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藍色的神話-6
2006/06/19 03:29:06瀏覽1027|回應0|推薦10

雖然只是暫時和人共享一個臥室,但是四週的寂靜是如此地美好,他看著牆邊高雅昂貴的烏木家具,不覺愛上了那股古典的味道。

忽地,約翰.史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憑空響起,輕快地旋動著華爾茲的韻律,彷彿準備讓人編織那縈繞於懷的美夢;他詫異地四下張望,見到是巫瑤進門放了片黑膠唱盤,自顧自坐在一邊書桌看書,根本沒理睬他,那種刻意的冷淡、疏離感,讓人感覺這個高中生不好相處,似乎也不好應付。

懷著幾許好奇,他走過去,問道:「阿瑤,你在唸什麼?」

巫瑤沒好氣地說:「『法國十九世紀詩選』。」

「真了不起,你會法文哪?」

「不會,」巫瑤頭也不抬地說,「這詩集是中法對照,看翻譯就知道了。」

王懷楚聳聳肩:「我倒沒想到這一層……」

巫瑤白他一眼:「你要找人攀談,我大姊比較合適;大多數的男孩子,每一個來我家,都只對她感興趣……不過,我先聲明一點,找我套交情是沒有用的。」

「我……」王懷楚略感尷尬,但還是誠實地說:「我一想到要同你們相處四年,多跟彼此接觸瞭解,應該是比較好些。你覺得呢?」

巫瑤漠不關心地回道:「你認定怎樣就是怎麼樣,反正與我無關。」

「你在讀關於哪方面的詩?」好半晌的沉默之後,他又問。

「剛讀過法國詩王魏崙的『女人之美』。」巫瑤說,旋即唸了開頭幾句:

 「女人之美,她們柔弱、蒼白的手
  時常做善事,也可能行惡。
  而那雙眼睛,仍保有動物本性
  恰如其分地對男性狂熱說:『夠了』!」

王懷楚評論道:「這詩寫得不錯,就有點兒負面。」

「但確是首好詩。」

王懷楚俯身看那本詩集,隨手翻了幾頁:「我建議你讀魏崙另外一首詩。」

巫瑤瞧著他問:「哪一首?」

「這首『屋頂上的天空』:」王懷楚興致一來,逐字唸道:

 「 天空,在屋頂上,
  如此藍,如此靜!
  一棵樹,在屋頂上,
  輕搖枝葉。
  鐘聲,在看得見的天空,
  緩緩響起。
  一隻鳥,在看得見的樹上
  哀歌鳴叫。
  天哪,天哪,生命在那兒
  單純靜穆。
  那些和平的嘈雜聲
  來自城市。
  你做了些什麼,哦,你在那兒
  不停哭泣,
  說,你做了什麼,你在那兒
  當你年少?」

乍讀此詩,王懷楚覺得詩句中滿溢著濃郁的浪漫哀思,霎時一股莫名的愁緒襲上心頭,教人感到無限悵惘,不明究理地沉浸在那抑鬱感傷的情懷中,久久無法言語。

他驀然嘆息道:「這『屋頂上的天空』,究竟是怎生景象呢?」

巫瑤略微詫異地望著他靜默片刻,忽道:「要和我去欣賞『屋頂上的天空』嗎?」

「啊?」

他閤上詩集,不容分說道:「跟我來。」

王懷楚跟在巫瑤身後,經後院循著那堅固的新架鐵梯往上,終於看見一棟奇形怪狀的鐵皮屋;它勉為其難拼湊成極其醜陋的正方形,外形像是出自一名手藝頗差的笨工匠,當王懷楚跟著巫瑤推門而入,第一次走進這滿是書香的世界時,眼前的景象遽然為之豁然開朗。

這鐵皮屋空間很大,四面都做成書櫃,晦黯的屋裡沒有燈,午後陽光柔柔地自天頂灑落,正對著兩扇唯一透光的天窗,只一張床橫放在裡面;連著牆面的書架把四面鐵壁美化了,雖說沒有別的家具,卻意外充斥著古樸、詩意的氣氛。

巫瑤逕自走過去,躺臥在那床上,眼睛瞧著上方的天窗,雙手枕著頭,喃喃道:「這就是『屋頂上的天空』,你也過來,用自己的眼睛確認吧。」


王懷楚沒吭聲,也跟著躺在旁邊,學他枕著頭,望向窗外蔚藍的天空;說也奇怪,這天下午天空晴朗、明亮而清澈,美得令人無法逼視,那湛藍的景象很自然地延展擴大開來,無邊無際,失去了屬於現實的空間,卻格外吸引人。

巫瑤道:「這裡似乎可以獨佔天空,那無限延伸的藍,就像雷諾瓦氤氳的畫布被裁下一角,彷彿自現實中被抽離的景象……很美吧?」

「嗯。」王懷楚轉過頭微笑道,驀地發覺這個躺在他旁邊的少年,有著忘我、空靈的神情,再仔細觀察他的五官,其實跟他姊姊巫朝雲極其相似,都是肌膚白皙,眉眼動人;剎那間,在這薄霧般的柔和陽光底下,這個寡言、漠然又疏離的男孩,看起來變得很特別、很吸引人。

