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出妻-23
2006/04/09 20:21:14瀏覽763|回應0|推薦4

第二天,嚴浚一早便往赴大理寺探王元琰的監(大理寺即全國最高審判機構,全國各地死刑犯人,不在當地處決,必須移交大理寺覆審,審畢再送文尚書省,奏請皇帝裁定)。

大理寺(全國最高審判機構)的牢房陰森昏闇,泥磚裂罅濕隰,黴氣薰天,嚴浚掩鼻走過,由獄卒帶路,到了一間囚室。

「這裡關的是蔚州刺史王元琰?」他問。

那獄卒道:「是,大人。」

嚴浚支開獄吏,走近牢門朝裡一望,只見一名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落魄男子,雙手抱膝瑟縮在牆角。

他見那人沒啥反應,信手敲了敲牢門;那人緩緩站起身,一瘸一拐地走過來,腳步蹣跚,似是受了不少苦刑。

「你是蔚州刺史王元琰?」他問,這纔看清楚囚犯的長相。

「下官正是。」王元琰瞧著他,問道:「閣下是……」

「你別問。」

嚴浚打量這人,見他其貌不揚,略顯中年福態,又胖又矮,一雙細長的小眼,大餅臉,看似再平凡不過;想到崔華菖的才情姿色,配這俗物委實是鮮花插在牛糞上,他不禁憤憤不平起來。

「大人,是華菖求您來的麼?」王元琰問。

「沒錯。」嚴浚冷漠回道,自袖中取出筆墨紙硯,扔進牢房裡。「你有什麼冤屈,就稟筆直陳,要有隻字片語造假,我也保不了你。」

王元琰接過筆墨,叩頭道:「謝大人恩典!」

「快寫吧。」他不耐地一揮手。

一刻鐘過去,王元琰便已寫具申狀,交予嚴浚。

嚴浚本欲馬上離開,沒想到,王元琰突然叫住他,開口道:「嚴大人,勞駕您替我問候華菖……」

嚴浚立時怔住了,他沒料到這人早知他是崔華菖的前夫;霎時間,兩個男人打著照面,有些尷尬,彼此卻也心照不宣。

他兀自別開眼,點了點頭,默不作聲地離開了。

離開大理寺後,嚴浚愁緒滿懷,不覺吟道:「菖花當春,人競折英。我自顧悠悠若浮雲,又豈能保君皓皓之如雪?破鏡難重圓,逝者不可追。幸他人之既不我先,又安能使他人之終不我奪?」

悵然若失之際,他想起崔華菖和英霙,心境更失落了。

過幾天,他纔將王元琰的自白書送交刑部(司法院),便接到來自府邸的惡耗。

原來,裴寒竹又懷了五、六個月身孕,對他而言該是喜事,但經大夫診察後,她身子過於虛弱,突如其來便小產了,不僅生出來的孩子是死胎,母體也頗為危險;嚴浚接獲消息時,忽感心亂如麻,忙從興慶宮騎了快馬,疾馳回家。

家裡僕役婢女見了他,忙領他到東廂房,去見他的妻子;待他趕到裴寒竹身邊時,幾名大夫也都束手無策了。

這當兒,她癱軟地躺在床上,只一息尚存,面容蒼白,雙頰凹陷,看似熬不過片刻。

嚴浚以前對她總避不見面,但這當兒見到病篤、氣若游絲的妻子,良心發現,倍覺自責之餘,心裡也感到歉疚不已。

他俯身握住妻子枯瘦的小手,柔聲喚道:「寒竹──」

裴寒竹睜開眼,見丈夫來到床褟探視,她哽咽道:「你終究是回來看我了。」

那聲音虛弱得令他鼻酸,嚴浚苦澀地說:「吾妻疾,旦暮盡,大丈夫豈以家事後國事?……我嚴挺之再怎麼無情,也不會棄髮妻不顧啊!」

裴寒竹孱弱地望著他夫婦交握的雙手,幽幽道:「望云云去遠,望鳥鳥飛滅,似妾今朝與君別。爲君一日恩,誤妾百年身……夜半夢悠悠,君愁我亦愁。兩相思,總不知……」她說到後來,已是氣力不繼,聲音漸趨微弱,幾不可聞;那語句纔連綴未竟,她便斷了氣。

「寒竹……」

嚴浚見她與自己相握的手緩緩垂下,心中一痛,幾乎無法言語。

「媽媽是你害死的!」嚴武含著眼淚,恨恨地說:「爹爹寵愛二娘,那賤婢恃寵而驕,我媽媽老受她欺壓,害得她只有偷偷哭泣……她會抑鬱而終,全都是你害的!」

「你!」

嚴浚的臭脾氣和心裡有國無家、卻又自私自利、念舊喜新、有時敏感而又很鈍感、內心常矛盾不已的性格,使他很火兒子的指控;然而,這些年他從未關心過裴氏,讓她常年獨守空閨,她的死,他也難脫干係和責任。

「爹,我要離開這兒,到裴家去住。」嚴武守在母親身邊,瞪視他父親,又恨又怨地說:「這府裡無情無義,恁誰也待不住。」

嚴浚望著他滿臉淚痕的兒子,無奈地頷首,道:「你想怎麼做,就隨你吧。」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