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出妻-25
2006/04/09 21:00:39瀏覽856|回應0|推薦4

 

張九齡雖考慮過各種可能發生的情況,但他斷沒想到,第二天早朝,皇帝退回二位宰相的上疏,奸臣李林甫甚且當朝將了他們一軍。

李林甫當著滿朝文武,敘述嚴浚的罪狀,誣陷張九齡道:「臣聞明主絕疑去讒,屏流言之隙,塞朋黨之門,方為上策。陛下,既然這嚴浚罪證確鑿,張丞相和裴丞相卻一體上書保他,言之鑿鑿,護短有加,可見三人俱係朋黨,比周為奸!」

裴耀卿氣不過,登時勃然大怒道:「李哥奴,你含血噴人!人情所不能止者,聖人弗禁;人非堯舜,何得每事盡善!嚴浚秉公行事,何罪之有?」

李林甫冷笑道:「這朝中恁誰都曉得您裴丞相與嚴浚交情菲淺,要想同流合污,難保不會出言替好友圓謊說項……朋黨誤國,莫此為甚!」

張九齡反駁道:「孔子與顏淵、子貢更相稱譽,不為朋黨;禹、稷與臯陶傳相汲引,不為比周。忠於為國,公以立身;賢人在上位,則引其類而聚於朝,易曰:『飛龍在天,大人聚也』;在下位,易曰:『拔茅茹以其彙,征吉』。李林甫為樞機大臣,王室之佐,既不能輔化成德,齊美古人,卻肆其私忿,枉論無辜。今佞邪與臣交戟,合黨共謀,違善依惡,歙歙訿訿;李丞相數設危險之言,欲傾移主上,望陛下鑒察。」

李林甫道:「皇上切莫聽信小人之言!臣欲盡忠誠,若要結舌不敢言,就為忌憚這些朋黨,豈不是飛塵濁清流之源?又何以為百官表率?」

裴耀卿趨前道:「正直罹譖潤,姦臣奪其權,張相非為己身辯,乃以公正從之。『君子以朋友講習,而正人無有淫朋』,是以古之交者,其義敦以正,其誓信以固啊!」

李林甫笑道:「好一對君子!詩經有言:『憂心悄悄,慍於群小』,一群小人猖獗橫行,結黨營私,廟堂之上詆毀袍澤,怎不教人忿忿不平?」

張九齡不願與李林甫糾纏,轉身對皇帝一揖:「陛下,王元琰一案,尚未查明真相,若是聽信謠言定讞,不啻失卻法理人情,更可能斷送輿論民心!」

李林甫怒道:「皇上,古今賢士大夫所以失名喪身傾家害國者,其由非一也,然要其大歸,總其常患,四者而已。急論議一也,爭名勢二也,重朋黨三也,務欲速四也。急論議則傷人,爭名勢則敗友,重朋黨則蔽主,務欲速則失德,此四者不除,未有能全也。當世君子能不然者,亦比有之,豈獨古人乎!」

裴耀卿憤怒地指責道:「李哥奴,我與子壽從不爭名勢,也無朋黨營私之舉,你何必含沙射影?」

李林甫冷笑道:「你這還不算爭論議?古人云:『民有善則無淫過朋黨之惡,比周之德,惟天下皆大為中正也』,近朱者朱,近墨者墨,自然君子之道消矣。」

張九齡見他二人爭執不下,又看到皇帝一臉的不悅,連忙跪地叩首道:「子壽以舊恩,超居佐命,盡誠翊亮,知無不為,陛下亦推心置腹,所奏多允,祈請聖上明鑑!」

李隆基聞言,猶自疑心,便道:「愛卿,莫說有黨,你與裴愛卿百般迴護嚴浚,雖是愛才惜賢,卻不免出於朋輩同儕之私心。王元琰一案,嚴浚或許忠直公正,然事出曖昧,爾等難辭其咎;你與裴丞相俱罷知政事,至於其他懲處,朕自有定奪。」

俟後,張裴二人罷相,即日李林甫代張九齡爲中書令(宮廷政務官)、集賢殿大學士(全國最高政策總召集)、修國史,嚴浚降調爲洺州(今漳河附近、河北曲周東南)刺史(州長),王元琰被免官,流放嶺外(南嶺以南)。

李林甫面柔而有狡計,能伺候人主意,故驟歷清列,為時委任。而中官妃家,皆厚結託,伺上動靜,皆預知之,故出言進奏,動必稱旨。而猜忌陰中人,不見於詞色,朝廷受主恩顧,不由其門,則構成其罪;與之善者,雖廝養下士,盡至榮寵。尋歷戶(財政部)、兵(國防部)二尚書(部長),知政事如故。

而張九齡罷相,李林甫專制國事,數次稱美壽王李瑁以揠武惠妃意,武惠妃果然在皇帝面前稱讚他的德行。

李隆基聽了武惠妃的話,又輕信身邊小人的說法,詔書一出,裴耀卿、張九齡這兩位左右丞相,沒多久就因此事在朝堂上雙雙被罷免了。

見二人失勢受黜,當場俱廢,李林甫在一旁嘻笑譏刺道:「還想當什麼左右丞相麼?」目恚深險,神色陰摯,令滿朝公卿為之戰慄駭懼。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