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弱俠(中)之五:錦衣衛-1
2006/05/13 02:41:54瀏覽862|回應1|推薦8

弱俠(中)之五:錦衣衛

正是午後陽光西斜,他們三人揮汗駕馬,終於奔到了洞庭湖畔,往書畫攤那裡馳去。

湖濱之處,平日總是車喧人囂,熱鬧之至,沒想到這會兒卻古古怪怪的一片空空蕩蕩,他們沿著石版路過去,竟然沒有看見半個人影,一條寬闊的馬路只見都是些翻倒的攤架和茅棚,滿地也一片狼籍;櫛比鱗次的屋舍,顯示出岳州城的繁榮,可這條街上的人家全都緊閉著門戶,似乎這兒發生了什麼怪事,因此人人都躲進了家門,靜悄悄的街道上不聞人聲,甚至連鳥兒都看不見一隻,只聽得見他們的達達馬蹄聲。

三人正在猜想是否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不遠處忽地爆出一陣嘈雜的聲響,那是哭叫與吶喊的聲音,只見遠處火光盛盛,熾熱的紅色烈焰和黑色煙霧,夾雜著哀嚎聲音不斷傳來,三人一驚,忙駕馬匹快步奔了去。

沒過多久,他們循著那聲音和火光前進,眼前一排屋子慘遭祝融,只見一名身材魁偉的男子背對著他們,站在熊熊的火光之前,旁觀眾人眼中望出來均有朦朧之感,只見那人咧嘴而笑的神情顯得十分陰森可怖;突然之間,猛看見那名男子又呼喝其餘部屬引火燒屋,只聽得笑聲陰側側地忽高忽低,那聲音尖細淒厲至極,讓人不禁毛骨悚然,其餘鄰人只敢躲在門縫中瞠目凝視,驚疑不定,根本不敢去救人救火。

漫漫煙塵之中,江籬驚慌地發現他家燒了起來,整排的屋子在赤焰中轟天價開始燃燒崩塌,他詫異地看著,不覺呆了。

方菲看著那人緩緩轉過身來,喝道:「原來是你!」

江籬定睛一看,這人果然便是稍早遇見的「笑神巫」齋速。

齋速呵呵笑了:「怎麼又是妳?」

「爺爺!」江籬從馬上滑了下來,奔向那燃燒的屋舍,著急地在外頭喊著:「爺爺!」

「原來是個老兒在裡面?」齋速心念一動,報復地大笑:「找不著『司命公子』,這些村夫鄙婦也不肯供出把人窩藏在何處,看來讓這小鬼的老頭與一干人等陪葬,豈不妙哉!」

「你!」秋蘭不由得厭惡之情大增,忿然道:「你怎地如此殘忍?」

齋速笑道:「要不殘忍,老子怎能榮任百戶,還親自率領一班朝廷衛士,特地前來捉拿欽犯?」

方菲天生火性兒,有一門子愛掄拳使棍的急脾氣,立時揉身而上,只見那些錦衣衛士有使鏈子錘的,也有使鐵棍的,但多半都是使長劍大刀的,她冷哼了聲,刷的一聲,從腰間拔出那條長鞭,那鞭靈活地在眾人之間穿梭,舞動如蛇,沒幾下就打倒了好幾個人。

兩人正在拚鬥的時候,江籬想要衝進火堆裡面,救出被困在火場之中的爺爺,沒想到,旁邊的錦衣衛擋住了他,秋蘭見他手無縛雞之力,登時奔了過來,以玉蕭擋下眾人往他身上招呼的刀劍,幫他解了圍。

她一面抵擋,一面叫道:「江籬,趕快去救你爺爺吧!」

「好!」

語聲剛歇,只見秋蘭雙手一揚,掌中倏地多出許多黑色石粒,江籬上回沒怎麼仔細瞧,這次卻看得清楚,原來那些是黑色槃石磨成的棋子,表面圓潤光滑,大小相當,平時還沒見過人拿這麼名貴的棋子來下圍棋,就想不到,她以此作為暗器,朝週遭的錦衣衛出手攻擊。

