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鏡射(夜有所夢系列):春眠(慎入!)
2010/04/12 02:03:04瀏覽1086|回應0|推薦41

引用文章我最近在做什麼怪夢?(慎入!)

這篇小說出自我的某個夢境,其中形象相當詭異,我變成一個史上知名的太監,那種感覺十分噁心,但奇怪的是,我對此相當不解,思來想去,便完成了這個短篇。

雖然夢中在清朝末年,小說還是讓我改為現代了,至於夢境,茲節錄如下:

【夢境提要】我變成一個男人,有七個老婆,但我不是韋小寶,而是李蓮英(聽說他搞了很多菜戶,可是一個閹人,有女人又怎樣呢?誇張的是,我還覺得很神氣,天天逐一去拜訪每個妻子,然後摟著她們睡覺……詭異的是,我們都在睡覺!夢裡繼續睡覺的夢……我想這蠻奇怪的吧)。

今晚,下過小雨之後,院子裡的茶花落了滿地。

驀然想起,我喜歡唐朝的詩人孟浩然,而對於他的作品,最熟悉的詩句,當屬那首《春眠》了。

喃喃低吟著詩句,我在思考著古代詩人的心境:「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是啊,「花落知多少」猶如夢囈,經過一夜的摧殘,花兒都少了點姿色。

那麼今夜的我,應該與誰共眠呢?

我穿上最喜歡的內褲,同時也是小七最喜歡的淺紫色,短而緊地包裹著我的身軀,夜色之中,我的皮膚略顯蒼白,或許到了夏天,真該去海邊曬曬太陽,並且利用時間上健身房,先把胸肌和手臂練得結實一點,或許更能吸引女人驚嘆的目光。

春天的晚上有些涼意,沖澡之後,我並沒有穿上睡衣,只有腳上踩著一雙白色的兔毛拖鞋,搭配淺紫的下身,自戀地站在穿衣鏡前面;幽暗的燈光下,我看起來是那樣俐落、那樣灑脫,一如往常情人們稱讚我的:「帥哥,你真好看!」

當然,我也會望著那些既美麗又聰明的小妖精,先和她們聊聊詩詞,接著在燭光晚餐和朦朧月色下,引誘她們住進我的單身公寓。

所謂的妖精,就是舉凡任何姿態,都能震攝住男人心靈、目光、肉體以及欲望的女子,她們每一個都如此吸引我,所以我一共結識了七名女孩,有的嫵媚,有的艷麗,有的嬌俏,有的純真……各種丰姿,都讓我神魂顛倒,無法抉擇,只能天天周旋其間,把自己的愛情分成七個等分。

我知道自己很多情,一個男人愛得太多,這份感情就會顯得太廉價,因此我應該沒有愛上任何一個女人,只是迷戀她們不同的美罷了。

相對而言,她們卻只愛著我,被眾多美女所愛的時候,我的心中就會覺得很充實,從星期一到星期日,我將每一天分給了她們每一個,這是屬於我的慷慨,也是我不得不為之的吝嗇。

今天是禮拜日,一個星期的最後一天,我把夜晚留給了暱稱為「小七」的那個少女,我愛看她穿著白色的蕾絲內衣,躺在潔白的床褥中間,抱著她就像雲絮一般舒坦,可惜她始終有些沉默、冰冷而疏離,總是不願意聽我說話,但我願意給她無比溫柔的呵護,甚至於爲她吟詩。

