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出妻-17
2006/04/09 10:07:49瀏覽721|回應0|推薦5

時光荏苒,隆冬過去,又到了新的一年;這年的春夏二季,朝堂上也沒什麼大事,李隆基覺得溽暑煩躁,便在宰相李林甫的建議之下,決定暫往東都避暑。

張九齡在東行時作詩『奉和聖製途次陝州作』,進獻給皇帝:「馳道當河陝,陳詩問國風。川原三晉別,襟帶兩京同。後殿函關盡,前旌闕塞通。行看洛陽陌,光景麗天中。」

開元二十四年,端午節纔剛過,李隆基和武惠妃,在東都洛陽遊樂竟月;這趟旅程,除百官隨行,後宮嬪妃也成群前往,熱熱鬧鬧,隨皇室鑾駕車騎,有數千人之多。

嚴浚是隨行京官,如同其他官員有家室同往,他沒告知妻子裴寒竹要出這趟差,收拾了幾件衣物,指示了兩名僕役和一名愛妾的婢女隨行,就獨獨帶了英霙出發,浩浩蕩蕩前往洛陽。

剛抵達洛陽,隔天一大早,他便騎了馬,帶著英霙,穿了平民服色,備了些鮮花素果,從落腳的行館,趕到著名的相國寺參拜。

英霙不擅於騎術,但她也毫無怨言地束起長髮,穿了件胡服,長靴皮褲,又披了件湖綠色的斗篷,即使沒有平素的胭脂妝點,她看起來依然很嬌媚動人。

見延途多有田畝,英霙問道:「那是什麼作物啊?」

「煙草田,旁邊還有落花生,再過去則是三熟稻田。」嚴浚笑道:「洛陽不愧為豫州之珠,而這都畿鄉野風光,農林景致,更勝長安廣廈一疇。」

相國寺參拜人潮不斷,進香客熙來攘往地進入大雄寶殿;這建於西魏時期的佛寺,建築宏偉、佈施嚴謹,他們花了一天時間逛完天王殿、藏經樓和八角琉璃塔,也參拜了千手千眼佛,聽相國霸鐘沉波蕩漾、餘音繚繞之際,嚴浚纔想準備回去休息。

「光遊這相國寺,就耗了一整天,妳也累了吧?」他體貼地問。

英霙意猶未盡地沉醉在那鐘聲裡,溫柔地一笑:「能離開長安出來逛逛,是我生平第一次……官人,和你一起出遊,我一點也不覺得累。」

見寺外有酒肆,坊里還有茶棚,他問道:「娘子,風塵僕僕,一天妳都沒吃些什麼,要不要歇息一下?」

「也好,我這會兒倒也餓了。」

「那我們就簡單吃頓齋飯,再回行館好了。」

英霙自寺僧那兒牽了馬,愉快地跟了丈夫走到幾十尺外的茶樓,登門入座。

嚴浚在隱了一口茶之後,猶疑著說:「我出外辦差,就留妳一個人在家,心裡怎麼樣也不安穩。」

「夫君何出此言?」

「我擔心有人欺侮妳。」

英霙驚異地嫣然一笑,道:「你怎麼會這麼想?」

嚴浚皺著眉頭,沉思道:「因為妳是二房,年紀又輕,說不準……」

英霙笑盈盈道:「裴姊姊對我很好的,你這是窮操心罷。」

「我從僕役那兒聽得一些流言,說她總對妳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冷淡、顧忌之外,也隱約有些怨恨。」

「怨恨?」她驚訝地睜大雙眼,又呵呵笑了出來:「怎麼可能?我喜歡裴姊姊,她也該不討厭我吧?或許,是我見她琴棋書畫樣樣都行,想去跟她學習,常常去煩擾她所致,她纔想避開我的……上回她也說怕夫君責難,我還以為是你要裴姊姊別搭理我呢!」

「我就怕她會如何對付妳,纔想帶妳遠離家裡的是是非非。」

「什麼是非啊?」她不解地問道。

「我就愛妳的毫無心機。」嚴浚憐香惜玉地撫摸她柔媚的俏臉,當初,就是她單純又美好的內在,纔教他心動不已。

「要是夫君對我不理不睬,話也不肯多說幾句,我一定會瘋了的!」她憂慮地道:「為什麼你不能像對我這般對裴姊姊呢?」

嚴浚道:「妳不能硬要一個男子來愛他心所不喜的女子。」

「其實,裴姊姊不說,她心裡總想念著你。」英霙說著,又嚐了口芝麻糊,甜孜孜地笑說:「我雖然沒法子同她聊上幾句,卻很明瞭她的想法;每次見僕人從你的書齋拿那盆菖蒲花出來曬太陽,她就直盯著發獃,教我瞧見了好幾次……官人,你不是陪著我,就是耗在那書房打坐,偶爾也去陪陪她嘛,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嚴浚皺起眉頭道:「跟她在一起,只教我心煩。」

「為什麼?」

「她那副苦瓜臉,總是很陰沉、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連點情趣也沒有,誰看了會喜歡?」

「我不覺得裴姊姊醜啊!」英霙說:「她滿腹詩書,氣質高雅,以前在樂坊裡,比她難看的可多著呢,你又有何不滿?」

「我就是沒辦法去喜歡她,」嚴浚悶聲道,又握了握她的手。「就如同,我就是喜歡妳一樣。」

英霙不解地望了望丈夫,他最後的那句話,教她感動得笑逐顏開,臉上隱隱透出暈紅之色。

「我好幸福啊。」說著,她更偎進他懷裡,唇邊始終含著一抹笑。

嚴浚摟著她,見她或含情凝眸,或輕嗔薄怒,或喜或憂,眉開眼笑,總是天真爛漫,長久以來不改以往;比起裴寒竹那恭敬哀傷的表情,那常年思緒滿腹、愁眉苦臉的模樣,他就覺得舒坦多了。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