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失去的極限-66
2006/03/29 18:52:55瀏覽1003|回應0|推薦5

是不是,只有女人能夠損耗一個男人的心志?

經過幾個小時的外科手術,林澄奇疲倦地從開刀房跟著走了出來,他還是個實習醫師,也沒有辦法在這種大手術中參與任何工作,只能作為旁觀者,觀看曾翼衡徘徊在生死邊緣的模樣;他的好友側著身體躺在手術檯上,頭頂已經在護士的幫助下剃光了一部分的頭髮,並且由腦科權威的胡教授親手執刀,將那小小的頭皮剖開,他看見灰色的人腦,螢幕上照出滲出血塊的部位,心電圖上上下下,只聽見呼吸器規律的壓縮聲響……

過了五個多小時,醫院外已經可以看見黎明的曙光,而在醫院的手術室則剛剛熄滅了開刀中的燈光,腦出血患者的命是救了回來,腦科權威的胡教授醫術不愧高明,然而,曾翼衡還是變成了植物人。

植物人是什麼呢?

就是一個人雖然活著,卻沒有知覺,無法說話,無法聆聽,無法回應,就像是植物一樣沉默活著的狀態。

失去了基本的五感,活著的植物人有些還能夠自然呼吸,不過多數大腦已經腦死,泰半要靠各類儀器,來維持這界於死亡和昏睡之間的極限。

死亡是一種生命的選擇,卻是最不該選的那一項,林澄奇心想:孤獨這玩意兒真可怕,它能麻痺人的思考能力。                                                                                                                                                                                                                                                                                                                                                                                                                                                                                                                                                                    

聽完另一位外科醫師的告知之後,胡洛雲和江遠志都震驚地說不出話來,林澄奇走了過去,把開始哭泣的洛雲拉到角落,怒目瞪著這個似乎是傷心欲絕的小妻子,見她眼中閃爍著晶瑩的涙光,只更讓他覺得作嘔。

「真難得能看到妳流眼淚。」

「別跟我開這種玩笑。」

「不管怎麼說,男人是很禁不起女人流眼淚的。」

「不要說那種像老頭子會講的話。」

「因為我不覺得妳真的在反省。」

「你這是什麼意思?」

林澄奇冷笑道:「翼衡似乎把所有的藥都吞了,他怎麼會選擇自殺,旁人或許摸不著頭緒,除了妳我,應該再沒有別人會清楚的。」

洛雲看著他,抽泣著說:「別想教訓人!翼衡說不定是被你們這間破醫院的藥害死的,也說不定,就是你謀殺了他。」

「我為什麼要謀殺翼衡?」林澄奇憤怒了起來:「我們是好朋友啊!」

洛雲指控地說:「你上過他的老婆,哪還會有什麼朋友的情誼?」

「少跟我扯那些陳年往事。」

「你這人本來就是個庸醫。當時要不是開刀開死了人,你會找我出去紓解鬱悶嗎?」

「當時我被夏天的太陽曬昏頭了,纔會錯看了妳這種女人。」

她苦笑著說:「我不是也曬過那夏日的太陽?在大太陽底下,什麼都會漸漸腐爛發臭的。」

他似乎再也無法忍受這個女人的醜惡藉口:「妳這人真的病得很重……無論誰跟妳相遇,都會落入地獄裡面。」

「你想跟我再看一次嗎?」

「看什麼?」

「看看自己可以殘酷到什麼地步,或者是觀察別人能忍受傷痛到何等的程度。」

「這樣的觀察有何意義?」

「你是醫生,看的病人想必也很多,讓一個人掙扎於生死之間最恐怖的疾病,看看他們處於最大的痛苦之中能忍耐多久,是不是很值得研究?」

「所以妳就逼翼衡越過了他的極限?」

洛雲輕嘆:「那不是我的錯,是他逼我的。」

「妳只會推卸責任。要是妳不那麼傷害翼衡,會把他逼到黑暗的深淵裡?」

「我纔沒有──」

「一個人或許會為了自衛而自殺。翼衡如果不這麼做,只會任憑妳把他的理想和未來全都擊碎,妳還能否認?」

想想洛雲會這麼傷害他,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嗎?他厭惡地看著這個女人,終於覺得無法忍受,忿忿地走開去。

跟林澄奇結束了互相指責的交談,洛雲孤獨地站在陽光之下,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摧毀她,她依然活著,而且每個人都認為她失去了一切。

她的確是失去了什麼。

想起大學《心理學》的那門「推論階梯」,她明白到,曾翼衡就像是那個無法抉擇該犧牲誰的男人,他在最後劃掉了自己的名字,卻要她活著嚐受那種罪惡的啃噬。

那時教授是怎麼說的?

「現在留下的人,是你最愛的人,也是你期望上帝在這罪惡的人世間唯一饒恕的一個。」

話說回來,那個男人選擇了死,是不是想要上帝在最後的審判中決不饒恕她?而那種痛苦的感覺到底又該怎麼形容呢?

她抱著胸口,嚎啕大哭地幾近暈厥。

原來她失去的從現在纔開始。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