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出妻-24
2006/04/09 20:24:49瀏覽860|回應0|推薦5

嚴浚喪妻不滿一月,他為崔華菖營救丈夫的事情,便由刑部(司法院)、大理寺(全國最高審判機構)的若干眼線,傳到李林甫耳中。

李林甫與嚴浚向來不和,新仇舊恨,早已醞釀多時;嚴浚告喪在家,李林甫正巧掌握這把柄,趁他請假不在朝堂言事,秘密上奏李隆基,暴詰禁中,加油添醋,想藉機整垮他。

皇帝對此不置可否,私下在勤政務本樓召見張九齡,與李林甫對質。

起初,皇上在退朝後秘而不宣地要求他覲見,張九齡就摸不著半點頭腦,待他一見陛下身邊只跟著李林甫,連高力士等一班宦官也沒跟在旁側侍立,心下便更覺得奇怪;他見李林甫臉上似笑非笑的詭譎神態,當前雖無旁人,對抗這廝也只得沉住了氣。

情知這中間定然有件自己眼下猜不透的大陰謀,他謹慎地開口道:「皇上找我,敢問是為何事?」

李隆基微微一笑,問道:「愛卿,你可知嚴浚的出妻,可便是再嫁蔚州(今河北蔚縣)刺史(州長)王元琰的崔氏麼?」

張九齡心頭一震:「陛下為何甫一開口,便直詢挺之的前妻?」登時臉上變色,手心發汗,只含糊回了個「是」字,便不再言。

李林甫首先道:「皇上有所不知,嚴浚出妻崔氏,其妻乃嫁蔚州(今河北蔚縣)刺史(州長)王元琰;王元琰坐贓,嚴浚為救免其罪,有所諉于刑部(司法院)、大理寺(全國最高審判機構),假公濟私,袒護罪臣,實屬罪大惡極,應予連坐懲戒。」

李隆基接口道:「這王元琰不無贓罪,嚴浚基於情誼救他,確實不該。」

兩人口吻神情,渾然倒似一般,便如事先套好招、唱雙簧似的。

張九齡忙辯解道:「陛下,這崔氏乃嚴浚前妻,王元琰納他的出妻,還能講什麼情面?臣以為,嚴浚一向行事有度,想是王元琰贓罪未實,所以秉公處理,辯誣還冤。」

李隆基微哂道:「世間恐怕沒這種濫好人。愛卿大概不知道吧?朕聽說嚴浚雖與前妻離異,近來又同那崔氏舊情復燃,導致家室不睦……這當兒,他妻子恰巧過世,瓜田李下之嫌,怎會不落人口實?」

「皇上!」

張九齡還想為好友辯駁,但是李林甫卻逕行打斷他,譏刺道:「張丞相,吾皇已對嚴浚一事網開一面,是非曲直,陛下心裡早有個底了,你再出頭強詞奪理,不怕事情爆發後,把話說醜了?」

「愛卿,誠如李相國所說,此中是非自有公論,你切莫再言。」李隆基道。「嚴浚一案,朕已辨明真相,近日內便會加以處置……你先下去罷。」

「是。」

張九齡雖相信好友,但見皇上心裡認定嚴浚與出妻崔氏確有茍且之事,自不再言。

之後,他為解嚴浚之難,連夜快馬加鞭,忙不迭趕到裴家官邸,先找了宰相裴耀卿,轉請代救嚴浚,希望約定明日二人各上一褶力保。

裴耀卿是性情中人,雖則對嚴浚有所不滿,但他還是允諾相救。

「子壽啊,這嚴挺之雖然為公盡職,宵旰勤勞,的確是不可多得的好官;但他不理會官場儀節,做人太過於苛刻,說話又常直言傷人,百官全被他得罪光了。你我若出面營救,恐怕一些僚屬會有所不滿,到時候……」

張九齡道:「裴兄,挺之於待人接物方面,確實多有莽撞失言之處;但瑕不掩瑜,你我皆知他為官清廉,勤勉任事,就算他真為了前妻去救那王元琰,在人情義理上,卻也情有可原。可是,這王元琰明明是個無罪之人,挺之為了這緣故纔去調查,李林甫又何必遷連到他出妻崔氏身上?……這箇中道理,你應該比誰都清楚纔是。」

「我會不知道麼?」裴耀卿嘆了口氣,說道:「李哥奴早就視他為眼中釘,便欲除之而後快,分明是假公濟私;挺之這把柄落在他手裡,皇上會聽得我們勸麼?」

「皇上是聖賢之主,深明義理,當會鑑納我等諍言。」張九齡不置可否地說。

「的確如此,」裴耀卿搖了搖頭道:「希望如此。」

張九齡道:「易曰:『天之所助者順,人之所助者信。』我相信挺之,他的所作所為都至公至允,我也相信皇上必然也能信任他。」

蕭誠道:「子壽兄,嚴挺之為他前妻崔氏救王元琰,早已鬧得風風雨雨、甚囂塵上了,你我皆知李林甫挑撥是非,為的不只是整嚴浚那傢伙,你纔是他的眼中釘,正好可以藉機除之而後快。易經有言:『危者有其安至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當此危難之際,聽兄弟我一句諍言,別淌這渾水。」

「我……」張九齡苦笑道:「我不救挺之,這天下再不會有誰要淌這渾水了。挺之是我的好友,也是我換帖兄弟,我不可負他,換作你或其他朋友,我也當這麼做。」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