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鸞(卅三)連串謎團
2010/05/12 21:56:52瀏覽463|回應1|推薦24

    

             

大約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處理,夜色迷茫中,我最愛的女人,被池金獅弄成一堆死肉,裝在一個黑色垃圾袋給運走了。

衛生間、走道、酒吧裡面任何的血跡,或者是可能的指紋,應該都會被一一抹去,尤其在池金獅走了以後,留下來的那個人,雖然從頭到尾都沒有開口,但我就是知道那是誰。

霎時,我又聞到一股很強烈的汽油味,那個人潑灑汽油,肯定就是要焚毀第一現場!

轉念一想:現在的科技這麼進步,沒有在此焚屍,想必是打算故佈疑陣,弄一個第二現場,而為了確認沒有人知道一切,也確定指紋和所有可能的皮屑、毛髮、纖維等等,甚至是我和何菲藏在這裡的一些秘密,都要讓警方不容易辨認。

這附近人煙稀少,因此燒了更是方便,因為這間酒吧位置偏僻,又是鐵皮屋,用汽油悶燒起來,要很久纔會有人發現。

我見那人關燈之後,曉得就快要點火了,連滾帶爬地從廁所隔間跑出來,只可惜何菲的手機雖有錄音,卻被他們拿走了,我在忙亂中也無法思考自己日後該怎麼辦,便往後門奔竄而出。

就在那一刻,酒吧裡面已經悶燒起來,夜色中看不見那股黑煙,前面的鐵柵門早已拉下,我沒有繼續逗留,連忙逃出小巷,往大街上跑去。

到大街上攔了輛車,我剛坐上沒幾分鐘,就遠遠瞧見火光沖天,警笛和救火的警示鳴叫,響徹了雲霄。

戰戰兢兢地回到了家,周圓沒有打手機給我,所以青鸞想必仍未歸來,我知道憑自己的智商,實在是猜不出這些爾虞我詐的真實想法,深深歎了口氣,梳洗完畢,沿著樓梯走到大廳,看見陳嫂正在打掃衛生,瞧見我走過去,忙垂手而立。

「先生。」

「先生?」我微微一笑,「難道妳不知道我叫什麼嗎?」

「太太說叫您先生,那就是先生了。」陳嫂很恭敬。

「太太?」我笑了笑,又問她:「妳知不知道這家的『老爺』是誰?」

見了我扭曲的表情,陳嫂說道:「我們做下人的,只要守得自己的本分,做好主人家交待下來的事就可以了,不用管太多。」

我笑了,坐到她面前的沙發上:「那妳的『同鄉』呢?給妳酬勞的,會不會讓妳想要吃裡扒外?」

陳嫂一臉驚恐,我想她明白我的意思,曾經無數次猜想,除了司機小陳,每天和我生活最接近的陳嫂,願意當何菲的眼線,是否也為了青鸞盯著我,要不然王表妹來家裡跟我偷情,還有誰可能會知道呢?

池金獅以前敵視我是為了青鸞和何菲,後來的引爆點,必然是有人把王裕美來家裡的事情透露出去,因為隔天王表妹撲朔迷離的跳樓自殺,時間點上太過於巧合,所以我對於這兩件事,有了些許的判斷和猜疑。

我見這個老嫗的神態緊張,明白身為僕婦,她領那麼少的薪水,伺候我們夫妻和劉羈賓與周圓,察言觀色久了,自然也會成為青鸞的「無間道」搞反間那一套。

但我又能怪誰呢?從我發生車禍失憶以來,歷經快要五個月了,就死了四個人,何菲死了,王表妹死了,另外兩個陌生人,一個是前任女佣,還有一名無辜倒楣的男司機。

於是我忍不住問道:「陳嫂,那兩個在車禍中跟我一起出事的人,叫什麼名字?」

她想了想,本來不願意開口,最後還是小聲地說:「前一任女佣叫田蜜,司機是吳影……」

「田蜜?」沒印象,我在唇間咀嚼這個女人的名字,卻在下一瞬愣住了。「吳影?」我記得這人,對他的姓名反應強烈,連忙追問道:「妳是說,在那場車禍裡面,另一個死掉的司機名字叫『吳影』?」

見到我激動的模樣,陳嫂很是害怕,小聲地囁嚅道:「警方來調查的時候,我聽太太說的……」

不,不對,青鸞一次都沒有說過這個名字,而且陳嫂和她過去一直避免提及此人。

「吳影」這個名字我聽過三次,一次是安光正說:「吳影是公司的業務工程師,以前是何菲的未婚夫——」

何菲也說:「吳影是以前的男朋友——」

王表妹那天說的是:「吳影是何菲的『小狼狗』,也是青鸞的『二爺』。」

怎麼到了現在,吳影竟然是那場車禍死亡的「司機」?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卻聽陳嫂澀聲說道:「劉先生,都怪我多嘴,假如太太問起來,請別告訴她是我講的……」

我憐憫地望著這個老女人,她只是個局外人,卻為了微薄的薪資,在這兒對我低聲下氣地懇求著,於是我只能苦笑著說:「也好,妳什麼都不知道,我曉得就行了,青鸞回來之後,妳也別跟她提,咱們就當沒聊過這回事。」