她也曾經溫柔過,像四月的風,也像隆冬的暖陽,當我那天向她問路的時候,她臉上的微笑,霎時讓我停止了呼吸,那麼美好,更是那樣友善且體貼。

「《春眠》是一首好詩。」妳說。

「是啊,夜裡聽見花落的聲音,早晨迎向啾啁的鳥鳴,孟浩然是個懂得享受生命的詩人。」那時她躺在我的臂彎,身上就只穿著那套純白内衣褲。

「你長得高大健壯,我還以為你喜歡戶外活動,沒想到你這麼溫文儒雅,懂得古典詩詞,真是特別!」

「哈哈,原來妳根本就不瞭解我嘛!」我被妳逗笑了。

多少個夜晚,我和小七躺在我們的大床上,我擁着她、她賴着我,彼此的肌膚緊貼著,我用溫熱的胸膛來暖和她,呼吸著她女性的芬芳氣息,讓她感觸我跳動不已的生命力。

然後,我會虔誠地趴在她腳邊,如同品嘗聖禮般恭敬地捧著那對小腳,看著她玉白柔和的足弓,踩在我的掌心,然後我會吻遍她全身,直到喘息的熱氣侵犯著進入她的香唇。

我想我是個壞男人,可是女人就喜歡這種調調,無論是空虛的少婦、熱情的大學生,或者是無比溫柔的上班族,都如此臣服於我。

寂寞是難熬的,每天晚上,我輪流陪著她們一一入眠,無論是身體或心理上,都要在相守的無盡夜晚,使她們感受到完全的放鬆,在短暫的時刻,忘卻日常的、煩人的工作和學業問題,即使她們總是羞赧地避開我的目光與探索,一如鴕鳥般把頭埋入床單,但我亮如火炬的目光,絕對能將她們燃燒起來。

不論如何冰冷的女人,我總可以感受自己的灼熱將她們融化,混濁滿溢的慾求,使她們渴望被我所充實,那種使我感覺滿足的睡眠,一絲絲、一縷縷地散發出來,朦朧著煙霧般的浪漫氣氛。

「睡得舒不舒服?」我總是這麽問她們,努力達成她們的願望。

我明白自己的壞,可也不忘盡量溫柔,每晚都祈禱黎明不要來,而聽見早起的鳥兒啾啾地唱著歌兒,整夜的快感也能在一晚的享受之後無限放大。

載浮載沉的床上,擁有我們的夢,或許我們都快樂得早就遺忘了無夢的夜晚。

在微涼的風中,我可以藉由擁抱和親吻,感受她們永恆的溫暖與愛情。

我開始梳理妳糾結的長髮,小七總是這樣不會照顧自己,或許是人還年輕,所以小細節方面,必須讓我幫忙注意。

雖然妳外表出衆,卻像我其他的六個女人一樣從不出軌,我知道以前圍繞在妳們身旁的男人很多,那些虎視眈眈的傻瓜,每每想要把妹的時候,發現妳們的身邊早就有了一個我,都恨不得立時將妳們吞入肚腸。

我本來是恐懼失去愛情的,因爲男人長得如何,並不能讓女人真正死心塌地,因此我讀詩,我學習優雅的作風,我無法不對著妳們天生的美好心靈,感到自慚形穢,但是妳們仍然選擇了我。

在我過去一個人度過的清冷夜晚,現在屋裡都有了溫馨的氣息,因為妳們全都住了進來,在我的公寓之中,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地方,靜夜寂寂的時分,我原想省下半個夜讓給其他人,但是今晚爲了妳,我的小七,我會把溫熱的體溫只留給妳。

我們雖然同居,但妳們總是會等在家裡,像是一個個盡責的妻子,無論晴雨、不管閒忙,都能準時等在那兒,讓我感受滿心的歡喜。

小七是最後一個住進來的女孩,她非常懂事,時常跟我一起讀書上網,或者陪我在廚房裡忙進忙出,我以爲這就是婚姻,一種彼此相屬的心靈交契,而世俗儀式僅隻是心虛的再度確認,所以妳可以接受和其他女人一樣,繼續留在我身邊。

每個女人都說我看起來很憂鬱,我想憂鬱的男人都有一種特質,那是獨居者培養出來的寂寞,所以妳們都喜歡來這兒找我,最後也全都住了下來。

我要感謝妳們帶給我的歡笑與喜悅,空虛和無助已經消失,只要我們能躺在一起共眠。

或許我忙著工作,下班後纔能來看妳,還得一分開就是六天,妳會感到無比空虛,不僅是肉體的,也是心靈的,我渴望妳的氣息、妳的味道,因此我時常偷偷跑去看妳,反正她們都被我瞞在鼓裡。

