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新冠肺炎疫情之際的「雲端式聚會」和阿姨的重度「社恐」讓我難以成為「芳齡富婆」!
2021/02/26 02:32:44瀏覽1229|回應1|推薦20

剛從網上群友和微信的「雲端式聚會」回到現實,我們分享完自己最近嚐鮮的美食、遊玩過的城市、讀過的書單、瞎拼買買買過的年貨等,很快就理解了現實裡新冠肺炎疫情所造成的孤單與寂寞。

如引用自央視網(http://tv.cctv.com)的流行語,未來恐怕還有類比的寂寥的元宵節「線上賞燈」活動。

那些在大城市打拚的熱鬧日子,後來都因肺炎疫病而冷清了些時,於是我們時尚地過著靜默的辛丑牛年。

在滑手機或盯著電腦螢幕時,縱然滿懷孤獨感, 但我仍然不能離開這座城,而春節連假如箭飛逝,忙碌的工作緊隨其後,佳期難免顯得短暫又無奈,眼見生活節奏從舒緩重新調回緊湊,房內恢復燈火通明,阿姨又得開工了……

雲端上的網友或熟悉的親友們,應著開工的景兒,談談老闆發放的紅包,聊聊工作以外的心情,說說職場的趣事兒。

我跟內地的朋友講到自己在故鄉七年的封閉及去年到處跑的漂泊生活。

孤身一人來到北京、上海、廣州及其他城市,六年沒出遊,連打車和師傅怎麼溝通方向都有點忘記了。

重度「社恐」(社交活動恐懼症)讓我在2020年很長一段時間,只敢在自己熟悉的地點兩點一線地訪友,別的地兒全都不敢去,但是熱情的朋友們改變了我。

我從前開朗、開放,甚至可以說是「帶著引號的沒有分寸感」(在熟悉的旁人面前行為舉止比較隨心所欲),但就因為這個「自來熟」的個性,把我從自我封閉的故鄉環境中帶了出來,跟著善心的小夥伴們到處吃吃喝喝。

從孤身一人到夥伴成群,內地許多城市再度成為我的第二、第三、第四……故鄉,曾經的不安、彷徨、痛恨、陰暗面,皆因為朋友的存在而變成了向前行的動力,從歸屬到漂泊,再由漂泊成為了歡樂,是友情帶來了許多改變。

朋友們說,我由於糟心事兒而來,因之爽心樂事而跨過去,終究走完了最艱困的庚子鼠年。

我說:讓我們繼續在「雲端式聚會」拋卻舊日的煩惱唄!

上面這段報導同樣剪裁自央視網,我想,內地的聰明人真多,比我想得開、看得遠、吃得多、玩得瘋,學習或思維也顯然更為深刻,如斯專題報導都顯得鞭辟入裡……

內地帶給我的是漂泊感還是歸屬感,台灣的朋友不好說,我自己覺得那是我嚮往的祖國,就如同第一次聽著張雨生那首《心底的中國》,說是不熟悉卻也在重新不斷地認識當中,或許於我於歌手於聆賞者,是一個老生常談卻容易引發意識形態的矛盾問題。

1996年自己第一回到內地那天,揹著個巨大的背包出了機場,望著天,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時陌生的環境,略微落後的設施,漂泊感隨之而來。

為了尋根到大城市闖蕩,尋找更多的機遇,慢慢有了朋友,有了回憶,霎時讓人驟然發覺自己融入了一座座更新、重覆更新、變化多端的都市,2020年抽空重返舊地,卻在難以置信的全新景觀下,躺在屬於自己的酒店房間,一次次看著電視不忍心關掉的那一刻,覺得自己獲得了歸屬感和認同感,這些創新、勤奮、競爭激烈的一線至三線都市,比起畢業那年上台北尋路還要吸引我。

現實給我動力,夢想照進現實,歸屬成為了未來的路線。

我跟老友「雲端式聚會」聊到了味道不變的羊肉泡饃、鹵煮、沙袋肉飯、炸醬麵有多好吃,而海底撈簡直是自己舌尖上的災難。

當一個人對環境的熟悉已經不需要刻意去記憶,成為習慣的時候,歸屬感藏在熟悉的味覺沈澱下來,漂泊感就隨之煙消雲散,所以我無論去哪兒旅行,過程總是吃喝玩樂,玩樂可以少,吃喝決不能虐待自己的食量。

