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鸞(卅七)風流俏寡婦(下,慎入!)
2010/05/20 09:01:04瀏覽551|回應2|推薦40

簡體字版:梁文道的好書《Common Sense常識》

很多常識看似簡單,實際上操作起來,有的可能會相當複雜,那是因為存在於生活之中的許多秘密,在不經意之間,往往容易被人們所忽略。

已逝的昨日不可挽回,而今日的心緒更使我煩憂,就像梁文道的那本《常識》,明明是自己應該清楚的東西,卻總是無法一下子看清事物真實的本質。

人生宛如一台戲,隨著劇情的發展,不斷高潮迭起;於是,便有了「情隨事遷,感慨系之矣」的嘆息(此句出自王羲之的《蘭亭序》)。

六個月過去,在這半年期間,我經歷了許多事情,現在回想起來,有些彷彿如夢境一般。

時間化成塵埃,碎片從指間流過,生命是一場盛宴,彷彿在享樂和無法饜足之間搖擺。

我懷疑著、生活著、愛著、恨著,卻始終無法尋回失去的記憶,無法掌控自己的未來,這樣的感覺使我非常不安,那些浮光掠影一般的片段,好像屬於別人的人生。

——心下不禁覺得疑惑,忽然覺得:劉家如何,又與我何干?

劉羈賓的死,是我一手造成的,我為此從不後悔,似乎殺人對我而言,已是熟悉又篤定的抉擇,這樣的認知,使我感到有些不安,因為這種偶然在心頭湧現的想法,似乎不該屬於一個正常人。

但我何曾「正常」過呢?

或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說到底,我與青鸞並無不同,在內心深處或許一樣陰暗而冷血;既然進了一家門,想法相似也無可厚非,這樣的認知,讓我感到有些戰慄,只覺得自己如此的轉變,除了想要為何菲報復之外,也必然與以前的我有關。

我總是有股直覺,認為自保最重要,一切為己,比起什麼道德家論調還來得實在。

周圓懷著我的孩子,白燕燕是我憐惜的女人,只有青鸞是不可信賴的;由於我可以看穿周圓和燕燕的需求,岳母大人想找個依傍,燕燕又何嘗不是呢?

唯獨青鸞,這個女人不要錢、滿身秘密,而且也防備著我,誠如我也緊盯著她。

別說燕燕的腦筋一清二白,純情得要命,周圓這樣憂傷的熟女也挺有魅力的,最骯髒的不是肉體上的骯髒,而是靈魂上的骯髒、性格上的扭曲!

於是在理清思緒之後,我很快打了手機給燕燕:「我現在分不開身,再過一陣子,等喪禮就結束了,就去找妳。」

聽話的小女人在電話那頭說了:「阿鏡,我什麼都聽你的。」

「好乖,」我對著手機「啵」地吻了一下,「妳真可人意兒。」

沒錯,白燕燕就是這樣一個傻姑娘,估計我說什麼,她都會乖乖照辦,單純的東北妞仍舊相信愛情,在每個男人的心靈角落,都有左擁右抱那樣一個美好的想像,所以即使無法「雙飛燕」了,穩住她之後,想辦法來個「團圓(周圓)宴(燕燕)」,應該也不錯。

男人是個什麼玩意兒?

我可以毫無保留地說:男人好色、自私、難以專一、慾求無盡,但也可以是女人的守護天使。

尤其是白燕燕那樣的女孩,在半山夜總會待久了,陪侍是種什麼服務,哪能不學壞呢?

野心這種東西,沾上了就像毒品,一點點地沁入骨髓,我想自己從前會利用這些女人,就是出自對於財富與地位的企圖。

中國傳統就是父系社會,女人免不了靠自己來維持生計,要麼賣身,要麼嫁人,長期賣淫給自己最喜歡的一個男人,要麼出台,長期賣淫給各式各樣的男人。

所以,我能讓燕燕繼續這麼苦下去嗎?在這一點上面,我是很有良心的。

至於周圓,這位高齡孕婦恍若良心不安,精神方面有些不穩定,有時在餐桌上聊幾句,她就悶著頭不說話了,看著就讓人心疼。

好不容易找到個空檔,我趁青鸞半夜熟睡時,找了周圓去外頭的陽台談談,並且將自己的計畫告訴她一部分,好使她能夠安心一點。

「青鸞沒有離婚的意願,我就跟她攤牌。」

「那你打算怎麼做?」

我只得語帶保留:「青鸞有把柄在我手上,不怕她想怎麼著。」

周圓不曉得池金獅的事情,也不知道我和王表妹的始末,所以問道:「會不會有問題啊?」

雖然這個女人有點小聰明,卻不如何菲看事情那般通透,因此我沒有將自己的盤算全都告訴她,只說:「妳就裝做什麼都不清楚,等我的指示,然後我們就分批離開。」

她點點頭,沉吟片刻,忍不住問道:「阿鏡,你愛不愛我?」

我一愣,隨口回答:「妳愛劉羈賓麼?」

「……劉董當年,也是愛過我的吧?」周圓苦笑著說:「你呢?身邊有過那麼多女人,青鸞、何菲、白燕燕……或許外面還不乏別的『紅顏知己』,像我這樣一個四十歲的老女人,倘若沒有孩子,你又怎麼會要我呢?」