那一天,我抱著星期六的她,一起摟在被窩裡睡覺,浸沐在小六特有的髮香之中,靜靜地回憶往日的記憶,妳罵我無恥,說我竟然有別的女人,鬧着不依,連我的話也不聽了,那幾天我在妳門外等著,好說歹說、連哄帶騙,總算把妳安撫下來。

那是個春風柔和的黃昏,一如初識的那天,妳穿著制服,走過熱鬧擁擠的街道,臉上是甜美的笑容,我跟妳問路,斜陽穿過妳的黑髮,我的手也顫抖起來,心底悸動著強烈的慾望,就那麼一眼,我知道妳愛上我、發狂地想親近我,所以我問了什麼,妳都會意亂情迷地微笑,在我瘋狂的夜裡,妳是我最後想要擁有的女人,我知道我們一見鍾情,所以常常揉得自己胯下一片酸麻,對著妳的照片堪堪撫慰心靈。

但是空虛依舊在肉體繚繞,我恨妳父親的態度,他那樣防備的詢問,好像得窺我心底的企圖,隔閡倍增我的空虛,我深切渴望妳的音容、氣息以及彎起的眉眼,見不到妳使我憤怒而渴望,我的心在孤獨之中,又變成一隻猙獰咆嘯的野獸。

我很清楚妳的日常作息,也見過妳家後牆的衣架,妳的內衣都是純白的,看見那些私密的衣物,使我心底感覺沸騰的麻癢,我貪婪地跟隨妳上下課的步伐,而欲望的巨獸依舊吐着泡沫,熱切期待吞噬些什麽,我要妳穿著白色,躺在我公寓的大床上,然後我就能把星期天只留給妳。

那個夜晚妳竟然沒有馬上回家,而是和一個傻不愣登的臭小子去麥當勞,他親吻了妳的芳唇,摟住了妳的肩膀,使我憤怒不已;我氣,可是更想妳了,小七,我美麗的少女,絕對不可以同那樣低俗愚蠢的學生混在一起。

這時已不再是肉體的思念,而是心靈上要命的寂寞,我用相機與手機拍攝著妳所有的姿態,接著儲存在電腦之中,天天望著,妳成為我每個夜裡的夢魘。

我想知道妳的心,想找尋在妳的日常生活中,能有我永遠存在的痕迹。

所以那天下午,沒有人發現的時候,我翻到妳家裡面,進入了妳乾淨整齊的臥室,看見了妳的書桌,妳的衣櫃、翻看妳的抽屜、妳的日記。

妳的私人物品就像妳本人一樣完美純真,妳不崇拜偶像,不迷戀明星,也不看漫畫,妳用功地閱讀課本和參考書,連什麼幼稚或低俗的壞習慣都沒有,妳寫該寫的東西、放該放的物事,然而我還是找不到自己的影子,這一如熱火般燥動的心,早就爲妳起伏不定。

我不知道該慶幸還是後悔,讀著妳的日記時,我一直不知道妳竟然如此孟浪,一壘和二壘都已經失守,裡面寫著別的男人的名字,當我讀完妳到今年春天的日記,我剛翻了幾頁,幾乎以爲看見的是妳我的心情。

偷窺别人的内心世界,真的非常刺激,帶著忐忑與喜悅,我逐頁地翻看著日常生活的小小記錄,兩心終能如此親近,但我還是懷疑自己究竟瞭解妳幾分,不知妳是否戀我如昔?真否愛上了我?是否我勾起的嘴角很帥氣?

我唯一有把握的,就是妳悠然入睡時,躺上的這張床,下午讓我撫摸了好一會兒,有了我的體溫熨燙過,而妳的幾件衣物,那晚竟夜與我同在。

可是,翻了大半本日記,我的心中如同吞下了滿腔的酸醋,多少日子妳反覆記述著那個男同學的事情,欣賞他的用功、喜歡他的小聰明、他的籃球打得好,還說他在社團多麼風光,這些讚美使我心中憤恨不平。

那個又瘦又矮、毛都沒長齊的小鬼頭,哪裡有我的成熟穩重?哪裡比得上我的學識豐富?我有車有房,又高又帥,爲什麼沒有寫到爲我心動的描述?

