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弱俠(中)之六:決戰-2
2006/05/17 23:29:14瀏覽901|回應1|推薦4

一邊的馮翼失卻雙手,哀嚎不已,他踉蹌著爬起身來,身上滿是血污,映照著一身鵝黃綢緞衣裳、意態嫻雅的的杜若,實在是雲泥之別,但是這美貌女子的凶狠殘酷,卻讓人實在無法領教。

杜若的身法飄忽,只見她面無表情地躍了過來,先探查了方菲的傷勢,又瞧了瞧秋蘭,這纔轉向江籬。

「你怎麼會在這兒?」

江籬還沒有回答,方菲便搶道:「聽說錦衣衛來這村裡橫行霸道,我和二姐打抱不平,正巧在附近遇上了江籬,所以──」

杜若瞥了眼這個少年,問道:「怎麼無緣無故招惹了錦衣衛?」

方菲又道:「那些錦衣衛來這裡尋找咱們公子的下落,行徑惡劣,無所不作,他仗義直言,挺身而出──」

杜若道:「三妹,我問的是他,又不是問妳,別多嘴。」又看著江籬,一臉狐疑地說:「你一個文弱少年,為何摻和進來?」

江籬不想隱瞞,便說道:「我在城西的樹林裡被那些官爺們攔住,幸虧遇上兩位姐姐幫我解了圍。」

杜若道:「是麼?」

江籬道:「聽那個『笑神巫』齋速和『鬼見愁』馮翼說,有個叫做『司命公子』的人是朝廷欽犯,他們以為我和朝廷欽犯有瓜葛,就燒殺鄰里,還害死了我爺爺。」想起命喪火窟的祖父,他的眼眶又紅了起來。

杜若問道:「那你知道『司命公子』的下落麼?」

江籬搖搖頭:「我不曉得,但三位姐姐必然很清楚,有人告訴我,三位姐姐是那『司命公子』的家眷,所以……」

杜若道:「所以你也和那些錦衣衛的目的一樣,都在探詢我家公子的下落?」

江籬坦承道:「是,我想見『司命公子』一面。」

「見他做什麼?」

「我不能告訴妳,但我想與他討教劍法。」

杜若冷哼了一聲,似是無法置信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何以能向公子爺討教劍法,她又看了看一邊齋速的屍體,一臉嫌惡地問秋蘭:「是誰殺了齋速?」

秋蘭和方菲面面相覷,說道:「他是中毒死的。」

「中毒?」

方菲插嘴道:「他死在自己師兄的劍下,馮翼的劍被淬了毒。」又指了指旁邊插在泥地上的一口劍,但她只說了一半的事實。

杜若一臉疑惑:「馮翼?我聽說他的兵器是奪魂鐵鉤,就算他們師兄弟鬩牆,也不該會使出這等骯髒手段。」

「那把劍是我的。」

江籬正開口回答,沒想到杜若右手陡地伸出,迅疾往他身上的穴位一點,登時讓他身不由主地雙腿一軟,癱軟僵坐在當場,全身動彈不得。

「是你?你想拿一把餵了毒的劍去找我們公子比試?」杜若道:「諒你不敢!要是說出幕後的主使者,本姑娘就饒你一條小命。」

江籬冷哼了聲:「妳休想!」

「你當真不要命了?」

眼見杜若舉掌,將要落下,方菲著急地上前擋格住,眼中滿是不忍。

「姐姐,這件事與他無關,他──」

方菲看著杜若,又轉頭望向江籬,臉上的表情或喜或憂,又似輕嗔薄怒,只見她眸中瑩然有光,頰上不覺流下兩行清涙,既想幫江籬求情,卻又憂慮大姐會立時殺了他,她曉得江籬一旦落入行事果斷的大姐手中,性命多半無悻,情急之下,便要衝上前再次阻擋。

