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鸞(卅八)下一個出局者?
2010/05/21 10:08:19瀏覽557|回應1|推薦30

簡體字好書:范軍《下一個出局者》(戰國七雄的狼性生存)

      

這本書描述著人性的黑暗面,以及各種不為人知的計謀,為了生存,或許人心纔是最可怕的東西……

    

      

那一晚的陽台上,周圓發出細細的嚶嚀,那呻吟如貓咪般撩人,騷得人心窩兒直癢。

雖然這樣很危險,大半夜的,青鸞還在房裡睡覺,我卻忍不住解了褲頭,摟著她濕濘的身子持續磨蹭,溫存了兩個多小時。

望著陽台外微曦的陽光,還有那些啾啁鳴叫的麻雀,我不知道飛翔起來的感覺,但我明白,人是不會飛的,只有自由的鳥兒可以在藍天翱翔。

回到靜謐的臥室,青鸞躺在床上安詳沉睡的神情,讓我看得有些發傻,這一晚敲定的未來策略,對照著床上的睡美人,彷彿是個遙遠的回憶一般;頃刻後,我苦笑地甩甩頭,就算她再美,還是一個蛇蠍般的惡女,避之都唯恐不及,最好別讓她看穿目前的計畫為妙。

打定主意,我去浴室悄悄清理了下身,在陽台上發洩完,身體很是倦怠,所以很快就洗洗睡著了。

夢境中,我和周圓、白燕燕在一起,那是我真心追求的幸福,未來我們會有自己的家,有對我百般服侍的老婆,有美貌乖巧的二奶,還會有可愛的寶寶,所以我也有種坦然的心態,去試圖回顧過去的種種。

然而,畢竟夜裡風大,周圓和我在陽台上折騰了許久,隔日卻不小心感冒了。

在早餐桌上,陳嫂準備的美味餐點,我們都食不知味,又聽見周圓不停咳嗽,幸虧沒有發燒的模樣,但我仍為自己的孟浪可能損及孩子,感到有些自責。

我擔心她生病會影響到三個多月大的胎兒,就沒想到,青鸞比我還關切她,說是早上不去公司上班,專門陪這位「岳母」去醫院產檢。

於是小陳載我到廠內,一上午都在三方視訊開會,何副總在會議中彙報這段日子以來的營運概況,無論是投料生產或出貨進度,全都沒什麼問題,這也讓我更為放心,老狐狸畢竟是何菲的老爹,把事業交給他,總比我這個喪失記憶的男人要強得多了。

至於青鸞……

說真的,我本來想殺了她為何菲報仇,可是這麼快下手,身邊還死了這麼多人,肯定會引起警方的懷疑,而且她很聰明,沒有萬全的計畫,我沒把握能做得乾淨俐落。

重要的是,我顧忌周圓和她腹中的嬰兒,劉羈賓去世沒多久,女婿就鬧離婚也不好,所以昨晚跟周圓簡單商量過了,我們必須先等一陣子,她把小孩生下來,我再跟青鸞發難,宣稱「個性不合」要離婚,拿手上的資料來威脅她,說不定還能給母子倆都撈點好處。

對於青鸞,我仍然有恨,因為何菲死在她與池金獅的手上,目前也尋不到機會對付她,反正老頭子的所有財產都讓渡給我,要為孩子積點陰德,我乾脆趁好就收,不動手解決她,就拿公司抵給老何,做為自己的一番心意。

說真格的,我失去記憶,也不曉得經營之道,更不想學習什麼從商的手腕,這幾個月下來,目睹了多少官商勾結的醜態,還陪上自己喜歡的女人,真有些累了。

這樣的倦怠感,使我決定有美人和現金相伴就好,打這樣的如意算盤,也是怕鬥不過青鸞這樣的女強人,我怕了她,就是細想過她曾縝密設計過池金獅與何菲,與其踏錯一步,即無死所,倒不如遠離禍害,自在逍遙。

