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出妻-19
2006/04/09 13:15:50瀏覽708|回應0|推薦4

因張九齡繇文學進任高官,為人守正持重,而李林甫特以便佞,故得大任,他每每嫉妒張九齡才學出眾;加上張九齡的一班好友都對他有成見,還有一個老愛參劾他的嚴浚,這如芒刺在背,張九齡為其首要敵人,便想陰謀害之。

開元二十四年秋,牛仙客代理信安王李褘為朔方行軍大總管,右散騎常侍崔希逸代牛仙客知河西節度事。

剛開始,牛仙客在河西任節度使時,省吃儉用所積鉅萬,崔希逸以其事奏聞皇上,李隆基就令刑部員外郎張利貞馳傳,往覆河西視察。

牛仙客所積倉庫盈滿,器械精勁,皆如崔希逸之狀。

皇帝大悅,認為牛仙客為國家節流開源,頗有能力,意欲以他為尚書。

此時,李隆基因朔方節度使牛仙客立有軍功,便欲實封爵位,張九齡認為不妥,又因李林甫與邊將並無交情,便私下拜訪了李林甫,希望他在參贊議事之際,能全力否決這道皇帝諭旨。

張九齡謂李林甫道:「封賞王爵,必待名臣或千古大功,這牛仙客僅僅是一名邊將,一晌立了小小軍功,怎可遽議封爵?……哥奴,我已聯合裴相,要與陛下固爭。」

李林甫笑著說:「張大人,我也認同你的想法,這事情我定會全力支持。」然後許諾不悔。

等到早朝,三位宰相進宮面見聖上,到達勤政務本樓,共商機議;談到封賞的咨文,張九齡便起而發難,持笏上前,李隆基見他對詔令有異議,皺著眉頭,狀甚不悅。

「皇上,臣有話要說!」

「愛卿,你就直陳無隱吧,朕在聽著。」

張九齡愷切道:「微臣以為,牛大人久任朔方節度使,有功在國,是當獎勵;然而,不以小廢大,以微末軍功驕矜邊將,是非利反害。倘使忍不能自離,疑不能自決,是賞罰不明,其餘將士又當如何自處?易曰:『亢龍有悔』,此言上而不能下,信而不能詘,往而不能自返者也,願陛下與臣共勉之。」

李隆基聽他長篇大論,老大不耐煩地轉向裴耀卿道:「裴相,你又有何看法?」

裴耀卿道:「我與張相意見相當。書曰:『成功之下,不可久處』,將兵睢敬受命,是該論實功封賞,見有不公,是必亂了軍令,也寒了邊鎮守軍的心……微臣祈請陛下思之。」

李隆基見他二人一個論調,喃喃道:「有這等嚴重麼?不過是封賞牛仙客軍功,為什麼你二人總以為朕這道詔令不妥?」

張九齡極論道:「『欲而不知足,失其所以欲;有而不知止,失其所以有』,是當封賞將士,便當賜予實惠,卻不可虛立戰功,名不符實,讓受者受之有愧,或驕矜自恃,功高震主;所謂『鑒於水者見面之容,鑒於人者知吉與凶』,古往今來,驕於軍功而禍亂國政者,所在多有,這吉凶分際,當由賞罰分明予以辨明,不可妄與。」

李隆基想了想,困惑地沉吟道:「是這樣麼?」

張九齡與裴耀卿齊聲道:「望聖上鑒察!」

李林甫抑嘿,退又漏其言道:「古人說:『女無美惡,入宮見妒;士無賢不肖,入朝見嫉』,張丞相和裴丞相,你們是妒忌牛大人受封入朝麼?」

張九齡聽了這話,立時怒道:「李相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依我之見,牛大人驟立軍功,又得天心,故不能自免於嫉妒之人。」李林甫意味深長地諷刺道。「依朋黨之私,捐社稷之利,挾權貴之位,歙言於世,規利於己,排他於外,比周於朝,以移主上之心,此等假惺惺的官僚,看來是所在多有啊。」

