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第三部》另一個莉莉絲(八十二)全文完
2006/06/12 10:41:49瀏覽1426|回應2|推薦7

艾略特《阿爾弗瑞德.普魯弗洛克的情歌》:「呵,我變老了……我變老了……我將要捲起我的長褲褲腳。我將把頭髮往後分嗎?我可敢吃桃子?我將穿上白法蘭絨褲在海灘上散步。我聽見了女水妖彼此對唱著歌,我不認為她們會為我而唱歌;我看過她們凌駕波浪駛向大海,梳著打回來的波浪的白髮,當狂風把海水吹得又黑又白,我們留連於大海的宮室,被海妖以紅的和棕的海草裝飾,一旦被人聲喚醒,我們就淹死。」


神向來都是任性莫測的,一個星期之後,瑪姬在睡夢中走了,當人們從冰冷的被窩中發現她的時候,她安安靜靜地躺在那兒,不知是夢見了誰,臉上還掛著一抹奇異的笑容。

追悼儀式非常盛大地舉行了,在金斯米爾的老教堂中,擠滿了上百人,連遠親的格雷姆家與雲佛家,都特地派人致上花圈和哀思。

對於這位老婦人,沒有一個人不虔敬地往棺木裡面看看,他們都想要瞻仰一下這個艾方斯家族的傳奇人物──瑪姬睡在上好的原木棺之內,神情肅穆,像是一尊凝固不動的雕像,她那因為關節炎而枯瘦扭曲的雙手,在胸前祈禱似地交握著,蒼白的老臉上抹了些不自然的胭脂,濃郁的百合花香,則強烈得讓人聞之欲嘔──那個逝去的矮小身影,不只是反映了她自己,透過她,也透過她的死亡,人們認識了艾方斯家,他們看到的不是一個平凡老太太的追悼會,而是一個龐大的巨人倒下,或許是一位傳奇人物的殞落,亦或是一個怪物終於被造物者所消滅。

傍晚,在參加完瑪姬的喪禮之後,每個人似乎都哭泣著回到了艾方斯大宅;亞德安淚流滿面地伏在芮的肩上,她撫慰地抱著丈夫,難過地和他一起到屋裡休息去了。

珍妮絲望見那兩人相擁的情景,在經過那天與祖母的最後對談,她突然發現自己已不再覺得心痛;她知道自己還是愛著亞德安少爺的,可是心頭那種無常的熾熱感情,現在已經平息了下來,那些波濤起伏和心痛難耐,在祖母沉睡之後,便成為了過去夢境的一環,然後她發覺自己已經失去了某些感動,因為那些夢全都消逝了、破碎了,遺忘一如無愛,其實早就沒有痛苦,所以她已經從只會幻想的少女時期清醒過來。

她走到後院,臉上泛起了一絲笑容,因為她看見了和狗兒一起坐在榭寄生樹下的小亞德溫,彷彿也看見了什麼不可捉模的新事物,就像是一場神聖的宗教氣氛,或者是感受到那股淨化與奇異的騷動,抹去了舊有的罪過,找到了她所渴望的珍寶﹔男孩的身影沐浴在紅色的夕照之中,彷彿是散發出一道誘惑人的光焰,連他的金髮也被染得紅燦燦的,珍妮絲就這麼看著他,看著那個小男孩自得其樂地脫下了鞋襪,看著他在斜陽中和狗兒一直玩耍,感到趣味盎然。

就像她十六歲的那一天下午,亞德安在花園裡看見了她,就在飛濺的噴泉旁邊,他們沒有說一句話,只是愛撫和擁抱,她想要探看男人身體的秘密,正如他親密地揉弄、擠壓著她小巧的胸部,紅色的夕陽映照著他俊俏的臉,還有兩人彼此觸探的火熱身軀。

猶記得那也是個黃昏時刻,他那雙手解開了她的衣裳,她細白的身體就那麼展現在暗色的花叢裡,體毛沒有很多、纖瘦的四肢、青澀的臉孔面露嬌羞,然後他吻著她暗色的乳頭,騷動的慾望股脹他的性器官,他猛然刺穿了她流血的肉體,那種撞擊、那種羞窘、那種歡快,使得她啜泣得如同一隻受了傷的貓咪,她的尊嚴和矜持不見了,而他成為了她永遠的主人。

但那種緊密結合只有短暫而無常的歡愉,與她的尊嚴一起消逝的是她的愛情,現在她則渴求永遠。

永遠。

不一會兒,東方的薄暮已經漸漸轉而為絳紫,天色逐步暗了下來,這是個沒有星星的夜晚,剛升起的新月還十分黯淡﹔在庭院這裡,小小的水銀燈亮了,照亮了昏暗的花園,也讓小亞德溫發現了她的存在。

