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藍色的神話-12
2006/06/26 21:55:58瀏覽753|回應0|推薦11

友情是什麼呢?

王懷楚時常在想這麼個簡單的問題。

能夠交心的好朋友真的很難遇到,使人與人之間交惡的情況,實在多不勝數,但是要成為無所不談的好朋友,卻也顯得相對地困難;朋友是自己需要的回應,是心靈空虛時的開導良方,當自己飢餓時,可以填補腹中空虛,在尋求慰藉時,能夠提供安撫。

他非常羨幕巫家的雙胞胎姊弟,每個人似乎都在內心擁有一種相反的、總是意見對立的想法,只有這對姊弟能夠保有相通的心靈,活在這個世界上,要想找到一個能夠了解自己的人,除了自己的親人,應該都是很困難的,有個在外貌和思想上相近的人存在,還能夠共同生活,這算不算得上是一種幸運?

當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訴朝雲的時候,她說:「看你從什麼角度分析囉。」

「我沒有兄弟姊妹,所以無從比較起。」

「所以你很想要一個姊姊?」

王懷楚笑了:「也不能這麼說。」

「那我讓阿瑤當你弟弟?」

「我確實把他當自己的弟弟看待。」

「那我呢?」

「這──」

「你還是別回答了,因為我可不想只當你的妹妹。」

「朝雲──」

王懷楚看著她明亮的眸子,那眼神溫暖卻又嫵媚,奇妙的感覺,讓他聽到自己的心融化又重組的怦然聲音。

朝雲忽然換了另外一個話題,問他說:「王大哥,你有夢想嗎?」

「奇怪,妳怎麼盡是問我這種怪問題?」

「回答我呀!」

王懷楚坦承:「我從沒想過這個問題。」

「現在不就可以想了?」

「我想不到啊。」

「我隨便就想到好幾個,怎麼你就想不到?」

「妳的想像力比較豐富嘛!」王懷楚不覺哂道:「朝雲妳纔奇怪呢!明明有一雙充滿夢想的眼睛,卻狡猾地不對別人承認。」

她也甜甜地笑了:「我當然有很多夢想,可我絕對不會告訴你。」

王懷楚不瞭解女孩子,他不明白何以女孩們都喜歡神神秘密的,做什麼事或說什麼話,怎麼也要保留七分,說出來的三分,根本就讓人摸不著頭緒。

後來,王懷楚在上課前問同系的高丘:「欸,你有夢想嗎?」

「你問這什麼怪問題啊?」

「你別管,回答我就是了。」

「沒有,」高丘說,然後故作正經地想了想:「呣,大概就混畢業吧。」

「就這樣?」

「不然還想怎樣?」高丘習慣性地嘻嘻哈哈起來:「我又不是你,成天只想考全系第一名,我家一堆的黃埔軍官,我老爹都說要我一畢業也去當職業軍人,大概靠軍公教福利就可以勉強溫飽一輩子了,不必像你和陳建龍,成天只關心能不能拿到獎學金的問題。」

「你沒有別的夢想?」

「別說我了,你呢?」

「目前大概就是拿到學年獎學金吧。」

「還獎學金咧!所以你也沒有什麼夢想。」高丘習慣性地取笑他。

「這確實是我的目標。」

「你這人和陳建龍可真像,」高丘聳聳肩,「其實啊,幹麼要為了那點錢鬥來鬥去呢?與其爭得你死我活,不如看開一點,大家都放開心胸交朋友,偶爾一起去社團打球,說不定成績的表現會比現在更出色呢!」

「你說的沒錯。」王懷楚覺得自己的聲音裡隱隱夾雜了一點什麼,便大聲把它說出來:「知道了,我的夢想是交許多朋友!」

高丘哈哈一笑,沒有再說什麼。

好了,他有夢想了,應該還會有一雙像是朝雲那樣的、想要實現夢想的眼睛。

所以夢想該實現了。

那麼,他又該如何改善與陳建龍之間的關係?

關於家教的問題,王懷楚已經考慮了許久,大一這年他對於教巫家姊弟數學一事,總是覺得力不從心,雖有心當家教,礙於自己的能力不足,他只能另謀良策,剛一想到陳建龍,就發覺問題有了解決的良方,還可以解開兩人的心結。

於是他去找了陳建龍,問道:「你現在有沒有打工?」

「有啊。」陳建龍一臉的不耐煩:「問這個做什麼?」

「你可不可以幫我教數學?」

「啊?」

「我現在有個兼職,就看你有沒有意願了。」

「為什麼找我?」

「因為我知道你需要錢。」

「我沒空。」

「只要這兩個半月就好,」王懷楚忙道,「巫家兩姊弟馬上要考大學了,你要是不幫我,我擔心他們的聯考成績會完蛋,只要你幫我教他們數學,我把得來的獎學金私下分你一半。」

陳建龍的話裡還是帶刺:「所以話說穿了,這也不過就是為了你自己。」

「也許是吧。你到底去是不去?」

「好。」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