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藍色的神話-8
2006/06/22 13:43:53瀏覽979|回應0|推薦12

原來所謂的「自由」,只是頭髮與穿著的解放,最多只是選課變得比中學彈性,可以遂己所願填寫想要念的學分,然而高中時期喊著「領袖」、「國家」、「責任」、「榮譽」這四個刻板的口號,到了大學還是存在著。

王懷楚悄聲問道:「為什麼幹部還要一起跟著教官喊這些口號?」

高丘回答:「政府退出聯合國,去年又跟美國斷交,不喊一喊口號,誰能對未來保持信心啊?」

「真的嗎?」

「我還以為你比我更清楚呢。你不是軍眷麼?」

王懷楚時常想著:軍人的子弟,就一定會懂什麼政治學或外交現況?他以前忙著念書考試,更遑論關切時事了。政治算什麼?只活在美妙的文學世界,人不是會活得更快樂嗎?

本以為班級幹部選完後,簡單打掃一下教室就可以回家了,但是班導卻說正副班長都要去參加幹部訓綀,於是乎,王懷楚就和高丘去學校的禮堂集合,再依職務由各個負責的教官分別帶開來。

負責管理正副班長的是學校的主任教官,這位教官姓劉,長得高高壯壯的,乾乾淨淨理個三分小平頭,看起來就像是軍人的模樣,王懷楚覺得這人很像父親,都有一種不怒自威的威嚴;可是,劉教官和他最初的料想不同,當他用一派正經的表情自我介紹時,卻開始東扯西扯,表情誇張而滑稽,每個人不由得摀著嘴,以免讓他看到自己在偷笑。

幽默的教官講起笑話,說起自己的當年勇,以及在當兵時洗三分鐘戰鬥澡的趣事,雞毛蒜皮的過程也可以扯上一個小時,臨時集訓的許多正副班長,聽笑話都聽得累了,有人就索性閉起眼睛打瞌睡,不然就看著遠方神遊物外。

終於開始幹部訓練的程序,劉教官發了一張幹部注意事項和一份行事曆,稍微介紹一下各班正副班長的職責所在,又開始天南地北講起故事來,多年的軍旅生涯,讓每個教官都練成了能言善道的本事,而就在他敘述行軍過程的同時,禮堂外面開始下起了小雨。

王懷楚望向窗外,灰色調的厚重雲層不知不覺覆蓋了整個天空,早上的晴藍如今變成一整片的暗沉灰黑,望著那黯淡的天空,他覺得心情也不由得鬱悶了起來。

高丘又跟他咬耳朵:「真糟糕,下雨了。」

「是啊。」

「帶傘了麼?」

王懷楚皺了皺眉頭:「沒。你呢?」

高丘聳了聳肩:「我也沒遮雨的東西,看來得淋濕回家了。」

幹部訓練結束後,同學們也各自回到教室,收拾自己剛領的書籍和抄好的課表,然後作鳥獸散,回寢室的回寢室,回家的回家。

本想等雨停了纔騎單車回宋屋,由於外頭的雨愈下愈大,王懷楚怕自己的書被淋濕,乾脆就拿報紙細細密密包在外頭,再把書塞在上衣裡面,就頂著狂風驟雨,用力踩著腳踏車快速駛進雨中;雨愈下愈疾,腳踏車踩得快了,那雨勢打在身上也就愈猛,還有種疼痛的感覺,他睜著被雨幕不斷打濕的雙眼,一路艱難地騎了半個小時的車,終於回到了宋屋。

由於是中午的時間,念女校的朝雲很早就開學上課去了,巫伯伯回到軍營,巫伯母可能出門買菜,巫家裡沒有半個人在,王懷楚停好單車,怕鞋上的污泥沾到家裡,於是在門外就先脫了鞋進門,光腳啪噠啪噠往房間走去。