其中一人沒躲過秋蘭的兩粒黑子,只見那墨黑的棋子深陷在他的太陽穴中,驀地雙足一挺,鮮血狂噴,便已斃命。

眾多錦衣衛分合進擊,將她一個女子圍在中間,原以為可以輕易合圍,沒想到這個美麗少女功夫高強,極是辣手,幾個起落便又殺了數人,只見秋蘭氣定神閒地站在一旁,輕風動褸,紫衣飄飄,仿若天仙。

江籬心想:這女子文雅得很,有如一株空谷幽蘭,他原先不明白翠旍姑娘何以對方菲的姊妹們如此厭惡害怕,現在看了秋蘭使暗器的手法,又見她殺人不眨眼的模樣,實在讓他心驚。

當他轉身要去火場救火時,眼前懷念的木屋卻已整片坍塌,根本就來不及進去救人,就算進得去,老人在這祝融之中僥倖未死,身陷瓦礫、石塊與橫樑之下,又怎麼可能活著?

他呆立當場,想起已然困死在火堆裡的祖父,不覺放聲嚎啕起來。

齋速此時雙手一長,已抓住方菲的長鞭,但她卻飛身過來佯攻,身子如箭離弦,左手短劍激射而出,齋速脫出長鞭,連忙閃避;在這空檔,他轉頭見到那少年在一邊悲傷哭泣,不覺縱聲長笑,這笑聲連綿不絕,陰寒之至。

方菲臉色一沉,怒道:「你還笑得出來?」

齋速嘻笑著,面上的表情更是得意:「老子的稱號是『笑神巫』,看那小鬼要收自家老兒的駭骨,怎能不快意大笑?」

江籬忿忿道:「是你!你害死我爺爺!」

方菲正喊著:「別輕舉妄動!」卻沒能擋住他,她立即甩出長鞭,卻已救援不及。

齋速一招手,旁邊的幾名錦衣衛馬上奔了過來,圍住了方菲,她苦於要對付這些敵人,根本就無暇分身。

江籬不顧一切奔了過去,只想著要為親人報仇,齋速見這小子似乎不要命了,輕易便抓住他的胸口往外一揮,江籬身不由主,便如騰雲駕霧般地直飛出去,碰的一聲,重重摔在泥土地上,眼耳口鼻都是塵土,全身難受至極,但他不肯干休,爬起來又搶上去,對著那武功高強的齋速不斷拳打腳踢,但他的拳腳卻招招揮空,沒有一次能招呼到齋速身上,卻反而讓那人給揍得幾度仆倒在地,根本也爬不起來。

齋速看著他倒在地上的狼狽樣,覺得耍弄這個少年相當好玩,又嘿嘿冷笑道:「你想殺我?還早得很!」

江籬心道:「我本領低微,怎打得過他?又怎能為爺爺報仇?」

齋速又冷笑道:「小子,這幾次我是手下留情,再來可不客氣了。」

江籬在憤怒之中,本來不曉得該如何出手相抗,此時忽然摸到了背上揹著的長劍,他解開布包,倏地抄起長劍,那又細又薄的劍一離開劍鞘,陡然顫成一彎眉月的弧度,銀光耀眼,連一旁正與眾人惡鬥的方菲和秋蘭,也不免分神望了一下。

齋速笑著讚嘆道:「好劍!小鬼,你這東西老子要了!」

江籬早已把性命豁了出去,「那你就試試看吧!」

齋速冷笑:「你小子要自尋死路,只好怨自己命苦!」

只見他一臉獰笑,雙臂抖動,全身骨骼爆出一陣劈劈啪啪的輕微聲響,炒豆般地響聲不絕,右掌已向江籬的胸口擊去;江籬雖然粗通幾招劍法,但見齋速手掌擊出,骨骼先響,也知這一掌非同小可,自己生死存亡,便決於這頃刻之間,哪敢些微怠忽?

在這一瞬之間,他只記得方菲當初教授自己的招式,還沒想到該如何出招抵禦,這人掌力驚人,記起秋蘭和方菲幾次沒有正面迎敵,便準備拔足閃避,就沒想到,他還沒決定該往哪兒閃躲,齋速就已逼近身來,猛聽得砰然一聲大響,齋速便要打中在他身上。

( 創作武俠奇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回覆:
2006/05/14 20:41
  我還以為又被抓到錯字了。故事中沒有像這背景一樣下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