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波特萊爾,你這三倍偉大的魔王
2006/05/06 00:19:24瀏覽3063|回應2|推薦11

波特萊爾,你這三倍偉大的魔王

今年的五月,什麼地方都沒有去旅行,就在四月帶來的春雨之後,沉浸在明亮的五月風景之中,感受花朵綻放的美好。

在那個巴黎的五月,波特萊爾寫道:「你,我的悲哀啊,還嫻靜著。」

春天是冥府之王出現的季節,寂寞的死神就在這個季節擄走了春天女神,讓所有的人感念春之美好,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因此在春天的巴黎看見了悲傷的冬之陰影,但他熱愛那種死寂,讚嘆巴黎在擁有最燦爛的魅力之時,還能招惹詩人心中的魔王,只因悲莫悲於深昧於虛偽的享樂快感之中,這,就是他心中揮之不去的美妙憂鬱。

波特萊爾曾經數次提及:「三倍偉大的魔王」,當他寫詩(cultiver les Muses),把智慧、學問、魔術與煉金術之神──即古希臘人對埃及大神托特的尊稱──這三者,比喻為魔王的偉大之處;在他的觀念中,魔王等同於永恆的藝術創造者,於是提出「賣淫」性質的藝術之後,波特萊爾還寫了首詩,詩名《獻給撒旦的連禱》,他歌誦人生的悲哀,讚美惡魔帶來諸多悲劇與惡夢。

他禮讚作夢,迨醒時,那種極短的夢境荒誕卻美妙,所以波特萊爾說過,他自己習慣於過荒唐的日子(mener une vie de baton de chaise),因為荒唐只是瞬間的美妙夢境,卻是規避現實厄運的做法;思想也許也是這樣,只是剎那間的靈光一現,是惡魔賜予的某個頃俄,然後詩人便依賴著這種短暫的感動創造惡魔的絮語,雖然他似乎從早到晚,都不斷在思想,卻只有魔王能夠讓他體驗真正的美。

波特萊爾喜歡使用「象徵」手法來代表真實的人性,在他的《惡之華》(Les Fleurs du Mal)一書中,介紹了現代美學觀念,就是將藝術元素化為充滿種種象徵的句式,他寫「發現當下」(La Decouverte du Present),表面上唾棄上帝施予信徒的恩惠,骨子裡還是在痛責人世間的種種不公,並且為法語詩文找到了另一種寬廣的出路。

波特萊爾運用了許多象徵手法,並且加強了詩的抽象概念,創造了新的文學風尚,真實的世界完全不再依靠既有的呆板韻律或白描,後來的魏崙(Paul Verlaine)與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都或多或少繼承了這種象徵主義,但他們的詩文還是不如波特萊爾來得更具有後現代印象派的風格,觀者一開始或許不太懂象徵主義的詩,但經過數次的仔細思考、推敲與閱讀之後,就能慢慢了然於心了,讀他的詩需要智慧與學問,當然也要如煉金術師一樣,在反覆實驗與調配過程中,逐步進入更高的層次,因此波特萊爾說:「我所贊成的批評,是以一個智慧的和感性的心靈所反射的圖畫。因此,一幅圖畫的最好解釋,也許是一篇十四行詩或輓歌。」

我愛波特萊爾,只因我和他一樣,剛開始都是一個懷疑主義論者,波特萊爾並且善盡了批評家的責任,撒旦探求新的事物來誘惑人,撒旦能提供人們美妙的快樂,波特萊爾將批評責任的意見,以直覺和熱情來書寫,也拿藝術作品的判斷做為賭注;他把詩句加入衝突的利益和哲學性的辨證,創造出「部分的、熱情的、政治性的」批判,他透過有限的觀察和體悟,將藝術之美的強度提升,創造出一種類似撒旦崇拜與異端信仰的過程。

波特萊爾對於生命的熱情,不斷從對抗傳統的批評來行動;他研究自己的心靈,也研究被創造者在筆下的心靈醞釀與轉變,他探討的人性本質,比起其他的詩人都來得深刻。

他說:「批評的責任,應該深入到本質和引導每一位藝術家的動機,應該說是尋求滲透,而不是企圖仔細地分析每一件作品。」

波特萊爾堅信沒有永恆的美,就像他不斷想起花都的春天之上漂浮覬覦的惡魔,這種觀念是抽象的「從不同美的一般外表而加以調拌」,藝術的價值與當下的視覺、情感和行為模式有關,當下就是歷史最熱門的時刻,就是行動的瞬間,就是展現熱情和風格的時刻。

波特萊爾聽任自由,隨意想像(Il donne libre champ a son imagination),據一些傳記的說法,他的作品簡直讓當時的保守人士大感不安(il a reussi a porter ombrage a tous les conservateurs)。他所達到的心境,不單只是一種冷傲,也不僅僅只有熱情,那種無限的深刻洋溢著,幾乎讓平庸者無可辨別;於是,孤獨的詩人走過了一段段的破滅戀情,在流浪中如同鴟梟一般閃著兩眼,在寂寞中開始長嘯,感嘆生活失去了一切興味,埋怨他的藝術走到這樣一個如此無法讓凡人理解的境地,即使他對繼續下去還擁抱著不挫的熱愛。

波特萊爾說過的:「藝術家,唯有從他本身發生。」因為,他自己也承認了:「別對藝術家期望太高,因為生命並不完美(On attends trop de l'artiste, sache qu'l n'a pas de roses sans epines)。」

可波特萊爾就是歌誦那種不完美的藝術,不願生命中的不完美被人所忽視,我們跟著波特萊爾見到了魔王,跟著他看見了藝術的巴黎,還有死亡之中的巴黎,哀嘆那在季節變幻中不斷開展的憂鬱,最後則是聽見詩人瀕臨死亡的詩心跳躍了起來。

跟波特萊爾一起,就在五月,使心靈照著想要奔馳的願望奔馳吧!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none
2014/08/08 02:11
Rosy,you could be personify the reaper.but i hope you wont be a fallen angel but a preety angel

七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想到信樂團的大驚小怪
2007/08/01 23:02
撒旦有人崇拜不是最近的事了喔!

書虫俱樂部誠摯的邀請您,讓我們一起分享讀書的心得吧。

市民守則:半年至少留言一次,一年至少發表一篇心得。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7-08-02 00:07 回覆:
我崇拜閻羅王,撒旦算哪根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