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援交(六)沉默之聲
2006/03/23 17:40:33瀏覽3604|回應2|推薦11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必為巧合。』

【休止符,頃刻間寂靜無聲】

說話,有時候真的是浪費時間和生命;「沈默是金」,先聽聽哪些是善意、看看哪些是真實,自己反芻後再成為「意見」,可是要曉得「什麼該聽」、「什麼該信」,成長就這麼回事。

每當有人問我:「妳有信仰嗎?」

我總是回答:「眼見為信。」

當我在台北親眼目睹許多女孩站在路邊,學日本女孩性開放,當援交妹賣春的時候,心裡的憤怒是無法說出口的,我瞪著她們,她們也瞪著我,於是每當有人問我「信仰」,我就告訴他們:請找那些站在路邊「賣」的女孩講道理。

耶穌在《路加福音》十七章廿至廿一節中說:「神的國來到,不是眼所能見的;人也不得說:『看哪,在這裡!看哪,在那裡!』因為神的國,就在你們心裡!」

我要說:「魔的國來到,可能是眼所能見的,卻非心所能識;人得說:『別看哪,在這裏!別看哪,在那裏!』因為魔的國,就在你們眼裡!」

台北有時是個很讓人厭惡的城市

一個年輕女孩站在台北市西門町鬧區的人行徒步區那兒,她手上拿著些甜食,正在無聊地吃著提拉米蘇。

Tiramisu,在意大利文裡面,有「帶我走」的涵義,因為這種甜點帶走的不只是美味,還有愛和幸福感,英文說法叫作「take me away」;提拉米蘇有著豐厚的鮮奶酪,灑了一些咖啡粉,再舖一層慕絲和巧克力,那甜滋滋的感受,就像是戀愛一樣。

沒有人不想談戀愛。

一個剛理好西裝頭的男孩也作如是想。

佟永昌是大學一年級學生,還是個菜鳥,幸好這兩天校內康輔社沒有做團康,他纔得以擁有自己的時間;今天是星期六,他和女朋友小麗約在西門町某唱片行前見面,兩個人打算先聽聽下午兩點整的某樂團偶像簽唱會,然後就去看電影、逛街,他想好了整個約會的流程,便提早來此和她會面。

成群打扮亮麗的少女走過他身邊,他不免抬頭望了望,她們身上濃郁的香水味和化妝品的味道,在瞬間便充塞在他的鼻腔內。

女孩們看也不看他一眼,他有些失望地暗忖。

突然間,他發現自己不是唯一一個在注意著她們的人。

放眼望去,人行步道兩側坐椅上面,一個個形容老邁的男子各據一方,排排坐著有廿幾個人,他們每人就一種姿勢,都是單手托著腮幫子,好像心中若有所思,然而每雙深沉的眼睛,卻又跟掃瞄器似地瞟來瞟去;有的人比出兩根手指,有的人則比出三根,不一會兒,一、兩個女孩精準無比地走過去找那些比出三根、或甚至四根手指的老人家,佟永昌看著這個情況,感到有些不明究理。

這不是一群閒閒沒事、在路邊曬太陽的歐吉桑嗎?

他看著那群年過六十、頭髮斑白的老人們和少女們一個個地離開了,有些是拄著拐杖、看起來比他爺爺還老的老公公,有幾個一臉精神抖擻、興致勃勃,還有一個看起來都老得走不動了;至於女孩們……她們身材曼妙、年輕可人,有些看起來幼小得甚至可以當老人的曾孫女,倚著或扶持著老先生們緩步走開去,她們的年齡幾乎都不超過廿歲。

這些女孩像鯊魚追捕獵物般,徒步來回穿梭觀察,銳利的眼光鎖定在兩側坐椅那些老男人身上,彷彿只有一個共通的守則:四週那些中年男子、青少年們,她們連瞧都不瞧一眼,看準了目標就一口咬走,絕對不逗留在人行徒步區半秒鐘。

他心想:這些人幹什麼去了?