進了房門,與床前一個人對上了眼,只見巫瑤渾身乾爽悠閒地坐在桌子那兒,詫異地由書本中抬起頭來:「是你呀。」

王懷楚道:「嗯,我剛從學校回來。」

巫瑤看著他渾身滴著水的模樣,問道:「怎麼全身都淋濕了?」

「我沒帶雨衣,也沒傘,外頭一下雨,就淋成這個樣子。」

巫瑤淡淡地說:「快換衣服,別把我房間都弄得濕答答的。」

王懷楚走到他平時睡的行軍床那兒,先把懷裡的幾本書掏出來,幸虧這些書只有書角一點濕,他小心翼翼地將書攤開來晾乾,很快又脫掉上身的襯衫,這件白上衣原本就是他穿了三年的高中制服,畢業後他為了省下買衣服的錢,乾脆就把學號拆掉,當作大學上課的專用制服,從鶯歌老家帶來的,也就冬天夏天這麼幾件高中制服而已。

當王懷楚正脫下長褲的時候,忽然聽見背後某件東西掉落的聲音,只見巫瑤的書攤在地上,他低頭撿書,臉上似乎還有點紅紅的。

「你……你別這麼隨便,要換衣服就去浴室換,在這兒很礙眼的!」

王懷楚只穿著內褲,心想這倒也是,畢竟住在別人家,不可以像以前那樣光著身子在家裡走來走去,於是他重新披上濕衣褲,便光著腳拿著一堆濕衣物往門外的浴室走去。

換好衣服,他又走回房間,打算先預習一下大學的課本,剛走進房間,巫瑤還是在一邊低頭看書。

王懷楚好奇地問道:「你在看什麼?」

巫瑤沒好氣地說:「英文小說。」   

「你過幾天纔開學吧?」 

「是啊。」 

王懷楚在進門前東張西望了一番,巫伯母和朝雲可能會晚點回來,看來家裡就只剩下他和這位仁兄,似乎巫瑤念的男校和朝雲念的女校開學時間差了幾天,他本想靜靜預習大學的新課本,但巫瑤這時卻抬頭看著他——問題又來了——他討厭無話題的尷尬。

巫瑤問道:「你今天去大學報到?」

「嗯。」

「當了大學新鮮人,有什麼感覺?」

  王懷楚想了想,然後說:「也沒什麼特別的,只是教官特別囉唆而已。」

「哦。」

聊了幾句,王懷楚覺得有些無趣,便挪開行軍床上亂七八糟的東西坐了下來,巫瑤把書扔到一邊,觀察了他一會,最後拖了個凳子坐在他面前。

「哎,反正沒有其他人來,也沒有事,我們就聊聊天吧。」

「隨你,你想說什麼?我無可無不可。」

「還是你起個頭好了。」 

王懷楚看著這個小他一歲的少年,從旁邊的穿衣鏡中,他看見了一個眼睛平和、臉色紅潤、身材中等、皮膚略黑的青年,坐在一張寬大的行軍床上,對照著旁邊巫瑤白皙的側臉和纖細的身軀,他突然覺得有種古怪的感覺。

為了打破這種尷尬,於是他問道:「看你書架上那麼多書,你喜歡哪個作家?」

「也談不上喜歡,就是隨便拿來看看。」巫瑤反問他:「那你呢?」

「沒有——啊,倒是最近覺得古文很有味道。」

「真的?」

「其實也就覺得自己的國文還不錯罷了,我對文學作品的喜好都比較隨興,隨便閱讀到了一本書,就喜歡上了。」

「你還真是個隨便的人啊。」

巫瑤的話有種雙關的意味,王懷楚總覺得這個少年對他有種莫名的敵意,或者是種煩躁的感覺,談話到這一步,他們兩人同時決定放棄。

巫瑤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耐煩,他像是在搜尋話題一般,與他互相對視了一會兒,然後說:「我爸要你當我和姊姊的家教。你懂不懂數學啊?」

「我的數學很差。」

「所以你只能教我國文?」

王懷楚不好意思地說:「大概吧。」

巫瑤似乎厭倦了這番對話,說道:「我準備去洗澡了。」他拖走了凳子,那椅子腳撞在地板上,發出「咚咚」的聲響。

王懷楚也隨即站起身,他愕然:「你也要洗澡?」

王懷楚忙道:「不是,我只是想起來找本書看。」說著,他隨手取了本書坐回床上。

巫瑤很快地拿了衣物走出門外,門要關了,真正剩下他一人。

只見巫瑤又轉身拎了只熱水瓶,離去前又回過頭來叮嚀道:「不要在那麼暗的地方看書,坐我的書桌那邊,小心眼睛。」

王懷楚胡亂地點了點頭。

或許這是一個心不在焉的關懷。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