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援交(二)熟女傳說
2006/03/23 17:14:59瀏覽5877|回應2|推薦15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必為巧合。』

【前奏】

米爾頓(John Milton)的《失樂園》(Paradise Lost)敘述著:『本來上帝所造的整個宇宙,是充滿美善的。但是這個樂園已失去了。因為,人的墮落、人的犯罪、人離棄了上帝。』

《失樂園》是以史詩的形式寫成,題材取自聖經中舊約的第一卷《創世紀》(The Genesis),內容在於描寫人類的祖先亞當和夏娃(Adam and Eve)受到魔鬼撒旦(Satan)的誘惑,違背上帝的旨意,偷嚐伊甸園中能使人分辨善惡之樹的禁果(The Tree of Knowledge),自此罪惡和死亡進入樂園,人類也受到懲罰,男人要汗流滿面才能餬口,女人要飽受生產之痛楚,終於兩人被上帝逐出樂園。

人因為離棄了上帝,所以就沉淪在各式各樣的痛苦中。

這種痛苦,你我每天都在經歷:身體的痛苦、精神的痛苦、政治上的、經濟上的、小孩的、夫妻的……都有,就像開啟了潘朵拉的盒子,希望並不常見,許多醜惡的事情,卻總是不斷發生。

人間,並沒有樂園。


【濃厚.淫乱熟女美人妻凜子】:『巨乳人妻不倫,官能的な熟女と華麗な下着姿を こよなく愛する貴方のために!いやらしい妄想を抱え、不倫やSM交際の相手を積極的に求めている、そんな女性たちと出会う為の自由恋愛応援サイトです。人妻だから味わえる背徳のフェロモンと快楽。失樂園相手:rosywantsyou @ yahoo . com 0937-562-XXX 』

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曉枝;女人,如花般盛開,可是總是綻放得太過於短促;花期,卅歲就結束了。

夜色朦朧,晚風撩起輕柔的窗紗,月光斜斜地投射於光滑如鏡的木質地板上,一名女子坐在電腦屏幕前面,她的臉上泛起一絲詭異的笑容。

一瓶溫熱得恰到好處的咖啡正擱在桌上。

孩子們全睡著了。

回到寬大的床上,她脫光了衣褲,伸手撫摸自己依然富於彈性的雙乳,再下滑至濡濕的下體;滑膩光潔的軀體翻滾於遍布折痕的床單上,雪白的床單襯托著烏黑的髮絲,急促而帶著壓抑的喘息聲,在寂靜的夜裏,盪漾著一波又一波的漣漪。

此時,背景音樂響起,主題歌優美旋律迴盪著,似有若無的樂聲,始終縈繞在房內每一處,為她的自瀆創造出一番悠揚的幻境場景。

屏幕上出現了《失樂園》詭譎的三個字,這是她剛架設好的網站,因為她非常喜歡那部小說,還有電影《失樂園》,而且網頁留言版全是日文,除了覺得比較安全,警方也應該想不到有人會使用外語援助交際;沒想過花前月下,無所謂海誓山盟,更不需要浪漫氣氛,她只是渴愛的夏娃,也是寂寞的凜子,在無涯的網路世界中,尋找著真實的戀情和性愛……還有外快。

她想起這個月老公的贍養費沒有付,聽說他上個月申請破產,現在一毛也拿不到手,若當初不是跟他的上司紅杏出牆來了一夜情,現在也不會被趕出家門,自己一個人和小孩一起租屋來住,還要想這種法子掙錢--他倒好,錢沒了還可以重新開始。一個女人,而且還是個沒錢的中年女人,只頂著個專科電機學歷,以前家庭主婦在家閒慣了,又沒一技之長,又能怎麼辦呢?

所以她考慮很久,還是決定要從這原始的行業下海做。

她不悅地拋開這些煩惱。

『You've Got Message!』的語音響起,她興奮地光裸著全身從床上跳起來,坐回電腦屏幕前,她驚喜地發現有人上門了。

有個叫做『祥一郎』的留了行中文字:「妳的日文真好!我是久木,妳是我的凜子嗎?」

她興高采烈地想著:終於來了個好男人!

《失樂園》電影的女主角叫作松原凜子,她在一次偶然相遇中,愛上了一個正陷於事業危機的有婦之夫久木祥一郎,從而產生了一段孽緣,展開一場成年人之間的婚外情故事;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情之最就是這種無望的戀歌。

在她回憶電影情節的時候,那人又留言了:「我想見妳。明天下午?」

「好。」她趕緊回話:「在哪裡?」

「xx旅館怎麼樣?妳知道在哪裡吧?」

「好,我知道地方。」

她心想:雖然馬上見面就上旅館,似乎是快了些,可是《失樂園》凜子和祥一郎就只有兩次約會,便立即進入了真刀實槍的上床階段。

「祥一郎,你結婚了嗎?」

「結婚很多年了。」

「有小孩嗎?」

「沒有。」

「所以寂寞?」

「嗯。」

「我也是。」

「怎麼說?」

「你看過阿部定的傳記嗎?」

「有,或許在人生最美麗的時候死亡,纔是最好的選擇。」

「沒錯,我是個家庭主婦,今年剛滿卅,長期陷於枯糙家務之中,所以真的很渴望重溫愛情滋潤;我的個性外冷內熱,可是我丈夫是個刻板的醫生,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又不體貼,辦事跟辦公一樣,總是不合我的口味,所以寂寞愁怨之餘,只好寄情於網路世界了。」

