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出妻-13
2006/04/09 09:30:02瀏覽921|回應0|推薦4

此時,在興慶宮裡,武惠妃正秘密召見禮部尚書李林甫,談的是大位底定之事。
武惠妃是武周之後──武攸止(武則天的姪子)之女──天生聰慧秀媚,杏臉桃腮,美豔無方;她武家自武曌(武則天)和韓、魏國二夫人以來,美女多不勝數,入宮僅僅十餘歲,卻深得李隆基寵愛,與之朝歡暮樂、形影不離。

俟後,武惠妃先後生了二子一女,不料竟爾依序夭折,連封了「悼王」、「懷哀王」及「上僊公主」,至第四次懷孕,生得一子李清(後更名為瑁),受封壽王,取其長壽福氣之意;後又生一男二女,為李琦、咸宜公主與太華公主。

這天,武惠妃剛見過了楊洄,心情頗差;這楊洄是武惠妃之女咸宜公主夫婿,為駙馬都衛(榮譽禁衛官名),揣測希旨,期望武惠妃規利於己,補風捉影,陰伺日求太子(李瑛)與鄂王(李瑤)、光王(李琚)之短,譖言於武惠妃,譁眾為醜語妄言。

這會兒,武惠妃又聽了段楊洄說太子的壞話,還有太子對她種種不滿之詞,縱使楊洄常常往她這寢宮跑,勤奮問候、噓寒問暖,說到底,為著使皇上易儲,助壽王龍登御極,她也素來就視太子為讎寇,意欲害之,以圖儲君之位。

「你說,這些天以來,太子又傳了我什麼醜話了?」她忿忿不平地問。

「太子與二王圖謀對岳母不利,小婿日有所聞。」楊洄道:「為著這事,特地找了李相國,為岳母參酌。」

「如此甚好,」武惠妃道,「你說說看,就到底是何事這麼重要,值得你找來李相啊?」

李林甫此時倒先開口了:「惠妃娘娘,我得著一個消息,是關於太子和趙麗妃之事。」

武惠妃緊張地問道:「是何事?快快道來!」

李林甫道:「是。」

話說太子李瑛之母以倡(娼婦)進宮,為趙麗妃,這趙氏本為伎人(妓女),頗有才貌,善於歌舞,為李隆基早年在潞州(今山西長治)得幸。及於景雲年間(唐睿宗時)監國,李隆基升儲即位之後,開元初年趙麗妃父趙元禮、兄趙常奴皆因趙麗妃受寵而陞至大官,獲拔擢為京畿要職。

當時,鄂王李瑤之母皇甫德儀、光王李琚之母劉才人,亦為李隆基擔任臨淄王時,以美色見選,以容止見顧,生下的孩子外貌朗秀,兩個女人更加受到皇帝的寵愛。

李隆基性好美女,六宮粉黛無算,禁苑中亦蓄有大量后妃:除正宮皇后外,尚有貴妃、淑妃、德妃、賢妃等四夫人,有昭儀、昭容、昭媛、修儀、修容、條媛、充儀、充容、充媛等九嬪,又有婕妤九人、美人九人、才人九人,再下還有御女二十七人、采女二十七人,作為皇帝,偶一為之再養幾個「面首」(美貌之男人,即孌童),另封幾個妃子,再再就是其他「代御妻」(臨幸他人或臣民之妻),或隨時臨幸者,亦不知凡幾。

後來武惠妃承恩,寵幸傾於後宮,生壽王李瑁,地位與諸子絕等,鍾愛非諸子所能比,趙麗妃君恩乃漸弛,鄂王、光王之母亦漸被君王疏薄。

「……昨日,太子見了鄂王和光王,說他三人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已大不如前,起因於娘娘得著皇寵,而趙麗妃、皇甫德儀與劉才人之失勢,是您暗中擠兌她們所致──」李林甫道:「這三人耿耿於懷,密謀對付娘娘,又稱您與武周有所淵源,要援引讖書陷您於不義之地啊!」

「有這回事?」

楊洄道:「岳母,這可怎麼辦?」

武惠妃怒不可遏,雙手緊捏著衣裙,眼底閃著怨恨:「好啊,他們要同我鬥,就看誰的手段狠!」

李林甫道:「娘娘,您是曉得我支持壽王的,要將壽王推上儲君之位,就得將太子給擠下來。上回牛貴兒那事,教那張九齡從中作梗,落得徒勞無功,是您所託非人;這回您就聽聽我的意見,先下手為強,領幾個內侍去皇上那兒,教他們供出太子與二王的密談內容,包準陛下馬上就廢了他仨個兒!」

「這可如何使得?」楊洄嚇出一身冷汗,道:「高爺那一關呢?」

「高力士?」李林甫道:「我已經都打點好了,那些侍宦就是他安在太子身邊的人馬;當然,除了我的眼線,也還有皇上佈署的幾名太監曉得了……我有把握,您要跟陛下叫起撞天屈,他是絕對不敢怎麼樣的。」

「原來如此。」

「通曉太子計謀的侍宦名單,我們都掌握在手,就等捏著這步棋,到這適當的時候打出來啊!」

「但是,我還是擔憂高公公那方面──」

除了楊洄在擔心高力士的動向,武惠妃其實也頗忌憚這個集宮闈大權的宦官。

「娘娘勿慮。」李林甫道:「他將此事隱匿不報,表面上是顧全皇室的體面,實際卻是顧忌太子和二王,又怕礙著惠妃娘娘與壽王,他兩面討好,也哪一方都不得罪;雖說他表面上不說,我看他是在怕押錯寶,纔兩邊都下注呢!」

「事已至此,岳母,我們就先下手為強!」

武惠妃頷首,道:「既然李相已萬事俱備,我這就去找皇上發難!」

見太子即將大難臨頭,楊洄與李林甫相視一笑,便旋即退了出去。

<>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