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氓,系列一:那隻貓(一)
2008/02/03 23:56:44瀏覽1240|回應1|推薦24

我被一隻貓吸引住了。

最近一個禮拜,每天下班的時候,都在路邊的草叢看到一隻漂亮的雜毛貓咪,牠的毛色有灰有白,還間歇夾帶了一點黃毛,嬌聲對著我咪咪喵喵。

我喜歡貓。

品種不是很重要,這年頭一隻金貴的波斯貓,要有漂亮的藍眼睛,還得有美麗的白色長毛,但是這種動物並不好照顧,吃的罐頭飼料得要名牌,玩的用的都是高檔貨,曾見過朋友願意花十萬塊買下一隻波斯貓,每個月還要花寵物美容費用,再加上指甲護理什麼的,身價比我一個月的薪水還高上好幾倍。

還好,這隻貓不是名品,可牠還是漂亮的一隻胖花貓,毛皮幹淨,飽滿而結實的身體,看人的時候喜歡60°仰角,叫聲慵懶妖媚,眼裡有著怪異的驕傲和輕蔑,十分特別。

我後來發現,牠看著旁人時會帶著一股輕蔑,有時還帶有敵意,我卻感覺到牠還有那麼一點可憐兮兮的孤獨。如此豐富多變的眼神,怎能讓人不被誘惑呢?

牠有著奇特的金黃色眸子,我見過綠眼的,見過藍眼的,見過灰眼的,獨獨沒看過這麼美麗有神的雙眼,然後是聲聲挑逗的喵叫,每每讓人放不下心來,就想去多看牠幾眼。

於是,最近一個禮拜,來來往往的人們都會看到,一個老女人蹲在行道樹旁邊,和那隻賴在陽光下打瞌睡的肥貓對望,我天生就有動物緣,貓狗見了多半會搖上幾回尾巴。

鄰居們的表情當然有些詫異,有時還帶了嘲弄,我一個年屆不惑的女人獨居,平日不怎麼和他們打交道,就愛摸些貓貓狗狗,或許他們也會懷疑,為何我不養些寵物一起過活吧。

養過流浪狗,沒幾年死了,心裡難過,不想再弄一隻回家,可是這回那貓咪看著人的眼神,讓我心裡起了一陣奇異的漣漪,為什麼不呢?

勾引是要花成本的,我看了看那隻肥貓,頸子上沒有項圈,卻是毛色油亮的模樣,看來不少人心疼牠四處流浪,或者牠偷雞摸狗的本事高強,不像是一般餓得瘦骨嶙峋的流浪貓啊!

「小肥貓,要不要跟我回家?」

我對那隻貓咪呼喚了一下,又朝牠擺了擺手,但牠只是斜瞄了我一眼,就自顧自地繼續曬牠的太陽。

這貓還真難討好,是要我拿一點誠意出來?

話說回來,什麼纔算是「誠意」?

我當然不可能隨身攜帶一條魚,也不會變出一瓶鮮乳,皮包裡什麼也沒有,貓咪愛吃什麼,沒養過貓的人會知道麼?

翻了翻皮包,平時帶著上班的無非是面紙、零錢、蜜餞、護唇膏、小包裝的粉盒和唇筆,要說能入口的,就只有半包甘草梅了。可是,貓會吃這東西嗎?

心中突然一動:好吧,試試看,世界上有無奇不有,難道女人愛吃蜜餞,貓就不會喜歡?

蹲下身子,我掏出一顆蜜餞,在牠眼前晃了晃:「要不要?」

那隻貓鄙夷地瞥了我一眼,也沒湊過來聞一下,就撇開臉,繼續曬牠的太陽。

好跩的貓呀,這麼挑食?

我沒好氣地抽回手,將蜜餞扔到嘴裡,嚼了幾下,那酸酸甜甜的滋味,還帶了點鹹,有點像是我現在的心情;沒想到,那隻貓竟然轉過頭來,怔忡地瞧著我,似乎有些詫異怎麼到口的東西一下子就飛了,回瞪我的目光裡還帶著些許不悅。

我故意把嘴裡的蜜餞咀嚼得嘖嘖出聲:「看我幹嘛?剛剛問你又不回答,現在想吃太晚啦!」

那貓咪似乎一臉的憤怒,我能聽見牠從喉嚨裡面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背上的毛也豎了起來,瞧牠那氣嘟嘟的可愛模樣,我忽然覺得有些好笑。跟一隻貓鬥什麼?好歹人家流浪得連東西都沒得吃了呀!