想通了這點,我頓時覺得渾身壓力減輕泰半,然而周圓打手機給我的同時,卻又警醒起來。

「阿鏡,情況有變!」

「怎麼了?」我狐疑地問她:「妳們不是一起去醫院看診麼?難道胎兒有什麼差錯?妳突然打來,是不是青鸞沒在旁邊?」

周圓在電話中小聲說道:「嗯,其實孩子很好,咳嗽開兩劑藥也就可以了,我在輸液房(醫院的注射間)偷偷給你打的手機。」

「沒事就行。」

周圓又道:「青鸞的樣子有些奇怪,她說等我看診出來,要跟我私下聊聊。」

我聽後蹙起眉頭:「聊什麼?」

「她沒講,只說要去『宇內建設』新蓋的大樓。」

「那好,等一會中餐時間,我抽空讓小陳開車載我過去,也可以跟妳們一起回家。」

「嗯。」

「有事再打給我,」又補上一句:「千萬別讓她曉得。」

收線之後,安光正卻忽然找我去吃飯,何副總說有幾個客戶要應酬,我無法推辭,就跟這些內地廠商在附近用餐,然後纔讓司機送我回東莞。

車程有些漫長,我愈想愈覺得不對勁,因此讓小陳加快車速。

為什麼要選在這裡?

抵達這棟大樓前方的同時,我望見了紅磚道上用白漆畫出的一個模糊人形,就在不久之前,王裕美從上一躍而下,我還記得她如雲般的雪紡紗綠色小禮服、那雙白嫩修長的美腿、那美麗的身體與臉蛋,就這麼由高空重重墜落。

鬼使神差地,王表妹死亡的陰影,籠罩在我前方,映照著樓頂上那鮮明的紅色廣告橫幅,顯得異常詭異,於是進入地下停車場之後,我沒有讓小陳跟著進入電梯,而叫他等在那兒,一個人按了頂樓的燈號上去。

忽地,就在我進入電梯的同時,手機震動起來,我隨手接聽的同時,聽見的卻是模糊的吵架聲音,似乎因為收訊受到干擾,前面的對話都是嗡嗡作響的雜訊。

電梯愈往上,兩個女人的對話就愈清楚,聽得我渾身顫抖起來。

大聲叫囂挑釁的,是我曾經以為非常溫和的周圓:「……哼,妳就繼續美去吧!姑奶奶三歲就學會臉紅著跟男人要糖吃了!要不是為了妳老子,我就繼續忽悠妳玩下去,讓妳美得冒鼻涕泡兒!」

青鸞冷笑:「少跟我來這套!妳和男人睡,打的都是錢的主意吧?」

「瞧瞧,我也是風月場裡的老人了,怎麼會不知道規矩呢?我以前有男人,後來都掰(分手)了,也只跟老頭子睡,就妳眼裡臭我是個老鴇子。聽聽,聽聽,老鴇子!又老又醜的老媽子一個,您總惦記我做什麼?阿鏡身邊那些個如花似水的女人,哪個不能稱了他的心?妳犯不上醋多眼濁,就錯把烏鴉當鳳凰看呐!」

「妳還裝……妳以為昨晚上那麼大的動靜,我就瞧不出妳的底細?」

青鸞的聲音,使我心頭一顫。昨晚?她不是睡得很熟麼?難道說,她發現我和周圓的事了?

周圓的聲音似乎有些不穩,顯然也受到些許衝擊:「看妳這嬌嫩的小模樣,就算裝得再像,依舊能火眼金睛……哼哼,讓我猜猜啊,小丫頭妳想跟我挑明啥呢?」

「我以前諒解妳,出身不好,我父親喜歡也就罷了。可妳呢?成天就想勾引我老公!」

「妳!」周圓喘口氣,憤怒地說:「像妳這樣的女人,阿鏡纔不喜歡呢!」

青鸞冷笑道:「那又怎麼樣?妳這下賤的老太婆,就好比豬肉攤的臭肉。妳看見哪家的豬肉販子不賣豬肉,哪天忽地砍下自己兩斤肉來賣?阿鏡利用女人,就是這樣的道理,妳要譏笑我,還不如想想自己在他眼中到底還有什麼價值!」

這番話,讓我愣在了當場。原來,青鸞什麼都知道。

是啊,誰看見哪家的豬肉販忽然不賣豬肉,卻發起神經要和豬談情說愛的?

