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氓-2
2006/03/27 02:44:58瀏覽1020|回應0|推薦8

小光今天其實沒有賺到天幣,原本想要跟兩個遊民朋友借點零花,但他不敢開口,只能到處亂逛,想著該怎麼度過下一餐﹔半夜到早上的時段,網咖都有減價,所以他在天橋下坐了一會兒,最後決定到垃圾場去找老羅。

老羅是個老芋仔,從大陸來台灣之後,與一個智障的女人生了三個小孩,雖然孩子們的智能都無虞,可老婆一死,家人都散了,沒人想要跟他一起住,所以他就開始在街頭流浪﹔跟著老羅的是小黃,一隻滿身亂毛的雜種老狗,只要看到小黃,表示老羅就在附近,而小黃也會盡責地守在三輪車邊,以防別的拾荒者偷取老人撿到的破銅爛鐵。

老羅的遊樂場就是垃圾場,他專門收集別人不要的東西──其實每個人都是──他喜歡戴著口罩,在一堆臭烘烘的垃圾堆中尋寶。

雖然戴了個口罩,老人清瞿的黧黑臉上,他下垂泛黃的無助痠澀眼底,有著極為落莫的蕭索神情;穿著一身發著汗臭的補丁衣服,他雙腳各穿著一隻不一樣的夾腳拖鞋,沾粘泥汙的腳趾變了形,浮起的青筋扭曲在他的腳背上。想想,他都七十開外的人了,別人尚且兒孫滿堂地養老,他孓然一身,沒有家人,沒有住所,也沒有朋友──如果橋下隔壁紙箱的流浪漢也算一個;雖然這些年也存了幾萬塊,但他不想花任何一個子兒,一個月領千把塊的老人年金,卻天天來這附近收破爛,骯髒細瘦的身軀用力推著一輛髒兮兮的三輪車,到處尋寶也似地晃蕩,他有時候也不曉得自己是為何如此活著,或許,他是想存錢買塊自己的墳地罷。

「時機歹歹……」他喃喃自語。

垃圾場裡有許多和他一樣在挑東揀西的人,一層層如山高的垃圾堆裡,有許多人們棄如敝屣的好貨;舉凡沙發、杯盤、汽水保特瓶、舊衣服、洗衣機、甚至於電腦,能想得到的任何東西,只因為擁有的人看它髒了、舊了、破了,都扔在這兒。

在一堆破碎的厚保麗龍板那兒,他拿著一只泛黃的大麻布袋,蹣跚地踏過一排黑黝黝的大型塑膠袋,一個大M的紅色小紙盒黏在他的夾腳拖鞋上,腐敗的臭味飄過他早已喪失作用的鼻尖;今天花了一上午,只找到十幾個保特瓶,他搖頭晃腦地嘆息,然後雙眼一亮,瞥見一個裝餅乾的鐵盒。就在他喜孜孜地跑過去要撿時,一隻長繭、枯枝般的手先他而去,搶走了他看上的那只鐵盒;那是一個憔悴、瘦骨嶙峋的老婦人,她將餅乾盒抱在懷裡,好像那是她的寶貝一般。

老人見她瞪眼的兇悍,只獃站了會兒,道:「我不跟妳搶……」

他氣餒地往另一個方向走去,瞇著老眼,偶然看到一個發亮的東西,在一堆看不出是什麼的臭烘烘破垃圾袋裡;尋寶似地,他伸了隻手進去撈,但那東西狠狠地劃了他的手指頭,老人悶哼著抽回手,血,如注地流下他骯髒、塞著泥垢的手指。

「呿……是碎玻璃。」他將割了一道口子的食指往油得發亮的破運動褲上擦了擦,但血一直湧出,他便忍痛著將那傷口吮了吮。

血終於止了,他用口水沾了沾傷口,拿起了布袋,又躊躇地往另一邊的垃圾堆走去了。

走出垃圾場,等在三輪車旁邊的小黃遠遠看見他,立即興奮地汪汪大叫﹔老羅蹣跚地揹著幾個麻袋走了過來,發現小光站在三輪車那兒,每次見到這個小孩,老人就知道他是想來借錢。

「嗨。」小光怯怯地打著招呼,摸了摸小黃的頭。

老羅微笑著問道:「怎麼了?今天玩得不順利嗎?」

「對啊……我耗在網咖一個上午,結果把手邊的錢都輸光了。」

老人從懷中摸了張其皺無比的鈔票,又數了些銅板給他:「我先借你兩百塊吧。」

「我可能暫時沒法還你錢,」小光靦腆地乾笑了幾聲,「現在網路上高手雲集,翻本不太容易的說。」

「那也沒辦法,錢不好賺啊!」

老羅彎著腰,揀起全部的家當,然後把口罩塞進口袋裡,準備要推著半滿的三輪車離開,繼續到附近的村里和小巷子收破爛。

小光看著老人那癯婁的身影,連忙上前幫忙推車。「我幫你。」

老羅對著他微笑,他臉上那深深的笑紋,讓小光覺得想哭。

「老羅,我幫你踩三輪車好不好?」

「你踩得動嗎?」

「很簡單的,跟騎腳踏車一樣嘛。」小光跨上三輪車去,然後用力踩著踏板,又學老人平常的聲音喊道:「阿摸啾嘎──」

老羅呵呵一笑:「這你也會啊?」

「常聽你在嚷嚷這個詞,但我不知道『阿摸啾嘎』是什麼,反正照著唸就準沒錯。」

「『阿摸啾嘎』就是『破銅爛鐵』,我也是跟著別人學的。」

兩人相視而笑。

小光很快地說:「老羅,你坐後面吧,我踩得動,所以你只要負責喊就行了。」

老人拉下三輪車後面的鐵架,顫危危地爬上車,坐在放著鐵罐的麻袋旁邊。

不一會兒,三輪車滑過佈滿坑洞的街道,以一種緩漫的速度前進,老舊的車輪發出「伊伊呀呀」的磨合聲音,好像再也無法承受這點重量,以及這凹凸不平的柏油路面;午後的陽光是如此熾烈,路上沒有幾個行人,小黃熱得伸長了舌頭,懶洋洋地跟在後面喘著氣,小光踩著三輪車,涔涔的汗水從他的額頭上不斷流下,使得他身上穿的T恤都濕了一大片。

而老羅那滄桑、低沉的聲音,不斷地在巷弄之間繚繞:「阿摸啾嘎──」

小光知道,這條路是如此漫長,踩著三輪車前駛,像永遠看不到盡頭的未來,這毫無希望的流浪,到底還要持續多久呢?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