同情心使得我憐憫地對著那隻胖貓揮了揮手,再一次告訴牠美好的未來在哪裡:「我要回家啦,家裡有魚有肉還有牛奶,不跟過來的話,以後就不理你囉!」

扭過身走了幾步,忍不住回頭看看,本以為那隻死貓會跟上來,結果這傢伙看都不看我一眼,逕自窩在草堆裡曬牠的太陽。

看到牠懶洋洋的模樣,讓人心頭直冒火,我氣極了,轉身走回去,下了最後通牒:「好,你以後風吹雨淋日曬寒冬,餓死了也不干我的事!」

那肥貓彷彿聽得懂我說的,斜眼瞥了我一下,又傲慢地轉回去,全然不理會我在旁邊氣急敗壞地指著牠罵。

我沒心思繼續跟這討厭的肥貓做公關,扭頭就走,搭電梯回到樓上的時候,早就忘了曾經遇見過牠了,我這人天生記不得瑣碎又麻煩的事物,也不願老是放在心上煩惱。

過了一晚,我也忘記先前的不快,上班時習慣性就往路邊瞧,剛走到樓下拐角處的花壇,果不其然,那隻貓還在老位置蹲坐著,瞇著一對睡眼朦朧的金色眸子,模樣好像瘦了一點,大概是昨夜沒討到好心人賞吃的,正好想起自己做了幾份三明治當早餐,便從皮包裡掏出來,向牠做了個投擲的動作,那貓戒備地站起來,嘴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警告。

見牠戒備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不是打你,是給你吃的。」我打開餐盒,拿起一個三明治咬了一大口:「先吃給你看,我的手藝不錯呦,呵呵。」我嚼著鮪魚含糊地說道,把剩下三分之一的部份遞了過去。

那肥貓往前走了一小步,低頭嗅了一下,見我把裡面夾的肉吃了,只剩下外面的白麵包,不悅地抬起頭,抗議地喵了一聲。

「哎呀呀,浪費食物會遭天譴,你還挑啊?」我指了指人行道旁探頭探腦的鴿群:「要不,我留給牠們當早餐?」

貓咪瞪了我一眼,似乎聽明白我在說什麼,很快一口啣走白麵包,躲在一邊的草叢裡埋頭吃著,沒幾秒,那傢伙舔著舌頭踩著小碎步走了回來,大搖大擺在我面前坐定。

「還要?」

那貓對我喵喵叫了兩聲,諂媚地搖了搖長尾巴,瞇著一對閃著狡黠金光的眸子,逗得我吃吃笑了起來,看來肚皮餓扁比什麼都難熬,這下子倒會來撒嬌乞食了。

「看來我還真是個做業務的料啊。」我在公司裡做的就是歐美業務,業績還不錯,可以哄一哄老外,客戶對我也還算滿意,本來嘛,業務就是盤算客人需求的職位,就一隻餓昏了的肥貓,我還能搞定。

剩下的兩個三明治,我就好心分了一半給牠,然後揮手道別,去捷運站搭車,無意間回過頭時,只見貓咪對我搖了搖尾巴。

一天的工作完成得很快,快要過年了,窗外卻一片烏雲蔽日,偷偷上網看氣候狀況,難怪覺得辦公室冷嗖嗖的,原來地上是濕了,看樣子氣象報告難得地準啊,天上飄起了綿綿細雨,冷鋒來到,又得過著濕冷難耐的春節。

下班時間到了,我又蹭了五分鍾纔去刷卡,不為別的,今天歐洲客戶捎來MSN的下單訊息,我總喜歡忙完了工作再回家。

剛過了六點半,雨很小,幸虧在公司放了把傘,我及時趕上捷運回家,不知怎地,忽然想起早上那隻曬著太陽的肥貓,天曉得牠是不是還會窩在草叢那兒;出乎她意料的是,那貓在老地方等著我,在昏暗的夜空下,我總算從一片草堆裡找著了蜷著身子的牠,雨水將牠的毛皮打濕了,正瑟縮著小腦袋躲在樹下。

牠見了我,淒慘地喵了聲,眼裡水光閃爍,仿佛是乞求我的哀憐。

我能忍心讓這小東西凍餓而死了嗎?

凡有生命的,終難免一死,凡有良心的,終不免動容。

凍餓而死,這樣太可憐了吧?這個城市有那麼多流浪貓,牠們最後去了哪裡?

這個問題一直在心底盤旋,我想像著肥貓濕漉漉的身子,四肢都變得細瘦、眼神黯淡、皮毛無光的樣子,想像牠倒臥在某個水溝死去,忍不住就想把牠抱回家。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麗貝卡在上海回來了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下呢?
2008/02/20 01:32
為何是「氓」?
歡迎加入大陸台商交流平台台商太太新天地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8-02-20 01:45 回覆:
下集還沒修改完,本來貼上又刪掉改寫,至於這流浪貓嘛,就成「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