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耶誕夜的奇蹟》-16(被我刪除的三級戲份)
2008/01/28 23:38:31瀏覽1809|回應0|推薦5

(被我刪除的三級戲份)

忽然覺得自己有點邪惡。

現場秀誰不喜歡看?

當你有了活色生香的美人半裸在眼前,還會想看什麼慾照、毛片嗎?

當你有了表情自然、動作連貫、沒有噴霧、沒有馬賽克的3D光影效果,並且具備了現場立體聲的品質,你還會迷戀那些武藤蘭、水電工、機械性的活塞運動畫面嗎?

當你似乎一伸手就可以摸到那肌膚、一吸氣就能夠聞到那曖昧味道、一附耳就馬上聽到那銷魂叫聲、一睜眼就完全看到了那蕩如春水的神情,你還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不多瞧瞧嗎?

咳,我以前並不是個不正經的女人,現在也絕非一個變態的小嬰孩,澄清一下,免得被人誤會。

先過場沖淡一下這熱烈的氣氛,在我以前卅六年的生命裏,沒有一天不兢兢業業去打拚,無論是讀書、工作、賺錢,我都做到最好,可是在我一個人的小天地裏,做回那個孤獨卻不願寂寞的女子,能意淫就不需要現實,能一個人過就要過得充實,沒辦法啊,生活上的壓力太多了,我一定得讓自己發泄一下,就像釀葡萄酒時得偶爾松開蓋子,像火烤茄子之前得先在上面戳幾個小洞,不能放松自己的情緒,或許會產生爆炸性的恐怖後果。

回想起以前的我,在公司不苟言笑、正經八百,人人都認為我這人半點生活情趣也沒有,可是回到家恢複自我的時候,能夠翻岀;珍藏、摸出好片、開始宅女行為的同時,我完全擺脫了偽裝,就像那些普通人一樣,有著不為人知的情結。

沒有老公的女人,會有特殊的隱藏行為和異樣想法,不是說我每天都思索著推倒誰、偷窺誰的問題,而是在孤獨的狀態之下,我依靠強烈的精神支柱、需要深刻的幻想過程,以及進行適當的情緒發泄。

上學時,難道你沒有見過那種功課好,性格卻惹人厭的模範學生嗎?沒有恨過那種偏袒別人、遇事不公、只想捧了鐵飯碗混日子的差勁師長嗎?難道你不覺得那些光明正大耍流氓、不讀書、成天玩樂的日子很過癮嗎?

工作時,難道你沒有看過那種拍馬逢迎的人麼?沒有給那些喜歡人低頭的上司老板呼喝斥責過?沒有憎惡過那些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凡事打官腔的狗腿子?沒有指著電視大罵某某官僚?沒有瞪著報紙痛恨百萬富翁不是自己?

閑暇時,有沒有看著意淫性質的小說煩惱:為什麼你沒有穿越成韋小寶?為什麼你沒有當上武則天?為什麼你不能成為左擁右抱的楚留香?為什麼你沒有神仙法力玩轉紅塵?為什麼不能成為遊戲中的第一個打敗所有Boss的玩家,最後建幫立業,成為有史以來最讓人顫栗的天下霸主?

為什麼……

後來,我終於認清了自己不能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人物,頂多能在家裏當個逍遙度日的宅女,迷戀一些匪夷所思的東西。

我能迷戀什麼呢?

不用說,當然是個男人。

而且還是個已經神乎其技的男人。

不是大哥成龍,沒有星爺周星馳那麼逗趣,也絕非滿身肌肉的阿諾使我性格(Arnold Schwarzenegger),更不是光頭酷男範迪索(Vin Diesel),我從第一眼看到李連傑的時候,就深深迷戀上那俐落的武打動作,他那正義凜然的濃眉大眼、勁瘦矮小的個子、瀟灑自得的模樣,甚至連鼻頭那個礙眼的痣,都顯得十足可愛(雖然現在已經點痣點掉了)。

當他踢著佛山無影腳扮演《黃飛鴻》,我願成為被他舞獅飛踢的彩球;當他耍著木棍在《少林寺》出沒,我願當那些被他敲昏的光頭;當他到《致命武器》(Lethal Weapon IV)第四集成了美國三合會的惡人龍頭,我願變成那串當作凶器的佛珠,讓他狂毆老掉牙的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當他進入《英雄》的世界,在最後行刺秦王失敗而讓我一掬同情之淚時,我曾想變成那些穿透他胸口的箭。

英雄啊,就算演過好萊塢粗制濫造的電影,他仍然是我心中的強者。

好了,扯了這麼多,重點無非是:我想成為Jet Li,想當那種強人,想和他一樣愛情事業兩得意。

而且也順勢喜歡上了他的漂亮老婆:美女利智。

利智的美,沒有什麼好說的,當我像個瘋子一樣收藏李連傑出沒的VCD和DVD時,順便也搜羅她為數不多的片子,最喜歡的當然是《淚眼煞星》,劇中女配殺手,出來的鏡頭不多,剛開始是一個穿著修女服的清純姑娘,後來則變成一身黑衣的勁裝辣妹,男女主角是哪個天王天後我已經忘記了,就迷上她那天使臉孔和魔鬼身材,聽過「愛屋及烏」這句成語嗎?

