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藍色的神話-9
2006/06/23 03:39:59瀏覽735|回應0|推薦8

王懷楚知道自己有一種奇怪的寂寞感覺。

雖然每個人都孤獨地活著,但他的寂寞卻是沉重地盤踞在心頭,在黑暗中慢慢擴大、變得深沉,然後他會對自己說:看!學一學別人吧,既然人家都能有話就說、有屁便放,為何他老是躲在人群的後面,只會陪著笑臉呢?

小的時候還不懂這種懦弱是為了什麼,只是怕自己一個人獨處的時光,母親在他小學的時候就去世了,職業軍人的父親總是四處調任,小的時候以為床底下和窗戶外邊有著各式各樣的鬼怪,但這其實全是寂寞作祟,那種孤獨無影無形、無聲無息地在他的身體之中生根,讓他的心也跟著揪痛起來,因此從小學到高中,只要到了晚上,他的房間永遠開著小燈,然後把一些自己喜歡的書放在枕頭旁邊,一個人睡不著的時候,早期的武俠漫畫《諸葛四郎》成為他最大的慰藉,只要主角的四郎和真平打贏了笑假面或哭假面這些壞人,他就能睡得安穩。

年紀大了一些,科學的逐日進步,使他確定鬼怪從沒有在他的床底下埋伏,窗外也沒有可怕的妖物窺伺。

雖然時間治好了他的疑心病,卻始終無法抹去那從未消逝的孤獨。

大學讓他學會了一件事:每天認識不一樣的人,每天學習不一樣的新知,或許能夠填補這種寂寞。

於是,孤獨被打跑了。

可寂寞卻從來沒有遠離。

寂寞的感覺使他一直在等待,所有的等待成為一種對覦成長的期待,這種感覺與他同在,他只知道自己需要同儕團體,需要那種充實的共與感,於是他在剛進入大學的時候,就加入了高丘一直遊說他參加的籃球社。


王懷楚有自知之明,他的身高只有一七八,打籃球算矮的了,這社團總共有十二個人,除了五名大一新生,其餘都是大二或大三的學長,劉教官擔任指導老師,通常的情況是:每個人都會下場比賽,每邊各五名球員,他卻常常和另一個別系的菜鳥同學在旁邊一起坐冷板凳。

那人叫做穆行雨,名字聽起來相當詩意,和籃球社的另一個叫做陳建龍的,都住在學校附近,兩人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不過,穆行雨雖然有一八六,卻很少下場打球,聽他說這種身高只能在場上勉強擔任後衛,可偏偏他這人沒有打球的慧根,加入這個社團,純粹是應了好友的邀請,因此除了在罰球線練習跳投之外,根本就沒有實際的下場經驗。

王懷楚和他的交情,開始於坐冷板凳的契機,有次兩人都沒課,就在大太陽底下,興沖沖地跑去球場看學長們練球。

穆行雨問他:「喜歡籃球嗎?」

「還好。」

「怎麼會想來參加籃球社?」

王懷楚想了想:「早先是高丘找我來的,說是要湊人數,後來喜歡上了,覺得能在學校偶爾打打球也不錯。」

穆行雨微笑道:「我也這麼想。」

「那我們待會兒私下打一次吧,你人這麼高,應該有兩下子的。」

「沒的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臉紅起來,「我只喜歡射籃,連運球都不會。」

王懷楚道:「我也一樣,進了籃球社,只摸過幾次籃球而已。」

「得了,別謙虛了。」穆行雨說著,往旁邊的籃球場走去,然後朝他招招手。「好不容易有球可以練,來吧!」

王懷楚見他真拿了顆球過來,心想能打球倒也不錯,他低頭一看,羨慕起穆行雨腳上顯眼的嶄新運動鞋,他只有一雙穿得舊了的白底膠鞋,勉強適合打球;一進到球場中,兩人在籃球架前面開始搶起球來,王懷楚先攻,還算伶俐地運了幾下籃球,沒想到,穆行雨真是個老實人,他說自己不會運球,結果球一上手,人就走步了。

幾次看穆行雨在換手運球的時候,顯得有些笨手笨腳,還有點手足無措的樣子,不小心砸到自己那雙可憐的腳,不然就是手腳不協調,球運了幾下,就脫手滑了出去,好像球上抹了油一樣滑溜,總是無法掌握住動作與動作之間的節奏。

穆行雨問他:「我們只練罰球線行不行?」

王懷楚因為身高的關係,左右開攻了幾回,都搶不到人家手上的球,只能聳肩道:「隨你便吧。」

穆行雨在那半圓的弧形站定位置,只聽見「刷」的一聲,他那雙手靈巧地輕輕托著籃球,揚起一道美妙的弧度,然後球就那麼空心飛進了籃框。

「你還說自己不會打球?」

「我只能站在正面的這個角度射籃,練習慣了也沒辦法。」

王懷楚一想,倒也是事實,穆行雨說自己只會射籃,也不是為了面子的逞強話,與運球時的不同,一旦站在籃下,他就好像忽然變得靈活起來,手腳很自然地尋到最適切的位置,然後挺身彈起,球就好像長了翅膀似地輕巧落入籃框。

他和穆行雨的情況相反,由於個子矮,玩來玩去都在運球,跳起來碰不到籃就算了,只能朝基本動作加強,王懷楚心裡樂滋滋的,覺得這人跟他是半斤八兩,見到穆行雨無法掌握住球的模樣,他覺得自己連球也碰不到籃框的窘狀也不算什麼了。

兩人又打了一會兒,這回由穆行雨主攻,結果他只運了兩下,就一腳把球踢到爪哇國去,那球滾了好幾公尺遠。

他揀回了球,微笑著說:「你瞧,我只會罰球,一旦讓我拿在手上移動位置,那球就開始不聽話了。」尷尬之餘,似乎還帶著自嘲的意味。

「不如以後我們就互相切磋吧?」王懷楚道:「我教你運球,你教我射籃怎麼樣?」

「這真不失為一個好提議。」

「你等一下沒課,要回家嗎?」 

「要不在這裡兜個一圈再回家?」 

「好。」 

正中下懷,王懷楚很高興能有人陪自己打球,和高丘那種個子高的好手打籃球,彷彿就是自取其辱,但王懷楚也不想這麼早就回去那個陌生的住所,一想到要面對巫瑤,他千百個不願。

王懷楚凝視著穆行雨溫和的臉,一絲微笑飄忽在嘴角,他相信這個同學的愉快是真的,不是虛應自己,在練球的當兒,似乎心也溫暖地鼓動著,他已立即將這個同學視為未來四年的知己好友。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