以前的劉鏡,絕對會這麼想。

然而,現在的我不一樣了,我厭惡了,我疲倦了。

可是,誰又能明白我心中的矛盾與不安?

青鸞繼續對著周圓冷嘲熱諷:「妳這個不要臉的老女人!明明低賤如砧板上的豬肉,還妄想有一份屬於自己的感情。這恐怕纔是世間最荒唐可笑的事情吧?」

在手機的那頭,周圓哭了,我能聽見她悲苦的嗚咽,心頭也一陣陣疼痛。

這個四十歲的情婦,被我老婆罵成低賤如豬肉。

所以,昨晚她踉蹌著步子,邁出投靠的一步,想找個男人依傍;我不是不能理解周圓的想法,也能接受她了,可我沒想到的是,青鸞竟然也能如此口出惡言。

周圓咬牙嗆回去:「既然是豬肉,我會安心地待在砧板上,等待出售。昨晚……也許我賣了個好價錢吧……」

青鸞似乎恨得咬牙切齒,三步併作兩步上前,強行拽起周圓,劈哩啪啦打了好幾個耳光,我能從手機裡聽見那揍人的掌摑聲,還有周圓的哀嚎,以及妻子的叫罵。

「妳這賤貨,還說?還敢說?」

「是妳非要把我說成吃錢的鬼,是榨幹你們血汗錢的老婊纔甘心是不?我周圓即使再愛錢,也還是人性未泯的!妳對我這樣,讓舉頭神靈聽到,是要不得好死的!」

我又聽見好幾個甩巴掌的清脆響聲,那必然是青鸞又發怒了,灰頭土臉地毆打周圓。

說實在的,最初我只是大略捋了一下她們對話的意義,可聽到後來,真的心驚膽跳,連忙看看電梯緩慢上升的燈號,祈禱早點上去阻止青鸞。

總的來說,周圓是個孕婦,她怎麼可以對懷孕的同性如此施暴?

我驚慌失措地按著電梯,希望馬上到達頂樓,青鸞的說法太過於直接,彷彿把一切都豁出去的態度,片刻間使我分外緊張,疑惑、探尋、不滿、嫉妒、仇恨,輪番躍上對話內容,聽得我渾身冒起了雞皮疙瘩。

「還哭!看妳昨天淫叫得那個聳樣,阿鏡根本就沒把妳放在眼裡!虧我還以為妳要烏鴉變喜鵲,是個正經的老女人,卻原來還是禿尾巴雞一隻!」

周圓哭叫著說:「阿鏡不會這樣的!他是愛我的!」

「愛?」青鸞似乎抽了她一嘴巴:「阿鏡……是我的狗!」

「什麼?」

「他是我養的狗,妳憑什麼跟他在一起?」

周圓的啜泣聲,柔弱得使我心痛,但我只能用耳朵緊貼著手機,仔細聽她們之間的互動。

「天下好狗多了去了,可是只有阿鏡是我的狗啊!我不嫌棄他偷吃亂跑,他就同樣不能嫌棄我偶爾的疏忽;天底下好男人很多,可是我認定他了,誰也搶不走的。我這個人就是這樣,誰愈是信賴我、對我好,我就會盡可能回報,其實人不都是這樣的嗎?」青鸞喃喃自語地說:「人都是這樣的,因為我對他好,所以他要對我更好……」

「像妳這麼狡猾的女人,天天都在打壞主意,阿鏡早就想離開妳了!」

周圓的痛斥,使我想起這幾個月的疑惑和防備,甚至我一度懷疑,青鸞對我的體貼和溫順,全都是在演戲。

演戲……是這樣吧?

