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訪友之旅:一路往前,從廣州往深圳、東莞、港珠澳大橋而去
2020/10/28 19:59:21瀏覽1113|回應0|推薦22

九月初的時候,人在廣東四處訪視,廣州的月牙兒從傍晚開始亮起,顯得很是明媚。

停滯在台灣的老家愈久,我愈來愈覺得厭倦故鄉的生活品質;為了取得前瞻計劃的捷運系統利益,黑道時不時鬧事、居家不寧、外籍移工聚眾、多人因謀財害命而死亡。

  對未來最尊重的方式就是記得過去、暫且放下煩惱,從現在一路往前走。

住在廣州的朋友是個心胸開闊的姊姊,長我十歲左右,目前在某知名大學兼課,平日喜歡飲茶養生。

見面那天,一如2010年那樣,她泡茶的姿勢依舊很具有觀賞性,繃緊的手背,圓潤的指尖,每一個步驟都像是在跳舞;那雙溫柔的眼睛盯著前方,隨著茶葉的搖擺舒展而微笑,眼中似乎含著一汪泉水,柔軟又動人。

品茗好似賞畫,畫中嫻雅的學者把飲茶當作一門藝術,動靜皆美。

她泡的茶是個人覺得最賞心悅目,也最能放鬆心情去品嚐的。

加入時令金桂的茶葉,不同於潮州工夫茶英德紅茶、嶺頭單叢茶、仁化白毛茶,或一般的烏龍茶,香氣特別濃郁。

鳳凰單叢,屬於青茶烏龍茶類,朋友說若加入太多桂花就不好喝了,鳳凰單叢的「鳳凰」二字由原產地廣東潮安縣鳳凰山而來,專指從名為鳳凰水仙的茶樹品種中選出十分優異的茶樹,用水仙來命名此茶,寓意極為深刻。

鳳凰山位於廣東省潮州市北部,是潮汕地區第一高峰,古稱「翔鳳山」,北宋《新定九域志·潮州》記載:「鳳凰山,《南越志》為翔鳳山。」

而《南越志》是南朝宋沈懷遠撰著,在南北朝之前, 鳳凰山稱為「翔鳳山」,隋唐以後才叫鳳凰山,據說曾有鳳凰因茶香而落於此山棲息,可見鳳凰單叢的茶水甘美。

朋友離開台灣之後,戲稱自己到內地當「台勞」,實際上卻過著舒適又簡單的生活。

十幾年前,廣州房價還不高,她一個人孤身來此買房定居,說是「還混得不錯」,小區中的透天豪宅,個人覺得跟幾星級飯店一樣豪華,愜意之餘,還不乏文藝氣氛。

書香、茶香、美人香,我告訴這位氣質高華的女教授:她活得真豐足。

她說:一個人過日子,總得有些消遣,纔能過得精采。

這房子是她一手設計、找人按著自己的想法裝潢的,視野開闊、空氣流通、景觀盎然、治安無隱憂,簡直是我夢寐以求的「養老」好所在。

她微笑:妳還沒五十歲,正是中壯年好時光,怎麼心境如此蒼桑呢?

其實,友人知曉我在台灣那些破事,打從年輕時為了賺錢寫一些「有賣點」的速食作品開始,我就覺得自我厭煩;後來回家奔喪,面對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黑道與政客,更是差點連自己的人生也賠了老本。

她告訴我:「多行不義必自斃」不是嗎?時間早晚罷了。

鬼谷子的名言:「有過不知者蔽,迷而不返者惑,以言取怨者禍」,我知道自己遭「禍」,走過那天天有黑道在老家「創造災禍」的漫長六年,我心中沒有留存太多美好的記憶,而是滿腹仇恨。

有了過錯而不自知的人是愚蠢的;沉迷於一些事物而不知改正,人就會迷失自我。迷於酒者,不知伐其性;迷於色者,不知伐其命;迷於利者,不知伐其志!人本無迷,惑者自迷自己!

我彷彿開導了自己,藉由一位女性哲學家的引領,讓自己疏解了在台灣的如許憋悶。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該如何過好一個人的生活?