後邊一家便利商店的店員,拿著拖把出來擦地,只抬眼瞄了那些別有用心的漂亮女孩幾眼,便又進去工作了,似乎是對她們這般晃來蕩去、眼含殺氣的舉措,早已司空見慣。

原來如此。

佟永昌同情地看著隔鄰一個比出二根手指的老人,現在只剩下他沒有人理,還有兩、三個女孩在旁邊走動,穿梭流連,好像還拿不定主意;原來他只出得起這個價錢,就像姜太公釣魚,餌的份量不夠,所以小妹妹沒有半個願者上鉤。

他想起學校康輔社教過手語,便對著老先生比劃了幾下;老人厭煩、疲憊地坐在椅子上,但枯坐了快一個小時,他把手掌從左臉頰換到右臉,又從右臉換到左臉頰,兩根手指好像吸引不了「獵物」上門--不料,老人看見他笑盈盈的眼神,好像覺得有些驚嚇--佟永昌微哂著比著三根手指,朝老人晃了幾下示意。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好像高中生的女孩迅雷不及掩耳地衝向老人,還回頭怒目瞪了他一下;佟永昌笑笑地舉著三根手指回應,沒想到她卻朝他比了根中指。

真是有意思!佟永昌心想:原來這裡就是少女們援交的大本營?西門町的援交歪風最早從麥當勞吹起,一早開門,就立時湧進一個個老人,只點一小杯飲料,就要從早坐到晚,一整天就伺機向學生妹搭訕,藉以談妥價格,援助交際一番;聽說後那些女孩會在廁所換上便服,一起到附近的小賓館性交易。

佟永昌望著最後一個老人和少女很快走開了,他無聊地坐在那兒,冷笑地望著那些掛著超炫手機、超貴名牌皮包、做了精緻妝扮的女孩們,她們不像很缺錢的樣子;他想像著她們出賣年輕、富於彈性的身體,想像著一具具白皙誘人的肉體橫陳在一張狹窄無比、廉價骯髒的賓館床單上,還有著一雙雙皺皮乾枯的手在那兒撫弄著……那些無恥的老骨頭就可以藉此玩弄她們細膩的豐潤肌膚,就兩、三根手指的距離。

剛剛離開的幾名少女又重新登場。

鬧劇還是要再次當街上演。  

在午後熾烈的陽光下,佟永昌望著許多老人漸漸聚攏過來,他們原來是獵物,現在卻變成了待宰的獵物,一個個坐上秤砣被測量該標售多少錢;主客角色易位,找援交的學生妹從「獵物」變成了「獵人」,她們精打細算地觀賞著這些老邁的動物,像是慣於此道的老練商人,在路邊喜孜孜地等待喊價--無聲競標著肉體買與賣的價格--老人與少女之間,是原始又暗潮洶湧的狩獵場。

佟永昌望見幾個長相極為標緻的女孩子,他開始覺得自己也想找個目標,兩腿之間那個小東西正隨著氣溫也發熱起來。

他不禁計算起自己皮夾中有幾張鈔票。

小麗還沒來,她總是習慣性遲到,看樣子,廿分鐘應該可以解決;多花個兩千塊,再跟爸媽伸手要就有了,現在他想學那些老人試試看。

於是,他開始向著那些少女們比手畫腳,企圖吸引這些掠食者上門;半個小時過去了,他用盡了各種團康和現學現賣的「手語」,比得連臉皮都快磨破了,流連其間的女孩們卻連理都不理他,這些無聲的手勢,反而換來援交妹的白眼、老人們的鄙夷,以及過往路人好奇的眼光。

直到小麗出現之前,佟永昌還是不停地比著。

(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是ROSY
2006/03/29 11:35
  是啊,不過我運氣不好,電腦壞了,usb無法與公用電腦連上,只能拿舊文搬過來,沒有辦法貼最新打好的小說,看來只有明天再貼囉!

莫大小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6/03/23 23:20
沒想這邊看文章,較容易看下去,好像介面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