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鏡射:驚魂夜(上)
2008/02/29 23:26:25瀏覽1147|回應1|推薦52

那天晚上,也是這樣一個大雨的夜裡,我剛下班回到家,眼看,已是晚上十點半了。

我住得高,偏生就愛看碧潭美景,卅幾歲沒結婚,存錢就為了有間房子,便買了正對著橋頭的一戶昂貴小窩,平日深居簡出,也沒跟哪個鄰居特別聊得來。

大樓剛啟用不久,入住率大約只有兩成,我走到樓下,和一個新來的警衛打了招呼;他回以羞澀一笑,樣子大約廿幾,可能還畢業沒多久吧,正巧電梯來了,於是他和我一同搭乘上樓。

電梯裡面就兩個人,雖然知道他是警衛,不知為何,覺得這年輕男子今晚有些異常,沒說什麼話,悶在狹小的空間裡,顯得有些尷尬。

剛走出電梯,忽然頭頂上的燈光閃了一下,眼前一黑,驀地,我在一陣暈眩中發覺自己竟然站在一個不熟悉的房間裡面,突如其來的嚶嚶哭泣聲響,以及女子哭成大花臉的殘妝,更是嚇了我一大跳。

房間連接的浴室中,昏黃的燈光閃爍著些許詭異,坐在白磁磚地板上的年輕女孩哭得十分淒慘,口紅胭脂在臉上糊成一團,睫毛膏順著臉頰化為兩道黑水,她悽慘地用雙手擦著鼻涕眼淚,嗚嗚咽咽得不停,聽得我都有些不忍。

她在旁邊的三角櫃裡摸了把剃刀出來,本想衝上前去,阻止她做下傻事,沒想到還不及動手,她就用力在左手腕深深劃下了一道血痕,似乎想要立刻離開這令她痛苦萬分的人世。

以前不明白為什麼很多人都要在浴缸裡面割腕,聽說動脈割開,怕血小板太快凝血,把傷處泡在熱水裡會流得更快。

也就是說,這樣子死得更快。

在一片霧氣朦朧的浴室裡面,蒸騰的熱水讓我怔忡了好半晌,而我眼前的這位苦情女主角也沒有休息片刻,割了左手換右手,只見那鋒利的刀片在泛青的手腕上一沉,迅速拉開一道深陷的血洞,這女子割得好狠啊,鮮紅的血噴在白色的瓷磚牆面,開成一片片鮮豔的血花。

「喂,妳別想不開啊!」

她聽若未聞,奄奄一息地坐倒在浴缸旁邊,眼皮已經開始閉上了。

「別睡呀!喂,叫妳呢!」

我連忙奔了過去,想要伸手拍醒她,沒想到纔摸上她的臉,我的手便直接穿了過去。

「這──」我詫異地看著自己隱沒在熱氣中的雙手,恐懼地睜大雙眼:「我的手?這是怎麼回事?」

只見那雙蒼白的手,在煙霧中時隱時現,這樣的情景讓我一陣暈眩。是這熱氣的關係吧?

好熱,我只覺得熱,又覺得身上傳來一股又一股的劇痛,這種感受十分奇怪,似乎我並不是在這樣一間霧氣繚繞的浴室裡,而是身處於另一個渾身受到擠壓和控制的空間裡,腦中傳來強烈的疼痛,讓我無法繼續思考。

閉上雙眼,我忍耐著那種難以形容的痛苦,僂彎著身子,皮膚上忽然泛起一絲絲的雞皮疙瘩。

驀地,眼前出現了一幅怪異的景象,有個人重重壓在我身上,我看不清楚他的臉,黑暗之中,一只手在身軀上不斷地遊移,另一只手繞到我身下將我箍緊,使我更加貼近他,這些動作使得那人堅硬灼熱的身體不斷在身上摩動,而那種肉慾的廝磨,還有異樣深沉粗重的陌生氣息,讓人體內莫名燥熱起來。

這是什麼感覺?

閉上雙眼喘息間,似乎覺得空氣中有濃濃的血腥味浮動著,那只熱燙的手細細磨挲著肌膚,興起一股恐怖的戰慄,從胸口、上腹、肚臍處流連徘徊一陣,又荒謬地沿著乳側和腰線,一路下滑,探入兩腿之間。

我壓抑不住那種噁心的感覺,頸邊傳來陌生的熱息,那是……

幡然醒悟的我頓時大驚失色,在黑暗中想要逃開,卻被那人一手扣住肩膀,霎時動彈不得;狼狽之下,感覺另一只手抓住腳踝,順勢將雙腿拉開,陌生而沉重的壓力欺入雙膝之間,隨著輕輕的哧啦聲響,下頜和脖頸處火辣辣地痛起來。

我嚇得用力睁開雙眼,僵在當場,腦中一片空白,幾乎喘不過氣來,身體開始有失重的感覺,眼前發黑,四肢無力,好像自己經歷過什麼恐怖的惡夢。

猛地看向這間浴室,那女子的身體歪向一邊,雙手的血已經把半滿的浴缸染了一片紅色,見了這樣難以想像的場景,怪的是,我並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

剛剛是作夢嗎?怎麼會有如此詭異的夢境呢?

我知道這樣不對,如此古怪的情景從未在我的身上發生過,眼前的浴缸還在冒著熱氣,那個昏厥的女子也悶聲不響地坐在旁邊流血,這樣的事情卻讓我有點惱火起來。

我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呵,還在。

水還在流著,就像是那陌生女子雙手無法乾涸的鮮血一樣,浴室裡水龍頭滴答作響的聲音實在吵得讓人心煩,我偶然瞥見旁邊霧氣濛濛的鏡子,愕然發現裡面竟然照不出自己的影子。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林錫銘‧攝影筆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懸疑
2008/03/01 00:20
緊張...緊張....真緊張..........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8-03-01 01:24 回覆:
這個短篇其實勉強算是驚悚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