「真的嗎?」

「真的,跟他上床比用自慰棒還糟糕。」

「我老婆也是,她一點生活情趣也沒有。」

「你是做什麼的?」

「我是作家,偶爾幫雜誌寫專欄。」

「作家?真好,我遇到知音了,難怪你會知道《失樂園》。」

「妳不也是?這年頭能欣賞文藝的女性,我看也沒幾個。」

「所以我架這個網站,就是為了要找尋同好……但靠網路又怎能壓制得了天性,平衡得了生理需要?」

「說的也是。」

「你呢?」

「我?我今年快五十了,最近遭遇事業瓶頸,信心也大受打擊,跟我太太經過了廿年的婚姻生活,早就沒了激情,連溫情都已欠缺,所以我想要找到屬於我夢想中的女人。」

她覺得好感動,如此情深意重,如此離腸愁恨,距離感能創造出神祕的美,還有許多唯美的幻想;正是事業生活兩方面,都產生了極其厭煩的情緒,這是一個精神極度空虛的男人,和她一樣都需要感情的撫慰。

「原來你也和我一樣。」

「我要找的那個女人就是妳,凜子,我知道,一定是妳。」

「我也是,祥一郎,我一直覺得好孤獨。」

「所以我們都在網路上尋找真愛。」

「愛情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我很怕一切到後來,究終又會重返乏味的生活。」

「那明天下午兩點半在xx門口見?」

「我怎麼辨識你?」

「我會跟櫃檯留言。怎麼樣?」

她有些悵然若失地回了最後一句:「好。」


藝術化和理想化,或許在生活中都是一種幻滅;情愛、感性、人性,水乳交融,只有最原始的交流,纔能突破那些藩籬。

想起《失樂園》一開始描寫的場景,她也買了一瓶香檳,不過不是要放劇毒的砒霜,而是打算摻雜安眠藥進去,遇上問題就讓那人喝下去;若是那人還不錯,就直接瘋狂make love,在極樂中共赴性愛天堂。

她向xx汽車旅館走去,化了精緻的妝,還把頭髮吹了兩個小時,內衣也全換成新的,一朵玫瑰花別在洋裝上,她想給祥一郎一個驚喜。

櫃檯小姐說他留了話,人已經在房間裡啦。

她緊張地走向二樓,這是間又舊又小的旅館,她的三吋高跟鞋踩過閽暗的走廊,發出陣陣『嘎吱』的聲響;愛情賓館就該是這種場景,她心想,簡陋一點沒關係,她走到房門口,深吸了口氣,終於敲了敲門。

應聲的是個男人,聲音聽起來很年輕:「妳是凜子?」

「是我。」

「進來。」

她興奮又緊張地走了進去,不料纔一開門,兩三個壯碩的男人便一擁而來,把她用力地架住,一把按在門板上。

「祥一郎!你在哪裡?」她悲泣著低喊:「祥一郎……」

房間地板上撒落著凌亂的花朵,因為微風吹過而輕輕顫動著,三三兩兩地四散飛揚;女子跪倒在地上,恁由那兩人抓住她,沒想要反抗。


國內某報社會版中,出現了一小格報導:
『三十九歲的黃姓婦女,疑因失業,無力撫養三名年幼子女,公然在電腦網路上架設一夜情網站《失樂園》,自稱皮膚白皙、配合度高,暗示賣淫每次三千元;XX分駐所及分局一組員警,偽裝尋芳客前往台北市某汽車旅館,將花名「凜子」的黃女逮捕,昨日依涉嫌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移送法辦。

據警方調查,網路上自稱「凜子」的黃女,雖已年近四十歲,憑著天生本錢和幾分姿色,公然於色情網站上刊登日文廣告,宣稱三圍傲人,吸引尋芳客前往援交,xx分駐所及警分局一組員警從網路上發現後,即搭上線;雙方約定昨天下午,在台北市某汽車旅館交易,當黃女打扮的花枝招展前往該處交易時,即被屋內守候的員警當場逮捕,黃女一度苦苦哀求,說她與丈夫離異,獨自一人撫養三名年幼子女,因最近失業無法維生,為了子女才下海賣淫,並透過網路的媒介,代為接洽買春者,沒想到首次下海就遇到警察。』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覆毛孩兒:
2007/01/21 02:22
抱歉,我今天纔看到這個留言,等一下會寄信到警察的信箱報案:毛孩兒@yahoo.com!

哀斯朵剛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我不是警察不信妳查
2006/09/06 11:53
iwantrosytonight@yahoo.com.tw
Frankly, my dear, if you insist on that I won't give a da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