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桃之夭夭:采花賊 (二)
2009/02/16 23:57:35瀏覽1004|回應0|推薦30


七天七夜。

整整七天七夜,漫無止境的追逐,血腥追殺,望塵奔逐,或繼之以夜戰。

少年從城鎮一路逃往山區,身後一撥撥追殺的人馬,始終沒有放棄,奈何他四處躲藏,仍舊逃不開追蹤者。

這幾天的逃亡,讓他從一個不知世事的無憂孩童,變成一個從血腥死亡邊緣,學習到求生和搏命手段的逃亡者。

而他對殺人都已經麻木了。

第一次手刃仇敵,是一個意外,他用隨身藏的一把匕首,在近身搏鬥中,正巧刺中對方的腰部,在殺手驚愕的目光下,自己的雙手終於染上鮮血。

蓦然回首。

尋找和躲藏的一方,都需要同樣的耐心和毅力,還得具備不錯的運氣與判斷力。

於是他選擇晚上趕路,白天休息。

白日,他用腰帶上的玉扣,換得了些許盤纏,結果從當舖出來沒多久,馬上遭到包抄、襲擊;夜裡,他學乖了,身上抹了泥垢,和一群乞丐擠在破廟裡,沒想到覺沒睡成,殺手卻找了上門,把年齡相當的孩童一一殺死。 

沒想到,仇家寧可錯殺一百,決不放過一人!

這一次沒得猶豫了。

少年知道,他要儘快去尋找幫手,面對這樣勢力龐大的敵人,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夠自己浪費。

伯父在蜀王麾下當值,一家人的血海深仇,只能去求他幫忙。

他躲在樹叢裡,像隻擔驚受怕的小兔子,飢餓地啃著幾顆野果,在這深山野嶺,也就這種東西能夠果腹了。

拋開果核,他在月亮升起後繼續趕路,這一夜,他走得很慢,大腿及身上的刀傷已經發炎,敵人還在兵刃上淬了毒,他皺眉忍著痛,擠出些許膿血,在林間狹長的小道,緩緩踩著破碎的樹影前行。

漫天繁星密密的,深深淺淺地走在路上,望著發出銀色光彩的天空,籠罩著星光的山野,帶著神秘的光暈,以及夜梟的哀啼。

剛越過一座山頭,就聽見後方傳來的馬蹄聲,他心下一凜,立時便被七名黑衣人所包圍。 

「殷小公子,你還真能躲呀!」在他身後,一個聲音輕輕說著,溫柔如同夢囈。

「姓姚的,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還能怎麼著?」為首那名黑衣男子冷笑道:「把人頭留下吧!」

少年拔出短刀,瞪大了不屈的雙眼,似乎打算拚鬥到最後一刻。

其中一人道:「咱們先和這小子過兩招!」

另一人哈哈一笑:「小心這小鬼耍詐,殷家槍法是有兩下子的,要不也不會讓咱哥們費了這麼大功夫……」

幾匹馬圍著他,有使鞭的,有耍刀的,人人都拿他小小的身體招呼,少年勉力抵擋,無奈自己早已無力反抗,但他並不想束手待斃,只能拖著沉重的傷腿,躲開那些人的戲弄。 

姓姚的帶頭大哥不耐地喝道:「別玩了,送他上路,省得夜長夢多!」

那人伸腿一踢,少年便摔倒在地上,他一聲沒吭,不甘地喘著氣,想要拾回武器,卻被敵人一腳踩住手,他認命地閉上雙眼,等待接下來的命運;痛快痛快,既痛又得快,他家傳的匕首落入仇人手中,卻沒料到,自己等待刀子落下胸口之時,他悶哼地忍著劇烈的疼痛,一旁的刺客也紛紛倒地。

「呵呵……」

那笑聲讓眾人悚然一驚,帶頭的問道:「哪路朋友在此?不要裝神弄鬼!」

「嘻嘻,裝鬼又怎麼著?」

帶頭大哥喝道:「我勸閣下不要多管閒事,否則──」

「我就要多管閒事,你能把我怎麼樣?」

「轟」的一聲,火花在四處炸開,馬兒「啡啡」地人立起來,黑衣刺客頓時亂成一團。

一個纖瘦的身影飄然而下,落在少年身邊,他詫異地睁開雙眼,忽然覺得渾身發軟,完全無法動彈;一片濃厚的白煙漫起,那同樣穿著黑衣的陌生人,迅速伸手將他拉起,幾個縱身,就帶著他逃離現場。

誰知那姓姚的刺客異常認真,棄了馬匹,使出輕功遠遠跟在後頭,見人都快追丟了,忙舉劍喝道:「把人留下──」

挾著少年的黑衣人悠悠歎著氣:「真的不想跟你打……」退後一步,把少年迷暈的身體置於腳邊。

黑影一閃,足尖輕點,黑衣人的輕功令他咋舌,只是幾個起落,便如鬼魅般飄然至前方。 

「噹」一聲清脆的響聲,兩把劍同時出鞘。

此人拔劍帶了巨大的劍氣,帶頭大哥橫劍隔擋,劍氣將地面劃出一道猙獰的裂紋,嚇得他猛然後躍。

「閣下是何方高人?」

「嘻嘻,低人又如何?」

「這位朋友,你這麼做,是和湘王府作對──」

「湘王府?沒聽說過,要我說,那就作對吧!」

那人嬌笑著收回劍,拎起地上重傷的少年,飛身遠去,而愣住的帶頭大哥,則捏緊了拳頭,忿然望著那消失在黑夜中的背影。

這瘋子也似的絕世高手,竟然是個女的!

話說回來,此人到底是何身份? 

他調轉回頭,自腰間取下一根軟管,扔上天空,爆開了一個短促的訊號,召喚更多的人馬前來。

待上頭派人來,視情況再定。總之,萬萬不能放虎歸山!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