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援交(九)垂涙的天使(下)
2006/04/30 21:30:57瀏覽4603|回應1|推薦13

援交(九)垂涙的天使(下)

第二天早上,唐牧師在身體的疼痛之中悠悠醒來,他剛睜開眼,驀地發覺自己幾乎坐不直身子,他看著窗外明亮的天空,想起今天是星期天。

在不知所措之中,他煩惱自己是否該馬上回到教會去,因為星期日早上九點整是教徒們聚會的禮拜時間,他必須趕回去主持。

可是「國中生」還沒有醒來。

唐牧師穿上了衣服,又走到床邊,深深地注視著床上躺著的少年,然後難抑地伸手撫摸他的臉龐,沒想到「國中生」已經醒來,雙眼直愣愣地看著他。

他有些困窘地說:「我今天有事,等一下就要回去。」

「國中生」坐起身,有點害羞地問他:「這麼早?」

「嗯。」

「不能再陪我一下?」

唐牧師想了想,摸了摸男孩的頭:「我們可以下個禮拜六再見面。」

「國中生」問他:「你昨晚……覺得怎麼樣?」

唐牧師臉紅了。「什麼『怎麼樣』?」

「國中生」又問他:「你昨天讓我上過了,現在要不要交換看看?」

唐牧師不知該怎麼回答,他覺得很不好意思,連耳根子都羞得紅了,只能錯愕地看著那少年湊了過來,拉下了他的皮帶和長褲拉鍊,開始熟練地在他身上套弄起來,讓他感到相當訝異。

當男人可以擁有兩種不同的樂趣,無論是給予或者接受,都是雙重的歡愉,因為愛情是一種偉大的權威,他已經在情慾面前甘心臣服,這種肉體上的懲罰與施虐使他甘之如飴,為這個少年服務似乎成為了世間最大的快樂。

由於昨晚是第一次,唐牧師雖然是個年過卅好幾的大叔,當少年背對著他躺在床上的時候,他卻覺得分外緊張,感到不知所措起來;紊亂的床顯示夜裡的瘋狂,曾經有個青澀少年對著他做出種種無法想像的事,比起「國中生」的嫻熟,他這成年人反而笨手笨腳,讓那孩子嘻笑著捏了他好幾把當懲罰。

唐牧師是相信上帝的,但他也認為自己該受處罰,肉體上的痛楚反而是快樂的舒解,曾經他不明白有人怎麼會喜歡虐與被虐的關係,可是當他躺在那兒受到強烈感官刺激的時刻,他相信曾經有人不眠不休體會過同樣的樂趣,無論是兩千年前的羅馬,還是許久以後的台北,在這樣墮落的一張床上,分享親吻與身體交接的快感。

兩人又在床上胡天胡地糾纏了好一陣子,當他們梳洗完畢,已經是早上八點半了。

昨晚真是荒唐的一夜,而唐牧師也突然想起,自己都跟他睡過了,竟然還不曉得他叫什麼。

剛走到賓館樓下,他期待地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國中生」在臨走前露出一個微笑,他拿原子筆在牧師的手掌中留下手機號碼,說:「我叫『小康』,要打電話再找我哦!」

「……好。」

牧師愣愣地望著男孩,見他掏出口袋中的一些零錢準備撘捷運,問道:「你沒帶錢?」

小康搖搖頭,然後問他:「『牧師』,你能不能先借我三千塊?」

唐牧師覺得金錢只是世俗的需求,當年毛姆(W. Somerset Maugham)與哈斯頓(Gerald Haxton)的戀情,可以從金錢交易上面開始,毛姆從哈斯頓身上得到了性愛的歡快與聽故事的無窮樂趣,同時能共享性靈與身體的和諧,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得到;就像他和小康,只要小康想要錢,他也樂意給予,於是立即從皮夾裡面掏出他所有的五千塊錢,然後全都塞給小康。

「這些都給你。」

「我不需要這麼多錢,你給我三千就好。」

「我──」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三名在附近巡邏的警察走了過來,小康暗叫一聲「不好」,正待拔足跑開,就被那些警察給硬生生攔住,兩人難堪地面對三個警察的盤查,以及他們的訊問。

「你們在做什麼?」警察看著他手中的鈔票,又望著兩人,表情疑惑地說:「有沒有帶身份證?」

剛拿了身分證出來,唐牧師顯得有些手足無措:「我們是──我──」

那警察皺了皺眉頭,似乎對這曖昧的情況了然於心,然後很快地道:「跟我回去警局說吧。」

他們坐進了警車,聽著巡邏車上紅色鳴笛的嘈雜聲響,尷尬無已地保持了沉默。

進了警局,空氣中充滿了詭異的火藥味,幾個員警瞪著他,彷彿他現在赤身裸體地接受著最後的審判,他呆坐在一張椅子上,幾乎無法忍受這些人的鄙夷眼光;這個世界已經開始擯棄罪人,只有審判者與犯罪者處於此處,枯坐在此雖然只有半個小時左右,但他絲毫聞不到熟稔的教會氣息,除了四周蔑視的視線,還有那些窸窸窣窣的嘲弄耳語,他什麼也感受不到。

又過了幾分鐘,一個警察走過來,惡狠狠地問道:「看你這人斯斯文文的,幹嘛要找這麼小的孩子援交?」

唐牧師詫異地抬起頭來,然後說:「援交?我沒有找人援交啊,我只是……我們在網路上認識的……」

員警冷哼了聲,說道:「那小鬼都承認了,還想賴嗎?你跟一個未成年的國中生發生性關係,要以『性交易防制法』起訴的,你知不知道啊?」

唐牧師的臉在瞬間變得無比慘白:「我──」

那警察開始拿著他的身分證做起筆錄,一邊嘴裡還在叨唸著:「真是豈有此理……跟一個國中小男生亂來,還一副振振有詞的樣子,援交援到這麼小的小孩身上,真是不要臉……」

小康跟他援交?怎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明明他們只是網友,小康向他借了幾千塊,不就是這麼簡單嗎?