我覺得這樣的話題異常尷尬,也不確定該如何安撫她,只有保持緘默。

見我沉默好半晌,周圓幽幽地說:「男人就是這個樣子,女人即使付出一生,也換不來持久的憐愛。因為我很快就人老珠黃、容顏凋敝,而那個時候,一定會有更美、更年輕的女人走到你面前,然後便註定如落幕的戲子一般退到幕後,轉瞬被人遺忘——來來往往這幾年,你身邊多少都是這樣的故事,女人面對這樣的命運,我若看不透,便遲早死無葬身之地……所以,我想你可能還有安排,我可不年輕了,生下孩子之後,可能你就不要我了。」

「我——」聲音一如鯁在喉頭,這樣難以為繼的感覺,讓我有些難堪,即使她說的話很不中聽,卻完全是我前不久的打算。

那時狀況不一樣,何菲還在我身邊,而且周圓也未傳出有孕的消息。

只聽她又接口道:「阿鏡,你曾經對我說過,因為我很像一個人,所以你永遠會在心中留一個角落給我。」

聽到這樣的說法,我霎時一呆,繼而搖搖頭:「對不起,我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了。」

周圓有些沮喪,澀聲嘆息:「怎會還不記得呢?只不過……記得又能怎樣?」

我看著她,那顫抖的瘦弱肩膀,現在會覺得如此無依和無助,都是因為種種的不確定,究竟是個大齡婦女,女人四十一枝花,但要比起芳華正盛的燕燕和青鸞等人,她其實是自卑的吧?或者,更怕我會拋棄她?

這樣的認知,其實我不是不明白,卻總強迫自己不要太輕易相信別人罷了。

話說回來,即便利用她埋伏在劉羈賓身邊,但能將一個女子迢迢從別處帶到岳父身邊,設計娶她進門,還讓她懷上身孕,以前也承諾過什麼,或許過去總該是愛過的吧?總也是曾經愛過的吧?只不過是後來厭了、膩了、想物盡其用了而已吧?

她絕然微笑:「面對你一次次的利用,我都可以忍,甚至,我可以傻傻地去配合,只因為我愛你。我以為,就算是鐵石心腸的人,也會被感化,因此我希望可以用自己融化你心中的冷,雖然,真的好難。曾經差一點,我以為自己成功了,兜兜轉轉一大圈之後,我們之間又回到了原點。一切都沒有變,我依然愛著你,而你,也依然利用我對你的愛,將我操控在手中。」

她的話,使我心裡湧現一股酸澀,看著她不得不忍著痛苦,將淤滯的話全盤托出:「阿鏡,只有我自己辛苦去愛,卻沒有回報,這樣真的很不公平……」

那雙清冽的黑眸灼然地凝視著我,臉上是深重的表情。

沉了沉嗓子,我低聲開口:「我都知道……對不起,一直以來,讓妳如此委屈。」

「算了,什麼都不用說了。」她淡笑:「我累了,假如沒有這個孩子,可能都不想再繼續愛下去了……」

我忽然覺得頗有罪惡感,終歸有了自己的骨血,也打算收了留在身邊,那還要算計什麼呢?

我不禁摟住她略顯福態的腰身,讓這個溫馴、畏怯、蒼老又疲憊的女人,窩在自己懷中,在她額角輕輕吻了一下。

從一開始,當青鸞和何菲鬥得天翻地覆的同時,周圓卻驕傲而堅定地站在我面前,觀眾已從緩緩拉開的華麗的大幕背後,嗅到了一絲關於險惡的、陰謀的氣息。

失去了何菲,看穿了青鸞,使得我全面改變自己的一些看法,我明瞭需要珍惜什麼,也願意為此付出代價,雖說齊人之福的打算依然顯得有點自私,可我承認自己是個博愛又薄情的男人,誰愛了我,或誰礙了我,我都想要一一回報。

驀地,腦海中忽然浮現一句話:「永遠別乞望有人因為愛你而給予你什麼,這世上的一切都要靠自己去做、去爭、去設法,永遠別忘記!」

靈光一閃,我不禁懷疑這是否是幻覺,可迷離的光影慢動作一般,掠過我的眼前,帶出涼薄而虛無的朦朧感。

這話是誰說過的?

