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出妻-27
2006/04/09 21:06:13瀏覽735|回應0|推薦4

又過了幾日,他聽說王元琰將舉家流放嶺南,邊疆瘴癘,他擔憂崔華菖之餘,偷偷稍了封信約她出來見面;風吹拂竹林,風微起,波微生起,人約黃昏後,嚴浚幾為之心焦難耐。

「朝與佳人期,日夕殊不來。倘寄言飛鳥,或告不能歟?佳人不在,佳人不來?企予望之,步立躊躇。」他數度徘徊,口中喃喃自語,不住引領而盼。

良久,崔華菖終於緩步到來。

嚴浚一見她,心裡高興,忙迎上前道:「我真怕妳不肯見我。」

崔華菖道:「挺之,我曉得你已盡心而為,事已至此,毋寧再悔。」

「華菖……」嚴浚沉聲道:「能為妳營救妳的夫婿,是我所心甘情願的,只可惜功敗垂成,被那可恨的李哥奴上告御狀,牽連了這許多友人,卻誰也救不了,教我此刻真是無顏以對……」

她輕嘆道:「國有奸相,橫行廟堂之上,你總自詡為孤臣,勢孤力單,又能如何回天?這不是你一個人的責任,該當是我……京裡人人都在傳言,說我是禍水紅顏,帶來這麼些災難,害得你被貶謫不說,兩位丞相也當日俱廢……」

「恁他們說去!我嚴挺之頂天立地、為官清廉,會怕誰去嚼舌根?就算在這渾沌官場,我以直道奉公事君,又焉往而不三黜?」他自嘲地一笑:「貶官一次,也無損我清流父母官的形象;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須苦心勞骨、饑餓空乏,就是古代的聖哲先賢,不也是得志顯達者少,困頓埋沒者眾?官運蹇途,我受之無愧無悔!」

「我當之有愧,」她正色道:「挺之,京師裡流言風語,甚囂塵上,你我還是別再見面為妙。」

嚴浚急道:「可我心裡惦念著妳……華菖,與其跟那種男人老死邊地,不如留在這兒……留在我身邊,重新開始,就如以往……我這輩子都會愛護妳,也不再迎娶側室,只和妳一起,遠離這官場是非之地,二人耕織度日,平平凡凡,白頭偕老。這一次,我會好好待妳的……」

崔華菖搖頭嘆道:「本願長相對,今已長相思;去時思灼灼,去罷心悠悠。由來共結褵,幾人同雙去?我對夫君王元琰,甯同萬死,不忍分離。」

「那王元琰有什麼過人之處?」他半惱半不解地問:「我嚴挺之哪裡比不上他?」

她懍然道:「你我曾夫妻一場,今日道別,相知莫相違。挺之,今後你就當彼此相逢不相識,忘了我這個出妻罷。」那神色,分明是要他死心。

「妳是怕眾口嘵嘵、人前人後有人說嘴?」

「不,挺之,你這樣說,雖無私心,亦有私情……」

「什麼私心私情?」

「總而言之,我是不能再接受你的好意了。」她定定地說,淒然搖頭。「我嫁作王家人,死為王家鬼,夫君要往哪兒去,那裡就是我的歸屬。」

「妳當真要隨那王元琰流放邊陲?」嚴浚猶未死心,說道:「留下來,華菖。」

崔華菖嘆口氣,苦笑道:「誓心妾終始,歸願未克從;人間丈夫易,世路婦難爲……君恩顧妾深,然東流不西歸,覆水豈再收?棄妾己去難重回,挺之,咱們就此別過,你好好保重。」

「華菖!」

她別過臉,沒再答一句、應一聲,舉步便往來時路獨自離開去。

晚風吹拂她飄飄衣衫,裙裾飛揚,那形單影隻的細瘦身影,在寒風中顯得更孤寂了,卻仍堅定不移地、傲然地遠去,用那一貫的沉默背影,拒人於千里之外,再不回顧,再不留戀。

「華菖!」

嚴浚忍不住又再喚她,希望她能回心轉意,但崔華菖卻頭也不回地走了。

是否男人的愛情永久而不易專一,女人的愛情專一而不易永久?或許就是在這時候,他心底浮現一片深沉傷痛的暗潮,極其悲哀,又極為自傷;然而,卻有一股比淒涼、傷懷與悔恨更強烈的情感,使他的淚乾涸,使他的心澎湃。

眼見佳人已杳然,嚴浚悲從中來,吟道:「萬里程,一人行,但見縭影孤零零。愁見夜,輾轉思,何似君情與妾心?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覺海非深。」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