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藍色的神話-15
2006/08/17 23:02:16瀏覽924|回應0|推薦15

也許總有一種年紀,會讓人惦念著「人究竟是為什麼而學習」這個十分抽象,又和自己息息相關的問題。

當然,很多時候,除了考生勉為其難會回答幾個理由之外,其他人總是把這類的疑惑擠到現實無法探詢的角落,而現在已經逃過學習陰影的高中生們,坐在只比他們大上一歲的大學生旁邊,希望他們能給自己一些答案。

這是巫家的頂樓,擺滿了許多黃皮書和車縫書,陳舊的書櫃和書籍散發出一種舒服的氣味,原來書香並不是一種屬於古人的幻想。

五個人就著兩張小几,坐在地板上,正忙著研究高三的幾門課程。

六十燭光的燈泡,艱難地穿透這些年輕人身體之間的縫隙,落在一個清秀少女的臉龐,映出她低垂的長睫毛和高挺的鼻樑,還有那纖巧盈白的手指,一股清淡的肥皂香氣柔柔地撲面而來。

在她的前方攤開了一本數學題庫,而她微蹙的眉頭,則讓人十足憂慮;穆行雨和陳建龍分別一左一右坐在巫昭雲的身邊,當他們七嘴八舌在解說幾道數學題的時候,她會笑著低頭,用略帶陶醉的誠懇態度來傾聽,嘴角的弧度時大時小,讓那些拚命討好她的大學生們,感受到一股六神無主的暈眩。

巫瑤和王懷楚坐在一邊,兩個人默然地看著書房另一頭,他們似乎想要打破這種尷尬,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忽然,巫瑤說:「你真不應該帶這兩個傢伙來。」

「什麼?」

「我說你是自找麻煩。」

王懷楚聽不懂,便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巫瑤一臉的不耐煩,把課本隨便摔在桌上,然後道:「你不懂就算了。」

王懷楚見他不高興的樣子,問道:「除了數理以外的科目,我可以教你……有沒有什麼想要問我的?」

「問你也沒輒,蠢死了。」

「哦。」

王懷楚沒好氣地不知道為什麼巫瑤發起莫名的脾氣,只記得那晚上,穆行雨和陳建龍兩個人爭著和朝雲說話,氣氛也有些異樣,乾淨、純真又美麗的朝雲,本來就很吸引人,看見他們兩個大男生著迷的樣子,彷彿應了那句話:太美麗的女人,以及喜歡看她的男人,兩者都是有罪的。

那天晚上,當穆行雨和陳建龍都回家之後,朝雲微笑著對他說:「王大哥,你的同學還真有意思。」

「他們兩個教妳一個,會不會分心啊?」

「怎麼會?」朝雲道:「分心的是他們,可不是我。」

外面的天氣陰沉沉的,雖然沒有下雨,可水氣卻彷彿跑到她的眸子裡盪漾。

到了第二天,在上共通的國文課前,王懷楚看到陳建龍走了過來,他詫異地望著陳建龍,這還是他第一次跟他攀談。

教室裡一下子安靜下來,陳建龍彷彿有些不好意思,他吸了口氣,用一種很特別的嗓音說:「懷楚,」就在這樣的甚至有些神聖的靜默中,很古怪地說:「謝謝你介紹我去當家教。」

上課的時候,王懷楚仍在回想陳建龍所說的話,到了下一堂課,陳建龍去上選修的課程,王懷楚則和穆行雨一起上英文課,他忍不住把這件事告訴不在同一個班上的穆行雨,他的反映令他意想不到:

「阿龍喜歡朝雲。」

王懷楚一臉詫異:「你怎麼知道?」

既是同學,又是老朋友,穆行雨一臉無可辯駁的模樣,略微喪氣地咕噥道:「她長得挺可愛的。」

「是啊。」

誰知穆行雨開口竟然有些帶刺:「真要命,以前我真怕哥們彼此傷了和氣,沒想到就一個女孩子,馬上讓他什麼成見也沒有了。」

王懷楚覺得穆行雨話中有話,本來還想問他些什麼,但他總有種感覺,很多事情,不說清楚還比說白了來得好。

後來不知是巧合還是什麼地,他有了幾次與陳建龍交談的機會,一次是上體育課的時候。

同學們都在露天上課,偌大的地盤用鐵絲網圈成了幾個牢籠,大家就在裡面活動,那感覺很像他以前住的眷村,有著明顯隔絕外頭的竹籬笆。

男生籃球場旁邊,大概一公尺開外的距離,就是女生練習籃球的場地,這是個保守的年代,男生和女生得分開練球,有的時候,女生的體育課會讓教官上,因此王懷楚總是猜測,很可能就像健康教育老師幫他們講解男性生理構造一樣,在這同時,女孩子們也在探索屬於成年女性的秘密。

不少男同學上課的時候,不是眼睛一個勁兒的往旁邊瞟,就是奮不顧身地英勇表演,想要引起旁邊女孩子們的青睞。

偶爾女生的球會飛過一重隔網,落在男生這邊的打球場地,有些人就會虎視耽耽地守著球,想要趁機與長相好看的女孩子搭訕幾句,再依依不捨地把球完壁歸趙。

不過,多半的情況,是男生習慣故意把球扔得老高,飛到球場另一邊自己心儀的女孩子身邊,而女生那邊也會有幾個春心撩動的,一臉紅咚咚地偷看是誰丟了顆球過去,有時還起哄,王懷楚總覺得看這情況,還不知誰釣誰呢。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