「我們正看著那片魏崙所熱愛、仰望過的天空,」巫瑤用作夢似的聲音問道:「你喜歡這片『屋頂上的天空』嗎?」

「就像你一樣,我也喜歡這片藍色的天空;只不過,若能更敞開心扉去看,就算是只窩在這房子裡想像,只透過這方天窗望出去,這片屋頂上的藍天晴空,同樣都是這麼美麗的吧?」

王懷楚感染到這份詩意,慨歎道:「就算是烏雲滿佈、被遮蔽的天空,這片屋頂上的真實天空,在我們的心中,在魏崙寫下詩句的當兒,也應該還是最純粹的藍色……」

在說這話時,巫瑤也轉過頭來,霎時二人四目相對,相知的感動似乎拉近他們的距離;還有一些別的東西,迅即自巫瑤眼底一閃而過。

「你們姊弟長得很像,真不愧是雙胞胎。」

只這一瞬間,王懷楚似乎瞥見一抹淡淡的不慍之色;巫瑤垂下長長的睫毛,沒再看他,只冷然道:「每個人都這麼說。」

「原來你們在這裡啊!」巫朝雲自外面驟然闖入這個陰鬱幻化的空間,將明亮的陽光帶了進來。看到他們,她若有所悟地笑道:「這兒可真是人文薈萃……阿瑤帶你來見識他最喜歡的景象啦?」

「是啊。」王懷楚道,不知怎地,他有股心虛的感覺。

「這裡是我爸爸蓋的違章建築,當初還只是平房的屋頂,小時候阿瑤怕生,就老愛一個人架道梯子上來躲在這裡,死也不肯跟著我去上小學。」巫朝雲說,臉上滿是笑意。「我爸為了他,纔自己土法煉鋼,隨便從軍營裡找了些鐵皮,敲敲打打,就蓋了這間小屋,讓他無聊時來打發時間。」

「後來呢?」

「阿瑤是跟我去學校了,可這棟鐵皮屋我爸胡亂拼湊,卻弄得四不像,連屋頂都不曉得怎麼蓋好,就從部隊的倉庫偷偷卸了兩扇窗回來,拆裝在石棉瓦上固定……」

她指指那兩扇天窗,「阿瑤常來這兒呆呆瞧個老半天,我則在一邊看爸爸的藏書,彼此倒也挺快樂的。」

「那妳多半看些什麼書?」他感興趣地問道。

「像『咆嘯山莊』、『簡愛』、『太陽谷』一類的外國翻譯小說,我很喜歡那股清新味兒;至於詩集、古文類的東西,就只有阿瑤在看。」巫朝雲說。「每天,我們姊弟都會來這兒,浸淫在這般寧靜、令人感覺非常舒適的小空間裡,享受屬於我們的生活,真的十分愜意。」

「那,巫伯伯呢?」

「我爸?」她噗嗤一聲笑出來,道:「我爸是兩腳書櫥,擺這麼多書,全都是給我們看的,他一輩子都在部隊裡混,跟我媽媽一樣,書唸得不多,卻喜歡買一大堆書,而看到我們在閱讀他買的書,是他最感到滿足的事了。」

「原來如此。」

王懷楚跟巫朝雲聊了好一陣,對於巫家,也就更瞭解了些。

「我常常在想,阿瑤到底是在看什麼……」她抬頭望向天窗外,神往地說道:「『屋頂上的天空』,很詩意,可是那首詩所表達的東西,我卻根本感受不出來……想來也真可惜。」

王懷楚也抬頭看,茫無頭緒地說:「魏崙究竟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寫出來的?」

「你曉得麼?」她笑問。

王懷楚搖搖頭,不覺沉默了。

他轉頭望向巫瑤,巫瑤也一直沒有再說話,只出神地望著天窗外,彷彿他和巫朝雲都不存在於這個幻化的空間,自顧自地置身物外,活在屬於自己的世界裡。

「我們姊弟以前就常來這兒,」她說,自一邊的書架上抽出一本舊書,坐進二人中間翻閱。「阿瑤說過,當初我爸取我們的名字,就是從這本藏書想到的呢!」

王懷楚自她手中接過書,翻過第一頁,那字又小又多,密密麻麻,泛黃的書頁顯得字跡有些模糊。

他逐字唸道:「楚有七澤,其小者名雲夢,方九百里,日月蔽虧,上極青雲;芷若射干,芙蓉蔆華,窮奇獌狿,精靈變生。高唐神話,楚懷王遊雲夢,怠而晝寢,夢見神女瑤姬,云:『我帝之季女,名曰瑤姬,未行而亡,封于巫山之臺,女尸化精魂為瑤草。聞王來遊,願薦枕席。』王因幸之。又言:『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旦而視之,果如其言,雲夢之野有奇氣,須臾間變化無窮,遂為之立館,名曰朝雲。」

「我們雙胞胎姊弟叫作『朝雲』和『瑤』,就是這個典故來的。」她笑著解釋道。「我爸爸叫『巫山』,王大哥,你不覺得這關聯很有趣麼?」

王懷楚聽完,只怔怔望著這對姊弟,心裡忽然間有種奇異卻又說不出的感覺。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