於是他開始為自己辯駁:「我真的沒有援交,我──」

那警察冷笑道:「你跟法官說去吧!」

刹那間,唐牧師明白了一切,瞭解到昨晚和今天早晨所顯示的事實;不管是心靈相通也罷,是肉體契合也罷,原來自己所以為的戀愛過程,只不過是那個少年魔鬼般的詭計啊!

「不可與男人交接,像跟女人那樣……」唐牧師忍不住伏在桌上,哭泣地唸著《聖經》上的教條,痛恨自己為何要同一個小男孩發生關係,可他又渴盼能一直重複那種無上的樂趣:「我喜歡他,我真的喜歡他啊!」

耶酥是神子,還親吻過那麼多人,但是,現在他既然愛了上帝,怎麼又可以同時愛著凡人,並且將那人視為自己在教堂以外的基督?

他哭了一會兒,然後在淚眼婆娑中,看見小康遠遠地走了過來,本來他還想開口質問那誣賴他的少年,就沒想到,那少年身後跟著的一個中年男子衝了過來,扯起他的衣領,伸手就要打他。

「你幹什麼?你……」

「你這個王八蛋!」那人衝口就罵著一連串的粗話,一點解釋的機會也不給他:「X你媽的!死變態!」

男孩的父親憤怒地在警局內追打他,小康的每個家人逮到機會就厭惡地大聲臭罵他、踢他、踹他,唐牧師狼狽地趴倒在地上,用雙手拼命抱著頭,鮮血和眼淚從他臉上流了下來,卻還是止不住那些旁觀者的怒吼與叫罵。 

「人渣!」

「變態!」

「不要臉!」

還是警方過來解圍:「你們別這樣了!」

但眾人還是憤慨地鼓譟著:「像這種衣冠禽獸,就是要狠狠地打!」

「對啊!」

唐牧師悲慘地跪倒在地,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唯一的錯,就是他跟這個少年上了床;上帝是男的,耶穌也是男的,他的靈魂愛著這兩個男人,然而在肉體上,他也是愛著男人,這又有什麼不對呢?

天使總是光明的,但是最光明的天使也會墮落;美好的事物雖然存在,最終還是會被罪惡所遮蓋。

只是,今天的禮拜會,他到底還要不要去主持?
 


星期一的《芒果亂報》上,揭示著顯目的標題和整版詳細的內容:

北市刑大日前在街頭發現一個形跡詭異的少年,經過追查後,該名十四歲的國中男學生到案,坦承與一名自稱「牧師」的唐姓男子在台北市一家高級飯店內從事性交易,讓警方相當驚訝。

除了放大那幾張打了馬賽克的牧師照片,《芒果亂報》甚至於還貼心地做了分格的分析畫面與情境式描述:

電腦犯腦組追查「牧師」身分,確認他叫唐一哥(卅八歲,未婚),是教會的牧師,平時在一家禮品公司擔任行政工作,偶爾在網咖上網,警方發出傳喚通知,昨天到案。

唐嫌只坦承犯下本案,但已刻意將過去在網路聊天室中交談的記錄刪除,警方懷疑另有其他被害人,唐嫌落網後向警方表示,他是因為無法確定自己的性別取向,一時迷戀、好奇,性行為偏差,纔和男學生玩起性遊戲,甚至打算把對方當成自己的「小男友」交往,到案時起初否認援交,經過警方勸導及調查後,坦承是受到刺激,一時好玩,纔會誤觸法網,而且就此一次,而唐嫌也說只此一次,但警方懷疑他有「孌童癖」,將深入調查。

警方調查,卅八歲的唐一哥,常常到網咖上網聊天,又沒有女朋友,纔把目標鎖定在男童身上,而十四歲的國中二年級男學生,匿名「國中生」上網援交,因為缺錢買偶像CD,在同學刺激下,於網路留下交友訊息,果真吸引一名「牧師」上門,兩人在網路調情,並約會在台北某飯店玩起性遊戲,事後唐嫌食髓知味,想要再找該名男生碰面,警訊後,已依違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將唐嫌移送法辦。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璽兒。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2011/05/06 14:19

看完三集,我真同情牧師哩。

昨晚和一個朋友吃完晚餐到公園散步,正想找落長椅坐下時赫然發現兩個男男忘情的在我們面前纏綿,激吻的非常誇張,但是我真覺得若兩人有愛又何需性別的界線。

文中的國中生真賊,應該是以此為樂的累犯了。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1-05-06 14:39 回覆:

這篇小說取材於一則台灣的社會新聞,幾年前發生於台北,所以我就拿來發揮題材了,主要是自己也認識一名有趣的藝術家男同志,這方面可以獲得不少資訊。

現在男同志的數量很多,我也不反對同性戀愛,有些人天生就是同志,在過去的歐洲廿世紀之前可是會被抓的,好比我喜歡的詩人魏崙(Paul Verlaine)就是如此坐牢去了,在過去要能夠同性相愛,簡直就是跟全世界做對。

目前詐騙太多,在網路上確實得小心,這就是我創作這一系列的出發點:自保。

只能祝福天下的有情人囉。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