答案呼之欲出,然而,我卻仍然無法看穿記憶背後的真相。

——即使永遠不會忘記,永遠被這份記憶啃噬,即使人與人之間,已永遠的刻上了一道無法痊癒的傷口……

——後悔?既已選擇了這條路,何菲和劉羈賓都死了,又怎能後悔?

——如有悔者,必因悔而亡。

沒有人會平白無故為自己做任何事。

原來這涼薄世間,最後伴在身邊的,卻還是愛著自己的女人,那像一道道枷鎖,將我們緊緊地扣在一起。

被愛是一種不折不扣的福氣,得之我幸,得不到纔是應該的;把希望寄託在別人的施捨上,這樣的人活該死無葬身之地,假使我能給予,必然是曾接受過餽贈。

猶記得這樣一個夏夜,我和周圓倚在陽台的欄杆旁,侃侃而談,城市的燈光在深紫色的空氣中,交織成絢爛的圖案,涼風緩緩吹過,我們相擁著,在風中佇立無言。

也有可能出於這樣的原因,所以我會想那啥吧?

我經常也想:爲什麽以前遇到這麽多女人,除了青鸞,我都沒有能修成正果呢?

也許早些年是因爲年輕,覺得沉不下心來,真正的好女人,也因爲年輕時不懂得相處和忍讓,而沒有把握機會,因此婚姻多半成了錯誤的決定。

我不禁碾磨周圓的唇,她也回應著我的吻,終於蜷縮在我懷中,慢慢從抽泣轉為喘息,又怕太大聲被聽見,於是努力壓抑著呻吟,像討好主人又被踹了一腳的貓咪。

星月無光,以地為床,兩方心思。

迷離的夜裡,無端的妖詭與誘惑,引發了久違的激情,邪呢的氣氛更引發心底的慾望。

幽暗寂夜,卅多樓底下傳來的仿似遙遠的老粵劇那「咿咿呀呀」的呢噥唱腔,她仰頭瞥著斑駁的光影,細不可聞地輕歎了聲。

只是這樣什麼也不想的日子,大概也快到頭了。

可是對我們來說,性愛從來都不是低俗的事情,和生活一樣的道理,好好地生活,寄托著彼此的盼望;好好地做愛,熱切地享受,也是感情維繫穩定的必要因素,成家的人都該知道,女人真的是需要肉體撫慰的。

這可不是什麼難以啟齒的事,不過我們都沒有開口,一切是如此自然而然,毫不掩飾的情愛,使我甚至可以聞到空氣裡升騰彌漫的……荷爾蒙的味道。

她的手抵在我的胸膛上,緩慢地貼近,隔著薄薄的衣衫,將我如同包著烙鐵的絲絨緩緩裹住,夏夜裡滾燙的熱度透過來,灼得我倏地有些無措。

我以溫柔、狂野、不容拒絕的吻,咬開她領口的釦子,周圓懷孕之後反而瘦了點,下頜顯得有些尖,呼吸連同獨特的女人幽香,隨著滑溜的舌尖灌進我口中,下一刻,我更蠻橫地壓過去,不容分說奪過她的舌肆意挑弄,津液流動,炙熱的夜猶如火焰,處處點燃無聲的情慾。

模糊中,她咬著下唇喘息著,那柔弱的呻吟,使得曖昧的氣息充塞了狹小的陽台空間。

雙手順勢由肩而下,撫向她的翹臀間,不能怪我急色,或者不疼惜孕婦,而是她也想要,冰涼的玉手撫摸我火燙堅挺的下頭,忙不迭扯開內褲抵著那兒摩擦,那潮濕軟滑的觸感,使我更為熱血沸騰。

即使,在陽台偷情似乎大膽了些,但誰都都顧不得了,夜半摸黑並不容易,當我順著她的引導進入的同時,她已然發出紓解的悶哼,攀著我的肩膀上下套弄起來。

沉淪於性事並不難,在形形色色的愛和失望裡嘗到酸甜苦辣,不如放棄對於虛偽婚姻的憧憬,所以自然會有happy ending。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青青的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白燕燕
2010/05/20 23:34

白燕燕目前是比較善良的角色

但故事情節不到最後

誰也不知道白燕燕又會爆出甚麼令人瞠目結舌的情節出來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20 23:50 回覆:
嗯,妳好像有預言的特質,這篇小說的設定,本來就是打算驚嚇讀者。哈!

青青的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沒有一個是好人
2010/05/20 14:31

鸞   這小說為何沒有一個是好人

都是心機深沉又縱慾又貪財的壞蛋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20 21:35 回覆:

這個嘛,每個人的行為或者心態都不一樣,假如以單純的「好人」或「壞人」來區分,中間的灰色地帶就明顯多得多了。

起碼,白燕燕是比較無辜的一個,其他殺人或惡質害人的幾個角色不算,單以男主角來說,許多時候他也相當掙扎的,可惜,當人失去理智的時候,就會幹些禽獸不如的勾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