陳嫂的手輕微地抖了一下:「好的。」

我想起自己在浴室的那堆衣褲,除了沾到些許髒汙,還有一些汽油味道,連忙吩咐她:「晚上把髒衣服洗洗。」

我見這個女佣應聲走回廚房,忙著幫我拿熱好的晚餐去了,只能搖搖頭往飯廳走。

周圓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見到她微微下垂的眼角,驀地發現:她其實很耐看,身材豐滿、皮膚滑潤、一點也不顯老,姿色雖說比起青鸞、何菲、王裕美都差上一個等級,與白燕燕的青春美貌根本無法相比,可是那成熟婦女的風韻,就像一只熟透多汁的桃子,等著寂寞的男人去採擷。

見了我,她隨口說道:「都九點多了,所以你一回來,我就讓陳嫂去弄點小菜。」

「嗯。」

「他……還在睡。」

我看著這個女人,想起方纔與陳嫂的對答,問道:「妳見過吳影嗎?」

「吳影?」周圓顯得有些詫異:「怎麼會聊起他?」

我連忙追問:「妳曉得些什麼?」

周圓回道:「也就一個業務工程師,後來不曉得犯了什麼錯,被調到青鸞手下,後來擔任她的司機,沒想到上回出車禍死了……」

「妳知不知道他跟何菲的關係?」

「何菲?」周圓想了想:「吳影是她以前的男朋友,後來因為那個視頻,鬧了一整天,所以你那時很不高興,就要求安經理把他從業務工程部調走了。」

安光正?安光正是我的小弟,我用自己的派系修理這個吳影,想必有些緣故;畢竟,何菲是我的女人,我不會容忍她有個「男朋友」或「未婚夫」來礙眼。

但是青鸞?既然明白我對此人很忌諱,她故意接近這個吳影,是不是別有所圖?

當時,我幾度想要詢問何菲,關於吳影和她們之間的事情,但是何菲一臉不在意的模樣,青鸞也不可能提及,就這麼被唬弄過去了,導致我本以為和青鸞偷情的男人是吳影,卻沒想到,真正與她有染的卻是池金獅。

在我發呆的同時,陳嫂將五菜一湯送上桌,周圓幫我添了白飯,送到眼前。

我抬眼看她,這個徐娘半老的女人,那溫情渴望的身姿,就這樣在我身邊待著。

我貪婪地呼吸著自她身上散發出的女性味道,沒有香水味,也絕對不摻雜脂粉香,和何菲或青鸞不同,也跟王表妹的氣味不一樣。

有些什麼東西閃過腦海,一瞬間,我正在疑惑自己想起了什麼,但依稀又記不起來,只能望著周圓,想著:劉羈賓夜夜溫香軟玉抱滿懷,真是個幸運的老怪物,有這樣的好女人陪著,整天吃喝肏,也猶如升上天堂——

或許,我這樣的男人想法太過於粗鄙,幸福的人首先要有個健全的心態、所以我失去了何菲,回憶起今晚她被殺的場景,心中痛苦地回想,這些都是自己活過的證據。

手中夾著的排骨,跐溜一下落到了桌面上,黏黏的糖醋就這麼沾在箸尖,滴到碗中,嘴裡酸酸澀澀的想吐。

因為開著的電視,正在播報幾個意外消息:「今晚八點左右,東莞市郊的環快道路上,一名台灣籍人士池金獅所駕駛的XXXX吉利美洲豹小客車,失控高速撞上橋墩,導致車毀人亡。依據警方初步調查,死者車中另有一具女屍,目前肇事原因和相關問題,正待勘驗中……」

我傻在了當場。

池金獅死了?何菲的屍塊被發現了?

或許是因果報應,更有可能是新一波的陰謀,怎麼會有如此的意外?

我正注意看著電視新聞報導,在跑馬燈的文字之中,也看到了那間酒吧燒毀的消息。

一連串的意外發生,看似不相關的事故,無論是誰的死,都好像醞釀著什麼可怕的計畫……

周圓緊張地問道:「阿鏡,你怎麼了?」

我怔怔望著她幾秒鐘,於是扯了扯嘴角:「現在,只剩下我們了。」

周圓一眼茫然,然後說:「沒想到啊,池經理竟然會出車禍,但是新聞報導裡面說的女屍,那又是誰呢?」

是啊,誰呢?以後的事誰又說得準?我在意的女人死了,重要關係人也死了,那估計接下來不是我死,就是其他人該死了。

我看著她,終於下定了決心,握著她的手說道:「周圓,按照最初的計畫進行,我們就這麼幹吧!」

周圓愣愣的瞧著我,眼底帶著一抹憂慮,卻仍舊不覺點了點頭。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嵩麟淵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全臺詩中也有情色
2010/05/13 10:39

在墓仔埔狎妓,寫一大堆詩給妓女,

妓女死了,還去掃墓.

我在愛詩網的參賽部落格中有文,歡迎點閱.

如蒙 您投票支持,更是我莫大的福分.

票選網址

http://ipoem.cca.gov.tw/poem/mm00041706/showBlog.html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5-13 20:34 回覆:
建議在留言板上貼連結,我已經留話過了,每天都有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