裴耀卿也發了火,登時臉皮紫脹,怒道:「李相之言,是說我二人為著私心和妒忌,纔萬般勸諫皇上的?」

李林甫冷笑道:「裴丞相,我可沒這麼說哦。」

李隆基煩躁地叱道:「你們別再爭了!封賞牛仙客一事,就讓朕再考慮幾天,再作定奪吧!」

張九齡與裴耀卿忿忿不平地退了出去,原以為這事可以明快解決,但李林甫的突然變卦和態度轉向,使得三位丞相私底下的對立也被掀至檯面上,漸趨明朗,也添加了變數。

牛仙客隔了一日,便親自入宮,與丞相李林甫一同面見皇帝,一個百立戰績的軍官,卻在殿前哭哭啼啼,悲泣不止,而且辭意甚堅,倒教李隆基感到極為詫異。

「皇上,我一介武將,為國小立功勳,是理所當然;至於這封賞詔令,微臣愧不敢收!」牛仙客說得誠懇,臉上卻哭得涕泗縱橫,看起來真是可憐兮兮。

李隆基聽得心軟,走下御座,執起牛仙客的雙手,婉言相勸道:「愛卿,你怎麼這麼說呢?」

牛仙客抬起淚汪汪的雙眼,泣道:「陛下,請勿責難張、裴二位丞相,微臣確無顯赫軍功,對這封賞受之有愧啊!」

李隆基悻悻然道:「張、裴二位丞相是多慮了,對邊將入朝頗有異議……朕很想賞賜你,但他二人就是極力反對,今早又上了封事,直陳不可,這倒是件麻煩事。」

李隆基亟欲封賞牛仙客,張九齡堅持不可,還上了摺子,與裴耀卿聯名,要皇帝收回成命,他又望了望桌面的奏章,不覺嘆了口氣。

李林甫言道:「臣聞王道臣道,仁義為主,義者政理,仁者以除弊興利為務,政理以去亂為心,或不便於理,或不厭民心,都是為公為國,若患其流而塞其源,病其末而刈其本,未擇其正而黜其邪,與其彼農皆黍而獨稷,又豈有此理?既然如此,天子用人,何不可者?」

李隆基聽聞此話,對李林甫的話是讚不絕口:「哥奴斯言,其言也善;為宰輔能不專權、不專斷,二位丞相倘若能有你這般胸襟、氣度,能事勢不專,朝堂上又怎會時時議論紛紛、擾攘不休呢?」

李林甫道:「微臣但求能輔佐陛下、匡正闕失而已,張、裴二位丞相,也是好的;論古今賢士所以失名喪身傾家害國者,其由非一也,然要其大歸,總其常患,四者而已。」

李隆基感興味地問道:「是哪四種?……愛卿啊,朕願聞其詳。」

李林甫道:「所謂四大患,急論議一也,爭名勢二也,重朋黨三也,務欲速四也。若使急論議,則無端傷人;爭名勢,則敗壞友儕;重朋黨,則矇蔽主上;務欲速,則易進退失據,失德於人。張相與裴相二位,是犯著這四大忌,急於議決、與牛大人爭名勢,又成朋黨,比而不周,便使國務欲速,難達協調……微臣懇請陛下寬貸他二人,並加以疏導啟示為荷。」

「哥奴這番話說得真誠!」李隆基讚譽道。「那就照朕的舊章,由愛卿你發佈詔令,封賞牛仙客吧!」

聽皇帝允諾要封賞他,牛仙客眼中淚水奪眶而出,舉袖擦了擦眼淚,嗚咽道:「謝聖上恩典!」

由是皇帝愈益疏薄張九齡與裴耀卿,俄與政務專任李林甫,又打算封牛仙客為宰相,中書令張九齡執奏以為不可,乃加實封二百戶。

這當兒,三宰相在位,正是上朝時,張、裴二人磬折趨,而李林甫在中間,處理國務軒驁跋扈,任事又無稍許讓步,見牛仙客按己意受封賞,李林甫喜津津出眉宇間,驕恣無已。

旁觀的大小官員有人竊竊私言道:「看二相對抗李哥奴,就如一鵰挾兩兔一樣。」

言下之意,是說他兩位丞相對抗不了一個李林甫,李林甫老奸巨猾,兇悍如鵰,張、裴兩人,倒像是兩隻小兔子,毫無抵抗之力,只能坐以待斃。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