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耶誕夜的奇蹟》-17
2008/03/25 00:37:27瀏覽823|回應1|推薦35

可是,如果美好的童年這麼快到來,也就不會有這個故事了。

什麼叫做意外?

你認為不會發生,卻怎麼也沒料到就倒楣遇上,並且被事實嚇得措手不及,那就是啦。

平淡的日子漫長而讓人厭煩,當了奶蟲之後,除了四個小姐姐不時來虐待,這樣的幼兒年華過得真是單調而寂寞,但很平靜,和我以前當宅女老覺得吃吃睡睡加上網的休閒生活完全不同,總之,我口不能言,只能聽聽看看夫妻倆偶爾吵嘴,期待的床笫歡情就瞧了一場,上回打斷兩人辦事,只賞過一次激情片,後來我真感到實在有些可惜,因此現在還是過著吃吃睡睡的慣性時光,少了電腦,少了工作場上的八卦和鬥爭,不知怎地就是悶得發慌。

娟娟常常整天不出門,餓了就吃點簡單的東西,乏了就上床睡一會兒,也沒有什麼時間的概念,除了家人外,基本上只有兩三個朋友偶爾會給她打個電話,無聊的時候,她就抱著我曬曬太陽,或者看看雜誌。

我的房間朝向東南,淩晨的朝陽總會灑落在透光的窗簾上。

有時候,斜斜的落日餘暉,映著娟娟沉思的臉,或者她發呆地望著窗外的景象,流動的陽光就會把她蕭索的影子,模模糊糊投射在地上。

她到底在煩惱些什麼呢?

我總是忍不住猜想:既然老姐我已經這麼努力當個乖寶寶了,拉撒吐痾等等壞習慣也在學習控制之中,就算每天會尿床,也不該讓她的神情常常是這麼憂鬱的啊?

可惜,我是個嬰兒,過小的腦容量不容許我想得太多,只要花了心思或精神,我就會立即恢復茫茫然打瞌睡的狀態。

這天早上,我剛睡醒,一雙柔軟的手將我從嬰兒床中抱起,就像這將近兩個月以來的習慣那樣,我熟悉地將嘴湊到娟娟打開的胸衣裡面,進行每天最重要的哺育流程;正當我張嘴含住她美好的乳房,並且準備好好飽餐一頓的時候,我這一生之中第二件詭異的事情,此刻終於發生。

小柯從門口衝了進來,眸光沉沉黯黯,臉色難看至極,活像見了鬼的樣子。

「來了?」

「已經住進樓下客房。」

「她還好麼?」

「人都抬回來了,還能怎麼樣?」小柯表情無奈地說,「聽阿芳講,昨晚鬧了一整夜,她似乎不想出院,還好打了鎮靜劑。」

娟娟愕然地問道:「那現在呢?」

「睡得跟死豬一樣。」

「是嗎?」

我聽著這兩夫妻說著莫名其妙的對話,根本摸不清楚他們這幾句的重點是什麼。

「妳要不要馬上過去瞧瞧?」小柯問道。

只見娟娟怔了怔,沉默了好半晌,終於回答:「我待會兒過去,你先幫阿芳張羅一下,看看她們會不會缺什麼東西……」

「嗯。」小柯點點頭,邁著大步走出了房間。

娟娟傻傻地抱著我坐在嬰兒床邊,表情似乎有些掙扎,身子還在顫抖著,我被她攬在胸前,她的雙手抱得死緊,讓我覺得很不舒服,為了表示抗議,我悶聲哼了兩下,但她似乎沒有察覺。

於是,我發出模糊不清的抗議,好不容易讓她回過神,對著我抱歉地苦笑。

「媽媽真的好緊張,」娟娟攥緊了我的小手,「怎麼辦呢?」

我不明白她在煩惱什麼,只知道那緊緊握住我的手,只看見她重重點了頭,眼底隱隱有閃亮的淚光。

她又說:「寶寶,你不知道她是個多好的人,對一個從未接觸過的妹妹,都能如此體貼關懷,要不是當初她救了我們母子,現在媽媽可能就看不見你了。你知道麼?」

說著說著,她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抱著我往樓下走去,似乎下定了決心。

娟娟走得很快,腳步也有些急,似乎若不是有我在手上,她就要飛奔而去似的。

我看著她粉紅色的唇瓣微微發抖,啞著嗓子對小柯低聲喊道:「她在裡面嗎?」

小柯頷首,安撫地拍了拍她:「先進去看看吧。」

娟娟聞言呼吸一窒,那壓抑的表情,顫抖的哭腔,還有脆弱到一碰即碎的神色,是我從沒見過的樣子。

門打開了,只見旁邊一個陌生女子,這人我從未見過,除非整過容,應該不是娟娟那用一只手就數得出來的朋友之一,畢竟我在上輩子和娟娟相處了十多年,可以說是看著她長大的,小時候她和老媽不親,學校有家長會或母姐會要開,都是我充當代表。

至於說和她友好的同學或同事,為數也不多,幾乎都是我介紹給她認識的。

那麼,這個女人又是誰?

我狐疑地打量著她,又瘦又乾,看起來頂多卅歲,並非小柯的親戚,那她是誰?

她為何會來到這兒?是什麽讓娟娟這麼緊張呢?

這些問題始終盤踞在我的心裏,一遍又一遍,無時無刻的不在提醒著我,要小心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秘人類,或許她會讓我策劃了許久的夫妻子女和諧共處計劃,突如其來功虧一篑。

當我思索著這個比娟娟醜、比娟娟老、比娟娟沒氣質、身材和肌膚都比娟娟差上一大截的女人是誰的時候,小柯正好湊了過來,我心頭一震:難不成,小柯的喜好改變了,寧可捨棄娟娟這樣的辣媽,轉而跟這種又黑又醜的歐巴桑偷雞摸狗?

這樣的想法讓我氣憤起來。

當小柯從娟娟手裡把我接手過去的時候,我本想馬上撒泡尿懲罰他一下,就沒想到,娟娟竟然朝那女人撲了過去,嚇了我好大一跳。

難道醜女情婦和火爆辣媽的戰爭就要開始了嗎?

本以為精采的動作片即將展開,出乎意料的是,娟娟的身子越過了那個陌生女子,半跪在靠牆的床邊;直到這時,我也纔發現,床上似是躺著個人,只是隔了點距離,從我這嬰兒弱視和難以窺看的角度,什麼也瞧不見。

「和妳在一起的日子,是我過得最幸福的歲月。」娟娟如泣如訴地呢喃著,不知在說些什麼,但我依稀能夠瞥見她美麗的側臉,那臉上的笑容明媚燦爛,不見一絲陰霾虛偽,只是多了些傷悲。

那陌生女子忽然開口道:「醒了呢,鎮定劑應該退了。」

娟娟喜道:「真的?」

小柯將我抱了過去,於是我又被娟娟摟在懷中,湊近那帶著些許藥味的床鋪,可讓我沒料想到的是,有雙直直望著我的眼睛是那樣純淨無垢,是那樣茫然,是那樣黑白分明,又是那樣迷惑不解。

只見一雙清亮澄澈的眸子仰望著我的眼,唉喲,那個躺在床上睜開雙眼對著我的肥胖女人,竟然就是……

我自己!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醫楊曉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趣的故事
2008/03/27 01:02

很好的極短篇......

怎我自小愛講故事, 現在就沒有妳這樣的創意哩....嗚呼!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8-03-28 00:19 回覆:
這個故事被我寫成長篇了,目前貼上五萬多字,剩下還有十萬字要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