望見男孩看著她,珍妮絲終於趨前打招呼道:「嗨!」

「嗨。」

亞德溫怯怯地回答,他還是個三歲的小娃娃,什麼事都不懂,和他父親長得非常像,金髮碧眼,讓她想起小時候和亞德安少爺一同玩耍的樣子;她望著他的臉,蹲下身,滿足地撫弄他的卷髮,只是這樣,她就覺得好像撫摸的是十七歲那年所失去的嬰兒──她並不曉得嬰兒應該是怎生模樣,或者它並沒有形體,只是一些細胞的組合物,但那賦予這些細胞生命、青筋凸露、有些醜陋卻又美麗的陽物,曾經不斷征服著她的肉體,直到那種喜悅成為一種期待和失落──如果沒有墮胎,她也會生出如此可愛的小男孩吧。

「你幾歲了?」

「媽媽說我快要滿四歲了。」

他說話時比出四隻胖胖的手指,那隻小手是如此地白嫩小巧,可愛得幾乎讓珍妮絲以為,她會想要一口把它咬下去。

「你怎麼不進去屋子裡面呢?」珍妮絲又問。

「大家都在哭,媽媽也是,」亞德溫嘟著嘴說,「我不喜歡看人家哭的樣子。」

「是嗎?」

「只有『笨丹尼』不會哭,所以我要牠來陪我。」

珍妮絲看著小男孩,微弱的燈光在觸及他的身上時,變得閃爍燦亮,好像他生來就擁有這種明亮的特質,能夠在黑暗之處發光似的﹔她想起以前的亞德安少爺,但卻不是回憶那個天真無邪的少年,而是當時感知的痛苦。

原本以為掌握住他了,卻又讓機會悄然溜走,這是人世間的常態嗎?

她又看向那隻導盲犬。「你的小狗好可愛。」她說,但是眼睛仍盯著男孩看。

「這是爸爸的狗狗,不是我的。」

「既然是你爸爸的,為什麼牠都跟在你身邊呢?」

「那是──」亞德溫想了想,然後說:「那是因為有媽媽在他身邊,所以他就不需要狗狗了。」

「哦。」

「妳要不要摸摸牠?」他問。

珍妮絲瞥了眼那頭導盲犬,牠很像以前亞德安少爺所養的那隻『陽光』,而她一向就討厭這種低等動物,牠們不過就是被人類所豢養的寵物,必須仰賴主人的慈悲而存在﹔發現有陌生人靠近,這條向來溫馴的狗卻突然齜牙咧嘴起來,珍妮絲憎恨地遠離了牠一些些,因為一條笨狗可能不算是太大的威脅,但是一隻過分護主的大型犬,可就有點危險了。

「我不想摸牠,」她惡狠狠地瞪著那條拉布拉多犬,聲音卻顯得異常柔和:「我討厭狗。」

四下一片寂靜,亞德溫發現她古古怪怪地瞧著他,然後迷惑地問道:「妳在看什麼啊?」

珍妮絲輕聲道:「我在看你……自從剛剛,你站在夕陽底下,你的頭髮還有你的身體,彷若被火焰燃燒一般……我無法形容你當時的模樣,也真的忘不了。」

亞德溫望著這個女子,他真的聽不懂她在說些什麼。

「你看過如何誘捕小動物落進殘酷的陷阱裡嗎?」

男孩搖搖頭,他看起來有一點迷惑。

「你知道嗎?」珍妮絲叨叨絮絮地說:「我並沒有輸,雖然現在那個女人在少爺的大腿間作樂,但那只是暫時的……有一天當她老醜之後,她那漂亮的男孩就會是我的……只屬於我的。」

亞德溫看見她一臉渙散的神情,還以為這個女人瘋了。

「笑吧,讓我記得你笑的樣子。」

她說,伸手觸摸他那雙裸露在短褲外的兩條小腿,她的手和動作,充滿了一種慾情,又像是一種撫慰,那冰涼的手指撫過小男孩白嫩的腳趾和足踝,所及之處皆起了一陣雞皮疙瘩;他就像是被夜之女惡魔莉莉絲(Lilith)所觸動的嬰兒,她喜歡犧牲者歡快的樣子。

小亞德溫的臉上起先浮現一絲詫異,然後變為一種驚恐,因為他被嚇壞了。

珍妮絲愉悅地望著他,在她年輕又漂亮的臉上,充滿著一種奇特的神情,還有著對這個小孩拋卻嫉妒和憎惡的升華感;今天原本應該是個傷感的日子,可是她想起已故祖母的遺言,不覺露出一股快慰的詭異笑容。

(全篇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馬肉
我也讀完了
2011/12/19 16:47
感謝Rosy, 這是我讀的第一部西洋羅曼史, 很刺激、很有畫面。
很想看看年代背景再推前100年的電影版會是怎樣.....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1-12-26 12:31 回覆:

倘若能拍成電影,不推薦這部高中至大學時期寫的小說,或許是心境上的改變吧,總覺得那時想法比較幼稚,但看到您的評論仍舊很開心。

也謝謝您的閱讀和留言,有空我會補上自己第一次寫的英文版本。


快樂的阿關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看了整整兩天
2008/12/31 05:13

你寫的小說好長

很精彩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9-01-01 00:38 回覆:
謝謝你讀完全文。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