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藍色的神話-5
2006/06/19 00:39:25瀏覽730|回應0|推薦10

第一次坐上吉普車的感覺是:興奮!

一早,王懷楚便跟著巫伯伯出發,他的腳踏車被小心綁在車門後面,朱伯伯幫他拿了行李,就跳進車中當了駕駛,讓他撘著軍用吉普的順風車,離開了鶯歌的家;清涼的風吹在臉上,讓人分外覺得舒服,到了宋屋,那是迥然不同的另一個世界,寬廣的街道舖著石板,沒有鶯歌那凹凸不平的泥路,雖然換住到另一個眷村去,他心裡沒什麼多大的期待,最高興的,反而是首度坐進了這威風凜凜的軍用車上。

宋屋都是校級以上的軍眷居住,他爸爸只是個小排長,好奇與尊崇之下,他倒想看看那些高級將官的房子是個什麼模樣。

就這年夏末,他第一次來到巫家,一棟紅磚圍牆的平房,但在樓頂還搭起一間不搭嘎的鐵皮屋,遠遠就看得到了。

這天,朱漆門上的黃銅門牌「巫寓」擦拭得晶亮,在陽光下發出金燦燦的光輝,他望著那刺目的光芒,默然地迎接未來幾年的居所。

大學四年將借宿在這兒,雖則有些忐忑不安,王懷楚仍迅即提著行李,怯生生跟著巫伯伯進入門內,不時四處張望著;忽然間,他的眼前陡然一亮,不禁為之一呆。

剛進了陌生的大門,就見到一名漂亮少女迎上前來,她肌膚粉嫩白膩,身形苗條,長得像是櫥窗裡的洋娃娃,但神情眉目活靈活現的,眼波流轉中蘊滿笑意,看起來十分動人;跟著是一名清秀的少年,鵝蛋臉、身形略為瘦削,與那少女面貌極其相似,但神情卻彼此互異。

他目光短暫和那二人相交片刻,那少女喜孜孜地漾開恬靜的笑靨,禮貌性地微微頷首;那少年清澈冷淡的眸子與他對望,像道凌厲的電光一瞬,然後別開。

在這天旋地轉的片刻裡,這真是最美好的相遇,最奇妙的偶然,巫伯伯雖然長得一副粗獷的模樣,但他的兒女卻都白皙纖細,氣質不同於那些眷村的小孩;王懷楚與那對美麗、宛如雙胞胎的少年少女見面時,剎那間,只覺時間彷若頓時停止了似的,他好怔怔發了陣獃,心底充滿了無法言喻的震撼。

「我來介紹,這是我女兒巫朝雲,」巫伯伯說,然後又指了指那少女身後的男孩,「那是她雙胞胎弟弟巫瑤,有點怕生。」他主動引見一雙兒女,道:「朝雲和阿瑤,你們倆過來見見王伯父的兒子!」

那少女約莫十六、七歲,長得嬌俏動人,一雙眼睛滴溜溜地轉,眼神靈動,笑容甜美。「我叫朝雲,」她牽著弟弟的手,透露友善的微笑,「歡迎你來!」

與他第一眼的印象略有不同,巫朝雲並不是沉靜溫柔、纖弱秀美的女孩子;不但人很隨和,她的聲音也很活潑嘹亮,中氣十足,時時笑逐顏開,更增幾分俏麗嫵媚。

「呃……妳好。」他乍見巫朝雲之際,對她的清麗容貌驚為天人,心口莫名其妙地一熱,跟著臉上也熱烘烘的,只囁嚅道:「我是王懷楚,剛考上央大中文系,以後……以後就請你們多多關照了。」

「那當然,」巫朝雲回以一笑,拉著弟弟的手過來。「阿瑤,跟他問聲好吧?」

那少年自姊姊背後被拖出來,萬般不願地走近他,就簡短一句:「你好。」便逕自走開去,與王懷楚擦身而過,沒再看他一眼,卻有些讓他感到在意。

巫伯母來自花蓮阿美族,五官輪廓極深,就像他見過的原住民那樣,肌膚顏色較一般他曾見過的山地人白皙,人很溫柔,菜做得也好,曾在他鶯歌老家有過一面之緣。

「懷楚,你還沒吃飯吧?」她含笑問道。

他靦腆地點頭,就由巫伯伯領著吃飯去了;巫家四人圍桌吃午餐,多了他一張嘴,倒也和樂融融。

席間,巫伯伯和巫伯母都不時挾菜給他,巫伯母還想他是湖南人,特地炒了盤蔥爆臘肉;臘肉沒有幾絲,卻有滿盤子的大蔥。

川菜本就辣味十足,巫伯伯酷好辛辣,蒜頭、辣椒一口一個,吃得滿臉通紅,還不時灌兩口自己泡了大蒜的高粱酒。

「懷楚啊,你也來一杯吧!」巫伯伯豪飲數巡後,陶陶然也替他倒了一杯。

「我不太會喝酒……」

「是男人哪有不會喝的?」巫伯伯硬是端了一大杯過去,笑道:「在我巫家,阿瑤酒力稍差些,連朝雲都有海量呢!就這麼杯酒,你還是不是男子漢啊?」

那淺黃色的液體,飄著一股強烈的腥甜酒氣,他聞了一下,只敢啜了一小口,沒想到立時就頭暈目眩起來。

見他不敢推辭,巫朝雲說:「王大哥不會喝酒,我代他喝吧。」

纔說著,就見她伸手過來,把他玻璃杯中的酒都倒進自己的杯子裡,王懷楚這時纔覺得自己真是小覷了巫家的長女;看她嬌怯怯的模樣,拿起酒杯,就一口「咕嘟咕嘟」牛飲見底,豪邁乾杯了。

「好樣兒的,真不愧是我巫某人的女兒!」巫伯伯嚼了顆生蒜,灌了口酒,道:「懷楚啊,我這女娃娃性子跟酒一般烈,你得多鍛鍊自己,要不真會被她取笑了!」

巫朝雲的臉上霎時湧上一朵羞澀的紅雲,似是有意無意地瞥了他一眼;二人目光相接,王懷楚沒來由脹紅臉,別開了視線,這情景看在一家子眼底,每個人都十足瞭然。

吃完飯,巫朝雲領他去房間休息;她那纖弱的手不客氣地拉著他,細細的髮絲,婀娜的背影,教他心亂。

王懷楚揹著行李,跟著進入一方斗室:房間只六七坪大小,簡單放張木板床,一張書桌,兩把椅子,再加張可折疊的帆布行軍床,光看起來就很空曠,比他遠在鶯歌的房間還要大上一倍。

「就這兒有張行軍床,空間是小了點,你暫時先跟阿瑤擠一擠,等我收拾好別的房間,你再搬過去。」她笑盈盈地柔聲道:「有什麼需要,再跟我說吧。」

「謝謝妳。」

她離開後,王懷楚開始整理幾件衣物。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