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出妻-26
2006/04/09 21:03:25瀏覽839|回應0|推薦4

嚴浚在家接聖旨時,纔曉得禍不單行,殃及好友;他個人不在乎丟官與否,若因此株連他人,心裡委實過意不去。

這一天,張九齡在離開京城前一夜,又到了嚴浚府中;嚴浚、惠義與張九齡三人,泡了壺紫笋,就著茶碗品茗敘舊,天近丑時,月白風清,各人領略淒涼夜景,心中卻也無限感慨。

「盈盈秋月映寒霜,這月色倒也美得動人。」張九齡說,口吻中充滿詩意。

張九齡有入世的實際作為,也有出世的精神與心靈。雖然有點忍受不住嚴浚的頑固,卻基於友誼而罷知政事,淡出政壇;就算知道朋友行為或有缺失(如嚴浚)、亦或是過於虛偽矯飾(如蕭誠),也都頗能諒解接受,是佛道無為、有為、有識,也是最理想的立身處事方式。

嚴浚不明白好友何以會感到如此釋然,照理說他們都丟了官,他自己倒不談,張九齡於他被貶官廢相、遠謫邊區之事,卻隻字不提,甚且連他自己與崔華菖那些傳得滿城風雨的是是非非,也沒問上一句;這樣一來,他自己反而自覺理屈,心力交瘁之際,竟想不出更有什麼話要說,有什麼話要問。

他在庭院裡走來走去,思潮紊亂,又悄立良久,只見滿月映在池塘中,微風拂過一片漣漪,溶溶月光閃爍顫然,便如他胸中思緒那般煩躁,久久無法平息。

「秋月悲涼,晚風戚戚,何可謂『美』?」嚴浚傷感地說:「這眼下情景,怎教人能像你那般看得開?又怎教人快活得起來?」

張九齡深吸一口氣,這幽靜的空氣,浮動的月光,似乎滌淨了他胸中所有的抑鬱與滯悶。

他暢然道:「挺之,你與我皆無官一身輕,人有辟邪之法,士有辟人之法,隱者有長沮﹑桀溺辟世之法,知足知止亦無累,就此棄絕人間,超踰世網,仰翔禽於百仞,俯泳鱗於千潯,近瞻塵俗,遠睇風雲,與世無爭無妨,倒也不錯。」

嚴浚嘆息道:「你我既有經世明才,卻遭朱陽之運;當塗之士,對於小人李哥奴,莫不枝附葉連。世間榮華,非人所能測,怎不教人愁悶?」

惠義道:「挺之,揚搉古今,萬物營營存其意,天道昧昧安可問?天地萬物皆以無爲本,開物成務,無往而不存;陰陽恃以化生,萬物恃以成形,賢者恃以成德,不肖恃以免身。故無之爲用,無爵而貴,無心悟道;你有心爭勝使強,何能領略子壽的『無』?」

嚴浚點頭稱是,心裡卻始終不解其義。

張九齡見天際略明,便朗聲吟道:「晨興步北林,蕭散一開襟。復見林上月,娟娟猶未沈。片雲自孤遠,叢篠亦清深。無事由來貴,方知物外心。」

「何謂『無』?」嚴浚困惑道:「如何可知物外心?」

惠義開口道:「挺之,你可知何謂人情?喜、怒、哀、樂、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人稟七情,應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也莫非體悟自然之心。」

「弟子不懂,」嚴浚搖頭,望見東方魚肚白,悵惘道:「這又該如何體悟?」

惠義道:「目受色,耳受聲,鼻受香,舌受味,身受細滑,心受識,加諸喜、怒、哀、樂、愛、惡、欲,這皆是七情六欲,人所不能免者,蓋生死之原本,罪苦之所由。若使無情寡欲,即為情牽萬物之情,欲達於他人之欲,就能達到『無我』的佛性。」

他還是不能理解。

臨行前,張九齡又愾然吟道:「歲陽亦頹止,林意日蕭摵;云胡當此時,緬邁復為客。至愛孰能捨,名義來相迫;負德良不貲,輸誠靡所惜。一木逢廈構,纖塵願山益;無力主君恩,寧利客卿璧。去去榮歸養,憮然歎行役。挺之,再見之日已遙遙無期,願你能多加保重。」

「子壽,你也要多保重。」嚴浚不知該說些什麼道別的話,便不覺又哀嘆起來。

告別了張九齡,嚴浚心中淒涼,只覺世事若浮雲,歲暮人將老;悲榮與歌笑,萬事盡成空。

想到自己已一無所有,他又悲憤地長嘯一聲,那悽愴的迴音響蕩在林間,讓他更感悽愴。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