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出妻-14
2006/04/09 09:33:07瀏覽822|回應0|推薦4

這一年,天氣陰霾,朝廷也是個多事之秋。

一早張九齡被皇帝召進宮時,還在納罕到底是出了什麼事;待他進得勤政務本樓,看見裴耀卿和李林甫時,卻沒來由地發現李隆基臉上的忿怒之情,更教他緊張起來。

然後,李隆基見諸大臣宰相都等在殿前,便開口道:「今天召集眾卿,是為著罷黜太子一事,與你們商量。」

「罷黜太子?」

見眾官員霎時都傻了眼,李隆基也嘆了口氣。

「日昨,惠妃泣訴於朕,且道:『太子陰結黨羽,與鄂王、光王將害於妾母子,亦指斥於至尊』,太子李瑛於東宮內第與鄂王、光王等自謂母氏失職,嘗有怨望,而頗怏怏,妄語亂政,意圖對壽王和惠妃有不軌之圖,對寡人亦有不臣之舉。朕忿忿於其言其行,震怒之下,謀將廢黜,纔於今日召集宰相共議廢之。」

裴耀卿趨前道:「皇上,太子該是何等震駭言行,惹是生非,敢問可有證據?」

「人證自然是有。」皇帝一揮手,讓高力士將一干文書交予他們。「這是太子身邊一些內侍的證言,朕已在昨夜審訊過他們,也教畫了押;該怎麼辦,眾卿就說說看罷。」

「看來,這事要怎麼辦,是廢黜太子或另立儲君,都請皇上示下了。」李林甫首先道。

「陛下,廢立太子,國之大事,依微臣來看,這事還得再行詳查。」張九齡道。

李林甫道:「既然太子與鄂王、光王謀逆之罪證確鑿,還查什麼查?」

張九齡道:「倘若不查個水落石出,勢必將誣陷無辜,禍及殃民。」

裴耀卿也表同意道:「我贊同張相的說法。」

「愛卿,朕也思之良久,好不容易纔下這決定。」李隆基面有不豫,說道:「若無其事,怎麼侍宦全都作出對太子三人不利的證言?」

張九齡道:「皇上,眾口鑠金,也未必可知。」

「那丞相你又有何高見?」李隆基開始感到不耐煩了。

張九齡諫曰:「陛下纂嗣鴻業,將三十年,太子已下,常不離深宮,日受聖訓。今天下之人,皆慶陛下享國日久,子孫蕃育衍茂,不聞有過,陛下奈何以一日之間廢棄三子?臣忝任中書令(宮廷政務長),又為宰輔,皇太子、鄂王、光王被譖,聖上欲廢之,然則這冒然之舉,臣深不以為然,伏惟陛下思之。且太子為國家根本,地位難於動搖;由此而論之,不可不慎。今太子既長無過,二王又賢,臣待罪左右,敢不詳悉?父子之道,天性也,雖有失,尚當掩之。惟陛下裁赦,天下共慶,是必致遠。」

見張九齡切諫,不悅之際,李隆基只默然不語,卻又不能遽下決斷。

裴耀卿又趨近道:「皇上,微臣以為,張相所言亦不無道理;廢立太子一事,必須慎重其事、既往不咎,就申誡太子、二王,讓三位皇子慎其言行即可。」

李隆基不置可否地一揮手:「那就先這樣吧!」

禍且免,事且寢,太子、鄂光二王得以不廢,張九齡和裴耀卿也終於鬆了口氣,退了出去。

現在,勤政務本樓裡就只剩下李林甫、高力士和李隆基,侍衛們都退至殿外。

李隆基見李林甫持笏上前,便道:「李愛卿,你還有話要同朕說?」

「是,皇上。」李林甫惘然,私語中人曰:「臣對張相與裴相並無偏執,這事他二人的建議也並無不妥;然而,天子家事,外人何與邪?」

「此言確也不假。」李隆基頷首,這二相唆皂了長篇大論,使他相當不悅。「那依愛卿之意,這事最好當如何處置?」

李林甫道:「若不慎重其事,旁敲側擊地申誡皇子,則又懲而不貸,失之疏漏。是故,微臣以為,當從春宮(太子)失之悖理,以及趙麗妃、皇甫德儀及劉才人處著手;既然後宮干政至斯,當然得稍事告誡,加以斥逐。」

「好,」李隆基道,「傳我旨意,出了她仨人,愛卿就這麼辦了吧。」

隔了幾天,趙麗妃、皇甫德儀及劉才人,便成了「出妻」,被秘密送至京城寺庵;名為休妻,實則為監管圈禁。

皇帝對李林甫言聽計從,後來張九齡和裴耀卿也無法可施;至於三位皇子,則惶惶不可終日,受了申戒,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