曾想過要強烈建議朋友收藏此片,後來覺得不可以把自己的宅女身分曝光,畢竟,我在別人的面前正經八百,不可能會迷上那種肉彈豔星。

雖說我以前幻想當利智,現在可能打算換成李連傑。

其實仔細瞧瞧,娟娟和利智的身材相比,似乎也不惶多讓。

誰家關起門來做的事情,讓你能夠光明正大地看?

不管怎麼說,當個嬰兒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啊!

將鏡頭轉回目前直播的現場。

在我心有旁騖、日有所思地恍神同時,那兩個人已經倒在地毯上了,本來以為小柯是花花公子出身,動作應該很快,沒想到只是光了個膀子,脫得比較徹底的反而是娟娟,以前認為男人喜歡波霸都是無知,現在我親身用嘴和手體會過了,就能夠明白男人為何會喜歡那種觸感,只見小柯一邊扯著她的內褲,一邊用熾熱的手掌捧起她的豐盈,愛不釋手地揉捏撫摸,狀甚癡迷。

娟娟終於全裸地躺在那兒,像是,暗紅的地毯襯著她無瑕的肌膚,顯得那蠕動的身軀愈發細膩白皙,猛烈的渴望在小柯體內燃燒,只見他的手不住留連在她白嫩的胸脯上,但我能夠理解,不論是誰見了這般誘人的景象,一定都會忍不住目瞪口呆地瞧。

小柯的臉壓得更低,唇舌順著娟娟的耳垂向下游移,在脖頸處徘徊,輕輕地舔咬輕舐,模糊地喘息著,然後灼熱激烈地襲上了她的椒乳,修長精壯的身軀緊緊擠壓著,仿佛想把娟娟融進自己的體內,動作看來有些粗魯,唇舌也大力地吸吮,雙手更是在她身上深入地探索,彷佛抑制不了體內反覆激蕩的情欲,看得我渾身生出異樣的酥麻,似乎體溫也跟著升高了。

娟娟的臉泛著一層薄薄的紅暈,眼中滿是迷離的情欲,小柯的背上也滲出一層晶瑩的汗水,他糾結的肌肉充滿了力與美,我瞧瞧他,又舍不得不看看娟娟,宅女很難得能見到這樣的鏡頭,對於一個小嬰兒來說,自然也是目不暇給。

我承認,這樣的戲碼很精采,持續的過程驚心動魄,這是難得的現場展出啊!

如果我還是個女人,雖然以前很討厭小柯,此時我應該會關注他,而不是在意娟娟的裸體,可自從換了這個身體之後,我忽然偏向了男性的角度,就像當初看《淚眼煞星》的時候,對著利智那前凸後翹的身材發傻一樣。

或許男人的臀部曾經很吸引我,不過這已經不是重點了,隨著小柯強悍的動作,瘋狂的節奏,聳耷的肢體,娟娟開始無意識地輕聲呻吟,雙手攀附著丈夫,屈曲的修長雙腿環繞在他的腰際,盡量緩解撞擊的力度。

而那樣蕩人的呻吟,似乎刺激到小柯,兩人換了些姿勢,從聞名已久的《黃帝內經》,到難以想像的《素女心經》,現代人對古代閨房之樂的具體實施作為,已經在小柯和娟娟這對模範夫妻的身上一步步進行了,只見後其小柯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力度和節奏,只知道不停地大力撞擊、猛烈沖刺,活像禽獸壓制雌伏的異性一般。

果然,男人精蟲沖腦的時候,無法控制自己的一切,我見娟娟的眉頭皺得死緊,而每一次深入沖撞到深處,都狠狠讓她的表情顯得痛楚不堪,讓我想起以前總不明白什麼叫做「痛並快樂著」?

小柯不愧身經百戰,見他身體一陣痙攣,我明白小蝌蚪已經完成了工作,夫妻倆滿足地抱在一起喘息,我看著地上那對情侶,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

終於……看了這麼久,終於結束了啊!

當我松了口氣,以為一切色相都歸於虛空世界的同時,就沒想到,小柯竟然又摟著癱軟的娟娟,似乎沒有氣虛體弱的跡象,難不成這家夥真的天賦異稟,體力耐力超群,而且他的蝌蚪制造工廠還准備了這麼多的存貨?

不是說「飽暖思淫欲」麼?為何在小柯身上,總是處於和他人顛倒的狀態?

後來想想:依照那人七年生五個的比例,這家夥忍了一個月,該不會又要發作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