父親被謀殺死亡七年,六年長伴老母,當親人在身邊,與環境有了血脈的聯系,家人的陪伴抵消了家鄉的孤獨,還有不少欲哭無淚的痛楚。

我在內地有更多的機遇,無數次心懷夢想走進各大城市,企圖找尋自己的立足之地,在歐美錯過太多,到其他地區也未曾習慣,最初的漂泊感和孤獨感無可避免,找尋自己的歸屬亦是一件有趣卻無奈的事,但是現在確立了將來的計畫,籌謀著自己五十歲時到底該怎樣「知天命」。

我在義大利和瑞士等地的朋友說,疫病引爆後,他們深受困擾,例如生活在美麗的梵蒂岡,篤信天主教的某人認為「covid-19比地獄還可怕」,又好比西班牙那裡有美麗的直布羅陀、海灣,毗鄰安達魯西亞,水陸空口岸俱全、交通便利,那座移民都市工作和生活的人們,卻見證著英國、西班牙對疫苗短缺,該施打哪種疫苗的副作用相對症狀輕一點,還有自己到底歸屬於何方的疑慮中。

世界多國對英國牛津AZ退貨潮,使得直布羅陀當地的友人期盼能施打輝瑞疫苗,可心裡的想法和意向,無法改變政治上的定論……

內地這些日子的整體進步變化莫測,祖國許多城市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開放與包容,速度與發展。

曾經在路邊的公園走廊綠道上看到大內宣標語:「來了就是深圳人,深圳歡迎您!」

這句話不陌生,就像許多人們充滿善意,見我懷揣夢想來奮鬥打拚,雖說自己是個普通的阿姨,擁有幾個志同道合的好友,六年未能踏足許多城市,但我早已把內地當作第二個故鄉。

回到台灣,這裡的春節意外地天氣炎熱,看似是一座沒有冬天的都市,可治安不好,整體氣氛不佳,縱然到處都能見到藍天白雲,可是黑道的陰影卻掩蓋了應有的生機與活力!

我從小就住在桃園,於他人而言是出生地,於我而言一直是故鄉。

從童年到成年,桃園見證了我從牙牙學語到亭亭玉立,再至於心境垂垂老矣;在桃園讀書成長,有伴我長大的親人,有我的知己好友,可惜現今生死分離、音信斷絕的所在多有,這是獨屬於阿姨的四十幾歲悲哀。

我的2021年行事曆,最忌孤軍奮戰、最難得空閒、最易於「雲端式聚會」、最宜結伴同行。

因為朋友們的熱情和包容,燃起了融入新籌劃的信心,到現在自己的事業重新再來,很難獨立地與人溝通,原本遙不可及的路因為朋友的陪伴,走得輕鬆、自在,也走得更長遠;曾經難以想像的事情,現在已應付得輕鬆自如,固有的「社恐」方式被打破,我跟母親說了,今年還要再去尋找自己的夢想。

在故鄉孤身守孝的日子冷清難熬,但是朋友和家人的陪伴能讓我找到自己的歸屬;旅途中的陌生人事物不僅有新鮮感,拋開了鄉里冷漠的隔閡感,走過一座座內地都市,也有溫情的一幕幕。

大學同學之前一直在德州待著,話說嫁給德州佬的這些年,本以為很安逸,她說自己不論是生活,還是工作,節奏都很慢,只有白人丈夫教導年幼孩子們練習射擊的熱忱攀升。

她抱怨美國人對於超過五十萬人死亡的新冠疫情無能為力,怨嘆州長冷酷喊話「沒有水電、大雪來襲,德州人民自己想辦法」,從兒子們練槍防搶自保,到職場無路可走,一直待在一個地方,擔任家庭主婦總是覺得少了一點動力,未來也迷茫,看不到頭的生活,連她先生都不確定如何去尋找未來的方向。

對照快節奏的內地生活,在故鄉的這幾年歲月,最大的變化是以前慢悠悠的作息節奏都變快了,從以前適應了一個人出門,到身在異鄉的輕鬆自如,聽著不同的論述,也會沒由來的開心;原來這裡還有來自同一個地區的台商,還在努力尋找屬於自己的發展方向,要走的路還很長遠,興許這一次次漂泊遠行,也能帶給友人跟自己更多面臨未來的思考。