我說自己理智又現實,希望也能擁有自己想要的「家」,有時間望望明月,不要囿於台灣那廁所般臭不可聞的爛溝渠。

誰不想過著有品味、有發展、有尊嚴的生活呢?

現在的我,除了尊嚴,已經一無所有。

我說,當年回老家繼承老房子,心中沒有點數,只是望見老父親火化的屍骸,抽出手帕揩了揩眼角的淚,都還沒有開始感受有錢的快樂,面對黑道威脅的現實,就給我這沉重一擊。

再度觀察友人優渥閒暇的生活,好似自己錯過了什麼,又看清了什麼。

如何面對現實生活的刁難? 跟親友喋喋不休?鬥得兩敗俱傷?同敵人撕扯勝負?

勝負總是要有的,傷痛總是會有的,爭執總是停止不了的,黑道的現實還得回台灣面對的。

暫時,我不要再想那令人厭憎的現實,跟友人去逛逛書香氣息很盛的華南師大,逛到天色向晚,還意猶未盡。

朋友說,2016年南師大開始港澳台招生,這裡有許多優秀的兩岸三地學生,以後會介紹給我認識幾位,教我知道什麼是「思想沖擊」。

第二日,我們從廣州往深圳、東莞而去,主要是我個人對建造完成的港珠澳大橋頗感興趣。

入夜的大橋特別美,如同閃耀的連串鑽石,連綿到遙遠波光粼粼的天邊,映襯雲霞七彩的幻象。

港珠澳大橋連接了香港大嶼山、澳門和廣東珠海,這座大型跨海通道於2009年12月15日動工,2018年5月23日完工,2018年10月24日上午9時通車。

此刻有緣得見,忽然又有些感慨;原來這個世界變化無窮,台灣太小,只能讓我這個小人物六年來坐井觀天。

面朝大海,井底之蛙有股快要被溺斃的緊張感。

大橋壯觀的景象,筆者拍攝不出來,親身經歷纔是一種臨場震撼。

海邊無端飄落小雨,我們不得不轉移陣地,前往市區。

幸而頭頂的玻璃罩能幫我擋住點滴的雨水,收了傘,安安靜靜地等著,順便欣賞不同於家鄉的風景。

  整座城市都浸泡在淺淡水霧中,快捷酒店的霓虹燈折射出迷離的光感,車站的藍綠色招牌霧蒙蒙的,路旁的高架道路和高樓大廈,一扇扇亮著燈的窗口像是一盞盞燈,將這座鋼筋水泥森林串聯在一起。

  一線的廣州之外,中國所有的二、三線大城市都是相似的,有一瞬間,我疑心自己回到台北,但那座城市已然老舊單調,是我曾決定留下打拚的都市,卻沒有眼前如此壯闊嶄新。

我們去用餐,挑選一間小粥品店,南邊的水果粥口味甜美,吐魯番葡萄也相當新鮮好吃。

我印象深刻的八喜冰淇淋是綠茶口味,這裡買不到,就去港式飲店尋找。

日本人說這混了茶沫和茶葉的口味為「抹茶」,我還是覺得老廣的茶點味道更為高妙。

茶藝館的點心多與茶有關,使用的是本地青茶、綠茶,這軟糯的麻糬就很好吃。

巧克力綠茶蛋糕,苦與甜的搭配,再加上一壺解膩的紅茶,可謂「天上人間」的享受!

雞蛋茶布丁,也不要錯過。

熱奶茶搭配甜而不膩的拿鐵茶蛋捲,入口即化!

在酒店住宿當夜,不知怎地又想起了南瓜枸杞燕麥粥的美味。

望見當時共我飽食的友人,我們曾經同樣被困在台灣,同樣沒有體會過老天的眷顧,可她活成了優秀的樣子,我卻自己沒生出夠堅強的骨骼,六年被壓制得匍匐在地,想要某天可以驕傲站直。

朋友告訴我,我已經很努力了,堅持不懈就好。

感謝老友的招待和殷切鼓勵!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152068538