在她看來,我就是一條狗,只是她恣意玩弄的入贅男寵?

周圓似乎講了什麼,收訊不良使我沒能聽清楚,只有一陣嗡嗡聲,然後復歸寂靜。

「胡說!妳胡說!」青鸞又發飆了,背景聲音一陣雜亂。

她邊喊邊痛打周圓,那悶聲搥打的聲響,以及孕婦撕心裂肺的呼痛聲,震顫了我的心。

天呐!這是青鸞麼?是那個向來端裝自持的女強人麼?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被折磨著,我好像一下子被抽了魂魄似的,差點沒能在電梯中站定,腦海的計畫蕩然無存,估計周圓的痛楚太真實,所以引起我的不忿。

只聽青鸞喊著:「妳這個該死的狐狸精!不知羞恥!還要耍弄我到幾時?」

頃刻間,我已是淚流滿面。

生命也就是短短幾十年,能活得對得起自己就很完美了,可是懷著我的孩子的女人,卻被自己的妻子如此折磨,讓我如何能承受?

或許,一切都是我過去犯下的錯誤,但我還能怎麼補救呢?

都結婚七年了,老婆還去找情人幽會,丈夫也和情婦藕斷絲連,而且還讓小三懷了孕,難道我們必須如此互相傷害嗎?

如果可能,我願意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替周圓承擔後果,可是,青鸞這樣的女人,又怎麼可能放過她跟我? 

終於,電梯到達頂樓,在可怕的靜默中,我看見一道血跡,遠遠拖到隔壁的電梯,而我衝出來的同時,隔壁的電梯門正巧闔上。

我看見,周圓蜷曲著身子歪在裡面,身上殘留著許多痕跡,胸口微微呼吸著……

我聽到,電梯「叮」地開啟又關閉的聲音……

青鸞轉過頭,怔怔地瞧著我,臉上沾了點點血漬,雙手也是如此,我能夠想像,她對我的突然到來,感覺相當錯愕。

她猛地醒了過來,我也愣在了當場,記憶中只剩下全身綿軟、躺在另一台電梯、沒有絲毫力氣的周圓,還有她下體汨汨流出的腥紅,羶臭的死亡氣息,瀰漫在空蕩蕩的走道之間。

驀地,青鸞哈哈一笑,手中拿著一只控制器,但見手指一捺,電梯突然又再啟動!

「匡噹」一聲,電梯帶著淩厲的尖嘯聲從卅六層之上,呼嘯著垂直下墜,速度加快、再加快,那凌厲的纜繩磨擦「吱嘎」聲響是那般尖銳,我彷彿能聽見重力加速度的刺耳金屬擦刮聲,顯示往下的繼續加快!

我的心跳急速加快,加快,再加快!

如同那電梯,霎時間全身熱潮如湧,望著那台電梯快速下降的燈號,我不禁駭然叫了出來:「啊……不要!不要啊!」

那超常加速度的聲音,風馳電掣般由小變大,由近及遠,向著幾十層樓的地底重重墜落而去!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允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青鸞
2010/05/21 20:50
好狠的心阿~

看到這裡,是不是下一個受害者就是燕燕?
該不會阿鏡最後身邊的人全都死光了?

都是妳啦,妳害我揪著心,每天跑個好幾次看妳寫了續集沒?
唉,苦等的滋味很辛苦捏~


打破虛空笑滿腮,玲瓏寶藏豁然開。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21 21:41 回覆:

這篇小說快結束了,至於幾個角色的下場,即將會寫出來,所以不用揪著心了,我每天都會更新內容的(而且每篇至少更文四千字以上)。

說真的,我承認青鸞狠心,但是所有的人物,全都不及我的壞心眼。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