從前的假期,春時賞景爬山,夏至摘花游泳,秋月柚香餅甜,冬令火鍋進補,有幸親友家人相伴,無奈孤家寡人自理。

現在站在了一個全新的跑道上,四十多歲的年齡要重新開始新生活,是需要一點勇氣的,輾轉嘗試錯誤,重複驗證新知,更別說那些AI、新名詞、新事物、新的朋友和新的環境了。

我的生活充滿著壓力,面對更多的競爭和更高的物價,鄰居就是黑道,隔壁還有堂口,換個活法就意味著要心理建設強大一些,還要再多一些的努力,方能儘快提升自己在未來找到立足之地。

雖然家人(母親和狗狗們)給了我足够的安全感,有暫時跳出風暴圈和從頭再來的勇氣,舒適的旅程飽含目的性,短期的外出具備可能性,到哪兒都是一樣,倒也沒指望在別的城市安家,值得奮鬥的是對於公義的執著,趁著年輕拚搏一二,也別給自己留下遺憾。

漂泊也意味著新的發展、新的機遇,看不到盡頭的後路應該能創造出穩定的生活,奮鬥、拚搏、求生存成了2021年個人計入的關鍵字。

倘使沒有黑道,一開始回到家鄉也沒有所謂的壓力、煩惱、死亡威脅,但就是知道桃園這兒不是自己歸屬的地方,因為鄉愿的文化、毫無章法的軌道計劃、髒亂老舊的市容、亂竄的移工和詐騙集團,哪怕任一個問題,我都能跟親友們嘮磕抱怨整天,什麼糟心事都能觸發我對家鄉心灰意冷的悲痛與憤懣。

想一想最初的感動和讓我心馳神往的回憶,也許只是一個小細節,就能選擇堅持自己的理念和道德標準,繼續在這黑道控制下無法無天的故鄉生活,然而這份堅持真的痛苦,已然是我領會過最悲哀的煎熬。

我問內地的小朋友:姑娘啊,妳的牛年新希望是什麼呢?

朋友的女兒今年本科要畢業了,她說要做個「芳齡富婆」。

這個流行詞很讓個人神往,我連忙讚美她「牛」(牛B,表示「很厲害、能力很強」的意思)。

離開熟悉卻不能成熟發展的家鄉,或許能帶來更多的機遇,未來覺得壓力很大,也無可厚非,因為是家鄉未必能帶來機緣或歸屬感,但我是沒有退路的,其實很大程度是自身的實力和來自於黑道的脅迫,個人想擁有好好生活的能力,能用實力抵消掉壓力,就能獲得歸屬感。

諺語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是這個詞讓我感受淺薄,因應故鄉的「條條捷運通黑道」,更有「條條軌道通死亡」的荒謬感,即便尚未發生在本人身上,卻也會因為身邊的往生者、整體氛圍的變化,產生無力感。

每當離開家,原有的煩悶一掃而空,轉化為安寧自得,而更多的是因為離開黑道控制的範圍,曾經緊繃的神經就此舒緩下來。

上面圖片截取自巴黎世家(https://www.balenciaga.cn)官網,很牛!

無論你生在何地、身在何地,當擁有能抵消壓力的實力和穩定的社會關係,朋友、家人、工作都是我們自然而然融入新希望的好幫手。

走出去其實是機遇也是壓力,最初的漂泊無可避免,但努力拚命找尋落脚之地,使我對自己抱持了一種期盼:這位阿姨的年紀不能當「芳齡富婆」也罷,那麼就在牛年使勁,繼續當個很牛的鬥士吧。

也許最終我選擇了不太牛的出路,回到家鄉陪伴親人、對抗黑道,也總在過年期間感到無奈而厭倦;也許通過多年的努力,在未來紮根,成果不是別人給的,而是自己創造的。

拚搏、勤儉和努力,永遠是一個中年婦女想立足於逆境、不願妥協、追求正道的正確選擇。

無論生活的地方是短暫的浮萍之地、黑道盤踞的犄角旮旯、沒有希望的破敗舊址,還是屬於牛人的立足之地,希望我可以不愧於己,無論何時何地皆不留遺憾。

共勉。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56825152

 回應文章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2/26 14:02
元宵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