誰不喜歡自己讓人愛得死心塌地?

可妳的少女心思卻有了驚人的轉變,妳喜歡那個男孩,下課後常常跟他在圖書館、社團教室、麥當勞的座位上,讓他碰觸妳、吻著妳、愛撫妳,真是淫蕩!

那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實,看着那幾頁日記本,我燒紅了雙眼,妳如此絕情、這般戲耍我,我的心全碎了。

我痛苦、掙扎、悲憤,不敢相信在眼前滑過的字句,可它們那樣真實,又是如此觸目驚心,妳移情別戀了,我只能想方設法來重獲芳心。

妳的記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我心中的痛,讓我頃刻間化作禽獸,腦海中反覆思索著報復,我無法接受妳的小兒女心境。

妳殘酷!妳無情!妳下賤!妳不知羞恥!

不過短短的幾分鐘內,妳在我心中的印象完全改觀,我知道,一定要立即擁有妳,教導妳正確的方向,妳應該跟從我,欣賞藝術和思想的極致,並且明瞭到春天的夜晚,愛人們彼此相擁同眠的快樂,是妳必須體驗的世界。

我疼惜妳,也喜歡征服妳,當天妳從學校下課,我開車跟妳問路,然後用藥迷昏了妳,將妳帶回我的公寓裡。

脫光的女人並不怎麼美,所以我讓妳繼續穿著純潔的白色內衣,妳無法否認,我曾經讓妳經歷過無數次的性愛高潮。

我展示自己強壯迷人的體魄,妳喘氣、呻吟、哭泣、扭動,最後甚至求饒著,但那都是再美好不過的遊戲,妳我獨享的領域,已經超越了妳曾經的想像,小七,妳現在一定也在夢著那晚最初的歡樂。

最終妳放棄掙扎了,妳閉上了雙眼,嗚咽著說要回家,可這就是妳我的家啊,妳還想回哪裡去呢?

早知道這樣,見到妳的那一日,我就不該讓妳逃脫了,我訴說著對妳的思念,猜測妳喜歡相摟或相擁的姿勢,讓妳難耐地叫喊出來。

在往後漫長的歲月中,我不知道該如何與妳共享肉體之歡,我們相識兩個月了,從春天的開始到現在,過了六十多個甜蜜的日子,而愛情成了激情,我回家的每一天,推開門的那一刹那,爲妳朗誦詩句,或是一同入睡的時刻,我依舊笑容滿面,像以往那樣,從不嫌棄妳的冰冷,雖然保存的溫度必須在零下,但我喜歡現在安靜而溫馴的妳。

我不怪妳,甚且還幫妳闔上雙眼,妳最後說的一句話是:「不要!」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我無法阻止自己的雙手,當妳泉湧的鮮紅噴灑在白色的床單上,上頭有我自瀆時留下的淡黃污漬,我的熱情用妳的生命來報償,就如同其他的愛人一樣。

一如往常,我努力洗滌妳們的身體,每一寸肌膚、每一根頭髮,都被我細心處理過了,不會有氣味,也沒有老去的皺紋,妳們將永遠年輕而美麗,一如初識的面容,那些憎惡的眼神,就留給春夜裡腐爛的茶花吧。

天亮了,昨晚已經過去,雖然星期日留給妳,可是小七也該明白,今日的我屬於另一個星期的開始。

公寓有七個冰櫃,一具是妳的,另外六個還帶有我其他的回憶。

門外明亮起春天的晨曦,風兒有點寒冷,天空有些暈紫,沒想到我們的夜晚這麽短,比回憶還短。

妳可躺好了,還得繼續在冰櫃裡睡上六天,我們同床共枕的輪迴不長,隔壁就是我們的臥室,很快地,我們就可以在下週繼續未完的睡眠。

(全文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