也未必有人敢闖過來救我,卻見「她」手指一勾,抬起我的下巴,便壓了下來——

    

——他他他要親我?

      

這個念頭只來得及掠過腦海,那一排整齊的貝齒便毫不留情的咬上了我的鼻子。

   

啊!」我嚇得往後一躲,感覺自己的鼻子幾乎都要被咬下來,顧不得疼得眼淚橫飆,忙捂住受創的鼻子,驚恐的看著眼前露出一臉得意和意猶未盡的男人。

    

變態!居然……居然咬我的鼻子?

    

這要是裡面有鼻涕,不得給他擠出來?

  

假如他有愛滋病,唾液裡面就有病毒了,而我被咬了之後會不會被感染?

   

——顯然如這般齷齪的思想,一般人是不會往這裡想的,但我就是怕啊!

    

他再次捏起我的下巴抬高,滿意地看著我吃痛受難的模樣,似乎心裡一陣暗爽。

      

我用略帶乞求的目光看向他,他似乎更形憤怒,用力推了我一把,使我明顯感受到屬於男性的強悍力量:「呿,滾你的吧!」

我縮在角落,恐懼地看著這個假女人,以前在電視上看到變性人還不覺得恐怖,現在瞧見真人,簡直嚇得人也軟了。

「是你先騙我的……」

看著我畏縮的模樣,他從上衣口袋掏出小鏡子補了兩筆口紅,冷笑地走開去,最後拋下一句:「騙你個鬼!哼,沒用的東西!」

人妖若其事地回到車廂裡去了,我看著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這離開的背影,讓我不禁對纔發生的事有些茫然,就像做夢一樣。

深深吸了一口氣,我穩定心神,卻不敢回到座位上,第一次遇到變態,我能不怕麼?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東方焱淼 【靜讀清修】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Bravo
2010/06/01 03:48
you are awesome!!

sorry, I can't stop laughing...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6-03 11:17 回覆:

呵呵,有空我就來貼這篇,全篇大約一萬字,我盡量多貼一點。

This funny story has a laugh on every segment.  Hope you will enjoy reading in the near future!


一襲白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又會是啥?
2010/05/30 09:34

奇情的轉折乍看有些驚悚

卻也很期待(上,慎入!)

又會是啥?

 ㄏㄏ


一朵隨風流動的白雲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31 08:12 回覆:

啊,這篇還沒打完(我只打了一千五百字,不敢貼上來,最少我都要貼上兩千字的),一早爬起來,乾脆今天先完成這個短篇好了。

好久不見了!


老查居士新書4-明月依然在心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晚安
2010/05/25 00:34

吉祥

精彩哦

反應現代的男女情慾

卻碰上人妖的------

祝如意


<鏡煙湖>
山水田園詩
詠物懷人詩
佛宗禪理詩
抒情憶愛詩
鏡煙湖的世界,沒有亂耳的絲竹,亦無勞形的案牘,只有不愧對美好時光的詩,靜靜相伴……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25 01:05 回覆:
哈哈,謝謝居士來訪,我繼續打字去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