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桃之夭夭:采花賊 (四)
2009/02/18 01:25:17瀏覽1016|回應1|推薦35

有的時候,「緣份」是一種道不清也說不明的東西,許多年以後,每當回想起這段往事,他們都會相顧而笑。

這是一個洞穴。

對於藏身在狗洞還是豬窩,一名逃亡者不該有任何怨言,只是他不免好奇,這兩個陌生人竟然能住在如此一個幽暗的洞裡過活。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呢?

救了他性命的女子,看似頗為擅長醫術,在一邊拿藥杵鼓搗著一砵藥草,只要他努力移動腦袋,就能稍稍瞥見那豔麗完美的側臉;然而再美的臉蛋,欣賞久了也會覺著無趣,何況他還算有傷在身、頭暈目眩、渾身腫脹。

少年很希望身邊的陌生人能說些話,可在他看來,今晚的月亮分外迷人,坐在他旁邊的小光頭,仰頭望月,月色還照亮了他圓圓的後腦勺,在陰暗的斗室猶如另一個發光體,讓他不得不擔心那細細的脖子會不會折斷。

好在,他也需要時間來清理清理自己目前的狀況。

怎麽說,美女和小光頭,應該不是自己的敵人,要不然也直接將他咔嚓了,絕對神不知,鬼不覺。

也許只是路過,這個假設有點怪異,因為一個女子大半夜出門,還說要獵雉雞,半夜三更殺人夜,要說純屬路過……鬼也不會相信。

另一解釋,就是他們也是衝著他來的,但他感覺不出這一大一小有任何惡意,卻不知道,要是仇家找上門來,會不會直接把他交出去,任他自生自滅?

最後一種就是祈禱,這兩人和殷家有舊。

但是他何曾見過殷家和官場以外的平民有往來?

在記憶中死命搗鼓,得出結論:沒有印象!

不管是哪一種,少年都決定小心觀察,不屈不撓地為將來做打算。

他的五臟廟很不雅地發出了咕噜咕噜的聲音,大得一呎開外的小光頭都側目,眼底還有一絲不耐,看來是殷家朋友的可能性又降低一分。

他餓了!

七天沒吃飯,這幾日天天忙著逃命,連頓熱食也未能享用,餓了肚子響幾聲,也是天經地義。

臭小鬼有什麽權利不屑?

另一邊的美女呵呵笑了,聲音如銀鈴一般清脆美妙,微微轉過來的側臉溫柔如水,挑高的眉因為眉梢過細,平添兩份嬌媚,一雙大大的清秀眸子將這種嫵媚淡化成柔和的風情。

少年想起了小時候,印象中的娘親也是貌美如花,臉如遠山青黛,柔得如霧裏看花,清得如山間澗泉,似遠還近,似近卻遠!

偶然擡頭,看到山洞頂上滿天幾欲墜地的繁星,布滿深藍色的天幕,燦爛得幾乎遮蓋了地上的一切燈火。

這樣美麗的天空,大概也只有此時纔存在著。

嘴角不由得彎了彎,心情也放鬆了一些。

活著就好,既然能讓人救活了,必定能為家人復仇。既然無力回天,就順其自然吧!

小光頭卻在此時開口了:「師傅,藥搗得怎麽樣?」

那邊美麗的姑娘嗔道:「急什麼呀?這解毒的方子我還在估摸著呢!」

「再估摸著,他要不是毒發身亡,就要活活餓死了。」

「那我動作快些……」

小光頭嘟嘟囔囔到一邊,用一只瓷碗取了點水過來,先餵了點給他,又取了塊濕棉布擦了擦他還在發燒的臉,這孩子看得出來年齡雖小,說話也大剌剌的,動作卻分外輕柔仔細。

少年對救命恩人的身份似乎很感興趣:「請問……姑娘是──」

「她是我師父,」小光頭說,又指了指自己:「我是夭夭。」

「……『妖妖』?」他皺了皺眉頭。真奇怪的名字!

小光頭又問他:「你叫什麼名字呀?」

少年因為中毒而面部腫脹,困難地開口道:「我叫……殷不識。」 

「『應不是』?古裡古怪的,到底『是』還是『不是』呀?」

旁邊的美人也湊了過來,天真爛漫地說:「真好玩,你『是』還是『不是』啊?」

殷不識此時終於正面看見了她的臉,這女子大約廿幾歲,神情嬌憨嫵媚,卻又正當花信年華,有一股難以述說的魅力。

藥很快就煎好了,夭夭讓他就著碗喝了幾口,沒兩下,殷不識忍不住又沉沉入睡,後來的情形也是斷斷續續聽夭夭講的,只曉得那天晚上,山裡又出現了很多黑衣人,擺明了是來搜捕他的,不過這洞穴實在很隱密,後來的兩三天,也都沒有被仇家發覺。

由於身中奇毒,他的身體腫脹得厲害,說話也有困難,所以一直躺在床上,聽這一對古怪師徒的對話。

「師父,那些黑衣人是打哪兒來的呀?」

「我怎麼知道?」

「我本來猜那群人只是趁火打劫的,看樣子應該不是,就算他身上有銀子,兵器也不需要用奇怪的毒藥啊,妳瞧他的臉被毒得又黑又腫……」

夭夭看了殷不識一眼,中斷了先前的話。

小光頭蹲下身子,衝著少年笑了笑:「說吧,那夥人到底為什麼要殺你?」

由於一家慘遭滅門,殷不識面對陌生人的第一反應是警惕,第二反應還是警惕,他雙眼含水,語帶悲淒:「我……記不得了……」

另一邊的美女歪著頭想了想:「這毒應該不會使人喪失記憶啊?」

殷不識對她比較有好感,思考片刻,便掙扎著說道:「他們應該……是我的仇家,所以……」

「哦。」

出乎意料的,師徒二人很快就接受了他的托辭。

殷不識終究沒有吐實,現在的他,貌似是血案唯一倖存者,說白了,是孤兒!

就算現在要仰仗人家的救助,倘若洩漏風聲該怎麼辦?

不過你來我往幾句話功夫,他倒是從兩人的對話中翻出了不少故事;比如說,夭夭美麗的師父雲英未嫁,他們在此住了十年,平日兩人隱居山上洞穴,只有他師父偶爾下山採買生活必須用品。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普希金 酷不停囉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真是電燈泡
2009/02/23 11:45
少年看到小光頭發光時暗想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9-02-24 00:38 回覆:
其實電燈泡是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