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桃之夭夭:采花賊 (一)
2009/02/14 23:59:42瀏覽1408|回應0|推薦50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詩經.國風.周南》

春風送爽,桃花飄香,孟春三月將至,這是多麼富有詩情畫意的時光。

然而,在西南方的雪山上的方圓百里,卻飄著雪花,紛紛白雪之中,站立著一個模糊的影子;由於身著白衣,背景又是一片雪色,日光曀曀將暮時分,很難從遠處看清此人的身形。

去年瑞雪早降,這是豐年的預兆,可是已經開春,時序本該由冬天轉而溫暖許多,到了二月雪線還不見升高,因此有一些地理師和卜噬巫覡,言之鑿鑿,說天有異象,萬靈遭殃,更有人講,天時不常,恐有刀兵血光之災。 

忽然,天上一聲鷹唳,那影子猛然抬起頭來,伸手往那落下的蒼鷹一揮,那只迴旋的猛禽便悠然降低,穩穩停在他的皮手套上。

那人迅速解下老鷹爪上的小皮套,取出一小張紙片,身軀猛地一震,隨即右手稍一運勁,將紙片化為齎粉;他自腰間取下一色玉佩,將之綁在蒼鷹腳上,順著一陣大風,又把鷹兒扔了出去,在老鷹展翅往回飛行的當兒,他已吹哨喚來幾呎外的坐騎,蹂身一躍而上。

山腳下,由遠處漸漸傳來陣陣的快馬急奔聲,那有韻律又急促的「咯咯」之聲,官道上只見一騎飛馬奔馳,呼嘯而過。

在通往雪山南邊的盡頭,迎著寒風冒著雪花,一人一馬急急地向遠處疾行。

那白色駿馬上面,是一個年約十八九歲的少年,劍眉星目,挺鼻朱唇,是一位英氣勃發的俊俏人物。

跟著那快馬的奔馳,荒野上吹起了寒風將他罩在身外的白絨大披風,露出一襲藍衫和佩劍。

他那長劍用了藍布罩在刀套上,那閃閃亮亮的與大地上的白雪互相輝映著,隨著馬的走動,那沉重的擺動,可看出是一把價值非凡的寶劍,而非是點綴品而已。

他頭上戴著藍絨風帽,絲帶繫在他圓潤的額上,一圈溫暖華貴的兔毛,圍在他溫潤的臉頰。

只見他目光炯炯,熠熠神湛,卻是緊縮著劍眉,一瞬不瞬的注視遠方濛濛的城鎮。

由那少年的神情,顯現出他內心的憂慮和焦急。

起事了!

燕王今夏將要揮軍南下!

北方邊將均已全數叛變!

相隔三千里之外,正進行著一場殺戮,官家的宅邸之內,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如尖嘯一般,刺入一名孩童的耳膜,許多人半夜驚醒過來,睜開眼,一個渾身被某種紅色液體浸染的高壯男子,面目猙獰地朝人群所在的方向揮出幾刀。

暗道吾命休已的同時,一名少年條件反射性地往後一躍,突襲者已在一丈開外,被他父親一槍刺入右胸,砰然倒地。

在家人和護衛的掩護下,他試圖逃離這片湖邊的莊園,但目前的情況卻讓人無法離開,眼見更多的殺手從另一側殺來,於是少年便膽戰心驚地躍到一棵大樹上,藏身綠蔭中,怔怔看著場中發生的一切!

屠殺已經接近尾聲,大批的黑衣人從四面隱入黑暗,留下一地妖豔的紅。

銀色的月光,生生撕裂開這試圖掩蓋所有骯髒的黑夜,將這一幕幕人間慘劇,暴露在殘存者的眼前。

血,鮮紅!

在銀月的輝映下,顯現出一種異常妖魅噬人的詭異景象。

院中有一名年約卅的男子,挺身而立,月白鑲銀絲長袍上,濺起點點猩紅,在夜風吹拂下,翻飛有如豔麗的花朵,但這情景卻訴說猙獰的事實。

男子已經身受重傷,他單手用銀槍支地,另一隻手臂被敵人齊肩斬下,可是他屹立不搖地站著,仿佛天塌下來也能頂著。

此時,天雖未塌,那人的魂魄卻已消失於天地之間,他怒睜著雙眼,一支長箭直直貫穿心口,箭頭上一道殘紅,隨著點滴噴湧而出,在暗藍光暈的閃動中,帶走最後的生命氣息。

行凶的人終於成批遁走,為了不留下活口,他們仔細清點人數,忌諱有任何閃失,也絕不讓任何人洩露秘密。

滿地屍體,隨風而逝的孤魂野鬼,少年迫切地想再看那男子一眼。

那人如玉石雕刻的完美臉龐,已經將月夜下令人窒息的美,凝固成了永恒。

順著他嘴角流下的一道暗紅,在一陣刀起刀落之後,男人的頭和身體崩然掙斷,一片血污的腦袋簌簌滾落地面。

望著父親遭到仇人砍下腦袋,少年忍著不出聲,捏緊了拳頭咬破了唇,那雙眼中承載著不甘和憤怒,仇恨與絕望在少年的眼中洶湧,他小小的身子矯健地悄聲往牆外一躍,很快地沒入黑夜之中。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