杜若道:「此人企圖謀害公子,不殺不行。」

江籬知道自己已命懸這名女子手下,不願她去尋翠旍姑娘的晦氣,便回道:「不必多說,妳要殺我,就儘管動手吧!」

方菲忙道:「別啊,大姐!」

秋蘭也幫腔道:「我瞧這江籬並非壞人,事出必有因,我們不能錯殺好人,還是先查明真相再說。」

杜若眉頭一皺,說道:「妳們何苦如此?」

「求求妳,饒了他好不好?」方菲顫聲道:「要不是江籬出手救了咱們,那──」

杜若狠狠凝視著他,一想到這個少年拿了一把餵了劇毒的劍要謀害公子,她就覺得無法饒恕,剛又舉起右掌,便要向他天靈蓋拍落,但這一掌始終下不去,她的目光漸漸自惱恨轉為怨責,又從怨責轉為一種憐惜,這少年年紀輕輕,骨頭倒硬,嘆了一口長氣,說道:「好,我就暫且饒了你的小命,你走吧。」

「不。」

「為什麼?」杜若問他:「你不怕死?」

江籬搖頭:「我一定要見那『司命公子』,幫一位姐姐問他幾句話。」

杜若和秋蘭對望一眼,又問道:「幫誰?」

江籬說:「翠旍姑娘。」

只見秋蘭與方菲驚喘了口氣,姐妹倆露出了困惑的神色,臉上又閃過一絲輕蔑,不約而同道:「是她?」

杜若冷冷地說:「那個翠旍,不過是名娼妓,惹得這許多人前來尋釁,忒也過分。」

江籬想起馮翼,又思及翠旍姑娘,覺得那個人雖然古古怪怪,這杜若姑娘卻下手狠毒,便說道:「馮翼只是為翠旍姑娘討個公道,姐姐方才出手,是不是太過於狠辣?」

杜若皺眉,森然道:「他毀我瑤琴,我斷他雙臂,這又有何不對?」

「姐姐手段如此殘忍,自然不對。」

「我不對?」

說時遲,那時快,隨著一聲清脆的呵斥,兩道銀光疋練似的向他頭上閃去,只見方菲出手迅捷地掏出短劍擋下杜若飄著銀線的雙手,説道:「大姐,妳誤會了!這小子不是咱們的仇家,他只是個懵懂少年,半點武功也不會呀!小孩子多嘴多舌,何必呢?」

秋蘭也道:「是啊,江籬和那些錦衣衛毫不相識,咱們還是先問出個道理再說。」

「他要是再多嘴,我就把他的舌頭割下來。」

江籬看著這名冷傲女子,覺得她實在不講道理。

杜若收回手中鋼弦,心念一動,暗忖:這小子接近方菲,原來目的也是要謀害公子?養虎貽患,斬草除根!此人留著大是禍胎,待我先問個清楚,然後再出奇不意,一掌打死了他。

於是她問道:「那個翠旍和你是什麼關係?」

江籬道:「我和翠旍姑娘只有過幾面之緣,雖是同鄉,卻半點關係也沒有。」

只見方菲在一邊舒了一口緩氣,與秋蘭似是放下心上的一塊大石。

杜若又道:「你還不走?」

江籬道:「我不走,我想見妳們公子,我想問他何以對人如此無情,要他去向翠旍姑娘賠罪。」

杜若不悅道:「倘若你還想多活幾年,這時候便走,還來得及。」

方菲道:「江籬想要見公子一面,肯定有許多原委曲折,並非是想要謀害公子,況且他半點武功也不會,大姐,我們就算讓他去了,便又何妨?」

秋蘭也道:「有咱們三姊妹照應著,就算他想出手,難道就逃得過我們的視線?」

杜若本在沉吟著,後來方菲悄悄對杜若說了些什麼,只見秋蘭也附耳過去,三名少女在旁邊窸窸窣窣私下討論了一番,終於很快達成共識。

杜若道:「你要見我們公子,可以,希望你不會後悔。」

( 創作武俠奇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的嗎?
2006/05/18 23:40
  這是我頭一回寫武俠小說,貼出來的時候,還真有點擔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